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内战结束了一个阶级。后卡扎菲时代,会是怎样结果,目前是“好的势头中存在坏的各种因素”。

昨天,中国承认“利比亚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合法代表。时间晚了点,但是最为恰当时侯。对中国来说,不赶上“最先那一拔承认”是避免了“干涉他国内政的嫌疑”,在整个非洲地区,留有区别与欧美强权的中国风格。这是从大战略下局部策略考量,“水到渠成”就是这种诠释。 而利比亚“过渡委员会”当下逮不逮卡扎菲成了次要,关健是竖立其“正统性”既可代表利比亚合法权利。倘若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国有一国不承认,那利“过渡委员会”对利比亚全国的号令权威,必然受损。如今五大国都承认,有了联合国这认可,“过渡委员会”可名正言顺,约束各派系,讨伐异端势力。这是建立有效政权的基础。

国人有对“承认过渡委员会”有微词,也有人认为应该早承认。 前者,是不知中国对卡扎菲的态度,从安理会决定设禁飞区时的投票,中国的“弃权票”就表明了,中国对卡扎菲不存在“幻想”。而往前追究,卡扎菲当年接纳陈水扁的“迷航之旅专机”,再到去年的卡扎菲指责中国对非洲贸易,这是卡扎菲“作茧自缚”的恶因。卡扎菲触及中国核心的“统一台湾问题”,中国当然‘含恨在心’,只是为了“不干涉他国内政”这一旗子,才将“直接弄死”改成“就想看着你卡扎菲让美欧弄死”!

对于,中国是否该早承认“利比亚过渡委员会”这事上。 这不能单一取舍。早承认有早承认的“本事”。晚承认有晚承认的“智慧”。美法在利比亚的未来,有多大利益就有多大罪恶,毕尽他们是作为强权武力介入了利内政,任何利益获得都被视为“血腥味”,一旦利内部产生任何不满,很自然视美法为最大的仇恨对象。 中国则没有这种“风险”,无论是执政者还是利比亚人民,与中国合作,不会有“与美欧合作”的负担。

以卡扎菲愚蠢外交的经历为经验,足可看出“西方美欧是靠不住的白眼狼”,而中国则是“种瓜得瓜,秋后算帐”。这是东西方的明显差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