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龙宝经 正文 第十章 魔消道长玉宇清

谁是黑色的眼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6.html





“谁还不服不满,过来陪老夫走两趟。”屠善雄纠纠,气昂昂地道。


四美本欲上前助战,一见老魔尚未使用心魔大法便如此神勇,哪敢再战,早吓得花容失色,娇躯乱抖,跃跃欲试的念头霎时打消。紫岚使了一个眼色给明月、彩虹、流霞三人,四人对眼一望,一言不发,一人扶起一个杀手,一拐一拐地离去。


“唉,真可惜,这施天文空有一副聪明的大脑,不在家恪守祖训,研究学问,却偏偏出来趟江湖的混水。此子有个三长两短,这百年书楼岂不岌岌可危。还有这万氏兄弟,不知天高地厚,思想幼稚,头脑发热。”李老头唉声叹气道。


柳川风、胡杨早已觉得李老头非同一般,听了此番见解,心中更是对此深信不疑。二人用奇异的眼光盯着李老头,脑子中极力搜索此人会是那位高人。


李老头猛地见众人都瞧自己,后悔自己一时失言,引起怀疑。当下决定不再隐瞒。平静地说:“你们别猜了,老夫就是杜凤标。”


“啊!杜…东方大天帝,昔日的武林之王,天龙大帝的唯一传人。”饶是柳川风、胡杨这等人物听到后不禁大惊。


这东方大天帝果然菩萨心肠,爱护年轻一辈,毫无武林之王的架子。柳、胡二人心中暗忖。口中应道:“是,我们就用传音入密将三人劝退。”话罢,丐帮弟子只见三人嘴皮连动,却听不见一丝声音。但远处的施天文、万氏兄弟却全身大震,向竹屋感激而又充满愧疚地望了一眼,转身疾驰,消失在夜幕之中。


李老头对施天文说的是:“尔天资过人,自创书文雅士拳,成就自然不凡,为何不在家将施家藏书发扬光大,为后人留下一笔文化财富,真乃糊涂之至。你现在绝非屠善的对手,与艾平久这等人厮混,更无好结果,万一你有一个马高蹬短,施氏百年藏书身归何处,谁来经营?汝父母俱已年迈,你忍心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施天文,江湖恩怨何时了,听老夫好言相劝,速离此是非之地吧!”施天文只是一时利欲熏心,经杜凤标点化,果然远离江湖,恪守祖训,攻读诗书,传播文化,由于其影响颇大,朝廷还赐其石碑一座,上书:御赐施氏书楼施天文,尔以一己之力,传播文化教育后人,其功非小,赐御碑一座,以示世人。钦题。施氏书楼经过施天文苦心经营,规模日益宏大,历史上影响深远。可怜一场黄河大水将开封城埋于地下,施氏书楼也随之长眠于地下,直至今日。


柳川风、胡杨也色厉内荏地训斥了万氏双杰,二人估摸形势再不走性命难保,只好悻悻离去,回山向乃师雄视仁请罪不提。


屠善见二人离去,还道震慑于自己的武功,其实远不是那回事儿。


屠善道:“艾平久,想送命就立马过来吧!”


艾平久道:“只怕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屠善情知多说无益。醋缽般的拳头提起,呼呼地击向艾平久前胸。艾平久情知一般武功绝非敌手,因此一上手便使上独门绝学“化酒无刃剑”。取出酒壶芦,“咚咚”喝了两口,在腹内一番运作,含气喷出一股酒剑,激射屠善。屠善知其酒剑毒性厉害,不敢托大,展开流云铁袖神功,将酒剑拂开。随之向后一撤,身形连转,单手划弧,姿态怪异。又使出了心魔大法。一圈圈回旋气流,一个个气流漩涡与空气摩击,发出“波波”的声音,不断向艾平久侵袭。艾平久亦喷出无数支酒剑挡住无形气流使之不能近身。“嗤嗤”的酒剑破空而至。死命地抵在屠善心魔真气前。有形的白色酒剑无形的心魔罡气,在空中相抵,交相辉映,霎时壮观。斗了一会儿,艾平久内力渐为不济,屠善抓住时机,猛地发动十二成的心魔气流“心霸天下”将艾平久酒剑击散,气流冲破剑墙,长驱直入,袭向艾平久胸口,艾老魔气力一散,再要运功为时已晚。艾平久只感胸口剧震,心脏“咚咚咚”跳速加速几十倍,如有黄钟大吕重击一般,甚是难受。“嘣”艾老魔终于忍受不住如此压力,心脏开花,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哈哈哈,缚龙古经将落我手,杜凤标你们等着俯首称臣吧!”屠善除去顽敌,心中高兴,一阵狂笑。


“嗖、嗖……”几十支长箭带着锐风,劲力十足,乘老魔不察,钉上了老魔的胸口、肩头。屠善瞪着眼睛望着贯胸而入的长箭,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嘿嘿,屠善别高兴的太早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杜某先谢谢你替我打发了这么多的顽敌。杜某拿到古经定然到你坟前展示一下,偿你心愿。”


“好,好,好,姓杜的够狠,老夫作鬼也不放过你。”说罢,提起残余的几口真气,纵至杜半城面前,双手抓向杜半城的咽喉。杜半城动也未动,冷笑相对,突然从身侧窜出青城十三鹰几位兄弟,手中刀一摆,叽哩咔嚓一阵乱剁,顿时将屠善砍成肉酱。


一代武林恶魔就这样结束他罪恶的一生。屠善生平做尽坏事,心性邪恶,横行江湖几十年。终于死在另一个恶人手中。大奸大恶之徒之所以能与大圣大贤之人并驾齐驱,就因为比恶人多了一个奸字,杜半城就是这样一个阴谋家。恶人使人见了怕,阴谋家使人闻之寒。江湖中的大圣大贤之人与大奸大恶之辈往往能受人尊敬,享尽人间无数,就是千古不变之理。


杜半城得意地狂笑几声道:“无尘道长,杜某隐伏这么多年,今日终于达成心愿,重现江湖,以后之武林舍你我还有谁?”无尘道:“杜兄深谋远虑,高瞻远瞩,贫道望尘莫及,怎敢与你‘煮酒论英雄’。”


“唉,道长见外了,你我相交多年,杜某怎能负了道长的深情厚意。得了古经,二人分享雄霸武林,咱俩平分。”说完正要指挥手下人下池寻经,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云实,时至今日,你仍不思悔改,还不自我了断,难道要老夫亲自动手吗?”声音平和,却含有无上威力。杜半城闻听此言,不知所措,扭身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张口结舌。


杜半城只见一个面向威严的老人气乎乎的站在眼前。此人非是旁人,正是昔日的杜凤标,今日的李老头,再看刚才还威风十足、洋洋得意的杜半城,此刻却有如斗败的公鸡,霜打的茄子-蔫了。杜半城面如死灰,呆若木鸡,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体似筛糠,哆哆嗦嗦地说“你,你,还没有死?”


“哼,你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生,我死了谁来惩治你这个数典忘宗,助纣为虐的畜生。”


“爹爹,孩儿知错了”杜半城像条癞皮狗一样抓着杜凤标的双脚哭求道。


这一着大出众人意料,一个个满头雾水,如同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一般,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两个人。


“饶你!这些年来,我没寻你算帐,就是指望你迷途知返,悬崖勒马,想不到你仍然贼心不死,云实呀!你太令我失望了。时至今日,留你何用。”言罢,抬手一指,使出独门秘笈“天罡凝魂指”只见一股锐气十足的白色劲气自杜凤标食指激射而出,一下穿透杜半城的后背前胸。杜半城哼也没哼一声就身归那世去了。


这一切其实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杜半城业已魂归如来,死于非命。青城老怪玉无尘与杜半城相交甚久,因此对其过去略知一二,此刻见杜半城惨死,暗道此番在劫难逃,不如向东方大天帝主动求饶,也许可保全一时性命。当下跪下,磕头如同捣蒜,口中连声告饶:“天帝开恩,前辈饶命,贫道一时利欲熏心,受人蒙蔽,作出令人发指之事,求天帝看在先师的面上,为青城留下一脉呀!天帝。”


杜凤标沉声道:“念你不明就里,恶行不大,老夫看在极非道长的份上,饶你一命,回青城山自省吧!”


无尘连声告谢,右手食指奋力在气海穴上一戳,散去几十年的功力,带领青城门人,从此闭门修道,发扬青城教义,从此不问江湖是非恩怨。


余下的杜府家丁见主脑死的死,逃的逃,顿时作鸟兽散。韦沧海也趁人不备在家丁中仓惶逃去,向幕后主使之人复命不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