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一章(4)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陈风有些揶揄的看着他,周凯旋和队友们正在激烈的战斗,两人说话间据声音判断又击毙了一名。对方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陈风仔细听了几遍才发现这不是中国话。 “说什么呢?”陈风问徐青林。 徐青林摇摇头:“好像是越南话,听不懂,不过听这口气应该不是服软的架势。” “靠!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陈风有些揶揄的看着他,周凯旋和队友们正在激烈的战斗,两人说话间据声音判断又击毙了一名。对方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陈风仔细听了几遍才发现这不是中国话。

“说什么呢?”陈风问徐青林。

徐青林摇摇头:“好像是越南话,听不懂,不过听这口气应该不是服软的架势。”

“靠!知道大队长最后跟我单独说了什么吗?”陈风朝一个罪犯打了两枪,但是没打中。

徐青林没被这转移注意力,问:“什么?”

“这伙人和我们办的案子有关,抓个活的或许能问出东西。不惜一切手段,这是给我们的命令,万不得已,我们可以用一些手段。”陈风放弃了步枪,拿出手枪。

徐青林沉默一会儿,坐回掩体后面,看着陈风:“你想怎么办?”

陈风气结的换上满弹的手枪弹夹,对徐青林说:“敢不敢跟我玩?”

徐青林哑然,他明白队长的意思了,他点头。

陈风把身上的步枪放到王辉身边,徐青林的也扔过去。陈风把王辉身上的手枪和弹夹全部“打劫”之后顺着一个射击死角快速匍匐,徐青林跟在身后。王辉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罪犯手拿着一个手雷站起来,他一枪打在罪犯的脑袋上,罪犯直愣愣的朝后面倒去,手雷在院子里爆炸。


跟陈风上战场就是俩字:玩命!徐青林也早就豁出去了,他和陈风现在就两把手枪和几个弹匣,他们要凭着这些从另一个方向悄悄的进攻。

陈风和徐青林悄悄的爬上屋子背面的一个草垛,那里没有人把手,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从一堆牛粪上上来。

徐青林有些想吐,周围的气味太难闻了,他忍住胃里的翻腾,看着院子里的情形,周凯旋他们已经占据优势,但是不了解里面的情况,他们没有进一步行动。

陈风掏出身上所有的催泪瓦斯,问徐青林:“你还有多少?”

徐青林掏出自己所有的:“全部。”

“一起扔进去。”陈风看着里面的人已经身心俱竭了。

“伤害太大了。你不怕受处罚啊?”徐青林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铺满在面前的催泪瓦斯。

“我顶着你怕什么,废话,一二三开始!”陈风说话间就拉开了一个,紧接着第二个,徐青林也拉开所有的瓦斯,一股脑的扔进去。


院子里马上布满了浓烟,两人估计着里面的情况,剩余的四个人有至少一半的人没有了抵抗力,在几倍于平常的浓烟中不断的咳嗽。

一个人似乎已经发现了陈风他们的位置,陈风拿起手枪打光了一个弹夹,那人应声倒地,另一个人想站起来,陈风打中了旁边一个瓦斯弹,飞起的弹片把那人打倒在地。

“下!”陈风拿了个汗巾蒙上脸对徐青林说。

徐青林也照做,然后两人几乎同时跳下,弹道和子弹不怕这些瓦斯,直接冲着他们飞过来,一发子弹在陈风头上一公分的墙上留了个弹孔,他们不要命的凭直觉躲避着这些不长眼的子弹。徐青林忽然趴下,陈风刚开始以为他中弹了,结果是徐青林是趴下来躲避子弹,他一个激灵的滚开,子弹在他刚才的地方留下痕迹。

频繁的子弹射出和更换弹夹的声音来自这俩一大一小的队长,陈风不要命,徐青林也得跟着玩命。

“回去。”陈风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跳回墙头,他回身拉了一把徐青林,最后一发子弹擦着徐青林的鞋底。

“哎呀!”徐青林敏锐的一跳,然后和陈风一起隐藏在墙另一面的——一堆干草和牛粪上。

陈风听到徐青林刚才的声音,小心的检查着他身上:“中弹了?”

徐青林看看周围的牛粪和干草,皱着眉头说:“没,打在鞋底上了,这鞋看来是报废了。晚一会儿就中了,我说你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地方?”他嫌恶的屏气,看看周围的牛粪。

刚刚的瓦斯也呛得他们难受,徐青林吐了几口唾液,他都不敢揉自己的眼睛,现在全身都是瓦斯的“后劲”。

陈风见徐青林无恙,咧开嘴笑了:“命都玩了还怕这些?训练又不是没经历过。再说他们也不会想到咱们会从这地方上来。”的确,谁也不会想到这帮特种兵会从一堆牛粪上踩着上来。


过了一会儿,里面的枪声停了。

第一个人陈风打中了他身上所有的要害,第二个人的颈部被弹片划伤,动脉的血正挣扎着从里面涌出来,他现在竭力想止住那里的血。

陈风又一次和徐青林跳下去,这次他们有了更充足的准备,几个人抬枪欲射,可是陈风他们的动作更快。

陈风拿枪打伤了在浓烟里咳嗽的剩余的两人,陈风心里明白这么做的后果,但是雷震霆给自己的任务更重,徐青林有些惊讶陈风的做法。浓烟呛得他们眼泪横流,他们强忍住翻江倒海的难受,从正门冲出去。


几只枪口对准了他们,眼尖的周凯旋赶紧制止了大家扣动扳机的动作。


“你俩什么时候过去的!”周凯旋的眼珠子快要出来了,有一半是气的。

院子里的浓烟根本容不得人进去,他们找到最近的掩体,周凯旋和赵刚拿来水壶,倒水给两人冲脸,一壶满满的水见了底,两人还是觉得难受。

“不要命啊?”赵刚气结的看着队长揉着自己的眼睛。

陈风咳嗽了两声:“没办法。”

徐青林可没有陈风那无奈:“你玩命的时候能不能说明白了,老子陪你玩但不想让自己的弟兄不明不白的毙了!”

赵刚拿着水壶别扭的看着这俩队长。


院子里的浓烟淡了些,队员们冲进去,看见两句倒在院子中间的尸体和两个负伤没有攻击力的罪犯,他们上去试试脉搏,然后看看两个活人身上没有了任何武器,之后把他们绑起来。

“妈的。谁打的——”一句蹩脚的中国话喊出来,大家这才发现俩人都在腿部和肩部中枪。

后来进来的队员把目光都投向徐青林和陈风。

陈风拿过队员递过来的九五,走过去。

“再说一遍。”陈风声音平淡。

“王八蛋——”更蹩脚的中文。

谁都没想到陈风会有这么一手,他一枪托子砸在罪犯脑袋上,当时罪犯就滚在地上:“说,还有多少人?”

罪犯完全被这一下打懵了。

“问你话呢!”陈风给九五上膛,瞄准。

王辉上去阻止,他小声提醒罪犯现在没有反抗能力。

“老子是中国特种部队,”陈风把枪交给王辉,拔出刺刀抵住罪犯的喉咙,“我们的命令是全部击毙,现在我抹了你这里的人谁也不会说,信不信我先挖你的眼珠子下来!”陈风的刀尖看似马上就要挖进去。

“你疯了!”周凯旋上来,他不敢贸然上去阻止陈风,看那架势刀尖马上就要进去。

罪犯完全被震慑住了,他没想到来的是一群不要命的主儿:“东南三十五公里,他们在那。”罪犯的中文说的实在别扭。

陈风收回刀子,把他交给队员,打开地图找到了那个位置,罪犯不敢再耍滑头,点头答应。陈风马上让通信兵拨通一条内线:“他们施了障眼法,真正人马在678点,马上派人过去拦截。”

挂上电话,周凯旋竖起一个大拇指,没赞同也没反对:“真行!”

回去他又得让雷震霆难办了,这家伙就是这样,立一次功非得记过。


徐青林背过身多余的搜查一堆干草,低头研究自己刚刚被打坏的鞋底,似乎他觉得这堆稀松的干草能藏人;陈风过去看看那个因失血过多而无法抢救的罪犯,又接过王辉递过来的枪。

“两人负伤,六人伏法,罪犯八人全部落网。”陈风对通话器讲。

对方明显是很高兴的声音:“马上派人过去。”

“顺便带医生过来,伤的不轻。”陈风看哪个刚刚骂蹩脚的中国话的人腿上不断渗出的血,虽然队员已经替他止血,但是凭感觉应该是伤着动脉了。

对方答应。

周凯旋让队员们押着犯人就地等候,危险并不意味着就此解除,队员们按照自己的任务分批警戒,二副队长尝试着跟两个外籍罪犯交涉,但是对方用他们听不懂打的话骂着,还不知道骂的什么。二分队长心里发誓回去考虑找基地的人补习一下小语种。

陈风听的不耐烦了,他拿起枪口对准那个骂骂咧咧的罪犯,一发子弹打在他身边一寸见方打的地上,在地上留下一个弹坑。

“你上瘾了是不!”周凯旋上去想夺他的枪。

陈风没有管他:“刚刚还说中文的,怎么现在装开了,说啊!”又一发子弹打在他身边。

“解放军,饶了我们吧,都已经这样了——”被陈风这么一折腾,那人估计是想了半天的词,才勉强拼凑出这么几个字。

队员们都惊讶于陈风今天的表现,他们中有人趁警戒间隙看看这边。


“说,这里还有几个没抓住?”陈风恶狠狠的说,眼珠子快要瞪出来。

“死了啊——”那人看看死在院子里的伙伴。

陈风第三发子弹就要出去的时候,周凯旋把他的枪口按住,一个随时下枪的动作停着:“够了,你这已经够记过了。”

陈风不甘的收起枪,说:“妈的打死我们的弟兄!”

在场了解陈风的人都知道这不是借口,陈风是那种看惯生死的人,他不会因为这个在战场上失去理智。


外面传来闹哄哄的声音,里面的人无暇顾及陈风的“抽风”,周凯旋出门一看,不少老百姓围过来,他让轮值的队员们出去疏散群众,在队员们苦口婆心加威逼利诱下,人群渐渐散去。

“怎么还没过来!”周凯旋指的是那边要派过来的人。

徐青林看着逐渐稀疏的人群,他知道这个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万一有漏网的罪犯很肯能就躲在人群中间刺激行动:“加倍警戒!”徐青林手上的枪紧了紧。

队员们全部警戒。


“大爷,这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几个被捉获的罪犯,别看了。”卫光南苦口婆心的劝说一个牵牛的大爷,人走的差不多了,只有这个大爷还呆在这儿。

大爷的注意力并不在卫光南身上,他抻着头往里看,此时陈风和周凯旋正在联系外面的支援分队。

“赶紧的。”陈风已经从刚才的状态转回过来了,他有些怒气冲冲的对着通话器说。

“大爷我拜托你了,赶紧走,我们身上的枪子儿可不长眼啊!”卫光南憋气的说,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语无伦次了,可是面前的大爷和他的牛一样——无动于衷。

王辉见势走过来,说:“大爷,您找什么吗?”他注意到大爷一直看向里面的某个人。

“凯……旋——”大爷的喉咙里挤出两个字,说完这俩字的时候,眼眶湿润了。

大爷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这好像是一颗炸弹突然爆炸一样,周凯旋在那么老远都听见了,他惊讶的回头。周围听见的队员们也回头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大爷,除了陈风刚刚抽风之外在行动中大家都是以代号相称呼的,面前这个不起眼的甚至有些潦倒的牵着牛的大爷,怎么竟然能叫出远在不只千里之外的特战分队长周凯旋的名字?

“你认识?”陈风看着周凯旋。

后者摇摇头,看过去。

周凯旋原名李凯旋,母亲病逝后为了纪念母亲将姓改姓“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