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国录 第二卷 第三章 宋辽对峙

张单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size][/URL] 因为,裴玉安之所以会害怕,是因为裴玉安是认出了一样东西,他知道这样东西是什么,所以,裴玉安才会如此的害怕,不过,目前的局势是对裴玉安来说,他是既清楚情况,又不是不明白敌情,所以,裴玉安还不敢胡来,故此,他裴玉安也就没有声张起来,他裴玉安就是把这个情况暗暗记在了心里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


因为,裴玉安之所以会害怕,是因为裴玉安是认出了一样东西,他知道这样东西是什么,所以,裴玉安才会如此的害怕,不过,目前的局势是对裴玉安来说,他是既清楚情况,又不是不明白敌情,所以,裴玉安还不敢胡来,故此,他裴玉安也就没有声张起来,他裴玉安就是把这个情况暗暗记在了心里面,没有说出来,并且,他裴玉安也是不敢再乱看,因为,他裴玉安是生怕自己看多了,会被人察觉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他裴玉安是装作漫不经心的看了几眼以后就不说话了。

终于,在楚季平身边的叽里呱啦的陈银驱是总算把话给说完的样子了,然后,后者是好歹不在前者的面前说话了,陈银驱是说完话了以后,他是又恢复了原来在千佛山的趾高气扬的样子了,而楚季平就是脸上是露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他是直视着裴玉安了。

站在耶律亚野这边人是看的没有错,陈银驱在耳边不断说话的男子不是别人,他正是宋朝的抗辽将领楚季平,现在,楚季平是扫了耶律亚野这方的人马以后,楚季平是开始说话了。

楚季平是皱着眉头的看完了耶律亚野这方人马以后,前者是觉得很奇怪,因为,在耶律亚野这方面的人马不仅仅是只有辽人这么简单,他那边还有宋人,居然连东瀛女子也是有的,这点,是让楚季平是吃惊不已。

有道是:“名将手下不斩无名小卒”,这句话是许许多多的名将的真实写照,楚季平这个人也是不例外的,因为,现在虽然是宋辽两国对峙的局面,但是,不管两国的战争打的再怎么样,也是绝对不能什么话语都没有说,为此,在战场之前双方的质问还是必要的!

楚季平冲着对面吼道:“辽狗们,在下宋将楚季平,我手下不斩无名小卒,快点一一报上名来?”

耶律亚野是瞧见楚季平这个阵势以后,前者是丝毫不惧后者的威严,耶律亚野就是把自己的名字给报了上去,接着,楚季平听完了耶律亚野自报姓名以后,楚季平又看了裴玉安和裴玉安的弟兄们一眼以后,道:“请问,你们身上穿着宋人的服装,你们是不是宋人?”

裴玉安的弟兄们是以裴玉安为首,既然,宋将的楚季平是问了自己的话语,那么,裴玉安的弟兄们是出于尊重和礼貌,他们是自然不能不说话了,遂裴玉安就开始说话,回答楚季平的问题。

裴玉安道:“楚将军,在下裴玉安,乃是山东土匪裴玉安,这些穿着宋朝服装的人,都是我的弟兄们!”

楚季平是眉头大皱道:“裴玉安?哦,原来是山东境内最大的土匪呀,奇怪了,裴玉安,你怎么会和辽人在一起呢,因为,据我所知,裴玉安是向来和辽人做对,是不可能出现在辽人的阵营当中的!说,小子,你是不是假的裴玉安?”

裴玉安是有点哭笑不得,道:“楚将军,我的的确确是真的裴玉安,只不过,我出现在辽人的阵营当中是另外有原因的。”

当裴玉安说到这里以后,他就把今天从千佛山到这里发生的事情是全部都说了一遍了,楚季平是听了以后,他是半信半疑,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是当即陷入了沉思之中了。

在这里的众人是看见这里以后,他们是知道楚季平对裴玉安说的话是半信半不信的样子了,遂在这里的裴玉安是有点发愁起来了。

因为,裴玉安是虽然怕都不怕楚季平,但是,前者是害怕因为后者的不相信而造成恶劣的影响,所以,前者是迫切的希望后者能把希望搞清楚,不然的话,造成了无谓的损失可就不应该了。

裴玉安见楚季平不是很相信自己,前者是在心里面大骂后者的是白痴一个大傻瓜,但是,裴玉安在心里面是骂归骂,他还是要做出解释的,故此,前者是接着,道:“楚将军,是不是这个狗日的陈银驱在你的耳边是乱嚼舌头,大说我坏话呀!”

楚季平是疑惑的看了陈银驱一眼,道:“裴兄,是的,只不过,现在,你们两个人是各执一词,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撒谎,你说的是真的呢?”

裴玉安是听见楚季平这么说,前者是怕也不怕,于是,裴玉安就对楚季平解释起来了。

裴玉安问楚季平,道:“楚将军,我知道你乃是一个铁杆的抗辽派,可是,众所周知,陈银驱乃是一个对辽的投降派,如果,情况是这样子的,那么,现在宋辽两国要开战,他怎么可能是亲临战场陪楚季平将军一起来抗辽呢?”

楚季平是听见这里以后,他是忍不住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裴玉安说的话语,于是,经过楚季平的几句话以后,楚季平对裴玉安心中的怀疑是顿时消失了不少了,但是,陈银驱到底是陈银驱,他可是一个在官场上面打滚的人物,他是听见裴玉安这番解释以后,他可是怕也不怕,陈银驱道:“楚将军,你不要轻信这个土匪的谗言,莫要中了他的反间计了!”

本来,楚季平是听了裴玉安的话语以后,前者是基本上完全相信了裴玉安的话语了,但是,现在是经过陈银驱一番话语以后,楚季平是又对裴玉安生出了一丝怀疑的心理出来了,陈银驱是看见这里以后,他的恶毒的话语是又说了出来。

陈银驱道:“楚将军,这个裴玉安可是我们大宋境内的一个匪寇,我是奉了圣上的命令多次和他开战,围剿了这支土匪,虽然,和这个土匪是结下了血海深仇,这乃是裴玉安这个贼寇冤枉我的语句,请楚将军不要相信!”

楚季平淡淡道:“那么,陈监军,请问你为什么这次会和我一起来抗击辽兵呢?”

对于这个问题,他陈银驱是怕也不怕,他陈银驱是嘿嘿冷笑道:“楚将军,这话你可就说的不妥了吧,你我都是宋朝将领,难道你能不能来抗辽,我就不能来抗辽了,再说了,我是监军,亲自来督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吧!再说了,难道谁规定在我们大宋朝是只能抗辽一个政策吗,难道议和就不行了吗?”

楚季平此人不善于言辞,而且,陈银驱这个人还是把宋朝皇帝给拿了出来压自己,这让,楚季平是不由的怕了怕,于是,一时之间,楚季平就没有了话语了,一句话也都说不出来了。

陈银驱是瞧见这里以后,他的心中是大喜,于是,他陈银驱就继续道:“楚将军,如今,山东的匪首裴玉安是和辽人站在了一起,情况很明显,就是裴玉安勾结了辽人,如今,你去剿匪灭辽,却在这里做事情,你这么做是不是太有点对不起大宋朝了!”

“这……”,楚季平听见陈银驱是把话语说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前者是忍不住说出了这个字了,而且,大概是楚季平说到这里以后,楚季平又是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裴玉安是一行人是听见这里以后,他们都是认为楚季平这个将军实在是太蠢太笨了,而且,实在太迂腐,居然就这样子被陈银驱的三言两语给说一下,意志力就这么不坚信,立场就动摇了,看见这里的裴玉安一行人都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了。

既然,陈银驱是要楚季平和辽人作战,那么,楚季平也就不想和在这里的裴玉安是多说一句废话了,遂楚季平就开始对耶律亚野宣战了。

楚季平对耶律亚野,道:“辽狗,现在我楚季平对你宣战,不知道,你应战不?”

耶律亚野是冷笑道:“楚将军,你既然是要向我宣战,那么,我也不客气了,你放马过来就是了!”

楚季平冷哼一声,道:“辽狗,来就来,我看到底是谁怕谁!”

裴玉安是听见和看见这里以后吗,他是在心里面大骂楚季平笨蛋,明明这个陈银驱是有很大的嫌疑,但是,裴玉安竟然是管也不管,一心只顾着和耶律亚野动手,是浑然忘记了陈银驱这个死贼,看来,楚季平这个人也是愚忠类型呀!

正当裴玉安正在想这些的时候,楚季平和耶律亚野两个人都是一拍自己的马屁股,向对方开始迎战了!

裴玉安是没有心思看楚季平和耶律亚野两个人是如何打斗的,但是,前者却是极有兴趣看陈银驱此人的一举一动,因为,裴玉安是发现在这里的是有不妥的地方,所以,裴玉安才会如此的。

至于不妥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呢,那就是一颗白色引线了,这个白色的引线是来做什么用的,对外行人来说可能是不知道,但是,对平裴玉安这种打仗的行家来说,他裴玉安是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也正是这个东西是太重要了,而且,陈银驱这个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所以,裴玉安现在怀疑这个白色音引线是陈银驱弄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