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80章 深夜的婚礼

亦浩 收藏 0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任智他们的元宵节舞狮子的行动顺利实施,干净利落的两枪干掉了一个鬼子和一个铁杆汉奸,经过坊间的活灵活现描绘简直就成了神奇的传说,而在冀南平原上广为流传,极大的鼓舞了敌占区老百姓的斗志。 上级突出表扬了这次行动,给了八个字的评价“计划严密实施得当”为了这八个字的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任智他们的元宵节舞狮子的行动顺利实施,干净利落的两枪干掉了一个鬼子和一个铁杆汉奸,经过坊间的活灵活现描绘简直就成了神奇的传说,而在冀南平原上广为流传,极大的鼓舞了敌占区老百姓的斗志。

上级突出表扬了这次行动,给了八个字的评价“计划严密实施得当”为了这八个字的嘉奖,任智妮子和刘班长他们高兴了好几天。

这次小小的胜利,极大的鼓舞了抗日军民同样也震慑了日伪军。


从元宵节以后,义田大队的日伪军好好的老实一段时间。

首先,义田伍男本来就不是一个战争狂人,打仗不是他喜欢的游戏,只要不是上边催得紧,没有联合行动,义田也不会主动出击没事找打的。

二来呢,元宵节的事,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仗,但是这事做的,让一向严谨的义田也着实佩服了一把,就算败在这样的对手下,也值了。这第三,太平洋战事吃紧的消息不断传来,义田大队要调防的事也说的有鼻子有眼,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达命令。


过了春节,春天就来了,年前的那场大雪,给地里的麦子厚厚的盖了一层被子,让这一年的麦子好好享受了一番。

早春二月,虽说还是春寒料峭,雪却在偷偷的融化了,融化的雪水滋润了土地滋养了麦苗,等到白雪全部融化,返青的麦苗马上就让勃勃大地变得绿油油的生动,一片喜人的春色。


趁着日伪军老实了,不怎么出来骚扰百姓了,农民们就牵了牛扛着犁到田里忙活着,富裕点的主家套上马车,把黑黝黝的农家肥一车一车的送到田里,农民的脸上的喜悦是从心里往外翻腾的,而八路军也就趁着这空挡帮着老乡先把地里春天的活干了,

八路军里面大多数人原来也都是农民,干庄稼活都是行家里手,犁地施肥播种,都不在话下。人在田里干活,枪在地边架着,端着老大娘送来的大碗茶抽着老爷子的烟袋锅子,眼睛可是一直瞅着远处,一有情况,马上操枪就投入战斗。

八路军这支亦农亦兵的队伍深深受到老百姓的欢迎。

很快地里的活也就忙完了。


忙完田里的农活,八路军又帮着老乡把毁坏的房子修了。

老百姓说了,这地也种好了房子也修好了,就等着麦收的好收成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义田大队也终于接到了调防的命令。


命令指示:“义田大佐亲帅三个日军中队和三个皇协军中队,计500人组成机动大队,随时准备出发,时间地点任务另行通知。”

消息很快通过齐二哥传到了八路军指导员任智那里。

任智首先想到的是,得想办法把川崎留下,川崎要是能当上守军的指挥官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不过,这个看起来不太可能。

现在武安县内的日军共有600多人,抽走200多人,还有300多人,这应该还是一个大队的编制,按照日军军衔职务等级,那这个大队的最高指挥官至少应该是一个中佐或者少佐,而川崎只是一个中尉,至少还差了两级,这样想想,似乎也不太现实。


再就是怎么想办法留住川崎,在日军里我们有川崎这样一个自己的人,着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以义田和川崎的关系来看,义田毫无疑问是要带走川崎的。为了这事,任智前思后想的想了好几天,倒是想了两个主意,但是后来又觉得不妥。

一个是要妮子和川崎结婚。妮子和川崎肯定是愿意的。

那老义田还是有些人情味的,顾念着川崎的儿女情长,会不会让川崎留下?根据川崎的表现任智觉得和领导说一下,八路军这边应该问题不是太大,但是,转念一想,要是义田让川崎带着妮子一起走呢?这不是没有可能,日军军官是有带家属一起开拔的先例的,这么一来,岂不是鸡飞蛋打,八路军还赔出去一个女兵,这不行,风险太大了。

还有就是,把川崎打伤,让他留下疗伤,这个办法肯定能把川崎留下,但是这么做似乎不妥,不人道,而且对川崎对妮子都不公平。


过了两天,任智才把义田大队要走的消息告诉妮子。妮子听了,也愣愣的呆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其实,妮子已经猜出来任智要说什么了。

妮子说,“指导员,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川崎留下几乎不可能,义田一定会带着川崎走的。另外一个办法是和武安县的鬼子拼了,打死义田这个老鬼子,让他们的整个调动计划不能实施,但是,以八路军现在的实力,还是打不了这种大仗。就算是把义田打死了,也难保川崎的中队不被抽调走,这不是川崎所能决定的。”

最后的一招,就是让川崎脱离日军,回到八路军这边来,这样的话,川崎就在失去了日军里的作用了。


这事就上报到军分区,军分区请示了省军区,省军区在综合分析了各方面的情况,最后决定,川崎和妮子可以成婚,但是,川崎必须继续留在义田大队,妮子绝对不能跟着日军走。

任智把上级的决定转达给了妮子,妮子为难了。

毫无疑问,妮子是真的很想和川崎成婚,但是,既然上级决定川崎必须留在日军的话,一定是有更重要的原因。

通过齐二哥的渠道,这个决定转达给了川崎。


川崎说,“结婚的事,让妮子决定。其他的没有问题。”

最后,还是妮子一咬牙决定了,“结婚,哪怕是和川崎只做一夜的夫妻,我也愿意。”


为了川崎的事任智专门自己进城一趟,单独约了川崎在齐二哥的昌吉布店二楼上秘密谈了一个小时,谈话的内容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任智郑重的向川崎转达了八路军省军区下达给川崎的任务,最后,任智转告了妮子要和他结婚的决定。

川崎听了,眼泪哗哗的下来了,川崎对妮子的爱是没的说的,他也非常想和妮子成为夫妻,生儿育女过安稳的日子,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他这一走,生死难料,和妮子的一夜夫妻就等于害了妮子,但是妮子却依旧决定和他结婚,让他不由得把妮子高看了一等。


川崎和妮子的婚礼是在齐二哥的昌吉布店二楼上举行的。

得到消息的川崎,提前安排好了岗哨上的事情,又让小野到他的房间躺在床上假装睡了,川崎才悄悄的拐弯到了昌吉布店。

他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就等着他这个新郎倌的到来了。

参加婚礼的只有四个人,强子、任智、刘班长和有齐二哥。

齐二哥把提前准备好的红花分别戴在川崎的胸前和妮子的头上。

任智代表军分区首长给他们做了证婚人,宣读了批准他们结婚的文件。宣读完以后,强子作为大舅哥用单臂拥抱了川崎表示欢迎,新娘新郎分别敬了一杯酒,每人分了几颗糖果,就算是婚礼结束了。

四个人下楼,里外的给他们做警戒。留给妮子和川崎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因为川崎必须在黎明之前回到宿舍,让小野回到岗哨。


这三个小时里,川崎一直搂抱着妮子,低声的说着话,妮子主动揭开了衣服的纽扣,把川崎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川崎只是摸了摸妮子的胸,就又给把纽扣系上了。

川崎想好了,如果有一天他还能回来,就和妮子圆房,如果他真的回不来了,那也不能害了妮子的一辈子。

川崎从自己的领子拿出那个妮子祖传的玉坠。自从妮子送给他以后,他就一直挂在脖子上。川崎抚摸着玉坠说,“我把这个玉坠挂在脖子上,贴在胸前,我能时刻感受到你的亲情,我会一直戴着,好好保存好,一直到我死去。”妮子就用手捂着川崎的嘴,然后,妮子把玉坠放在自己的手里,使劲搓着,感觉有些热乎了,再放进川崎的脖子里面,给他系好扣子。


任智在下边咳嗽了一声,这是提醒他们,时间到了。

走下楼来,川崎和强子、任智、刘班长还有齐二哥一一握手拥抱,最后,当着四个人的面川崎和妮子两个人相互紧紧拥抱,妮子悄悄的伏在川崎的耳朵上说,“我等你回来”,

川崎没有说话,转身就下楼走了。

也许是因为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该流的泪也都流了,两人都显得异常的坚强。

倒是强子和任智的眼睛湿润了。


义田伍男大佐按照上峰最后下达的指示,对他的机动大队进行了整编,200名日军士兵,被分成5个中队,川崎等5名中尉及大尉任中队长,300名皇协军士兵被分派到日军的五个中队里,且全部换上了日军的军装,并严格规定皇协军士兵,从此一律不得说中国话,违令者杀。

一天夜里,义田带着他的整编机动大队悄悄打开北门走了,除了义田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除了齐二哥,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间离开的。


临走的前一天,川崎去了趟昌吉布店,委托齐二哥帮他做一件事情。

齐二哥说,“川崎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得给你办好。”

川崎就拿出随身带的一个瓷坛子,对齐二哥说,“二哥,我这一去还不知道漂落何地,这是我妹妹贞子的骨灰,我不想让她跟着我到处走了,就让她入土为安吧,找个地方把贞子妹妹埋了吧。”

齐二哥接了瓷坛子,庄重的说,“川崎放心,交给我吧。我们等你回来。”


那天夜里,齐二哥整夜未眠,趴在门缝上往外瞅,直到黎明时分,才看见几百人静悄悄的移动出城。


八路军得到消息的时候,义田的机动大队已经走了,剩余部队正等待日军邯郸方面派员过来接收他们,趁着这个空挡,八路军任智的部队对县城打了一个夜间袭击。

拒不完全统计,夜袭致留守的日伪军死伤60多人,缴获机枪三挺、山炮两门、手枪和步枪近百支及子弹近两千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