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空中突击师(101空降师)

华西列夫斯基元帅 收藏 0 553
导读:百科名片 101空中突击师 美国陆军第101空中突击师由于其臂章上有一个正在嚎叫的鹰头,被称为“鹰师”或“嚎叫的鹰”。第101空中突击师(101st Airborne Division (Air Assault)),由第101空降师改组而成,是美国陆军的一支空中突击部队。第101师最早创建时是以空降部队的身分成立的,最先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在越南战争中被整编为空中机动师,随后则确立为空中突击师,利用直升机进行空中突击及快速推进,参加了阿富汗战争及伊拉克战争。由于历史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百科名片



101空中突击师

美国陆军第101空中突击师由于其臂章上有一个正在嚎叫的鹰头,被称为“鹰师”或“嚎叫的鹰”。第101空中突击师(101st Airborne Division (Air Assault)),由第101空降师改组而成,是美国陆军的一支空中突击部队。第101师最早创建时是以空降部队的身分成立的,最先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在越南战争中被整编为空中机动师,随后则确立为空中突击师,利用直升机进行空中突击及快速推进,参加了阿富汗战争及伊拉克战争。由于历史的原因,该师一直保留了“空降兵”(Airborne)的名称。第101师的总部位于肯塔基州的坎贝尔堡。


目录


“雏鹰”离巢

名扬反法西斯战场

侵越干将

大漠“鹰”扬

师编制展开

编辑本段

“雏鹰”离巢


第101空中突击师的历史可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到1917年,协约国和同盟国经过几年的反复较量,两败俱伤,处于战略相持阶段。远在美洲的美国发现参与瓜分世界的时机已经到来,便于1917年4月向德国宣战,加入协约国一边。为了满足向欧洲不断派出远征军的需要,第101步兵师于1918年7月23日正式组建。但它还未来得及出征,欧洲战事已停。在一次大战停战日,即1918年11月11日,第101步兵师退出现役。1921年,第101步兵师经过改编,成为一支预备役部队,司令部设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1942年8月15日,第101预备役步兵师被解散。翌日,美陆军正式组建第101空降师,其人员和装备主要来自第82摩托化步兵师。8月19日,威廉.C.李准将出任第101空降师首任师长。

最初,第101空降师有1个伞兵团(第502伞降步兵团),两个滑翔机步兵团(第327和第401滑翔机步兵团),3个炮兵营(第377伞降野战炮兵营,第321和第907滑翔野战炮兵营)。此外还有1个空降工兵营,1个通信连,1个空降医务连和1个空降军需连。1942年10月,第101空降师开始在北卡罗来纳州布雷格堡进行严格的训练。在整个秋冬两季,李将军都致力于建立一套崭新的空降作战战术。1943年6月,第101空降师接受了第2个伞降步兵团--第506伞降步兵团。当年夏天,第101空降师在第二次陆军机动演习中证明自己已具备相当作战能力。

1943年9月,第101空降师从纽约港登船,10日后抵达英国。他们在伯克郡和威尔特郡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严格训练。1944年1月,第101空降师接受了第3个伞降步兵团--第501伞降步兵团。3月,第401滑翔机步兵团的一个营加强给第82空降师。2月,李将军因患心脏病返回美国。马克斯韦尔.D.泰勒少将接任第101空降师师长。

编辑本段

名扬反法西斯战场


第101空降师在英国训练期间,盟国远征军最高司令部正在计划登陆诺曼底,其行动代号为“霸王行动”。在这次行动中,第101空降师的任务是:海运登陆部队在“犹他”滩头登陆之前,跳伞进入德占区,夺占从滩头向内陆发展进攻的出口,并防止德军增援这些地区。为执行这一任务,第101空降师参加了3次集团军规模的军事演习。5月份,第101空降师各部队开始离开训练基地,奔赴预定机场和集结地域。

1944年6月6日凌晨15分,第101空降师的空降引导小组跳出了C-47运输机,降落在法国德占区。接着,第101空降师6000多人搭乘C-47运输机来到法国上空。接近伞降场时,他们遭到德军高射炮火的猛烈射击。许多运输机为了躲避高射炮火,把伞兵撒得到处都是。师长泰勒将军最初只能集合起百来人,并且大多数是军官。在带领他们去夺占通往“犹他”滩头的堤道时,他不无幽默地说:“从来没有这么少的人受这么多人的指挥”。夺占堤道后,第101空降师继续向前推进,去夺取下一个新目标--卡朗坦镇。卡朗坦镇是从“犹他”和“奥马哈”滩头登陆的两支美军部队的会合点,是此次登陆成功的关键。第101空降师浴血奋战五昼夜,赶走了德军第6伞兵团,占领了卡朗坦,一直坚守到美军装甲部队从滩头赶来。第101空降师在诺曼底连续战斗33天,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作战任务。第101空降师的一些部队被授予“优异部队嘉奖令”。

1944年秋,第101空降师参加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和最为大胆的空降作战行动--“市场-花园作战行动”。英国第1空降师、美国第82和第101空降师将伞降进入荷兰的一条狭窄走廊,夺占一系列重要桥梁。与此同时,英国第2集团军将从比利时向荷兰推进,迅速通过夺占的桥梁,最后在阿纳姆跨过莱茵河,卷击德国鲁尔区。

1944年9月17日,第101空降师从4个伞降场进入作战区,马上开始夺占他们的作战目标。在贝斯特镇他们遇到了德军的顽强抵抗。贝斯特对第101空降师和整个“市场-花园作战行动”构成严重威胁,必须尽快攻占。第502伞兵团经过反复争夺,最后终于攻占贝斯特,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第一个障碍。两天后,英国警卫装甲师的第一支分遣队抵达艾恩德霍芬。第101空降师不怕牺牲,不畏疲劳,与优势德军连续奋战72天,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任务。11月底,它被替换下来,撤到法国休整。

1944年12月16日,德军在阿登森林地区对盟军发动突然袭击。美军的战线开始崩溃,盟军的整个北翼受到严重威胁。12月17日,第101空降师接到战斗命令后,立刻向北驱车107英里,直扑巴斯托涅。巴斯托涅位于阿登东部公路网的中心。第101空降师的任务是夺占巴斯托涅,扰乱德军的交通线。12月20日,德军夺占了最后一条出入巴斯托涅镇的道路,把它孤立起来。德军在西线的胜利取决于击败第101空降师和占领巴斯托涅。强大的德军装甲与步兵部队试图从北面、南面和西面突破美军的防线,但每一次都被美军击退。第101空降师面对德军5个师的轮番进攻,始终坚守阵地,直到12月26日美军第4装甲师突破德军重围进入巴斯托涅为止。在其后的3个星期中,第101空降师经历了巴斯托涅战役中最血腥、最惨烈的几次战斗。随后,它与美军第3步兵师一起,逐个清剿了阿登地区德军孤立的抵抗区,结束了德军在那个地区的抵抗。保卫巴斯托涅的英勇行为,为第101空降师赢得了“优异部队嘉奖令”。在美国陆军历史上,全师获得这一荣誉还是第一次。

第101空降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最后一次战斗任务是攻占希特勒的休养地贝希特斯加登。这次它再次与美军第3步兵师合作,顺利地完成了作战任务。随后,它就驻守贝希特斯加登,并在那里接受了德国党卫军第13师等部队的投降。1945年11月30日,第101空降师在欧塞尔退出现役。

编辑本段

侵越干将


在其退出现役后的11年里,第101空降师作为训练部队曾三次转服现役和退出现役:1948年7月至1949年5月和1950年8月至1953年12月,在肯塔基州布雷肯里奇兵营转服现役;1954年5月至1956年3月,在南卡罗来纳州杰克逊堡转服现役。1956年3月,第101空降师被迁往肯塔基州坎贝尔堡。1956年9月21日,第101空降师成为美国陆军第1个五群制师。这种独特的编制包括5个独立的战斗群:第187空降步兵战斗群,第327空降步兵战斗群,第501空降步兵战斗群,第502空降步兵战斗群和第506空降步兵战斗群。从1958年到1963年,第101空降师参加了一系列重要演习,如“鹰翼”、“快速出击”、“快速出击I、II、III”等。

1964年初,第101空降师进行了第二次重大改编:用“目标改编陆军师”取代“五群制师”。这种新型空降“目标改编陆军师”的基本成分包括:9个步兵营,1个骑兵中队和3个炮兵营。这种新结构增强了第101空降师的火力,提高了地面机动能力,有利于更好地实施指挥与控制。几次局部作战行动和一次有10多万人参加的联合演习,证明了这种新编制的优越性。

1965年7月29日,第101空降师第1旅在越南金兰湾登陆。它是到达越南的第三支美国陆军部队。第1旅在越南的3个战术作战区(共4个)中独立作战26次。1967年12月,第101空降师的其余部队全部直接从坎贝尔堡空运进入越南边和战区,开创了美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部队经最遥远的空运直接进入战区的先例。

1968年1月31日,南越人民武装力量发动强大的“春季攻势”。第101空降师在南至西贡,北至广治的广大区域内遂行作战行动。5月17日,第101空降师发起“内华达鹰”作战行动。这是该师所进行的最大规模的战役作战行动。“内华达鹰”于1969年2月28日结束,前后持续288天。“内华达鹰”作战行动结束后,第101空降师对越共和北越补给与集结基地--阿绍谷,实施了“马萨诸塞攻击者”、“阿帕奇雪”、“蒙哥马利约会”等一系列攻势行动,切断了北越的供给线,摧毁了基地兵营,缴获了成吨的补给品。

1968年7月1日,第101空降师更名为“第101空中骑兵师”。一年以后,即1969年8月29日,它又被更名为“第101空降师(机动)”,成为美国陆军第2个空中机动师,表明该师装备正在从降落伞向直升机转变。

1971年底至1972年初,第101空降师(机动)逐渐撤回美国。

1974年10月,第101空降师(机动)改称第101空中突击师。

1983年,第101空中突击师再次进行改编,其第327、502和187团分别改称第101空中突击师第1、2、3旅,并按照空中突击的概念进行训练和演习。

编辑本段

大漠“鹰”扬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8月12日,第101空中突击师的部队飞抵海湾,开始作战部署,进行战前训练和演习。1991年1月17日凌晨3点,巴格达上空寂静无声,一片漆黑。突然,战斗机的轰鸣打破寂静,高射炮火撕裂夜空,巴格达上空刹时成为一片火海。CNN电视台使全世界都知道:“沙漠风暴”开始了!

然而,全世界都不知道的是:第101空中突击师早在凌晨2点38分已经打响海湾战争的第一枪。1991年1月16日下午两点,101空中突击师从施瓦茨科普夫总司令那里接到命令:组织一支“诺曼底特遣队”,在进攻开始前摧毁伊军的两座雷达站。接受任务后,“诺曼底特遣队”分为“白色”和“红色”两个组,于17日零点56分起飞进入寒冷而又没月光的夜空,朝伊拉克境内的目标飞去。“诺曼底特遣队”一共有9架AH-64“阿帕奇”,1架UH-60"黑鹰”和2架MH-53“铺路微光”。还有1架AH-64和1架UH-60作为备用指挥与控制飞机和搜索与救援飞机。17日凌晨1点,“白色”组的两架MH-53“铺路微光”特种作战直升机和4架AH-64“阿拉奇”攻击直升机,从朱弗机场腾空而起,开始了90分钟的航程。12分钟后,“红色”组也呼啸着扑进夜空。在飞往目标的航程中,所有飞机都实行完全的无线电静默,并关闭所有的航行灯。MH-53T和AH-64都使用前视红外夜视系统和航空夜视镜ANVIS-6控制飞行。“阿帕奇”驾驶员使用前视红外夜视系统,副驾驶和射手使用航空夜视镜和红外目标捕捉系统,大大地提高了机组人员的夜战能力,使“阿帕奇”真正具备了全夜间全天候作战能力。两个直升机组离目标越来越近,最后目标区的灯光已依稀可见。这时,领头的“阿帕奇”向指定目标中心射出密码激光束,然后使用激光定点跟踪系统锁定目标。在距目标6公里时,“阿帕奇”开始旋停。凌晨2点37分,“红色”和“白色”攻击组已进入攻击位置,比预定时间提前了大约20秒钟,还差10秒钟时,领头“阿帕奇”发出“10秒钟后发射”的指令。前视红外夜视系统荧光屏上的“发射”二字开始闪动。10秒钟后,所有“阿帕奇”驾驶员同时按动导弹启动按钮。“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向每一个雷达站发射了多达32枚的“海尔法”导弹,主要目标在头一分钟就被摧毁。仅仅4分半钟,伊军的两座雷达站被彻底摧毁。两个攻击直升机组都没有遭到伊军高射炮火的攻击,也没有遭到伊军轻武器的射击,因为它们的导弹、火箭和30毫米炮弹连续不断地射向伊军,使他们唯恐躲避不及,哪里还有还手的机会!在伊军雷达站被摧毁22分钟后,多国部队的100多架轰炸机和战斗机吼叫着掠过沙漠,沿“诺曼底特遣队”开辟的空中走廊,向伊拉克纵深的重要战略目标飞去,“沙漠风暴”行动全面展开。第101空中突击师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1991年2月24日凌晨4点,多国部队发起了地面进攻。第101空中突击师在法国第6轻型装甲师以东地区行动。其任务是:实施空中突击行动,迅速突入伊拉克境内,抵达幼发拉底河,切断科威特战区内伊军部队的交通线,歼灭沿线配置的所有敌军部队,然后挥师东进,在巴士拉以北切断伊军的退路。

在4天地面作战中,第101空中突击师建制内的和配属的直升机,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不分白天黑夜地飞行,总共出动了几千架次。由于他们熟练的技术、先进的设备、良好的纪律、高昂的士气和极好的运气,他们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艰巨的任务。伊军防空系统和地面火力偶尔击中和击落一两架直升机,但未造成重大伤亡。2月27日,战争结束了。第101空中突击师接到停火命令。4月13日第101空中突击师胜利搬师回朝。在坎贝尔陆军机场的欢迎仪式上,皮伊师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去年8月我们进行快速部署时,我对你们说,‘嚎叫的鹰’正在展翅高飞。今天,这些英勇无畏的官兵和这面军旗,象征着‘嚎叫的鹰’已经胜利回巢。……第101空中突击师的官兵经过‘沙漠风暴’的考验,回到坎贝尔时已经变得更加强壮,更加明智和更加成熟!4天战斗,101师在战场上空从横驰骋,实施了4次大规模空中机动、跨越总距离超过800公里,是参战美军中机动距离最长、作战范围最广、插入纵深最远的部队,为割裂伊军防御体系立下大功,在战争史上创造了“机动制敌”的典范战例。

1992年,在美军进行的大规模整编活动中,101师被编入应急司令部,继续肩负全球机动作战使命,充当呼啸而出的“空中铁鹰"。

编辑本段

师编制


第一旅

(驻肯塔基州坎贝尔堡)

旅部与旅部连

第327步兵团第1营

第327步兵团第2营

第327步兵团第3营

第二旅

(驻肯塔基州坎贝尔堡)

旅部与旅部连

第502步兵团第1营

第502步兵团第2营

第502步兵团第3营

第三旅

(驻肯塔基州坎贝尔堡)

旅部与旅部连

第187步兵团第1营

第187步兵团第2营

第187步兵团第3营

第101航空旅(驻肯塔基州坎贝尔堡)

旅部与旅部连

第101航空团第1营

第101航空团第2营

第101航空团第3营

第101航空团第6营

第17骑兵团第2中队

第159航空旅(驻肯塔基州坎贝尔堡)

第101航空团第4营

第101航空团第5营

第101航空团第7营

第101航空团第9营

第101(空中突击)空降师炮兵

司令部与司令部连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1营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2营

第320野战炮兵团第3营

第377野战炮兵团第1营C连

第2野战炮兵分遣队

第101(空中突击)空降师支援司令部

司令部与司令部连

第101航空团第8营

第63化学连

第101(空中突击)空降师乐队

第426前方支援营

第526前方支援营

第626前方支援营

第801基本支援营

第101军支援大队

第96战斗支援医院

第101供给与勤务营

第106运输队

第129战斗支援营

第561战斗支援营

第101(空中突击)空降师直属分队

师部与师部连

第44防空炮兵团第2营

第326工兵营

第501通信营

第716军事情报营

第82军事警察营

第21化学连

101空中突击师现任指挥官

师长罗伯特.T.克拉克少将,负责作战的副师长富兰克林.L.哈根贝克准将,负责职员和的副师长维吉尔.L.帕克特上校,参谋长杰森.K.卡迈亚上校,军士长杰拉德尔.J.康茨。

101空中突击师军歌

《伞绳上的鲜血》(Blood On The Risers )

英文歌词

He was just a rookie trooper and he surely shook with fright.

He checked off his equipment and made sure his pack was tight.

He had to sit and listen to those awful engines roar.

You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Chorus: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way to die. �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Is everybody happy?" cried the sergeant looking up.

Our hero feebly answered, "Yes", and then they stood him up.

He jumped into the icy blast, his static line unhooke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He counted long, he counted loud, he waited for the shock. �

He felt the wind, he felt the cold, he felt the awful drop.

The silk from his reserve spilled out and wrapped around his legs.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The risers swung around his neck, connectors cracked his dome.

Suspension lines were tied in knots around his skinny bones.

The canopy became his shroud, he hurtled to the groun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The days he lived and loved and laughed kept running through his mind.

He thought about the girl back home, the one he left behind.

He thought about the medicos and wondered what they’d fin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The ambulance was on the spot, the jeeps were running wild.

The medics jumped and screamed with glee, rolled up their sleeves and smiled.

For it had been a week or more since last a ’chute had failed.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He hit the ground, the sound was "Splat," his blood went spurting high.

His comrades they were heard to say, "A helluva way to die."

He lay there rolling ’round in the welter of his gore.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There was blood upon the risers, there were brains upon the ’chute.

Intestines were a-dangling from his paratrooper suit.

He was a mess, they picked him up and poured him from his boots.

And he ain’t gonna jump no more

中文翻译

他只是一个新兵,害怕得浑身发抖。他检查了所有装备,紧绑身上的背包。

他必须坐在那里,忍受着引擎嗡嗡的声响。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我说各位高兴吗”,队长看着大伙儿叫道。我们的英雄怯声说:“嗯”。

于是他被他们点了名,他跳进冰冷的空气中,他的开伞绳被解掉。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他拖着长音数着,他大声数着害怕出错,他等着那震荡。

他击破风,他敲碎冰冷,他从高空可怕地向下坠。

降落伞的丝带飘散着,缠在他的腿上。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空中摇曳的乱麻缠住了他的颈,伞绳撕碎了伞顶。

悬挂的带子打了结,绕着他的皮包骨。

那圆顶篷成了他的裹尸布,他从空中被掷下了地。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他脑中闪过过去的生活、情感、欢笑。他思念的邻家女孩,

他离开后唯一牵挂的人。他想到了医师们,

想着他们会发现什么。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救护车开到了指定地点,吉普车潇洒地急刹车,

医生们嘻笑着尖叫着下了车。卷着被单面带微笑,

因为有好几个星期没人因为跳伞而出事了。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再不会站起。

他跌到了地上,发出一种撕金裂帛的声音,

他的血像喷泉一样冒的老高。他的伙伴们大叫:

真他妈的是顶呱呱的死法。

他在地上滚了几圈,浑身沾满了自己的血浆。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血沾在伞绳上,脑浆涂满了伞盖,

肠子在他的伞兵衣上摇晃。

他成了肉泥,人们不得不把他从靴子里倒出来。

他不会再站起。

血腥,血腥,多么恐怖的死亡方式。

他不会再站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