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降落在东瀛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9958.html

1985年,一个健康、爱哭的小男孩出生了,因为是傍晚时分分娩,他的父亲看了看天边被落山太阳染红的朵朵白云,给小孩子取名叫作“刘云”。

小小刘云读小学的时候受到了老师的严格要求,小手经常挨竹片,这倒不是调皮,而是老师的要求太严格了。

每次打完后年轻的女老师又凶巴巴的问道:“你承认错误吗?”

小刘云乖乖的回答道:“承认!”

渐渐的,小刘云长大了,所不同的是刘云的个头越长越高,上初中后渐渐的变成了全校第一高个,身体也越来越壮实。

每次学校有大型活动的时候,刘云总觉得眼前是一片黑鸦鸦的,看到的全部是别人的头顶。当然,也有例外的,有些上了年纪的男老师就只能看到头顶上秃瓢“反光”了。

下面言归正传,本书纯属虚构,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的未来幻想,请勿与现实挂钩和对号入座!

########分割线######################分割线############################


X年,中日两国围绕钓鱼岛的所有权展开了激烈对峙。

一个月后,美国地质专家提交了一份确凿的证据,表明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拥有至少三十亿桶石油。这简直就是为钓鱼岛的争端火上浇油,中日双方都不可能住手了。

十天后,已经陷入严重经济危机下的日本朝野为了摆脱经济危机,悍然发表一致声明,宣布日本进入“战时状态”。

处于日本实际控制下的钓鱼岛被立刻日本海军陆战队正式接管,日本的所有重型机械财团加大马力生产武器装备(史实。二战后,日本所有的重型机械集团都有闲置、保养得很好的武器生产线),不计其数地储存在日本民间的稀有战略物资被迅速集中(史实。日本现阶段执行的就是将战略物资储藏于民),由政府统一管理。

事后三天,中国执政党也发表声明,称对此事严重关注,并表示绝对不能容忍日本军队侵略中国的领土。声明中传达了这样一个强硬的观点:上个世纪发生的日本侵华绝对不能再次发生。发表这个声明后,中国海军立刻开赴钓鱼岛附近的海域和日本海军展开了对峙。

在中国执政党发表强硬声明后,鉴于局势严峻,美国立刻发表声明,要求双方保持克制。

美国总统在联合国表示,美国政府愿意做调解人,但又同时声明美方在日本的本土受到攻击的时候,美国将为盟友提供共同防御的职责,同时还在公海上划出了若干个“保护区”,除了日本作战单位以外,其他非盟国的飞机潜艇以及舰队不得进入,否则视为敌对行动。

韩国也跟着发表声明,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同时强调竹岛是韩国的领土。

朝鲜谴责日本的侵略行径,并表示有必要的时候将对日本展开必要的行动。

俄罗斯发表声明,双方应该保持克制,同时表示中立,私下里却放出风声表示俄罗斯的重型武器过剩,无论是盟友还是潜在的敌国,都可以价高者得。

美国企图通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来操作欧洲各国,对此欧洲各国用欧盟的名义发表了集体声明,表示中立,绝对不会卷入中日双方的任何一个阵营。

在北约组织的信用面临崩溃之际,东欧某些国家为了寻求美国的经济援助,表示可以有限度的支援美国和日本的“道义战争”,同时也有些西欧国家私下里表示可以买武器给中国,而美国的特使也在欧盟忙乎,他们希望欧盟的那些少数国家不要卖先进的武器给中国。

东盟各国纷纷表示中日双方克制。

……

一天之内,大大小小的一百多国家都发表了声明,世界的目光关注到了东亚!

台湾,中国的宝岛。

总统府。

一个军人站在总统身旁,拿着一份厚重的公文夹,长时间地等候着。

根据美日当局的要求,他们要求台湾建表明政治立场、以及互享战争情报。

石雕一样的台湾“总统”终于动了一下,摸了摸谢顶的脑袋,说道:“还是不要急于答复日本人,我们先拖一拖吧!”

一个穿笔挺军装的军人对“总统”说道:“可是日本人的身后是美国人,这样做会不会让我们的友好国家不满?而且,议会的那些人会不会也……”

“总统”冷冷的看了军人一眼,挥挥手说道:“你走吧!就按我说得办!”

军人欲言又止,走到了门口还是忍不住转身说道:“总统,我们完全可以暗地里帮他们。”

“总统”没有回答,只用一双阴冷的眼睛死死的顶着军人,军人大感不妙,仓皇溜之大吉。“总统”不屑的哼了一声,真是小孩子,难道大陆就是那么好欺负的吗?对于“总统”来说,真正不好对付的反而是台湾的那些在野党。

台湾没有发表声明,仿佛发生在身边的钓鱼岛之争不存在一样。

台湾当局的意图是:台湾无论怎样动作,都是给人当炮灰!只有坐山观虎斗才是正确的战略。更何况,如果台湾绝不能倒向美日。因为台湾的价值远远大于小小的钓鱼岛。台海的战事一起,大陆必定掉头全力争夺台湾。一旦大陆迁怒于台湾,福建沿海地域的密集导弹群,将在台湾“帮”日本人的同时变成一片焦土。

无论是为了台湾前途着想、还是为了总统的宝座着想,这种战略错误都是绝对不能发生的。

只有在大陆战败或者可能战败的情形下,台湾才能乘机向大陆提出昂贵的价码,而美国人为了围堵大陆,也将不得不忘记这场战争中的“不愉快”,依旧和台湾保持亲密的关系。这也是美国人历来高价卖武器给台湾的报应。

如果大陆胜利或者有那种可能胜利,还可以保持和大陆友好的姿态,毕竟脸皮还没有撕破嘛!如果战争的进程出乎意外,战争的结局是大陆完胜,那么大陆肯定会对台湾提出统一的要求,那么台湾就不得不和大陆结成联邦制国家了,当然按照私下里达成的协议,台湾还是享有军队和制法的等一系列特权的,甚至还应该可以享有钓鱼岛附近资源的优先使用权。而这也由不得大陆不答应,钓鱼战争过后,大陆急需一个发展的时机,他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同时这也是台湾最后选择,否则,大陆携胜利之威对台湾雷霆一击,不管台湾当局胜利与否,战争的创伤对于台湾来说是刻骨之痛,而对于大陆来说却是肌肤之痛。

最后,即使和大陆组成联邦制国家,台湾也俨然是国中之国、现有的民主与法制不受丝毫干扰。这样一来不管怎么样台湾都是胜利者。

大陆方面经过大半个世纪的改革开放,虽然在社会的变革过程中发生过很多的错误,甚至内部危机依然严重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成绩却依然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特别是中国西部已经完成了战略性的大开发。

如果在战争中东部沿海被打烂,那么西部将作为中国新的经济支柱发挥特殊作用。

伴随着经济的强大是军队的现代化,空军全面部署第三、四代战机;海军最新的一艘航母已经形成了战斗力;太空中,中国的卫星战能力达到了空前的能力,游荡中的杀手卫星和地面的激光武器有绝对的把握完全封死美国的太空优势。中国已经不是昔日的中国,即使是超级大国的美国也认为“和中国在东亚打仗是愚蠢的”!

虽然在高精尖的武器方面,中国依然落后美国很多,但是中国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优势,这些局部优势完全可以对美国的军事“领先”造成巨大的威胁!

中日双方有可能回头吗?绝无可能!

战争不是儿戏,这个时候回头,必定颜面大失,两国国内的激昂情绪都将无法安抚。

中国首先发表了最后通牒,谴责了日本的狼子野心,同时表示将打乱一切坛坛罐罐,并且明确表示中国政府有能力重组东亚持续,声明还暗示不排除攻击美国在东亚的军队。

几个小时后,日本也毫不示弱,跟着发表了最后通牒,并且表示支持台湾独立,并将在短期内完成互驻大使。新任命、还在东京没有启程的日本驻台湾“大使”,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日本、美国和台湾军队将彻底击败腐朽的中国军队。

随后,中日两国同时发生了**规模的示威游行,两国正式断交。

美国最后发表简单声明,表示美国在东亚的的军队如果受到了打击,将立刻展开严厉报复。战争的乌云席卷过来后,美国朝野对美国政府的政治态度不一,并有尖锐分裂的趋势。

台湾当局在战争前期迫于美国的压力,不得不发表了一篇简单声明,除了反对台海地区军事化以外,却并没有承诺给日美实质上的支援。

战争依据双方制定的时间表打响了,中国人民海军和日本海军展开了激战,中国潜艇封锁了日本的几条重要原料航线,日本的生命线受到严重威胁。

日本海军不得不派出军舰为他们的货船护航,可是即使是这样,依然有大量的日本船只被击沉,日本赖以生存的交通线时断时续之际,不得不花大量外汇依靠美国的接济维持战争。

短短的一个星期,战火从海洋岛屿向中日双方的本土蔓延。虽然中国的导弹很小心地避开美国军队,但是中国政府知道美国的宣战迟早会来。如果美国放任日本战败,那么美国在世界上的脸面将荡然无存。

不久,高强度地作战使双方的导弹等部分战略作战物质告竭。

特别是日本,资源的匮乏和岛国的限制使他只能打短期战争,日本本土那些不成熟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中国的变轨机动导弹猛烈地轰击了日本的大城市群,日本很快就承受不住战争带来的巨大损失,战争胜利的天平渐渐的向中国倾斜。

就在解放军要结束战争的时候,美国政府坐不住了,在得到日本开出优惠的政治和经济条件后,借口中国制造难民,违反“人权”,为了保卫盟友日本的“民主和自由”,正式宣布介入战争,美日联军终于与解放军交战!中国被迫进入战时经济体制。

其实这场战争对大陆来说,其代价是极为巨大的!毕竟美日联军的实力摆在那里。

实际上,中国和美国的正面交锋有着极为深刻的背景,首先是不可调和的贸易战!

美国国内的大多数大财团是坚定地支持对华作战的,对于在中国无法得到利益,美国的大资本家们,希望在美军取得胜利后,可以得到中国市场的份额、特惠贸易。而在贸易战的背后,则是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以及朝野上下的“美国模式”、“白人至上”、“自由经济”等观念在作梗。

##############分割线###########

从训练营地回到了部队后,刘云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恐怕过几天就要行动了。

在这场战争中,如果台湾趁着大陆分身乏术之际站到日美一边,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执政党在国际和国内将面临无法想象的被动。

一场战争决定一个国家的兴衰!一旦中国战败,不但会失去钓鱼岛、失去台湾,而且会彻底失去崛起的机会。对外,中国失去变成海权大国的机会;对内,几十年执政党的腐败政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社会动力”,各种政治势力依靠“贸易”、“学术”、“文化”的名义存在着,他们希望得到执政党的一部分或者全部权利。

就像重复历史中“中日甲午海战”的轨迹一样,中国的国运将再次被日本彻底推入深渊(甲午海战标志着日本的崛起和中国的彻底没落,中国由此混乱了将近五十年,直到四九年重新建立稳定的政权),后人会在历史中会评说G**政府等于满清!

值得庆幸的是,新一代领导人没有晚清统治者的暮气重重,经济快速发展后就不断整顿军备、积极扩展军事实力,而现在的钓鱼岛战争就是中国脱胎换骨前的凤凰涅磐!

第二天,军营内没有军事训练。大家都接到了通知,不要太劳累了,抓紧恢复体力,于是大家都有了很宝贵的一些私人时间。

刘云在这一天没有出去玩,而是在写“战略报告”。

在报告中,刘云认为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中国海军和空军不可能在短期内击败美日联军。

如果这场战争失败了,台湾甚至有可能趁着大陆虚弱之际独立。

办法不是没有!在短期内击败美国军队的钥匙是“亚核武器”!这是一种边缘武器,如果在美国航母舰队的上空使用一颗“核电磁脉冲”炸弹,部署在亚洲的美第七舰队就只能是一块块漂流的废铁!

但是,美国亚核武器的研发和制造完全在中国之上。而且,“亚核武器”战争并不是没有可能变成真正的核武器,一旦潘多拉魔盒被打开,由“亚核”变成“标准核”,人类的末日也就到了。

但是,刘云是一个激进分子。他认为只有先发制人使用亚核武器,大范围的瘫痪美军的高精短常规武器之后,这场战争才有获胜的希望。其洋洋洒洒上万字的“战略报告”中,更是满篇希望军队使用这种危险玩意儿的建议。

况且,战争中只有胜利者和失败者之分,可没有什么“道义者和非道义者”。只有胜利者才能书写历史!胜利者也不会受到指责!

第三天,特种分队要登机出发了,目的地保密。按照规定,大家都要事先录好最后的录像、写好遗书。

刘云写完了遗书后,取出自己的《钓鱼岛战争中使用亚核武器的必要性》的战略报告,想了一想,将那几张永远也没有人看的纸和遗书放在了一起。

机舱里面,刘云和大家都在闭目养神,满脸横肉的野猪队长看见气氛有一点沉闷,笑着说:“怎么?大家怎么都在垂头丧气?没有信心吗?”

大家纷纷挣开眼睛无精打采的看着队长。

野猪队长看着自己的手下就像“鸦片队”一样,忍不住吼道:“给我振作一点,妈拉个巴子。”

没办法,军队本来就是“暴力机构”,大家在野猪队长的威慑下,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停止了腰杆。

下面是一片黑色的大陆,天还没有亮呢!但是在这个时候,一群日军现役军官打扮的中国军人迎着“呼呼”地风声着跳出了机舱。

刘云小心地控制降落伞,以便让自己不和同伴们分得太开。现在的制空权争夺得非常激烈,这个时候安全的空中走廊可是空军的那些家伙们在咬牙苦撑。

根据可靠情报,美国要送给日本一大批导弹的配件,特种部队的使命就是要摧毁这些昂贵的零部件。中国人还没有作为军队的形式出现在日本的领土上,这是历史性的战斗,这次战争说不定还会被载入史册。

刘云跳出机舱后,在距离地面不足一千米的地方,空中突然刮起一阵强风。

糟糕!怎么遇到这种事情?时间在流逝,地面越来越近,队友却越来越远。刘云看看身上的报警器开始闪着蓝光报警了,只好皱眉拉开了降落伞。

因为是在敌占区机降,所以总部的参谋们规定,大家必须在距离地面很近的地方才允许打开降落伞,加之在晚上不好目测地面距离,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就有了那个小玩意。

降落到地面后,刘云看见的地貌早就不是自己在军营里的模拟地形了,想不到那一阵强风的威力这么巨大,不过不要紧,身为特种兵当然不是路痴,慢慢的找路呗!

刘云处理了降落伞后,快速的清点了物品,立刻端起枪,找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取出电子地图,打开身上的北斗全球定位。但没料到的是,这里却有很强烈的地面干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要当一回“路痴”? 刘云心情很郁闷,明明知道队友离自己不是很远,但是却没有办法找到他们。

略一思索,刘云打算干脆敲掉这个干扰中心。

这个中心不但干扰了自己,相信队长那一边也是一样。根据GPS受到的干扰强度和方位来看,这个干扰器的设置地点应该不是很远,而且破坏这个电子战中心也很容易——没有电源他怎么运转?!

背好行军囊后,刘云端着日军制式步枪、穿着标准的日本少尉军装,拿着全球定位仪,沿着一条残缺不全、路灯全熄的漆黑大街向干扰中心潜去。

很快,刘云找到了强烈干扰信号的源头——来自一个住宅区。果然没有猜错,小日本最喜欢藏兵于民。

在小区的配电室内,刘云用金属短路了该区变电器的一瞬间,硕大的变电器猛然发出“轰”地一声巨响、以及炫耀的火光,然后就彻底报废了。

刘云迅速离开配电室后,走在街区上放眼望去,整个居民区变成了“黑区”,心里忍不住涌上一阵成就感的。

可是在刘云高兴了几分钟以后,本来已经消失的干扰却又来了。

“这家伙!”刘云骂了一句。现在可以肯定两件事情,第一,那个干扰中心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第二,那个干扰中心有备用电源,可能是柴油机之内的备用发电机。

刘云冷冷地哼了一声,再次窜入黑暗之中,接下来是事情就是找到它、摧毁它!

十分钟后,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

这里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机械轰鸣声,外面还有士兵在站岗,看来这里是一个微型的军事管制区。

刘云抬头看看天色,天边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标志着已经快要天亮了,也许队长的他们的战斗已经开始了吧?开始那段时间不长的干扰信号的中断,完全可以让大家集合在一起,自己不用太操心了。

现在要做的是摸进去!这些小小的日本兵以为高压电线和几条狼犬就可以阻挡一个大陆特种兵,那就真是笑话了!

接着夜幕的掩护、在摄像镜头的死角里,刘云耐心加小心地潜入小型军事管制区。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好装备后,刘云仅仅只带着一把匕首和一把手枪就开始行动了。捕杀了两个“自卫官”游动哨兵后(战后的日本为了便于迅速扩充军队,其军队中没有士兵,所有军人都是“军官”——自卫官),根据俘虏的口供,找到了一间用日语写着“绝对禁止入内”的房间。

刘云打开房门,踮着脚步慢慢地靠近。

密室里面,一个货真价实的日军下级军官在低声地咒骂着。除了唾骂以外,日本军官还同时在祈祷刚才的突然断电没有损坏这些脆弱的电子设备。

本来像这种军事管制区应该有专用电源的,可是战争的进程太快,不得不和居民一样使用普通电源。

正一肚子火气的时候,日本军官偶然看见了刘云的进入,立刻高声吼叫一通,吐出一长串的脏话!刘云立刻摆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准备用少得可怜的日语礼貌地搭讪一番,可这个家伙似乎骂人上瘾了,还在不断的咆哮。

为了让小鬼子保持“克制”,刘云不得不带着卑谦的笑容退出去了。日本军官这才回头继续调试设备。刚才的突然断电给设备造成了一些损失,一些软件需要重新设置。

片刻之后,日本军官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这里的军官不多,差不多个个都熟悉,怎么刚才的那个军官这么陌生?!

日本军官一回头,正准备出去调查一番,可是身体转到一半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就发现有人就站在自己的背后。

刘云可没有真的退出去,刚才的举动不过是麻痹这个家伙。本来都已经慢慢地靠近了这个家伙,眼看着就要结果这个家伙了,却不料功亏一篑。

就在日本军官惊异的时候,刘云迅速上前一步,闪电般地刺出了匕首,在“丝丝”的风中,日本军官敏捷地一侧身让过了匕首。一击不中后,刘云又迅速踏上一步,顺势用臂弯死死地勒住了他的喉咙。“呜呜……”日本军官立刻发出一声低沉而痛苦的呻吟。

日本军官冷不防被刘云锁住了脖子后,一边抵住刘云再次刺来的匕首,一边条件反射般地就是一记肘击。“咚”地一声钝响,刘云痛得浑身一抖。

在登机之前,刘云和队友们都穿了防弹衣,不过刘云不喜欢防护好却笨重的“披甲”,为了不影响机动性,选了一件中俄军事交流时,俄国特种部队赠送的轻薄防弹衣。

可即使是穿了一件防弹衣,从肋骨处传来的疼痛依然是巨大的。连续挨了几次重击后,刘云也忍不住拼命了,低声吼叫着往死里勒紧了自己的手臂。

那个日本军官感受着刘云臂弯内侧的巨大压力,憋红的脸上露出极端痛苦的表情,对于他来说,这个勒住自己的家伙不但让自己无法呼吸,就连变形的脊椎骨都极端痛苦,如果不早点想办法摆脱他,很可能颈椎骨都会被这个家伙生生勒断。

很快就是“扑通”一声,两个人缠斗着摔倒在地上,就像麻花一样在扭来扭去。

短短几秒钟后,精通格斗技巧的刘云极端“滑腻”地摆脱了不利局面,逐渐地贴在日本军官的背后,连续数次躲开了日本军官的肘击后,将匕首顺利地刺入了日本军官的肩胛骨,然后重重一划拉、末了又狠狠地一撬,鲜血立刻冒了出来。

“呜……”日本军官一声惨叫后猛然爆发了,一记致命地、重重地肘击,突然敲打在刘云的肋部上。“咚”地一声闷响后,刘云跟着“嗷”地一声惨叫,几乎痛不欲生,这次肘击就像越过肋骨直接敲打内脏上一样。

巨大的痛苦让刘云也跟着爆发了,手臂猛然一勒。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好像臂弯里面有什么东西折断了,被勒住脖子的日本军官动作一缓,很快瘫倒在地。

这种近乎无赖打架的方法在刘云勒断了日本军官的脖子后,终于痛苦的分出了胜负。

看着这个家伙不行了,刘云才无力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吸着冷气,肋骨传来的痛感依然还是那么强烈。

TAD!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难缠,开始就用无声手枪结果他!

“吧嗒、吧嗒、吧嗒……”门外突然传来了有节奏的脚步声。这是军人才独有的整齐步伐声。

我的妈呀!这个才死,又来了一个,刘云悲叹一声!要命的是这里的空间狭小,根本不可能躲藏!

又一个中年日本军官推门进来了,乍一看见了地上鲜血后,大吃一惊,快步走上前去检查起来,看见同伴处于“不良状态”,一边大声地喊着“鸟语”,一边焦急地怕打着那个死人的脸,可是他很快发现同伴已经死了,而且从扭曲的脖子上看,好像是被人大力勒死的。一旁边上还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军官,嘴角流着鲜血,看上去好像死得很痛苦的样子。

“巴嘎!”随着一声日本经典单词出口,刚刚进来的这个日本军官真的已经生气了。

刘云躺在地上疵牙裂齿地瞪着一双大眼睛倒也像那么回事,中年军官已经被刘云成功的骗过了。在军官转身的时候,刘云手一扬,带血的匕首化作一道闪光疾飞了出去。

“吱”地一声很钝很轻的声音传来,匕首深深插入了军官的背心要害。

看着那个小日本僵硬、慢慢转过身来,刘云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嘲笑,抹掉嘴角的鲜血。这些鲜血都是小日本的,好脏的!

冷漠一笑,刘云“呼”地一声扬起巨斧一样的腿,狠狠砸向敌人的喉骨,“扑”地一声闷响彻底结果了中年军官的性命。

天已经快亮了,但是绝大多数的日本军人都在睡觉。

刘云轻轻的打开门,里面有两个日军还在呼呼打鼾,刘云掏出无声手枪对准床上的两个家伙扣动扳机,“仆仆”两声解决了两个,然后走到下一个房间。依然是轻轻的打开门,又解决了两个……

解决了八个房间里面的人后,剩下的四个房间中,有两个空房间里面的人在外面站岗,共四个人。具体分工是两个固定哨兵和两个移动哨兵。管制区内的移动哨兵早就被解决了,区外的固定哨兵则可以暂时不需要管他。

还有两个房间则被倒锁了,不过这也难不到刘云,拔出匕首无声无息地将房间的窗户拨开,依然是掏出手枪结束了两个家伙的生命,最后一个房间却有一点状况,因为只有一个人在睡觉,还一个人呢?解决了那个家伙后,刘云开始狐疑地、更加小心地四处张望。

在刘云紧张地寻找落网之鱼的时候,另一边,一个日本下级军官一边将惶恐的目光落在地上两具尸体上,一边焦急地使用内线呼救,“紧急呼叫总部,这里是dg电子战中心,现在请求支援!”

“怎么回事?请你详细的汇报。”

“总部,这里的两名特种作战军官被暗杀了,怀疑有中国的特工渗透。”

“总部明白,支援分队立刻出发,十分钟后到达你部,你们要绝对保证电子设备的安全。”

“明白!我部立刻进入战斗状态。”

那个军官放下了手里的话筒,快速跑出房间,正要示警,可是他还不知道除了外面的两个哨兵以外,这里全部都是死人了。

刘云的身体紧紧地靠在墙壁边,悄悄地摸到了下级军官的背后,军官突然觉得感觉脖子一阵窒息,紧接着就被一双大手迅速扭断了脖子。

……

找到一些汽油后,在每个房间里面泼上汽油,然后在大门口埋上了一颗大威力跳雷(弹跳至三到五米的空中爆炸的地雷,杀伤力巨大且无法躲避),看见这里的破坏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刘云要完成最后一道程序——破坏这里电子设备。

可惜自己不是电子战专家,分队里面的电脑高手可红得不得了,居然还有队员专门保护。

刘云首先将所有的显示屏砸烂,又那些电子设备一古脑儿地堆作一堆,最后使用正负级短路的办法将其彻底烧毁。看着那些昂贵的设备冒着吱吱的黑烟,还不放心,又泼上了汽油,放置了一枚定时炸弹。

这样就可以彻底毁坏这些玩意了,让那些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统统心痛得死掉吧!哈哈哈……

管制区大门外,几辆军用卡车满满地装载着士兵冲过来,当前一辆疾驰的军车上,喇叭拼命的响着,一个日本中级军官伸出头来用“鸟语”大声地喊着,街上的行人慌忙躲避,车速却没有减低。直到小型军事管制区近在咫尺了,那个军官才又回头喊了一声,一干日本兵纷纷做好了战斗准备。

管制区内。

刘云取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吸了两口,自言自语地说道:“TAD的日本香烟真的难吸。”草草吸了两口,皱眉将打火机用力丢了出去,前面汽油等易燃物被香烟点燃了,一条弯弯扭扭的火蛇“腾”地燃烧起来。

刘云看着这个死寂的院子笑了笑,立刻转身逃跑。这里虽然是一个电子战中心,可是这里一样有大量的军火,爆炸后的威力可不小,当然,在后面爆炸的冲击波传来之前,刘云完全有把握逃跑。

正在这个时候,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大门被一辆重型军用卡车猛然撞开了。日本的支援车队急速闯了进来。

大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自卫官”不待汽车停稳,就蜂拥跳下车、展开战术攻击队形。

“普”地一声闷炸,大威力反步兵地雷翻滚着弹跳至四米的高空,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白光一闪,大约七百颗微小的弹珠向四周猛然炸裂。

在有利地形下,这种地雷可以摧毁密集排列着的一个排!

“轰”地一声爆炸后,当前一辆日军吉普被炸得无法动弹,车上、车下附近的成员全部死亡,高高站立的带队军官,其头颅更是在一瞬间就被密集的弹珠撕成碎片。后面几辆车也有不同程度的伤亡,人员或死或伤,差不多一下子就让半个排的人员失去了战斗力。

看见突然受到突然袭击,后面幸存的那些日本士兵纷纷下车寻找掩护和敌人。刘云躲在围墙后面,看见这些“莽撞”的家伙乱哄哄的慌做一团,又迅速将一发枪榴弹对准最后面的一辆车发射出去。

“轰”!不但最后面那辆车被炸得面目全非,而且周围的几个士兵也被炸上了天。

因为最后和最前面的军用吉普都被炸毁,在狭小的过道里面,所有的车辆都无法动弹了,所有的日军挤成一团、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一些日军开始盲目、猛烈的开火了。

“嗒嗒嗒……”剧烈的交火声猛烈响起,火光与弹曳四溅乱飞,迸裂的水泥碎片掺杂进爆炸后的灰尘中,地面上、墙壁上一下子布满了无数坑坑洼洼的凹点……

刘云本是神射手,隔着围墙一连串的点射,迅速击毙了几个来不及找掩护的家伙,左右看了看,准备翻越后面的围墙离开。

突然,“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向四周炸裂,炙热的气浪几乎将刘云“抛”到管制区外面。刘云手软脚软地躺在围墙边上,浑身一阵发麻、耳朵完全失聪。

刘云差点被直接“震”死,摸了摸胸口,顺了口气,还好,存储炸药的地方还没有爆炸,刚才是一发大威力的炮弹被“烤”炸了,看来需要快点离开这个院子了。

同样被吓了一跳的日本士兵,连滚带爬地向附近的隐蔽物靠近,一些受伤士兵甚至直接被声浪震昏。除了几个正在救护伤员的日军以外,整个战斗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当然,这些“助人为乐”的家伙是刘云的重点照顾对象。

刘云躲在破旧的围墙后面边打边走,一边躲避扫射过来的密集弹雨,一边抽冷子射杀日本兵。几分钟后,几个日本士兵艰难地架起了军用吉普车上的无后坐力炮,却没想到反而被刘云首先送上一颗威力巨大的枪榴弹,其准确度和时机几乎无可挑剔。

“轰、轰、轰……”一连串的巨响,吉普车上的炮弹发生了连锁爆炸,周围的日本兵一片死伤狼藉。没有了军官、没有了士气,这次爆炸彻底瓦解了日军最后的反攻。这时,刘云对面没有枪声了。

在日本士兵死亡前的恐惧嘶叫中,刘云端着自动步枪一一“点名”。那些躺在地上的伤兵哀号着,甚至还有人面色苍白、哭喊着流出了泪水。

看着这一幕,刘云突然一阵阵心软,这种感觉只有在第一次枪决死刑犯的时候才有。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初哥”。

可是眼前只能硬着心肠杀人,因为野猪队长说过:面对没有还手能力的敌人,如果你在敌人的土地上,那么必须处死他们,如果你在自己的国家,在他们被稳妥的收押后,你才可以留下他们的生命。

……

面对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刘云手里的枪有一点沉重,一个连胡子都没有长的小家伙用很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这个家伙可能还不到二十。

一枪托“咚”地砸下去,那个小家伙闷葫芦一样歪一边去了。

收拾好身上的东西,刘云昂首挺胸的要跑路了,虽然这里是闹市区,但是街道上面显得冷冷清清的,那些日本民众都乖乖地躲在家里看热闹。对于战争中的死亡威胁,没有人胆敢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或者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还没有走出十米,好像后面有人丢了一块石头,想也没有想,多年的训练使刘云条件反射办得做出了反应,卧倒后眼角看到一颗冒烟的手雷。

这是日本军队标准的作战手雷,威力很大的。

在卧倒的一瞬间,一脚踹向那颗手雷,手雷咕噜咕噜的滚到一边的深水池子里面去了,“轰”的一声巨响,水花四溅,巨大的水雾升起来了,甚至还加杂着破碎的鱼片。

刘云从地上爬起来,端起自动步枪就是一枪,“砰”地一声脆响结果了那小家伙。看来自己还是过于迂腐了,如果刚才不是手雷而是一把手枪,刘云已经“光荣”了。

很快,天已经大亮了。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刘云立刻兴奋了,这是队长他们。左右看了看,准备抢一辆汽车过去助战。

几百米外,一根猎枪枪管从窗户里面伸出来,枪的主人是一个大着肚子的老家伙、也是一名退役的高级“自卫官”。准星一直在刘云的脑袋附近晃悠,可是刘云的动作十分迅速,因为他需要非常快速地离开这里。枪管随着刘云跳跃的身影抖动一阵后,始终无法找到“感觉”,因为这把枪的主人本来就是一个残废。

刘云浑然不知道有一支枪正瞄准着自己,快速地跳入一辆遗弃的小轿车后,短路发动机的启动电路,那辆小汽车发出“呜呜”的低鸣后,汽油机启动了。

猎枪趁着刘云坐在汽车里的短暂时间,十字准星终于准确地锁定了刘云的头部。

“哧哧哧……”刘云加大油门急速启动了汽车,正要打方向盘,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狠狠地推了自己一把,紧接着又远远地传来了“嘭”地一声枪响。

玩完了,刘云立刻知道自己被击中了。不但眼前的视线模糊起来了,那触手可及的立功梦也远离自己去了。在迷离之际,刘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亲密的队友,野蛮的野猪队长,一切的一切,都离自己远去了!

小轿车载着刘云,歪歪扭扭的冲向了深水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