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天 南海之滨 出发

cs471257641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4.html


“有什么情况?”一阵推门声响起,那个声音我不用回头都能知道是连长。“哦,没什么,刚有一封电报,我还没来得及看呢,要不要不一块看看?”我满不在乎的说道。“恩,都来瞧瞧,哪的?”“估计是海南,我也不确定啦,还没仔细看呢。”

仔细看了这封电报,我们知道了这是一封从海南发向外部的求教信,信上说他们这一群幸存者受到了海面上的攻击。

“有海南的地图么?”我放下电报问了一句。“有的”很快就有人拿来了海南的地图“从电报上看,发送信息的人来自于这里”说完,王雷用手指指向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海口。“看起来离得不是很近啊”我看了半天,幽幽地说了一句。“废话,地图上离得近,一步就到了”各位同志们估计没想到我盯着地图看那么半天就得出来这么一个结论,有个口快的说道。“怎么去呢?”“飞机啊,大连经纬度是东经121°44’-121°49’,北纬39°01’-39°04’海口是北纬20° 1'' ,东经110°19'这样算,从大连到海口差不多有两千六百公里,就算是遇到什么杂七杂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7000公里也顶天了,而空客A380航程15100公里,飞个来回足够了。”“哦...这次又得两家联合行动了?”“废话,难道你能单枪匹马的单挑地下城的怪物们?”“哦...当然不,谁也不是唐吉可德,毕竟,唐吉可德也不可能单挑风车。”“那好,回电,接受请求,让他们把详细情况发过来,这次行动以小郝负责,行了,再与大连联络一下,我们手里可没飞机啊”,我登时就变成了苦瓜脸,靠,怎么又是偶?

这玩意随口说说还成,真要实行起来,鬼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报~~告~~”一听就知道王雷这家伙,这家伙还真是有闲心,即使他就是把嗓子给掐成漏斗我也听得出来他的声音。“进来”“嘿嘿,侬,给你这个。”说完他就给我了一张纸,一看,居然是大连基地给我发过来的,说是大连基地完全同意我们这次计划,这次他们的负责人是老花,然后又说老花现在已经出发,赶往这里。

“吼吼,最近这里都快赶得上北京机场了,航班那么密集,也不怕费油,不过他说他来的时候不但带来了一部分行动人员,还带来了大量的导弹,霍,看起来那个地方好像导弹不要钱似的”边看我一边说道。

傍晚,有一架支线客机缓缓地停在了我们修建的临时机场。

“嘿,老花,走,里面谈”打了个招呼,我们就进了办公大楼,双方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下交换了意见...最终确定了有我们两家各出20人,共42人前往海南进行解救行动,不过这有个问题,那就是去那,有什么行动,什么结果,几套方案,都什么后果,有没有备用方案...这些都没有,然后一拍脑袋就决定,走,救人去。

我们预定在第三天出发,第二天我们收拾了一下东西,什么95,防弹衣,凯夫拉头盔那是必须的,顺便还带上了几个40火箭筒,带了两个火焰喷射器以及其他的武器装备。

“看起来咱这辈子就是在天上飘着的命”我一边喝着果汁一边笑着对老花说道,据他所说那个美女蛇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估计那个家伙和埃及有关系,我都快晕死了,不会是想从中国回家吧,那还不如走大西洋呢。

“嗨,反正之前没机会坐飞机,现在有机会坐了,怎么,又不花你的钱”老花喝了口可乐,满不在乎的说道“花我的钱就好了,找家银行就能把事给办了,诶,对了,你们的飞行员知不知道往海南怎么走啊?”“额...我也不知道,去驾驶室问一下吧”我们俩就到了飞机的驾驶室,“嘿,老车,你知道海南在那么?”“...不知道”那个被称为老车的家伙支吾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我当时就满头黑线,虽说地球是圆的,可也不带这么玩的啊。我赶紧问一句“那你应该知道怎么走么?”心想还在刚起飞没多久,真要是不知道的话赶紧飞回去,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可不是我能玩的,我自认为我的修为还没有杜甫前辈和诸葛亮诸老总的水平。

“那没事,顺着铁路线一直飞不就成了,没关系,再加上飞机上的GPS自动定位仪,总是没事的,放心好了”这么一说,我也只能半信半疑,最好的结果就是找到地方,那样我们就不用回去了,毕竟,现在航空燃油可是越用越少,即使我们再财大气粗也不敢如此浪费不是。

“那个,老车同志,请问你以前是开飞机的么?”我看老车怎么也是奔五十的人了,这在航空业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家伙了。“哦,不是,我以前是开客车的”‘咕咚--’立刻就有人倒在地上了,当然,倒在地上的人是我,虽说A380号称是空中客车,但老花也不能如此不靠谱来一个开公交的来开飞机啊,人家是客车,前面还有空中两字呢,,老花,你可真是害我不浅。

“喂,你没事吧”好容易睁开双眼,我赶紧找出我的头盔带好了,刚才真倒霉,只是想夸张一下,结果一不小心脑袋磕到门上了,赶巧劲用的那么一大,又赶巧整个门就那里最硬,再赶巧...好吧,再赶巧我就毫无悬念的晕了过去,现在才起来。

“我们到哪了?”“估计过了秦岭淮河了”“额?我睡那么久?”“那是,要不是那面色红润有光泽,呼吸匀称还喘气,我都以为你阵亡了呢。”“我有那么就容易挂掉么,我又不姓诸葛,更没有七星灯,要是有七星灯,一定是被你给踢翻了的”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的摸了摸后脑勺“我也没发现魏延的反骨在我的脑袋上重现啊”“咕咚...啪”好吧,我再次被摔的七晕八素。

“喂喂,不用这样吧,我的话有那么大的威力吗?”好容易把我扶起来,老花拍着我问道,只不过这句话刚说出来,飞机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然后震动不断,而老花也猝不及防,脑袋磕到了飞机的顶板,发出了砰地一声。

“出事了”我和老花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