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怒海外 第一卷:F国遇险 第二十六章 我们的事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

换了一只优盘,普玛继续破解密码,很快,普玛有了新的发现。“怪不得这个马哈穆尔要到YN国买一个小岛呢,哥,你快看这个资料。他几乎把所有的家当都搬到鲨鱼岛了。”

孙斌把电脑移到自己面前,他刚才已经看到了他更感兴趣的东西,直接跳过了普玛想要他看的内容,点击了一个英文按钮:“cosa nostra”。

孙斌对这个词组非常敏感,因为这是著名的意大利黑手党的一个强大组织的名称,翻译成华夏语言就是:“我们的事业”。“我们的事业”是意大利黑手党组织三大派别之一,他们在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岛上独霸一方。这个臭名昭著的黑手党组织自1993年遭到意政府的大力清剿后,一度元气大伤。然而,经过10年的休整,该组织于2003年开始已经重新控制了西西里岛上所有的有组织犯罪活动。难道马哈穆尔与意大利黑手党也有联系?

进入了文件之后,孙斌发现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看来是马哈穆尔对意大利黑手党比较仰慕?或许是自认为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惺惺相惜吧。

不过孙斌也还是有了巨大的收获,在这个文件里,详细记录了马哈穆尔组织的资料。包括他们的走私毒品、军火的客户资料;接受西方各个秘密组织援助的资金、物资的时间和数量;他们在华夏国内的组织机构、人数、武器配置、过去的活动内容总结和近期的活动计划等等资料都非常详尽。孙斌快速的把部分文件拷贝到一个新文件夹内,然后让普玛帮他连上了互联网,发给了一个特殊的电子邮箱。

断掉网络后,孙斌开始翻阅马哈穆尔优盘中的其他文件。这才明白刚才普玛刚才为什么会这么兴奋了。原来这个马哈穆尔还是一个志向远大的家伙,他不甘心永远作为西方某些反对华夏势力的狗腿子。相比较其他几个与他类似的恐怖组织,他是很低调的一个家伙,经常是自己做了事,领了赏,但不对世界公布承认。往往这时候就会有其他组织为了扩大自己的声望,站出来承认是自己的队伍所为。而马哈穆尔则是闷声发大财,其实他的实力已经是同类中最强大的一家。

所以在接受西方秘密援助的同时,还从事毒品、军火的走私贸易,以聚敛大量的财富。同时还在大山深处搞了几处常备根据地,在大山里面打游击的时候,开始在全球投资矿业。他在南非购买了一处钻石矿,但是因为他的低调,外界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和他的机要秘书安德利亚,为了让安德利亚忠心于他,马哈穆尔甚至拿出了矿产的10%送给了安德利亚。包括购买鲨鱼岛和转移资产这些行政事务都是由安德利亚一个人来负责操控,马哈穆尔只管牢牢地控制住资金账户。也正是因为他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连杰克这样的心腹都以为马哈穆尔购买鲨鱼岛不过是想要享受一下西方的奢华生活而已。

而马哈穆尔之所以在YN购买小岛,实际上是因为他参与控股了两家小的石油公司。这两家公司分别在F国和YN国注册的,拥有在这两个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开采石油的权利。而F国的这家公司甚至还参与了南海石油开采的竞标,并且获得了F国承认的南海石油开采权!

他们又翻阅了孙斌从安德利亚房间搜来的文件,这里面有南非矿产、两家石油公司和鲨鱼岛所有权的相关文件。这几处资产都是以YN国公民阿尔维的身份购置的,各种资料都非常完整,具备法律效用。

此时此刻,孙斌发出去的那份邮件已经被打印出来,摆在了某特种部队首长的办工作上。“毒狼是个好苗子,放出去真是可惜了!”肩膀上扛着一颗闪耀的金星,身材魁梧的陆少将对站在面前的武东大校表达着自己的遗憾。

“林老专门打了招呼,不放人也不行呀。看着小华一天天这样熬着,林总这些年也老了很多。毒狼虽然是个百里挑一的好苗子,可过不去这个情关,早晚会出大事,走了也好。”武东大队长也很惋惜。

“嗯,虽然离开了部队,但他永远是我们的毒狼!为了我们的事业,毒狼依然会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你的手下不弱,这次又给我们送了这大大的一份厚礼呀!”陈少将朗声赞扬着。这次不仅能够一举端掉马哈穆尔团伙的老巢,而且能够将其在华夏国内的秘密网络连根拔除,已经是大功一件了。又截获了西方某些大国资助华夏国内分裂势力的详尽资料,在华夏国的外交方面也将增加一份重重的砝码,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政经谈判中可以拿到的利益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计算了!

“指示冷箭,一定要全力配合毒狼的一切行动,最重要的是全力保护毒狼的安全!让他务必安排好mnl市的安全保障工作!”陈少将下达了命令,武东一个立正敬礼应声答道:“是!”然后又笑着对陈将军说道:“放心吧,不保护好毒狼的安全我大老远的派冷箭出国旅游?钱多烧的呀?!毒狼要真的出点事儿,我这个大队长是没脸干下去了。到时候看林总不扒了你老陈的皮。老首长恐怕是已经不仅是把毒狼当成未来女婿了,看毒狼比自己亲儿子还亲呢!”

普玛看着这些资料眼睛又开始放光,她开始算计如何把这些资产都从那个死人的名下转移到孙斌手里了。她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孙斌留在身边,而最大的阻碍就是躺在部队总医院的林华。现在,有了这个小岛和大笔的资金,她完全可以在岛上建起一座最现代化的专人医院,让孙斌把林华接到岛上进行康复治疗,这里的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又安全可靠。或许孙斌会同意呢?

材料都已经整理清楚的时候,天色也已经开始泛白了。孙斌好大一会儿没听见普玛说话了,扭头一看,只见普玛两手托腮,静静地盯着桌上的资料两眼放着贼光。就知道这丫头又开始琢磨着干坏事了,孙斌还真的怕她再惹出什么麻烦来。剩下的航程中,孙斌只想低调的赶快结束,毕竟船上少了四个大活人,不定什么时候会招来警方的怀疑。好在也就只剩下一天时间了,但愿这一天里面,船上不会有人在意这四个人的行踪。于是打断了普玛的沉思,赶紧洗洗休息了。

里屋大床上,两个双胞胎姐妹花上床在忐忑中期待了好长时间。抵抗不住一夜长途跋涉的劳累和一天惊险刺激的高度精神紧张造成的疲惫,终于进入了梦乡。当珠儿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时,一翻身竟然感觉到自己两边各有一个人。一边是自己的妹妹丽儿,那另一边难道是自己的梦中情郎?!其实珠儿应该想到是普玛睡在她身边,但是感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在她的思想中是希望而且也宁可相信这个身边的人就是孙斌,于是她自然而然的在半梦状态下拥进了自己情郎的怀抱,然后安然的继续睡觉了。

天色大亮,最先醒来的是丽儿。她看到珠儿依偎在普玛的怀里,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不禁莞尔一笑。有人说双胞胎之间往往是心灵相通的,此时的丽儿已经明白了珠儿的微笑是为了谁的。她没有打扰两人,只是自己悄悄地起床,洗漱更衣后,轻轻地开门走出了里屋。见客厅里没人,也出了房间,呼吸了几口新鲜的海风,顺着楼梯上了小甲板。果然见孙斌一个人在小甲板上迎着清晨的阳光,慢慢的打着太极。丽儿不懂太极拳,但是也听说过华夏国的这门功夫,于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欣赏。只见孙斌迎着朝霞慢慢的动作着,真是拳随心境,舒展绵长,恢宏大气,好想容万物于心中一般,整个人的动作连绵不断如行云流水。

丽儿在一旁看得如痴如呆,不知不觉中,普玛和珠儿都已经站在了她的身旁。直到孙斌打完了一套太极,收势之后回头对她们说:“来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活动活动,光知道站着看。”

“太美了,这就是祖国武术里面的太极拳吧,能教给我吗?”丽儿痴迷一般的说道。

“就是,一定要教给我们,不答应的话,有你好看!”普玛又开始调皮起来。

“好的,没问题,只是学的出来学不出来就看你们自己的悟性了。”

此后的一天一夜,船上的小甲板已经成了他们私人领地,经过昨天晚上酒吧的斗殴事件以后,几乎全船的客人都认识了着四个凶主恶仆。大家都躲着他们,自然也不会有人不识趣儿的闯上小甲板来凑热闹了。孙斌在小甲板上教三个徒弟太极拳,倒也轻松惬意。

第二天一大早,船到mnl市,进入港口以后就看到外面接船的人群挤挤抗抗的一大片。孙斌他们不紧不慢的在房间收拾好行李,坐在沙发上准备等着人群散去以后在出去。

这时,马哈穆尔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