血泪悬棺情 正文 第十一章 沐英之死(上)

与会天下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size][/URL] 沐英之死 ——作者:与会天下 随着厮杀声、马蹄声越来越近,原来正是僰王山的义士。杨二当晚见拦不住何翰林就返回了山寨去搬援兵,只奈何哈大王等人醉得太深,半天才叫醒。虽然大家一路快马加鞭,但到了王武寨已过辰时,天已经大亮。 众人见到王武寨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


沐英之死

——作者:与会天下

随着厮杀声、马蹄声越来越近,原来正是僰王山的义士。杨二当晚见拦不住何翰林就返回了山寨去搬援兵,只奈何哈大王等人醉得太深,半天才叫醒。虽然大家一路快马加鞭,但到了王武寨已过辰时,天已经大亮。

众人见到王武寨内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却听不到打斗的声音看不到一个活人,于是,担心起何翰林来。哈幺妹对杨二说道:“都怪你,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们呢?”

杨二无奈地回答道:“我已经尽力了,只是你们都睡得太死了........”

哈幺妹哭着说道:“要是翰林哥出了什么意外,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杨二是个实心眼的人,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听哈幺妹这么一说,也觉得责任在自己。于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翰林大哥,我对不起你啊!都怪我没用,没阻止你上王武寨..........”

众人见到杨二在伤心地自责也都颇有些伤感。哈大王扶起杨二说道:“杨二兄弟,现在伤心未必过早,我们还是先找找看吧。”于是众人挨着尸体一个角落一个角落的找。找了好一会儿,只听得哈二王喊道:“大哥,快过来看!”

大伙急忙跑了过去,哈二王用脚尖踢着王武的尸体说道:“大哥,你看看,这个不就是元兵的王武将军吗?”

哈大王仔细看了看说道:“不错,正是这个畜生。就这么死了,还真是便宜了他,我还没替僰王山死去的兄弟们捅上他几刀呢。”

哈幺妹没看到何翰林却发现了王武的尸体,焦急与愤怒让她一时之间失去了理智。她拿起手中的鞭子,照着王武的尸体就是一阵疯狂地猛抽。哈二王忙制止道:“小妹你清醒一点,我们在这里能找到王武的尸体,这说明可能是与何翰林搏斗被打死的。试问王武这样的高手都被打死了,那些小喽啰又如何能对付何翰林呢?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没有死。”

哈大王一听,说道:“二娃说得在理,幺妹,别犯傻了,我们还是四处找找吧。”哈幺妹这时才将手中的鞭子停住。于是,众人有呼喊着何翰林的名字四处寻找起来。不一会儿,又听得杨二大声喊道:“你们快过来,翰林大哥在这里啊!你们快过来!快过来啊!”

大伙一听,急忙奔了过去。只见杨二蹲了下来扶起何翰林,哈幺妹忽然跑了过来,一把推开杨二说道:“你走开!”哈幺妹蹲下身去,将何翰林的头抱在怀里哭着喊道:“翰林哥哥,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众人都焦急地看着,半响,何翰林微微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道:“跟我说话,别让我睡着了...........”话没说完,头一垂,手一滑,昏死过去。

哈幺妹感觉到有些不对,于是急忙哭喊着何翰林的名字,见何翰林根本就没有反应。这时,大伙都急了,哈大王把手放在何翰林鼻子前,片刻,哈大王叹了口气说道:“哎,可怜的翰林兄弟已经走了。小妹,你就别难过了。”

哈幺妹死死搂住何翰林的头,哭着说道:“不,翰林哥哥没有死,他有你死。你骗人,你骗人!”

哈大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哈二王蹲下身子,对哈幺妹说道:“小妹,你就别这样了,我想翰林哥哥看到你这样也会很伤心的。我们还是把翰林哥哥带回去让他好好休息吧。好吗?”

看着何翰林已经没有呼吸,哈幺妹哪里听得去二哥的话,低沉地说道:“你们都别骗我了,翰林哥哥没有死。他跟我说过,要我跟他说话,不要让他睡过去了。”

哈大王见此情形,不免伤感,思索着:眼下小妹伤心欲绝,可大事还得处理。环顾了下四周,把杨二和哈二王叫道一旁吩咐道:“杨二兄弟,你就带领着兄弟把这里的战场打扫了吧,把兵器、粮草、马屁车辆等物资都运回山寨。”杨二点头答应了,哈大王对哈二王说道:“二娃啊,你去安慰下小妹吧。待她情绪稳定了,就带上翰林兄弟的遗体到山寨吧,择块山清水秀的地方把他安葬了吧。我去找些桐油来,一把火烧了这个鞑子窝。”哈二王点了点头答应了。

杨二办事情来倒是干净利落,不到半天就带领着兄弟们将这里的兵器、粮草等物资满满装了十几车,押送着回了山寨。可苦了哈二王,费了老半天时间,口水都快说成血泡子了还是没把哈幺妹的思想开通,要不是哈幺妹伤心过度晕了过去,哈二王还真是没有办法。

哈大王找来了车辆,将昏厥的小妹抱上了车,然后又找来担架,叫了随从抬上何翰林的尸体,由哈二王带领着先回山寨,自己则留下来放火烧王武寨。

当何翰林的死讯传到僰王山时,昨日的开怀畅饮的欢快气氛顿时烟消云散,改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哀凉与沉重。偌大的僰王山寨笼罩着丝丝凄凉,鸟惊心、花落泪、猿狫哀愁鸣不停。

众义士都来到何翰林的尸体前鞠躬行礼。此时,在房间里的病床上静静地躺着的端阳见了有人进来了,忙问道:“大哥,请问我哥哥何翰林在吗?我想跟他说说话。”哪知来人却哭了,说道:“贵客啊,翰林大哥昨天晚上独闯王武寨,为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他虽然灭了王武寨,但自己却也战死了。”

端阳一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问道:“什么,你说我大哥死了。”

那人哭丧着说道:“是的,我们已经把他的尸体抬了回来,现在正放在大堂呢。哈大王吩咐我们来带你去看看你哥哥。”这时,又进来了一个人,两人将端阳放在了一张靠椅上抬了出去。一到大堂,端阳看见了放在担架上满身血污的何翰林顿时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哭声惊醒了昏迷的哈幺妹,她从床上爬了起来,连鞋也没穿上就不顾一切的奔向大堂来。一头扎在何翰林的胸口上,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众人见状都摇头叹息。此时,哈二王走到了她得跟前拍了拍她得肩膀安慰道:“小妹,你就别这样了,让翰林兄弟静静地躺一会儿吧。”无意之中,哈二王伸手摸了摸何翰林。猛然间,哈二王愣住了,自言自语地说道:“没道理啊,人都死了三四个时辰了,身体怎么还是软和的呢?”

哈大王听这么一说,也觉得奇怪,顿时过来用手在何翰林的胸口摸了摸。“怎么这么奇怪呢,这胸口还是热的。”哈大王也自言自语地说道。然后有把手放在了何翰林的鼻子前,片刻,又自言自语地说道:“奇怪了,这明明就已经没有呼吸了的。”大堂里的众人见状都纳闷起来。

正在大家都纳闷的时候,一个高个子红头发的年轻人说道:“会不会是古书中记载的假死?”众人转眼看去,原来此人是朱红毛。

哈二王问道:“朱兄弟刚才说什么假死,什么是假死啊?”

朱红毛回答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九车书》上曾经记载,说是一种人处于死亡的边缘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人的呼吸、心跳等生命指征十分衰微,从表面看几乎完全和死人一样。其实,人并没有真的死亡。”

朱红毛说完,走到了何翰林跟前,用手翻开了他的眼皮,看了好一阵子然后说道:“我看八成是,你们看看他的瞳孔,要是真死了的话这瞳孔早奇放大了。”

哈大王翻开何翰林的眼皮,看了看说道:“恩,可能真如你所说。”

此时的哈幺妹,哭泣声中似乎看到了希望,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翰林哥哥是不会死的,他要我陪着他说话,别让他睡过去了。”

哈大王先前沉重的脸上正如大堂的众人一样顿时消去了几丝哀凉的乌云多了几丝希望。于是忙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朱红毛回答道:“《九车书》上虽然有记载有人的假死,但并没有说人假死后还能活过来啊。如果就这样草草下葬,大家又于心何忍啊。我看不如这样,还是把他抬进去躺在床上,能见他一天就算一天。”

于是,哈大王抱起何翰林到了后院的厢房。哈幺妹则日夜守候在何翰林的床前,给他梳头洗脸、更衣擦背,同时,也没有忘记经常自言自语地跟何翰林说话。

哈幺妹的痴情与执着似乎似乎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何翰林就一直这么沉睡者,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此时,天下格局正发生着极大的变化。

忽必烈.成吉思汗的后人风行烈在魔师庞斑的辅佐下,从不但从大明皇宫道走了忽必烈当年所使镇天宝刀而且还从昊天塔盗走了忽必烈的遗骸。野心勃勃的风行烈复国之心日益膨胀,在蚕食西南边陲的同时正准备挥师南下,窃取中原;而镇守北大门的朱棣抓住时机,疯狂地扩军备战。

大明王朝内,朱元璋则以镇天宝刀和忽必烈遗骸被道为由,疯狂地残杀与自己同袍共泽手足们,以为传位朱允炆夯实基础。大明府内,黑白颠倒,朝政倒行逆施。

西藏的达赖喇嘛见摆脱大明王朝统治的时机成熟,四处宣扬自己是活佛转世,煽动藏民造反。

整过历史的天空,布满了战争的乌云。真可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一日,朱元璋正在无梁殿与济颠和尚讲经论法,忽然,一个公公模样的人跑了进来,见了朱元璋说道:“八爷,六子正在万工池边等着你呢,说有紧急军情汇报。”朱元璋一听,条件发射似地站了起来,随即辞别了济颠和尚,与那个公公模样的人走了出去。

一个阳刚帅气的年轻军官静等候在万工池边,见朱元璋来了,军官急忙跪下说道:“微臣六子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大明千秋永盛!”

朱元璋扶起六子,六子说道:“西征军兵统沐英大人正与达赖哪嘛勾结,妄图云南称王。”

朱元璋一听,立即崩紧了神经,说道:“走,回宫再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