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被正面承认了,但个体仍在流泪

浪沧客 收藏 1 1246
导读: 湖南老兵吴远焯,为了得到一枚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让他的儿子到北京来找我。他的儿子是个老实的农民,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感到的是无地自容,是愧疚。一个远征军老兵的后代,竟然要用乞求的方式,为弥留之际的曾保卫过这个国家的父辈求得认同和慰籍。 9月28日,吴远焯去世,至死都未实现自己的心愿。他所乞求的这枚纪念章,2005年由胡锦涛签发。这一年,国民党在正面战场的作用,得到中共高层公开承认。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枚纪念章应运而生,显示的,则是一个大国的包容。但遗憾的是,仅有很少的

湖南老兵吴远焯,为了得到一枚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让他的儿子到北京来找我。他的儿子是个老实的农民,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感到的是无地自容,是愧疚。一个远征军老兵的后代,竟然要用乞求的方式,为弥留之际的曾保卫过这个国家的父辈求得认同和慰籍。

9月28日,吴远焯去世,至死都未实现自己的心愿。他所乞求的这枚纪念章,2005年由胡锦涛签发。这一年,国民党在正面战场的作用,得到中共高层公开承认。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枚纪念章应运而生,显示的,则是一个大国的包容。但遗憾的是,仅有很少的国民党老兵得到了这枚纪念章,这个原本应该普及每一个相关个体的国家荣誉,成了一场政治秀。

历史被正面承认了,但创造这段历史的众多个体,依然在流着泪,依然生活在不安、贫困与期待之中

《转载自孙春龙博客》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