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二季之(1)——两个强人之霍梅尼

萨达姆与霍梅尼

巴列维国王的“白色革命”

伊朗王国 (1941~1980)是伊朗历史上末代王朝,而国王巴列维(1919~1980)则是伊朗的“末代皇帝”。生于1919年10月26日的巴列维经历过石油暴富的辉煌一瞬,随着***革命爆发和王朝覆灭,他于1980年7月27日客死于埃及开罗。巴列维国王执政期间,还是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的,他起初在瑞士就学并于1935年回国,作为太子1941年9月16日承继父位登基。他不仅巧妙地利用大英帝国与苏联的矛盾,成功地解决了同苏联的危机(1945~1946),并和美国建立了亲密关系,将英国势力请了出去。当时伊朗全国都在反对英国的干预,王国政府也与英国势同水火,此时美国介入更使事件戏剧化。美国与巴列维密谋解决方案,此后美方提出解决英国财政的方案,但无耻地要求获得英伊石油公司70%的股权。危机中的英国不得不接受这个耻辱的协议,巴列维成功地利用美国赶走了刻板的英国人。50年代初,他为控制伊朗政府而同摩萨台展开斗争,但1951年4月底,他被迫任命摩萨台为首相。1953年8月试图解除摩萨台的职务,结果却被摩萨台分子强迫出国。通过利用外部势力的干预,几天后他又重登王位。

巴列维改变摩萨台的国有化政策,将石油公司归还外商,并推行一项全国发展计划,即所谓的白色革命。六十年代伊朗曾进行温和的社会改革,如土地改革(赎买地主多余土地)、工人入股分红、给妇女以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同时引进外资,镇压宗教势力,导致国内矛盾的激化。60~70年代,他力图实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同苏联和东欧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但由于重工轻农引发通货膨胀,上层集团极度奢侈腐败使得贫富差距加大,并导致拥有大量土地和“庙产”的宗教界不满。巴列维并不想改革政治,而加大特务机构“萨瓦克”的权力实行残暴统治,导致各大城市发生暴动和混乱,他于1979年1月16日被迫出走,使得霍梅尼取得了政权。1979年4月1日伊朗举行公民投票,宣布成立***共和国。巴列维出走后曾去埃及、摩洛哥、巴哈马和墨西哥等国,1979年10月22日到美国治病。两周后伊朗民兵在德黑兰占领美国大使馆,把50多名美国人扣作人质,要求引渡国王。巴列维从美国去巴拿马,再往开罗,埃及总统萨达特给予他政治避难权。1980年7月,他在悲愤与忧伤之中在埃及开罗病逝。

“白色革命”(White Revolution)是巴列维在1962年发动的,旨在对伊朗“全盘西化”。所谓“白色革命”,意思是“不流血的革命”,他的发动背景是:50年代末期,伊朗经济形势不断恶化。虽然享有石油开采权的石油公司收入的钱比过去多了,但腐败无能的官僚阶层严重消耗着国家收入,新贵阶级同封建地主的权力发生冲突。由于没有银行贷款,缺少流动资金的商人只得借债,但借债利息高得令人吃惊。伊朗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和政治动乱因素在增加。国王本意是通过改革,使社会架构更加趋于合理,社会分配能够“一碗水端平”,其思想来源于德意志十九世纪的“白色革命”,当时德意志公民表达的是自由民主与民族统一相结合的意愿,并在1848年革命中成功的体现出来。

在这种形势下,巴列维拟出了“白色革命”的6条原则,于1963年1月26日提交第一届国民大会通过。后来,随着形势的发展,陆续增加到12条。这12条的主要内容是:

1、 废除佃农制,凡是大地主占有的土地,均应重新分配给农民所有。

2、全部森林属于国家所有。

3、将所有政府经营的工业企业出售给合作社和个人。

4、这些出售的企业所获利润,应由劳资双方分享。

5、修改选举法,准备实行普选,特别是妇女都要参加普选。

6、要建立一支知识分子大军,凡是应服兵役的高级中学毕业生,均可担任教师。

7、要建立一支由各科医生所组成的卫生工作者大军,到农村去进行免费医疗工作。

8、要建立一支促进农业发展的大军。

9、在所有的农村,都要建立公正的法庭。

10、全部水利资源属国家所有。

11、制定全国性城乡建设的规划。

12、改组所有政府机关,行政权力下放,并全面改进国民教育。

巴列维的这些改良主义措施,是他早就有的一项宏伟计划,即引导伊朗脱离中世纪的落后状态,使之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宏伟计划的头一步。但“白色革命”在执行过程中并未取得预期的收效,在某些方面还使巴列维遇到了更大的麻烦和不可克服的阻力。土地改革计划得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的赞同,但它对封建地主和贵族及宗教界产生了不利的政治影响,多少世纪以来破天荒第一次使他们处于崩溃边缘,对清真寺和宗教机构则打击更严重,当时,拥有2000个村庄的封建大地主家族就有27个。巴列维在几年内把占伊朗可耕地四分之一的125万英亩土地,分配给了3万多户农民。但是,农民们发现:由于国王下令实行“农商”组织形式,他们必须把刚领到的地契换成有名无实的股票,然后在这种新的集约农业企业中成为领薪水的职工。农民的幻想破灭了,失去土地的更是疯狂。对农民来说,土地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股票仅仅是一张纸片,这样一下子被拉进政府办的合作社的农民,同样灰心丧气。没有得到实际利益的农民纷纷离开村庄,流入城市寻找工作。国王的计划遇到了麻烦,农业产量并没有如他预期的那样取得长足进展。

在促进现代化方面,油轮码头、大型贮油库和石油化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1976年伊朗原油产量达1.9亿吨,占中东第一位,世界第四位。1976年石油产量为2.948亿吨,出口2.722亿吨,当年出口石油收入达234亿美元。铅矿、铜矿、铁矿和煤矿,都进行了大力开采。钢铁厂以及其它金属冶炼厂,产量也都在不断增长。从1971年到1973年,伊朗经济增长速度平均为百分之十四点三;1974年猛增至百分之四十。伊朗一跃而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到1977年人均收入已达2200美元。此外,在交通、电信、电力、社会福利、卫生、教育等领域内,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1960年伊朗小学入学人数为27万,到1977年超过1000万人。文盲也从百分之八十五下降到百分之五十五。1977年,有百分之六十五以上的人有了自己的住房。

经济的繁荣使腐化之风迅速蔓延。王室成员靠充当中间人捞取巨额合同佣金,他们常常是通过他们掌握多数股票的公司进行的。一些政府官员和军官也利用职权,收受大笔贿赂。赌博机构和娱乐场所到处出现,吸毒者日益增多。由于进口先进技术,外国技术人员随之大批流入,加速了伊朗都市生活的“西方化”,西方影响几乎渗透到每一个领域。

尽管伊朗的经济发展了,但贫富差别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更加扩大了。对于一小撮富有冒险精神的买卖人来说,“白色革命”就好比是一个聚宝盆,简直堆满黄金似的。他们发了大财,拥有豪华的西式别墅,过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占人口半数以上的居民,依然处于最低生活水平之下,他们赤贫如洗,百病成灾。巴列维笃信他的“白色革命”能使伊朗一天天地富裕起来,从而使他的经济坚如磐石。但是他根本没有想到他的现代化计划速度加快,从而破坏了国家整个经济的平衡。他美妙的梦想超越了国家的现实,因此他也就忽视了群众的愿望,他看不起教士,既敌视世界,又敌视自己的人民。特别在他当权的最后两年多中,即1976年到1979年之间,他的扩充军备政策,更使他的家属及随从的腐化,他的独裁统治,就象癌细胞一样吞噬着整个国家和社会制度。所以,巴列维国王的“白色革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使伊朗变富,并推动了伊朗社会的发展,但社会矛盾加剧和分配失衡,而导致多个阶层不满,未能使他永久地保住孔雀宝座。

革命的火焰被点燃

伊朗暴富后,以王室为首的2000家豪富巧取豪夺、挥金如土,而广大农民和城市贫民几乎未受益,贫富差距急剧拉大,巴列维依靠军警和秘密特务组织“萨瓦克”加强专制统治。在外交上,巴列维对美国唯命是从,甘心充当美国在波斯湾的宪兵,民族矛盾伴随着人民对西方文化大举吞食***文化的愤怒,使巴列维政权坐到了火山口上。

1977年12月,流亡在伊拉克的大阿亚图拉霍梅尼向国内学生和信徒发出反对国王的“圣战”号召。翌年初,刊登在伊朗《新闻报》上的一篇文章,亵渎了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1月7日至9日,数千名神学院学生在宗教圣城库姆举行抗议游行示威遭到镇压,造成约70人死亡、400人受伤的流血惨剧,库姆流血事件点燃了***革命的火焰。

1978年2月,抗议运动已经席卷伊朗全国。当年9月,伊朗全国爆发了持续几周的总罢工,进入12月又连续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政府机构完全陷于瘫痪。巴列维国王被迫于12月30日任命“民族阵线”领导人之一巴赫蒂亚尔为首相,并于1979年1月13日组成摄政委员会。但伊朗局势已无法控制,不久巴赫蒂亚尔下台,这年年底国王赖以维持统治的军队也发生了动摇,王室成员、高级军官纷纷向海外转移财产,他们也知道巴列维来日无多。

流亡的霍梅尼与伊朗***宗教革命

霍梅尼,全名阿亚图拉•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原姓印地,1930年改为霍梅尼,意为霍梅恩(他出生的小镇)人。他是伊朗***什叶派领袖、伊朗***共和国最高领袖。他的外祖父、父亲和一个哥哥都是阿亚图拉(宗教领袖的称号,意为真主的意志)。霍梅尼1902年生于距伊朗宗教圣地库姆56公里的霍梅恩小镇。15岁中学毕业后,受教于***著名神学家、宗教领袖哈耶里•叶兹迪。1922年至库姆深造,成为***教神学家教法学家。他在库姆教书40年,伊朗当代著名宗教学者大都是他的学生。1960年代初,他成为伊朗六位大阿亚图拉之一。

博学的霍梅尼对伊朗政治和历史也有这深刻的研究,他1941年出版《揭开神秘的面纱》一书,揭露国王巴列维的独裁统治,50年代同情摩萨台的反国王斗争。早在60年代抨击巴列维发起的“白色革命”,预见性地指出了弊端和危害。1963年6月阿霍舒拉日(传统宗教节日)爆发反对巴列维的示威游行,他因支持反对派而被捕并于当年8月获释。1964年11月4日,又因抨击国王政府给美国军事顾问外交特权而被流放土耳其,后转到伊拉克什叶派宗教圣地纳杰夫。1978年10月在伊朗国王压力下,伊拉克政府宣布他为“不受欢迎的人”,他遂转移到巴黎郊区居住。流亡期间,霍梅尼与国内保持联系,组织开展推翻国王的运动。

伊朗巴列维国王只关注经济改革的“白色革命”,最大的特点就是经济的发展明显与社会发展相脱节,伊朗社会贪污盛行,造成整个社会道德的颓败,贫富悬殊与日加剧。但国王拒绝******,最后导致各种社会矛盾激化。巴列维王朝的专制现代化造成的令人窒息的政治专制、触目惊心的腐败和惊人的经济两极分化,老百姓对“白色革命”的失望和不满是显而易见的。霍梅尼把握住了机会,教士集团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下层群众结成了联盟。在***革命中,以霍梅尼为领袖的教会理所当然地成为众望所归。

在推翻巴列维国王的改良运动的过程中,霍梅尼把***教义从一个抽象的神学意识,转变为一场使***在政治、文化上具有新生力量的生气勃勃的运动。***教是从游牧部落诞生出来的宗教,以“安拉崇拜”的信仰虔为特征提倡善行,把真主的恩惠施之于众生。为了推翻巴列维国王,霍梅尼宣称,“伊朗的贫富悬殊,贪污腐败,社会不公与道德失序,都是受西化毒害的结果;唯有回归真正的***教教义,才能建成一个更美好、更高尚、更和谐的伟大社会。”可以想见,在充满着失望和危机四伏的伊朗,这种诉诸自身光荣传统并唤起憧憬理想美好社会的呼吁会产生多么大的感召力。霍梅尼在伊朗上台后提出“不要西方,也不要东方,只要***!”,“用***的思想和知识‘教育人民’”等口号,以显示其对真主和教义的无上尊崇和政治定位。

1979年1月16日,国王礼萨•巴列维被迫被迫出国“长期度假”,委任沙普尔•巴赫蒂亚尔组织内阁,伊朗***革命取得胜利。同年2月,霍梅尼结束14年的流亡生活回到德黑兰。他宣布废除帝制,建立***共和国。按照宪法,他被确定为***至高无上的宗教领袖,总揽军政大权,担任最高国家元首,3月1日他定居库姆。霍梅尼的胜利不仅在于其宗教思想,在“到处都在造反”的上世纪70年代,革命思想广为传播,像格瓦拉、毛泽东、胡志明等革命领袖被新一代青年推崇。霍梅尼在国际反帝思想的影响下,仔细研究了历史上各国革命的特色,并将一些有益的思想融入***革命中。

霍梅尼开始履行他在“黑色革命”时的政治理念,为宣布废除帝制建立“伊朗***共和国”,做了扎实地准备工作。首先,伊朗国内宗教领袖成为最高统治者,立法以《古兰经》为准则,建立起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霍梅尼坚信***的宗教复兴的火种,将在伊朗这个“光明”的国家中熊熊燃烧起来,并以“星火燎原”之势燃遍整个***国家,他开始输出“***革命”,并号召各国穆斯林起来推翻政府,建立“***革命政府”,并大力支持一些国家的同盟者。

霍梅尼提出,将按照“穆罕默德的设想”重建伊朗,并宣布“既不偏向西方,也不偏向东方,我们要建立一个中立和不结盟的共和国”,这点有如我国建国初期,参加执政协商的张治中将军的思想类似,更符合伊朗的国情。也就是在美苏争霸的环境下,保持自主性的***政权,并依石油能源优势发展伊朗经济。霍梅尼在国家生活各个领域推行彻底***化,对外提出输出***革命的口号。这造成了海湾阿拉伯国家的恐慌,他们立即着手阻止***革命的输出。西方国家也借机插手海湾,力图夺回失去的能源财富,这直接导致了1980年9月1988年,伊朗和伊拉克之间发生长达8年的战争。1988年7月,霍梅尼宣布接受联合国安理会决定而停火,8月两伊战争停止。伊朗现政权经过几十年的建设,使伊朗走上一条强国之路,伊朗在经济、科技的发展令世界瞩目。

与美国的恩怨

在美国看来,巴列维国王一直是靠着投靠了美国,才能稳住王位,也是靠着美国在石油危机后发了大财。起初美国一直支持巴列维镇压反对派,而随着形势的发展,在抗议群众“国王有罪”的怒吼声中动摇了。美国在关键时刻改变了支持国王的态度,转而与霍梅尼合作。早在霍梅尼流亡巴黎的时候,卡特政府就派了秘密特使到巴黎和霍梅尼谈判,当时双方达成了一个秘约:只要美国说服伊朗的军队不发动政变,同时把巴列维赶出伊朗,霍梅尼执政后将继续保持与美国的关系。协议达成后不久,美国就派了驻北约总司令休斯将军到伊朗。对于此事,巴列维流亡国外后写的回忆录中耿耿于怀,书中写道:休斯抵达伊朗后,没有去找他,而是把伊朗军队的高级将领统统召集在一起开会。会上要求他们不再追随巴列维,新政权上台以后不要发动政变,要支持新的政权。当时伊朗的军队有50万人且装备精良,在中东地区实力非同小可,霍梅尼一直担心军队会发动政变。休斯把军队稳定下来之后就去了王宫,要求巴列维在十天之内离开伊朗。巴列维在回忆录中说:“我像一只死耗子一样被美国扔出了伊朗。”

1979年的1月26日,巴列维国王在美国的压力之下乘飞机出国流亡。消息一传出,德黑兰万人空巷,数百万群众涌上街头,载歌载舞。许多市民当街宰羊,所有的汽车同时打开大灯并鸣笛,插上鲜花的雨刷上下飞舞,欢庆的群众随手往路上的汽车里被扔糖果和甜点,德黑兰市内几十座巴列维父子的铜像被群众推倒。2月1日,流亡15年的霍梅尼从巴黎回到伊朗,宣布成立***临时政府。2月11日,霍梅尼正式接管政权,巴列维王朝寿终正寝。

1979年4月1日,伊朗***共和国宣布成立。美国相信与霍梅尼达成的密约,对***政权心存幻想,甚至企图借助霍梅尼的力量共同对付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大使沙利文留驻德黑兰。但是,美国妄图控制伊朗能源与政权的野心随即暴露,将伊朗作为其吸取战略资源仓库和对苏联战略布局的棋子。另外,美国的以色列政策同样在中东不得人心,如果屈从于美国压力,而是***革命变调,那么新的领导层在伊朗群众看来则是新的巴列维政府而已。“道不同不相为谋”伊朗因为和美国的巨大分歧,而和美国分道扬镳。

1979年10月形势急转直下。被废黜的国王巴列维离开伊朗后辗转到了摩洛哥、墨西哥和巴哈马。由于受到伊朗***政权的强大压力和追杀令的威胁,世界上几乎没有国家愿接纳他定居。在此期间,巴列维罹患淋巴癌,他的家人通过洛克菲勒和基辛格等美国要人向美国政府申请赴美治疗。卡特政府犹豫再三,于1979年10月2日宣布,出于“人道主义”同意巴列维赴美治病,这引起伊朗民众的愤怒。伊朗***政权怀疑美国失约转而支持巴列维杀回马枪。10月29日,霍梅尼在库姆市发表演说时宣称,“美国在伊朗的统治是我们一切不幸的根源”,谴责美国政府支持巴列维,表示伊朗人民将给予回击,伊朗国内掀起反美浪潮。

1979年11月4日上午,在首都德黑兰,数百名伊朗男女学生占领了美国大使馆,扣押66名使馆人员作人质,要求美国政府立即引渡巴列维。美国政府断然拒绝伊朗方面的要求。美国临时代办带领两个随员到伊朗外交部进行抗议,在他们提完抗议之后,伊朗外交部的官员就告诉他们:不得离开伊朗外交部。这样美国大使馆的52名人质被扣押在使馆,美国代办和两名随员被扣押在了伊朗外交部的一个房间里,在那里待了444天。“伊朗人质危机”使得美伊关系恶化,美国使用“蓝光突击队”力图采用特种作战模式解救人质,最终由于撞机导致失败。美国丢弃了损毁飞机和八具尸体,狼狈退出伊朗。

直到1980年9月两伊战争爆发,美国人质遂成为伊朗的包袱。11月2日,伊朗议会经过激烈辩论,通过了释放人质的四项条件:美国作出不干涉伊朗内政的保证,解除冻结在美国的伊朗资产,撤消美国对伊朗的一切要求与制裁措施,巴列维的财产归还伊朗。11月11日,美国表示原则上接受上述条件。经阿尔及利亚等国斡旋,美伊双方终于在1981年1月19日在阿尔及尔签署了关于解决人质问题的协议,次日被扣押14个半月的美国人质全部获释。在美国人心目中,人质事件是美国人自越战以后遭受的最大耻辱。美国外交官被蒙上眼睛反绑双手遭伊朗学生羞辱的照片和图像,在美国传媒反复刊登和播放,对美国公众的刺激极大。1980年2月,当52名人质获释返回美国时,美国各地公众在树上和家门口挂满黄丝带,可见此事在美国影响之大。这个事件也成了美国公众对伊朗的一个仇恨点,此后美国历届政府不管采取如何敌对伊朗的政策,在美国国会没有阻力,美国公众也都能接受。

撒旦诗篇与苏联解体事件

1989年2月,霍梅尼要求处死《撒旦诗篇》的作者──英国作家萨曼•拉什迪,他认为作者采用象征手法来亵渎宗教,从而导致英、伊两国关系迅速恶化。伊朗因《撒旦诗篇》引起的风波于同年3月宣布同英国断交,并下令追杀拉什迪。直至1990年9月,霍梅尼逝世后两国的外交关系才恢复。这个事件说明英国并没有对伊朗的利益而死心,总是通过一些“暗手段”来渗透伊朗。

随着“冷战”进入末期,前苏联愈发让人感到穷途末路,对国际政治有深刻研究的霍梅尼认为苏联的衰落将影响国际政治格局,对中东穆斯林国家尤为不利。当时的戈尔巴乔夫幼稚的将国家经济寄托于美国虚无的贷款上,在经济、军事、外交一系列政策上听命于美国,而国内加剧的经济危机与民族矛盾则束手无策。1989年1月1日,霍梅尼写信给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指出解决共产主义问题的方法并不在于资本主义,信中说:“如果您想在此关键时刻,用投靠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办法解决社会主义经济方面的棘手问题,不仅不能医治自己社会的病痛,而且需要他人来纠正您的错误。因为,今天如果说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和社会方法上已陷入僵局的话,那么西方世界在此问题上当然是以另外形式,在其他问题上也已陷入灾难……因为其理论是唯物主义,用唯物主义不能把人类从不信仰理性的危机中解救出来,这是东西方人类社会最根本的病痛。”这点正指出了苏联等国的弊端,也是苏联脱离群众和人民信仰危机的关键所在。他还说,“理性的东西也在科学范畴之内,尽管感觉不到它……科学的实质就是超越物质的存在,任何思想都超越物质并且不受物质法则左右。”面对一个哲人的思想,戈氏如果能够从中得到裨益,其结果或许还会好些。虽然霍梅尼没有看到苏联解体,但对其未来则已经看清。不管是反对他或支持他,人们都承认:他是一位学识渊博、极其睿智的人,同时是一位极其俭朴,体恤民心的人。

1989年6月3日,霍梅尼逝世于伊朗首都德黑兰,悲痛的人们想拿片裹尸布片作为圣物。前来哀悼者使得交通停顿,而政府不得不用装有重物的集装箱阻断道路,信徒们便在集装箱旁做各种吊念活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