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第四章 把鬼子赶下皮尤河 把鬼子赶下皮尤河 4

邱对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29.html[/size][/URL] 一排长首先喊道:"我反对!我是排长,条令规定,我的任务是指挥士兵冲锋或者阻击。而不是冲到最前面去送死!"大秦和军官们都看韩绍功。   韩绍功注视一排长,一字一顿地道:"那么,从现在起,你不是一排长了。"然后环视大家,"解散!"   皮尤河大桥在夜色中默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29.html


一排长首先喊道:"我反对!我是排长,条令规定,我的任务是指挥士兵冲锋或者阻击。而不是冲到最前面去送死!"大秦和军官们都看韩绍功。

韩绍功注视一排长,一字一顿地道:"那么,从现在起,你不是一排长了。"然后环视大家,"解散!"

皮尤河大桥在夜色中默默屹立。河水静静地流淌。月亮悄然升起,微风拂过水面,河水在月光下泛起碎银般的光波。远处隐约传来缅甸乌木葫芦丝吹奏的旋律,轻柔里带着淡淡的忧伤。若非掩体里士兵移动的身影和一支支闪着幽光的钢枪,谁会相信一场大战在即?

上等兵姚二林和医护兵肖义与大约一个排的远征军官兵隐蔽在一条土坝下。肖义蓦地想起什么来似的拿过身旁的药箱,打开,从里边拿出5个简易急救包拢在一起,塞给身旁的姚二林。

姚二林看手里的简易急救包,悄声:"这是什么?"肖义:"急救包!"姚二林:"这个,我有。"他把5个简易急救包又塞还肖义。

肖义把急救包推给姚二林:"拿着,碰到重伤,两三个都不够用!"姚二林:"我……我不要!"肖义瞪起眼道:"你敢!从现在起,你做我助手。归我指挥!"姚二林怔怔看着肖义:"我凭什么归你指挥?你又不是长官。"肖义:"我是你师哥!"姚二林固执地摇头:"我怕见血。"肖义:"不见点血,你胆子永远壮不起来!"两人以目光较量。最后还是姚二林败下阵来。他沮丧地说:"在药铺我听你的,到了兵营,还要听你的!你放着药铺伙计不当,非拉我也当兵打鬼子……"四周静极了,甚至能听见远处皮尤河水的流淌声。

姚二林凑近肖义:"师哥,你怕吗?"肖义略迟疑:"怕就不当兵了!"姚二林一只手捂胸口位置,吁一口气:"我这心啊,'砰、砰、砰'地老跳!"肖义:"心如果不跳,你还能活。听着,怕也得忍着。别给师哥我丢份子!"姚二林无奈地点点头。


韩绍功、大秦走在静悄悄的桥面上。两人在大桥中段停脚步。韩绍功低头看河面,河水波光粼粼的样子,很是好看。抬头举目四望,月光下,皮尤河两岸风光尽收眼底。韩绍功用胳膊肘儿碰大秦:"松花江有这宽吗?"大秦低头看河:"靠我们家那段没这宽。但水比这清。"韩绍功看着夜空中诡秘的云朵:"几年没见着了?"大秦:"整10年了。"扭头看韩绍功,"你当团长的时候,也命令你的营长连长冲在士兵前面?"韩绍功摇头:"部队里,营连军官是最宝贵,不能让他们轻易去送死。"大秦:"可你为什么让我的部下去送死?九连的军官命比别人贱?!"韩绍功:"严格说,现在他们是我的部下。"大秦愤然:"我看,你根本没拿他们当部下!"韩绍功注视大秦:"你怕了?还是他们怕了?!"大秦扯开衣襟拍胸脯:"你打听去,打鬼子,我大秦什么时候怕过!

我相信,连里的弟兄也没孬种!"韩绍功缓步向前走:"九连刚完成整编,六成弟兄都是新兵。也许将来,他们个个都成骁勇善战的勇士。"他停步,注视大秦,"可现在,他们是第一次向敌人发起进攻。如果没有长官冲在前面,他们能有勇气迎着子弹往上扑?"大秦沉吟。

韩绍功:"你第一次向敌人冲锋的时候,怕过吗?我想听实话。"大秦:"怕。可是,不是一码事。你让尉官们冲在前边,都死光了,部队谁指挥!"韩绍功坚定地:"即使都死光,也在所不惜。"大秦目瞪口呆,继而是愤怒。

韩绍功:"这时候弟兄们需要的不是指挥官,是勇气!士兵们冲不上去,身后站一群将军也没用!"说完,转身走向桥头的方向。

大秦怔怔地站在桥上,望着韩绍功的背影发呆。


回到帐篷里,韩绍功坐在行李上,一个人望着放在弹药箱上的马灯发呆。他在想,师长让他令九连重新站起来。他提出连排长们冲锋在前,就是为重塑九连弟兄们的信心。可包括大秦在内,尉官们好像都对他的决定有意见。至少,有很大抵触情绪。他现在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战斗打响的时候,自己第一个冲出堑壕,冲向敌人。那样的话,无疑是迎着死神跑去,九死一生。在即将发起冲锋的前夜,能干点什么?

他拿过行李后边的行囊,打开,取出一本装帧精致的笔记本。同时,他目光落在行囊里一只白布包上。他拿出白布包打开,灯光下,妻子那只断成几截的玉镯,在他手掌里闪着亮光。他合起手掌,捂住玉镯,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妻子往昔的体温;又似乎是在向冥冥之中的未知期许什么。

他想到了儿子小桐。儿子已经失去了母亲,也许,就在明天,他还会失去父亲。那么,怎样才能让儿子知道,他有一个了不起的母亲,还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他要告诉儿子:尽管你可能失去最挚爱亲人,但是,你会因最挚爱亲人的牺牲而获得生的尊严。获得永远的自由,永远的安宁。

他拿起笔记本。摊开,再掏出笔,快速写起来。

10激战前的寂静静得瘆人。从埋伏点看过去,皮尤河桥的结构关键部上,早已安置好的TNT炸药和导火线在天色下发着白色的光。

韩绍功、姚二林、肖义和远征军官兵们隐蔽在土坝后一动不动,每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在之后稍远处的一个掩蔽处,大秦和众多中国军官兵只露出半个头和一双眼睛,注视前方。

更远处的重机枪阵地上,重机枪早已架好,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前面的开阔地。射手神情凝重,河面寂静,空气似乎凝固。

突然,皮尤河桥面上躁动起来。几辆墨绿色日军军车在前行驶。军车前后,几十名日军士兵骑着两轮或者三轮摩托车向桥这边过来。

当军车接近桥北岸时,猛然传来"轰隆隆"一声巨响,安放在桥面下的TNT炸药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浪随着一道浓烟升腾起来。火焰之中,皮尤河桥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拱起来接着迅速向下垮塌下去。日本军车及几66十名士兵随垮塌的桥面坠入河水中。

皮尤河大桥被从靠近远征军阵地的一侧炸断。桥上的日军被拦腰斩成两截。

河北岸,远征军迫击炮阵地上,一字排开的几门迫击炮冒出缕缕火焰。炮弹在断桥两边的日军人群里接二连三地爆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