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调侃司务长

为了报答编辑们把我的回帖独立制贴 加工分又奖励的 本人实在不好意思 再说点有趣的事

记得有段日子条件特殊连队伙食不好,但是部队有规定各种肉类摄取量。

还有菜的数量 比如我们说的 “大菜” 就是大肉 还有规定禽类多少、牛羊肉多少、青菜多少等等

但是连队又没钱买那么多肉,怎么办呢就只能把一只鸡做成两个菜,或者整天吃一些

冰冻鸡杂一类的内脏来应付。

俺经常在红烧鸡肉里(相当于红烧土豆、红烧肉同理)发现两个鸡脑袋(不是一两次是经常)

很是郁闷,有天连首长都吃完走了,司务长混我们桌和班长吹牛(聊天)

俺就说:“司务长啊,俺给咱连队的红烧鸡肉起个名吧?”

司务长说:“好啊 你说说喊啥名咧”

俺说:“应该叫俄罗斯国徽”

司务长好一阵沉默 问俺:“啥意思”

我说:“司务长你想啊,这俄罗斯国徽叫双头鹰,一只鸟有两脑袋说明人家本事大,

你再看看咱连队这鸡, 乖乖!每只都有两脑袋,咱每天都把人家俄罗斯国徽抓来

宰了吃 你说起这菜名,人家听说了肯定觉得俺们连队不得了”

司务长当时那个气呀 碍于俺班长是连队响当当的人物又不好把我怎么样

哈哈哈


还有向大家普及一个小细节 部队的馒头很小的还没俺一个拳头大(俺手连队最大-没和干部比过)

所以大家听说吃十几个馒头的事其实不稀奇,俺经常说起大伙都觉得是吹牛经常要解释一下

这估计是那个士官学校的家伙想出来为防止浪费 然后教给所有司务长和炊事班张的


再澄清一下,有铁友问现在还这样吗,这就要普及个小知识,当过兵的都知道连队有“家底”

连长、指导员就像“家长”一样,要省钱为连队花钱的地方攒“家底”。说白了这钱大部分就是从

俺们牙缝里硬挤出来的,连队建设要靠它、逢年过节加餐搞活动要靠他、领导来基层调研也要靠它。

没办法呀 军队哪来的什么收入,要省钱就只有省嘴里这口粮食。我们连队伙食也就是一阵子

不好,一般肯定吃得饱,大部分时候吃的还不错,但是遇到施工任务重,或者轮到带新兵,

那就惨了,施工和带新兵一个个都和饿死鬼一样而且都好吃肉,这哪养得起啊,所以我们也都

不怪连队。记得在老营区我们的地都肥的不得了种啥都有好收成,后来到了新营区连队的地

是在乱石岗子上硬刨出来的种起来看着怪绿的,就是不出货,人都吃的不好搞的连猪都养不肥

用了好几个月连队伙食才恢复上来。不是大家想象的天天吃不饱饭啊。


还有想和没当过兵的铁血网友说 我们这些个退伍兵油子老是爱说起当兵时候的苦事

其实不是在邀功(退伍了还要啥功)也不是在卖弄或者炫耀(也不能换钱使)就是想起来莫名的很感慨甚至有点佩服自己,所以拿出来一起分享而已

俺们穿上那军装 吃这点苦算什么 吃不够又算什么 再说了也就是偶尔个把日子吃不好,

其他的肉体上的苦更不算什么,当兵嘛谁能不落下点什么毛病,比如俺是腿 我班长是腰

我战友普遍也是这两个地方。身上苦不是真的苦,在军用铁路上守站的战友见到军列

和见到亲人一样 笔挺敬军礼 一直到看不见军列为止

戍边的战友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从西藏回来念士官学校的一级士官抱着树苦你们见过没。

那才是真的苦 是孤独是寂寞 “当兵就要耐得住寂寞”班长的话现在还在耳边响着


谁能埋怨啥。咱自个心里清楚就好,没啥对不起国家的了,该进的“义务”咱完成了,不图别的。

那么多前辈战死在沙场,咱做的这些个又算点啥。和他们没法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