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韦斯不想成第二个卡扎菲 采取“反制”策略

尽管南美洲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暗流汹涌。利用强大的军事力量赶走利比亚统治者卡扎菲后,欧美下一个攻击的目标也许就是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时间或许就在该国明年12月总统选举前后。


身患癌症的查韦斯目前正在委瑞内拉国内接受化疗,虽然头发已经掉光,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精明。查韦斯对此已有准备,他近来加紧采取预防措施。这些举措包括深化与俄罗斯和巴西等金砖国家的关系,在经济上保持相对独立,在能源领域摆脱美国的影响。卡扎菲政权的资产在北约军事打击后被冻结没收给了查韦斯很大警示,他担心政府的巨额资产今后在动荡时期有可能落入西方的虎口。


加紧转移黄金储备


上月下旬,刚刚出院的查韦斯主持内阁会议,决定把储存在欧美银行的黄金运回国内,然后打算把它们存储在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的银行。委内瑞拉有近400吨黄金储备,其中210吨储存在欧美银行,价值180亿美元。自1980年以来,委内瑞拉在英格兰银行就储存了99吨黄金。三周前,查韦斯政府已通知英方把储存的全部黄金运回国内。


与此同时,查韦斯劝告拉美其他国家也把储存在欧美银行的黄金拿回来用于经济建设。他的论点是,美国和欧洲的经济正在走向衰落,现在该是挖掘金砖国家潜力的时候了。拉美国家共有57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包括黄金。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组织(ALBA)成员对查韦斯的劝告很感兴趣。俄罗斯高级官员上月访问委内瑞拉时也暗示,俄罗斯将会认真考虑委内瑞拉提出存放黄金的要求,俄支持查韦斯采取规避风险的做法。


8月31日,查韦斯在内阁会议上还下令农业部长加快从英国一家纸箱包装公司手里收回1500公顷林地的所有权,理由是这片林地用水量太大,从而枯竭了当地的农业用水。其实这一决定是在两年前就做出的,查韦斯现在督查督办出于一种紧迫感和历史责任感。他还要求把所有的金矿收归国有,不管是私营的还是外国公司拥有的,旨在增加国家的黄金储备,防止黄金继续流往国外。


反对派是强劲对手


查韦斯的民族主义做法使美国和欧洲国家恼羞成怒,由于目前还不能使用刀枪和火炮,这些国家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委内瑞拉反对派的身上,亨利克·卡普里雷斯则是他们的“救星”。现年37岁的卡普里雷斯是委内瑞拉人口第二大的米兰达的州长,一直公开抨击查韦斯政府干预经济活动,指控他把西方控制的石油公司收归国有并从外国公司手里收回大片土地。卡普里雷斯表示,政府应该奉行对商界友好的政策,这样才可以吸引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


卡普里雷斯还攻击查韦斯政府对国家管理不善,没有能力控制日益严重的暴力犯罪。据警方提供的资料,自查韦斯1999年上台执政以来,委内瑞拉总共发生了11.8万多起凶杀案,武器枪支在一些地方被当成商品可以自由买卖。由于警察薪水很低,一些警察只能参与绑架来增加工资收入。他表示,委内瑞拉的贫富差距在扩大,其他拉美国家的经济在快速增长,委内瑞拉的经济却在萎缩(尽管有巨额石油收入),通货膨胀率每年超过30%。


根据8月下旬进行的一项民意测验,如果选举当天在查韦斯和卡普里雷斯之间进行,卡的支持率可达37%,仅比查韦斯少两个百分点。主要反对党派认为,明年将是联合起来推翻查韦斯的最佳时机,因为查韦斯的政绩太差,而且他已经力不从心。问题是,委内瑞拉反对党派目前四分五裂。分析人士认为,委内瑞拉反对党派的当务之急是,争取在明年2月举行的预选中共同推出一名强有力的总统候选人,以便同查韦斯分庭抗礼。


值得关注的是,自今年6月查出癌症以来,查韦斯前两次都在古巴接受手术治疗和化疗。最近,查韦斯在委内瑞拉军队医院接受了第三次化疗。9月2日,查韦斯在总统府对国家电视台表示:“我的头发虽然掉光了,但感觉很好,身体状况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他还说,他最近一个星期在化疗期间体重增加了1公斤,目前体重88公斤。主治医生也表示,查韦斯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很好。查韦斯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一定要在明年的总统选举中再次赢得6年的任期。


拉美地区“反美英雄”


1992年,委内瑞拉广大群众不满国内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以及政府的亲美政策,查韦斯上校乘机发动一场军事政变试图推翻政府,结果落败锒铛入狱。服刑两年后他被特赦,从此成为委内瑞拉国内最受欢迎的人物。1998年,他利用国内的阶级对立与不满情绪成为拉美地区的反美英雄,在委内瑞拉举行的大选中一举夺得胜利。


1999年宣誓就任总统后,查韦斯宣布在政治经济领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他首先拿掐住国家经济命脉并讨好富人的石油工业领导层开刀,并把被外国控制的石油、电力和电话公司收归国有;采取措施控制国内的通胀,让广大支持他的穷人受益。但是好景不长。2002年,查韦斯在一次短命的军事政变中被赶下台,他指控美国策划了政变,从此与美国交恶。在2004年重新举行的补选中,查韦斯卷土重来,顺利当选委内瑞拉总统。


在2006年的大选中,查韦斯再次轻松地赢得6年的总统任期。上台执政后,他在国内外采取更加激进的政策,猛烈抨击美国的拉美政策,迎合国内和拉美地区的反美思潮,同时退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国内,他把电力和石油公司收归国有,牢牢控制国内的石油收入,镇压公开批评他的电视台。为了使他的“社会主义”政策得到贯彻执行,他要求修宪和举行公民投票,以便取消对总统任期的限制。


明年大选是场硬仗


2007年12月,查韦斯在9年的总统生涯中遇到了第一个重大挫败,委内瑞拉在公民投票中否决了通过修宪来延长总统任期的决定。但是,倔强的查韦斯从不言输。在2009年2月再次举行的公民投票中,他终于如愿以偿,宪法允许查韦斯可以竞选连任。这意味着查韦斯的任期到2012年结束后,可以在明年12月举行的大选中继续竞选并连任总统,可以再干6年甚至12年。


但在2010年的议会选举中,查韦斯领导的联合社会党在拥有165个席位的议会中大约赢得了90个席位,反对党派在议会控制的席位上升到四成,足可以在议会阻挠查韦斯的政策执行和政治提名获得通过。查韦斯清楚意识到,明年的大选对他来说是一场硬仗,万万不可麻痹大意。为了减少反对党派的攻击炮弹,委内瑞拉政府在近日公开销毁了被警方没收的5万多件非法枪支,使今年销毁的非法枪支数量超过11.7万件。


政治分析家们认为,查韦斯目前的政治策略是:紧紧依靠广大穷人的支持和军队对自己的效忠,挫败国内发生的任何反对他的政治阴谋。他的理论是:美国这个超级帝国在21世纪是注定要倒台的,因为它已经没有能力解决目前面临的严重经济危机。此外,美国国内的党派零和政治游戏、种族矛盾和社会紧张以及跨国公司的贪婪,这些都将消耗和埋葬这个超级帝国的实力,美国最终将不得不放弃世界宪兵和全球寄生虫的作用与地位。


虽然查韦斯在言辞上猛烈抨击美国,设法在经济上摆脱美国的控制,但委内瑞拉在石油出口方面仍需要和依赖美国这个市场,彻底与美国一刀两断没有什么好处,因此仍与美国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查韦斯看到,今天发生在利比亚和卡扎菲身上的事情,明天照样会发生在委内瑞拉和他的身上。因此,他在深化与巴西等拉美邻国与其他新兴大国关系的同时,开始把金融资产从美欧银行转移出来,避免在国内局势发生逆转时被西方国家冻结,从而成为受到国有化影响的西方石油公司的盘中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