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车祸送医抢救失踪 警方称证据不足不立案

王二混 收藏 1 68
导读:调查动机: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朱坊村的王国平在遇车祸送医院抢救后离奇失踪,至今已503天。村民一致推测,王国平99%被人谋杀了 调查发现:医院监控录像没有王国平“走”出医院的影像记录;警方以证据不足不予受理此案 调查结论:对这样一起因交通事故引发的迷雾丛生的受害人失踪案,警察应有一定的职业敏感 501、502、503…… “到今天为止,我儿子已经503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9月12日是中秋节,来自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朱坊村的61岁农妇朱水香独自坐在福建省莆田市的一间

调查动机: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朱坊村的王国平在遇车祸送医院抢救后离奇失踪,至今已503天。村民一致推测,王国平99%被人谋杀了


调查发现:医院监控录像没有王国平“走”出医院的影像记录;警方以证据不足不予受理此案


调查结论:对这样一起因交通事故引发的迷雾丛生的受害人失踪案,警察应有一定的职业敏感


501、502、503……


“到今天为止,我儿子已经503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9月12日是中秋节,来自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朱坊村的61岁农妇朱水香独自坐在福建省莆田市的一间小屋内,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儿子王国平能够奇迹般出现。


但是,千里之外的朱坊村村民却一致推测:因遇车祸送医院抢救而离奇失踪的王国平99%被人谋杀了!


遇车祸送医院抢救神志不清


2010年4月25日下午,在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某电子厂打工的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朱坊村37岁村民王国平,在外出途中被汽车撞伤,随即被肇事司机送到莆田市华侨医院抢救。


记者了解到,肇事车辆为一辆牌照为闽B13991的轻型普通货车,该车辆检验合格至2008年3月,属报废车辆,且无交强险投保。


事发当晚,肇事司机陈志耿在向涵江区交警大队的一份询问笔录中陈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4月25日17时左右,我驾驶闽B13991轻型普通货车沿324国道从福州往涵江方向行驶,当快到江口供电站路段时,我对面方向开来一辆大货车,突然从大货车后面跑出一个人,我从左往右打了一把方向,可是来不及,我的车还是把那个人给撞倒了,那个人倒在地上,然后又爬起来,拿起拖鞋想走,这时我就喊他,别走,你受伤了,后来我就打120电话,过了一会儿,华侨医院的救护车就来了,救护车把那个受伤的人送到医院。”


“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王国平)已经神志不清,不能说话了。”处理这起事故的涵江区交警大队民警胡志东回忆说。


因伤势过重,当晚20时许,王国平被转入莆田市第一医院神经外科治疗,住13楼31床。为陪护伤者,肇事司机所在的莆田市四通汽车修理厂还特地叫一名员工守候在病房。


经莆田市第一医院诊断,王国平的伤情为:1、脑震荡;2、左侧顶枕部头皮挫裂伤;3、右下肺挫裂伤;4、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擦伤;5、左食指远节、中节缺失。


转院治疗车祸受伤者“人间蒸发”


然而,9个多小时后,转院接受治疗的王国平却突然失踪,至今不知去向。


4月26日上午,在同地打工的王国平妻子陈长英听闻丈夫遭遇车祸的消息,几经周折找到莆田市第一医院,却被告知王国平已从病房走失。


陪护人员郑俊钦在向交警所作的询问笔录中陈述:“4月26日凌晨5时左右,我看到那个人比较稳定,又在挂点滴,我就去上洗手间,可是过了几分钟,我回来时,那个叫王国平的人就不见了,后来我就去13楼其他地方找,可是没找到。这时,我就叫护士,护士也说没看见……”


医院护士对王国平的突然失踪也感到措手不及,连忙向医院报告。


事后,陈长英通过调取医院的监控录像显示,王国平转入莆田市第一医院由担架推入,在医院大门口和电梯处,均有其进院的监控记录。然而,陈长英看遍了医院所有相关时段的监控录像,唯独没看到王国平“走”出医院的影像记录。


据了解,在莆田市第一医院的两个大门出入口、电梯等候处和电梯内以及位于住院大楼13楼的神经外科两端走廊,均装有电子监控探头。


感觉蹊跷的陈长英一边请人四处寻找王国平,一边立即向当地的凤凰山派出所报案,同时向涵江区交警大队提出了责任划分和事故赔偿的请求。


肇事司机老板称受害人有神经病


“只怪我做事太认真,不该派人去陪护。”肇事司机所在的四通汽车修理厂老板陈金全委屈地说,“没想到他(王国平)是个神经病。”


“王国平有可能自己躲起来了。”陈金全坚持认为,王国平离院出走,与他的神经错乱有关。“你想,如果没有神经病,会在自己被车撞后,还拿起拖鞋就跑吗?”


对此,莆田市凤凰山派出所民警蔡佳明也不予否认,“当初陈水英报案的时候,就说她老公有点神经病。”


然而,对“神经病”一说,王国平的母亲朱水香听后十分生气。“我对自己的儿子还不了解?王国平不可能有神经病,陈水英说丈夫神经病,那只是一句骂人的口头禅。再说,被撞后拿起拖鞋跑,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好比杀鸡一下没杀死,鸡还会乱跳乱窜呢?!”


王国平失踪前所在的某电子厂经理杨超也向记者证实:“王国平出事前很正常,一直在厂里搞印刷。如果有神经病,我们还会让他上岗吗?”


“我是看着王国平长大的,这孩子从小老实本分,小学中学成绩都很好,因为家里穷才不得不辍学,最近几年才外出打工。”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朱坊村村支书朱海根介绍说,王国平就是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不可能是神经病”。


朱海根告诉记者,事发已经一年多了,王国平所在的朱坊村村民一致推测,因遇车祸送医院抢救而离奇失踪的王国平99%被人谋杀了。


不过,杨超的脑海里也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这起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把王国平给撞傻了?”


王国平的母亲朱水香则坚持认为,儿子失踪极有可能是肇事方雇凶杀人、毁尸灭迹所为,“我儿子被撞成重伤,满头纱布,而且没穿鞋子,几餐都没吃饭,怎么可能自行出走呢?”


“会不会是药家鑫第二呢?”王国平家属怀疑说,“药家鑫是明的用刀捅死车祸受害人,而这起车祸的相关肇事人却来暗的,先把受害人送进医院,再秘密转移,进而寻找机会毁尸灭迹。”


谋杀证据不足警方未予立案


“我们也觉得很奇怪。”莆田市第一医院保卫科相关负责人说,对于王国平的失踪,医院目前也无法解释。


不过,这位负责人补充说:“医院没有全程监控的义务。退一步说,医院有一千多个病人,也不可能监控到每个病人。”


然而,令王国平家属感到不解的还有,当他们要求查看王国平的CT检查情况时,院方竟说找不到,“没人要的片子,可能被清洁工卖给收破烂的人了。”


“我怀疑医院相关人员配合肇事人制造了毁尸灭迹的惊天大案。”王国平的母亲朱水香质问道,“医院说我儿子是早上5点多拔了针头走的,试问三瓶点滴会打9个小时吗?我儿子被撞成重伤,满头纱布,几餐饭没吃,难道会飞走吗?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由于无法查明当事人下落,莆田市涵江区交警大队出具证明:因当事人王国平在莆田市第一医院住院治疗期间走失,致使道路交通事故部分事实无法查清,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条之规定,我队无法作出事故认定。


为鸣不平,陈长英和王国平的母亲朱水香两次赴北京信访。2010年8月20日,在公安机关和律师的调解下,王国平家属(甲方)与肇事司机陈志耿、四通汽车修理厂老板陈金全(乙方)达成协议:因王国平生死不明,且交通事故责任尚无法确定,乙方同意支付甲方被抚养人生活费7.5万元,每年支付1.5万元,分5年付清。如5年内王国平现身,乙方有权停止付款;如5年后仍下落不明,双方通过诉讼解决。


今年9月5日,江西省樟树市张家山街道党委副书记、张家山派出所所长陈剑钊率工作组一行再次前往莆田市,向经办此案的凤凰山派出所民警蔡佳明了解情况。


尽管是第二次来,蔡佳明还是反复查看陈剑钊的警官证以及询问工作组一行人的具体身份,显然他对此案十分谨慎。随后,蔡佳明取出厚厚的一本案卷,在简单介绍完情况后,他直截了当表示,“如果家属认为是谋杀,可以向分局刑侦大队报案,派出所无权受理”。


“去年这个时候,他手上的材料只有薄薄的三页纸。”陈剑钊说,“现在看上去一大叠材料,都是后来补的。”


陈剑钊认为,凤凰山派出所民警在接到报案后,没有及时介入并掌握第一手证据,更没有固定证据,导致现在面临取证难的尴尬,“民警没有在第一时间调看医院的监控录像,其监控录像资料甚至还是通过律师从家属手中转取的,而不是直接来自医院”。


“要知道,家属看监控录像肯定不如民警专业,调取的录像资料自然也就不够全面,是否遗漏了更重要的监控录像资料呢?”陈剑钊遗憾地表示,莆田市第一医院的监控录像资料只保留15天,现已自动删除,如果民警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的话,王国平失踪案恐怕不会到现在还是个谜。


9月6日上午,寻找一年多时间仍无结果的王国平家属前往莆田市城厢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重新报案,警方以谋杀证据不足且没有为走失人员立案的先例,表示不予受理此案。


同为警官的陈剑钊对此做法不能理解,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不等同于一般的走失案,对这样一起因交通事故引发的迷雾丛生的受害人失踪案,警察应有一定的职业敏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