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一章(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陈风看了他一眼,匆匆跟着刚刚跑过去的人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大队长雷震霆说明了任务,边境上,突现一伙武装分子,持有重火力杀伤性武器,他们手上有一批毒品要进行交易,先头部队已经把他们堵在一个山谷里,但是犯罪分子明显的熟悉那里的地形,利用地理优势殊死反抗,已经僵持了两天,他们的任务:狙击犯人。任务要求他们立即出发。

“陈风!”就在陈风要站起来准备领装备的时候,雷震霆叫住了他,他把陈风拖到一个说话方便的地方,“徐青林已经知道了,那伙人绝不仅仅是贩毒那么简单,跟我们的案子也有关。”

陈风惊讶的看着雷震霆,心领神会的说:“我明白了。”

“不得已的时候就别犹豫,他们每个人都够判死刑了。”雷震霆最后意味深长的说。

陈风点头。


周凯旋检查自己的装备,他把手枪装好,检查准星。看见陈风从雷震霆那才过来:“队长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没有,就是让我注意地形。”陈风接过一个少尉递过来的枪。

周凯旋一分狐疑的看着陈风把一把手枪塞进小腿上的枪套。

特种大队的速度可以用眼花缭乱和快如闪电来形容,转眼他们已经登上直升飞机,雷震霆在机场送走最后一辆直升飞机,又一次回过头看一眼天上的影子。

“走吧,相信他们能办好。”政委说。

雷震霆看着最后一架飞机的影子消失。

政委抬头看一眼已经消失的飞机,为雷震霆打开车门。

陈风一上飞机就闭眼养神,其实他心里一直想着于晴那痛彻心扉的哭喊声,他总想竭尽全力的保护她,却总是最深的伤了她。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了,这样的喜欢,会有结果吗?一个个的问号像雨后的蘑菇一样冒出来,搅得他思绪不宁,不行,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不能再想了!他把自己的脑袋往后面的舱壁上狠狠的撞了一下,几个队员疑惑的看着他。

“答应我,好好回来。”于晴的话最后一遍在陈风的脑子里响起。

我会答应你,因为这条命已经不属于我自己。


外面的天色亮了起来,不知在天上飞了多久,直升机终于在一片雨林边上的一个临时停机点停下来,没打开舱门的时候队员们就在机舱里活动着自己已经僵硬的关节,舱门打开的时候,陈风第一个跳下飞机,外面的气候潮湿压抑,刚下飞机的陈风就觉得身上渗出了一层汗,这里的温度还是较高的。

陈风一路打听找到一个负责人,二队长周凯旋和徐青林在原地组织大家候着,此时那个负责人浑身的泥水,他正从一个帐篷里出来。

“您好,我是陈风。”那人脸上被油彩抹的看不清。

“我是程建国,是驻边武警,具体情况我来跟你说。”那人看着陈风后面已经整装待发的队伍,原来疲倦的眼睛里稍稍露出些光。

陈风心里微微震了一下,他仔细的端详了一次面前这张被油彩布满的脸,之后在心里自嘲了一声,跟着前面人的脚步往前走。

一样的名字,可是那人已经阴阳两隔。

程建国没注意陈风这一不明显的小插曲。带他走进帐篷,里面仅剩的几个人站起来,看到陈风, 他们原来绷着的脸变了变。

周凯旋让队员们原地待命,徐青林习惯的检自己的装备,对一个上过战场的人来说,自己的生命和自己的武器是联系在一起的。队员们左看看右看看,他们中有人就是从这个军区调过来的。


“你说这次是怎么回事,我看大队长的脸都变了。”周凯旋把自己的枪当拐杖拄着。

徐青林有些别扭的看着周凯旋的这个动作,这在一分队的人看来有些别扭,他摇摇头:“你看不一样吗?我看一样。”

陈风从帐篷里出来,说:“前往735地点,剩余的人全部被围困在那里。”

“包围圈的范围多大?”周凯旋站直,他的右手一抬,后面的队员机警的反应站直。

“起码一公里吧,这么个破地方。”陈风看了眼山环水抱的地形,说实话,这里要是平时来的话是个不错的旅游胜地,可是现在这里处处隐藏着杀机。

陈风走到队列前,说:“最新情况,对手顽强抵抗,我们的任务就是按照既定计划从735地点后方突进,只要对方还有攻击能力,一律击毙!”

“是!”队员们整齐的回答。

“徐青林,我们打头阵。”陈风对身边的徐青林说。

徐青林干脆的答应。

周凯旋叫住陈风:“干啥啊?什么时候都抢着当老大啊!”

陈风站住,有些苦笑的说:“我是指挥。”


周凯旋哑然,他无可奈何的示意队员跟上。这同样也是一个小插曲,后面大家紧张的推进,虽然不是同一个分队的,但是大家配合默契。

到达735附近,大家的警惕性也越来越高,陈风忽然抬起一只手,他蹲在地上捡起一个弹壳,递给旁边的周凯旋。

“霰弹枪。”周凯旋扔掉了弹壳,但是心中压上了重重的东西。

“已经牺牲了一名缉毒警,估计就是被这打中的。”陈风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在弹壳侧面的树干上,有一滩人血一样的凝固的液体。大家的心又提了提,身边的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大家的警觉。

735需要绕过一条河,那面是有一座不大的村庄,再另一面就是国界碑。陈风拿望远镜看了看,说:“真行,进有可攻退有可守。情况比我们预料的复杂。”他把望远镜递给旁边的周凯旋。

“需要在这加强武力吗?”徐青林警戒的同时问。

“不用。”

已经到了罪犯的临时窝藏地点了,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罪犯巧妙的利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一个易守难攻的地势。陈风正在参谋着,身上的通话器响了。

“突发情况,有八人在包围圈中逃脱,逃往你们行进地点必经的村庄,为了保证群众的安全,原计划改变,决定你们先到村庄里结果那五个。”特战队员们并没有因为这条突然改变的计划有任何情绪,他们已经习惯战场的复杂。

“明白。”陈风回话。


“计划改变,朝村庄行进,注意不要惊动村民。”陈风通过耳机对队员们下令。

“收到。”徐青林第一个回话,转变队形,队尾成队首,大家改变路线,朝村庄那推进。

进入村庄之前,陈风就近在一个视野相对较好的地方粗略的观察了一遍那里的地形,他边看边说:“以前干过这活儿吗?”

周凯旋摇摇头。

“我干过。现在人较少,我们从村西口进去,那里惊动村民的可能性最小。”陈风说。

“不过那里可不隐蔽啊!”周凯旋从瞄准镜里看了看地势。

“我想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会从最暴露的地方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陈风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行动。

执行命令,大家开始朝那走。


走过一片稻田的时候,周凯旋看见一个人影和一头水牛在稻田里,他把枪口对准了那里,发现只是一位老农,确定他没有危险的时候收回枪口。

“别太紧张啦,我要是罪犯我不会那样出现在地里的。”陈风保证自己的射界之内安全之后说。

“我不相信任何不可靠之人。”周凯旋淡淡的说。

陈风默然。


一行人趁现在立刻加快脚步,陈风担心逗留的时间越长危险越大。

老农看着这群隐蔽的几乎看不见的迷彩身影进去,他摘下草帽,眼中的神情深不可测……

“狗日的,这谁家狗没拴!”进村口不久,王辉就被一只大狼狗缠上了,看见是生人,狗敏感的龇牙咧嘴的叫着,做出进攻的架势。

“弄走!”陈风表情严肃,这要是在平时,陈风绝对能笑着奚落他一顿,可现在是在战场。

徐青林没管他,王辉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只大狼狗的“纠缠”,他有些恼怒的赶上来。

一个不经事的小孩出现在村口,脏脏的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他看到这一行全副武装的特种兵的时候,停下了吮吸的动作,惊讶的看着他们。

陈风把食指竖在嘴唇前方,冲那小孩笑了笑,然后继续往前走。他们一路上尽量避开有人的地方,这无疑给他们增加了难度。

“不让罪犯发现不说,还不让老百姓看见,左右不是人了。”二分队长换上了手枪。

“咱们不就是那地沟的耗子,砖缝里的蟑螂吗。”陈风有些嬉皮的说。


一个队员忽然掏出匕首用最小的动作在自己左衣袖上挥了一下,一条毒蚰蜒段成两截落在地上。忽然一发子弹打在赵刚前方不足五公分的土墙上,赵刚几乎在同一时间朝那开了一枪。

“隐蔽!”陈风发觉已经暴露,大声的叫着。

队员们并没有因为这慌乱,赵刚刚刚的一回击已经打掉了一个,他们在对手并不熟练的弹道中找到掩体,周凯旋的在跳进掩体的时候左脸颊被流弹擦了一下,还好伤口不深。他擦擦渗出来的血水,掏出手枪对着记忆中的地方打了两枪,一个人痛苦的叫声和倒地的声音夹杂着枪声中传进耳朵。

徐青林果断的顺着一个墙壁爬上去,在对方发现他之前看清了对方的环境,几发子弹在他脚边的墙壁打了几个窟窿,他已经跳回原来的掩体后面。

“你不要命啦!”陈风有些激动的吼着。

徐青林甚至有些悠闲的拍掉刚刚裤腿上的泥土:“他们没那么准,再说也需要一些代价的。”

在陈风想掏出另一只枪毙了他的时候他说:“看来他们已经穷途末路了,咱们毙了三个了吧?还有五个,都在院子里呢!”

“有山炮或者炸弹之类的武器吗?”陈风问。

“没有。”一发子弹打在徐青林单薄的掩体上,他赶紧低下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