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对记者报复行凶

四川蓑笠翁 收藏 25 8665
导读:[img]http://img1.itiexue.net/1368/13682893.jpg[/img] [img]http://img2.itiexue.net/1368/13682894.jpg[/img] [img]http://img3.itiexue.net/1368/13682895.jpg[/img] [img]http://img4.itiexue.net/1368/13682896.jpg[/img] 羊城晚报讯记者赖丽思、王漫琪报道:9月10日下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羊城晚报讯记者赖丽思、王漫琪报道:9月10日下午, 新快报记者刘虎微博爆料,称四川内江某报记者邹明因报道原资中县司法局基层股股长章兴文在上班期间聚赌一事,遭到围殴报复,“从被打照片来看,头部前后有出血,颈部有勒痕,衣服被扯破”。11日下午,章兴文回应称:“是邹明先打人,我的伤情更严重。”尽管他否认自己因上班期间打牌受到处分,但资中县司法局局长李茂说: “章兴文被调离的确是因为上班期间打牌。”


双方均指责对方先动手记者9月10日晚上致电当事人邹明。


正在医院输液的邹明告诉记者,10日11时10分左右,他在资中一车站候车时遭到章兴文率众袭击, “他们四五个人打我一个,章兴文先动手,他骂了一句粗口后,我就被他打掉了眼镜, 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然后我就跑,他拿着扁担追了上来,我跑上车,却被拖了下来,衣服也扯破了。”


9月11日下午,章兴文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是邹明先打人,我的伤情更严重。我没有找别人帮忙, 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纠纷。”对此,9月11日傍晚,邹明回应:“开始的确只有章兴文一个人打我, 出于自卫本能, 我也的确还手了。他一共打了我两次,第一次打完不到两三分钟,就来了四五个人对我拳打脚踢,我没有招架之力。到底是谁先动的手,看监控录像就知道了。”


9月11日下午,李茂告诉记者,章兴文和邹明之间的确发生过纠纷,自己已到医院探望过邹明。至于“到底几个人参与了殴打”,公安机关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


纠纷源自未见报文章?


邹明告诉记者,今年4月底之际,当时担任资中县司法局基层股股长的章兴文打牌赌博,自己有视频和图片为证,自己虽已写成了报道,但该报道在正式发表前就被资中县有关部门要求“内部处理”,章某本人被内部通报批评,之后调离到重龙镇司法所担任司法员助理。


章兴文否认自己曾在上班期间打牌赌博并被处分调离一事,称:“我去司法所是因为工作需要。我是局里的优秀公务员,邹明之前想采访我,我不接受采访,邹明很不服,就想整我。”章兴文说,近段时间邹明每天都跟踪他, 向他要钱,9月10日早上他回司法局值班, 邹明就找上门来“一直追着要钱”,章兴文不同意“私下交易”,两人就发生了冲突。


“章兴文被调离的确因为在上班期间打牌,但是他只是打牌,没有赌博。”李茂说,司法局对章兴文的处置除了全县内部通报批评, 还要求章兴文写书面检讨,调到司法所工作,取消其往年获得的“优秀公务员”的称号。至于邹明是否敲诈过章兴文,李茂说:“我没有亲眼见过。纠纷发生后,才听章兴文说邹明曾向他要钱。”


针对“敲诈”一说,邹明回应:“说我敲诈请拿出证据来。因为那篇报道被资中县有关部门‘内部处理’了,章兴文才反咬一口。我所在的报社知道我是接到两次举报才去调查章兴文的。章兴文说我在他早上值班时去纠缠他, 实际上从10日10点到我被打前,有证据证明我在中国移动营业厅办理业务, 在办完业务出来等出租车时,章兴文对我动手了。如果不是早就有所企图,为什么几分钟之后就有四五个人赶到一起殴打我? ”


公安机关目前还在取证邹明告诉记者, 章兴文曾对外宣称“我哥哥是政法委书记, 我什么都不怕”。


记者发信息问章兴文是否说过该话,在截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复。李茂告诉记者,章兴文的哥哥的确曾担任资中县政法委副书记,但几年前就退居二线了。


邹明说, 章兴文等人对他进行持续约20分钟的殴打,邹明的朋友在获悉情况后第一时间向资中县水南派出所报案。9月10日晚上,记者致电资中县水南派出所办公室,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值班人员告诉记者,派出所在接到报案后第一时间展开了调查,目前还在取证中。当记者问“打人者是否被拘留”等情况时,该工作人员称“正在核实打人者和被打者为何发生纠纷”,并要求记者“必须来人来函到资中县公安局证明身份”, 水南派出所得到资中县公安局的批准后,才能回答细节问题。

本文内容于 2011/9/14 4:42:03 被四川蓑笠翁编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