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的赤色悍匪 外传 悲伤还是愤怒?

zhoujie129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95.html[/size][/URL] 本来不想发这些,可是想到远去的英灵,不死的亡魂!不发不快! 缅甸北部的曼德勒隔江相望的实阶山上,有一片鲜为人知、由日本人捐资修建的佛塔与纪念碑,刻满了二战时日本入缅侵略军战死者的名录。佛塔的两边,分别建有两个长、宽、高各一米左右的方碑。两块碑的顶部皆刻有日本军方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95.html


本来不想发这些,可是想到远去的英灵,不死的亡魂!不发不快!

缅甸北部的曼德勒隔江相望的实阶山上,有一片鲜为人知、由日本人捐资修建的佛塔与纪念碑,刻满了二战时日本入缅侵略军战死者的名录。佛塔的两边,分别建有两个长、宽、高各一米左右的方碑。两块碑的顶部皆刻有日本军方在缅甸的作战地图,碑身上则铭刻着“慰灵”、“镇魂”等字样及部队番号。

中新社记者邓敏

作为东南亚的佛教胜地,缅甸北部的曼德勒(又称瓦城)素以巍峨的旧皇城、珍贵的石经院等古迹闻名于世。二战期闲,因其重要的政治、军事地位,亦是盟军、日军及入缅中国远征军争夺的要塞。如今,六十年前的硝烟业已散尽,当记者在曼德勒采访时,却发现对那段逝去的历史,这座城市存在着截然不同的追忆。

到达瓦城前,记者就从缅甸当地华人社团得知,在与曼德勒皇宫隔江相望的实阶山上,有一片鲜为人知、由日本人捐资修建的佛塔与纪念碑,刻满了二战时日本入缅侵略军战死者的名录。

在当地华人的带领下,记者登上了实阶山,在接近山顶的一块平地上见到一座金光闪耀的佛塔,塔下两名日本游客正在拍照。据介绍,该佛塔的建筑者乃当地颇有名望的一位医生,二战时期为入侵缅甸的日本军队担任翻译官。

佛塔的两边,分别建有两个长、宽、高各一米左右的方碑。两块碑的顶部皆刻有日本军方在缅甸的作战地图,碑身上则铭刻着“慰灵”、“镇魂”等字样及部队番号,一旁尚有一块待建的类似纪念碑。不远处被一片栅栏包围的空地上也立着六块“缅怀碑”,皆为纪念日军亡灵所用。

沿着山路往下走,记者终于看到一个基座上密密麻麻刻满日本官兵名字的佛塔。根据周围数个纪念碑的记载,塔上共刻有四千余人的名字,且碑文多有“浴血奋战”、“爱国至诚”等字样,其中一块还记录了日本军队从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五年在缅甸的作战大事记。

令人惊讶的是,在佛塔旁还树立着一座类似中国观音大士的雕像。但与中国雕塑神态不同的是,这座观音像不仅双手合什,还低头闭目,面有戚色,观音像下面一块巨石上同样刻着“镇魂”二字。

待到山脚下,经人指点记者来到一个较为空旷的寺庙。甫一进院一块形状奇特的石碑即进入眼帘,“镇魂”二字尤为突出,碑身上除了日本军的番号,还用中、英、缅三国文字表达了祭奠亡灵的初衷。庭院深处也有两块日本纪念碑,不仅记载日本阵亡战士八百一十人,连军马七百六十三匹也铭刻于碑上。

在寺庙僧人的带领下,记者参观了两层楼高的佛堂。不料在底楼佛像的莲座前,看到一块纪念所谓“战殁英灵”的铭牌。而在二楼,三块木制日式牌位被置于佛前,僧人称正准备将其改建为更加坚固耐用的石制灵牌。

当有人置疑这是对佛祖的亵渎时,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更有甚者,在山上一间正封闭装修的佛堂里,佛祖的手中竟托着一个日本侵略军军人的灵牌,这是对佛祖的大不敬呀!”

对于那些仍然健在的入缅中国远征军老兵来说,日本一些人粉饰历史的行为更是不能容忍。二战期间,为保卫缅甸免遭日军占领,保护滇缅公路,中国军队应英美联军要求入缅对日作战,既有仁安羌战役这样的大捷,也有败走野人坡的惨烈,十万将士有六万人牺牲在缅甸,如今健在者瓦城尚有十余位。

八十五岁的曾伯琴老先生十五岁即参军,至今还记得一九四三年从印度反攻缅甸时的激烈场景。“一位连长的手被打断了,问营长是否可以退下,营长坚持说不可以,退就杀头!”给营长开车的曾伯琴,离前綫也不过三百英尺,炮弹时常从头顶呼啸而过,“根本不知道害怕,打日本人就是战死了也绝不后悔!”

曾老先生的朋友林峰,也是入缅远征军一员,感受过惨烈的松山战役的他,实际是一名出生于印度的华侨。一九四二年仍在国中读书的林峰,从广东梅县徒步走到韶关报名参军抗日。日本人建在瓦城的佛塔,他“不想去看,也不想听”,他还非常关注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看他今年还去不去”,“如果要和侵华日军打仗,我还要上战场!”林老先生俨然豪情不减当年。

文质彬彬的张富麟老先生曾隶属抗日悍将孙立人将军麾下,一九四二年入缅的他亲身经历了仁安羌大捷。张富麟数年前就已看过日本人在瓦城建的所谓佛塔,“看了之后岂止难受,简直气得要駡爹駡娘!”

据张富麟老先生回忆,日本投降后,缅甸的密支那、腊戍等十几处中国抗日远征军与日军作战的战场上,曾建过十多座中国抗日远征军烈士纪念碑,由于种种原因,上世纪六十年代悉数被毁,只有位于东吁中学校内的一座小纪念碑因藏在角落幸运地保存下来,并于一九九七年迁址重建。二00四年,牺牲在缅甸的抗日名将戴安澜之子戴澄东曾前去拜祭其父。

和曾伯琴、林峰等人一样,张富麟老人去年九月在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参加过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活动,领得一枚勋章、慰问金和礼物,但他对自己战友纪念碑被毁至今耿耿于怀。“看看人家日本人多么仔细,找到每一位阵亡者的名字。我们更应该复建远征军纪念碑,记住我们每一位牺牲的将士。”

实际上,中国驻缅大使馆也为此做过努力,东吁的纪念碑得以迁址重建就是这个努力的一部分。然而,入缅中国远征军后代、当地缅籍华人王玉顺称,从不敢告诉父亲王之平实阶山上日本佛塔一事,“怕他伤心难过。希望在父亲有生之年,能告诉他入缅中国远征军的纪念碑都已被复建。”(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