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城记 第四部 《猛龙过江》 第一五七章 无敌爷爷

龙天霸 收藏 0 1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





虽然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但骷髅们离一线天还是越来越近。我想了想,问军师:“从白果林到一线天,当初你们一共安排了多少袍哥?”

军师想了想说:“这两个地方,我们前后安排了大概1000人。我们当时的防御重心在鬼打坡,从一线天到那里安排得差不多有2000人。白果林地方太大,主要摆游击哨,老鹰岩虽然地势险要,但地方狭窄,部队根本摆不开,除了建机枪阵地封锁山口外,我们也别无他法。从老鹰岩到一线天,我们根据两边的地形,设立了很多阻击阵地,就是为了层层阻击,逐次杀伤。还有这一线天里,除了前后入口做了重点防守外,在里面也是没有办法展开部队的,也只能设立阻击阵地。所以我们当时的防御重点就在鬼打坡,那里设立有几道立体阵地,很多个机枪阵地,可以封锁一线天的出口和它前面的那片开阔地。”

我点了点头,说:“军师,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说当初井上信介是进攻到鬼打坡就结束了。可我爷爷的卫队不是还守在洞口那边么?还有梅花天阵,怎么也没有遭到破坏?”

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军师眼里竟然出现了一丝无比痛苦的神色,但很快就镇静了下来,他说:“林良,当时你爷爷不在,部队很多都是我在安排。陆百川当时就守在鬼打坡这里。我们当时用机枪封锁了一线天的出口,日本人在那里尸体是堆积如山,把整个路都给堵死了,最后他们就是用这些尸体来做掩体的。后来,杨家兄弟带领国民党也上来了,就把你爷爷的头颅挂在阵地前,我们好几个袍哥想去夺你爷爷的头颅,都被他们用机枪打死了。我们在鬼打坡那里打了几天几夜,最后还是因为弹药消耗殆尽没有得到补充,才坚持不下来的;不然,日本人和杨家兄弟是绝对攻不可能攻下鬼打坡的。后来,我考虑到绝对不能让日本人知道山洞里的秘密,所以我就把你爷爷的卫队叫了过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坚守在山洞那边,那日本人一定会找到山洞的,那我们当年的心血就白费了。他们于是都答应了我,都主动离开了山洞,来到鬼打坡和我们在一起。最后鬼打坡被攻了下来,为了不让日本人越过梅花天阵那片树林,为了不让日本人知道我们山洞的真正所在,所以我们就边打边撤,朝另外一个方向转移,把鬼子和杨家兄弟引了过来。林良,那边是悬崖,是绝路。”

说到这里,军师就开始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林良,你爷爷的卫队是我们袍哥子弟兵里里最能打的部队,他们为了保护山洞,跟着我走向绝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原谅我。”

陆大爷拍了拍军师的肩膀,说:“军师,你就别想那么多。我们袍哥人家弄死当睡着,怎么可能会埋怨你呢?何况,你当时的决定那肯定是正确了的,不然丁丁猫和幺麻他们也不可能答应你,跟到你走。”

不知怎的,我觉得自己的眼睛又开始湿润起来。为了保护“天字一号”不被日本人发现,卫队撤了出来,最后跟着军师走向了绝路。虽然最后他们都牺牲了,只有军师和陆百川活了下来,但对他们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天字一号”保住了。井上信介和杨家兄弟都没有发现山洞,都没有发现“天字一号”。按照中科院那些专家的话说,我爷爷他们当年组装成功的那台“天字一号”就一直在山洞里正常运行,在默默地保佑着我们中华民族的命运逐渐从弱转强,从衰转盛。

我咬了嘴唇,说:“军师,你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我爷爷要是在的话,也肯定会这么做的。所有的袍哥也都会支持你的。”


我先让军师到鬼打坡那里去等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把袍哥们组织起来进行决战,绝对不能再这样被日本人一点点蚕食掉。我和陆百川守在一线天的入口处,我在前,他在后;我在前边拦住正面之敌,他就在后边负责清理两侧可能的漏网之鱼。

看到骷髅们越来越近,我转过头对陆百川说:“陆大爷,到时候挺不住了就说一声,我们就往后撤。”

哪知道陆百川哈哈大笑,说:“我从十四岁就提起脑壳跟到你爷爷操,操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下过耙蛋。想起都提劲,老子竟然跟到我们袍哥人家的两代龙头大爷操过,以后还有哪个人敢在我面前提劲打靶?老子今天就是横下一条心,以后就在这里和弟兄们打平伙了。”

我也哈哈一笑,说:“陆大爷,话可不是你那么说的。我给我们家陆奶奶保证过的,一定要把你带到她面前,让你们姐弟两个见面的。陆大爷,我晓得你命硬得很,连阎王爷都不敢收。你和军师注定了是命大福大,我说不定也要跟着你们沾光呢。到时候把仗打完,还一样可以喝酒打牌找小姐。”

陆大爷顿时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在整个山谷回荡。

一个骷髅冲到我面前,听到我们的笑声也有些发呆,趁它立足未稳,我上去就是一刀。。。。。。


陆大爷老当益壮,和我配合默契,或一前一后,或一左一右,将整个一线天狭窄的入口守得是滴水不漏。随着地上被砍翻的骷髅越堆越多,越堆越深,在我们的脚下不断延伸。我们只好且战且退。这个时候,在我们退却的过程中,从两边悬崖壁里竟然挤出来不少的袍哥阴兵,一边和骷髅打成一团,一边还不时抓了机会和陆百川开起了玩笑,竟然说:“陆百川,看你没精打彩一点气力都没有的样子,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去找小姐了,遭掏空了?要不要老子过来帮你挡一阵。”

陆大爷也禁不住有些老脸发红,骂:“找个锤子小姐。各人自己留神点,要是遭洗脱了,各人自己去找阎王爷的老婆睡了哈。”

这样激战了不知几个小时,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好象在开始起雾了。在一线天里,光线更是暗淡。我和陆百川已经感到体力渐渐跟不上了,要不是袍哥阴兵帮忙,好几次都让骷髅差点从身边溜了过去。但我们现在还不能退。

因为我知道,鬼打坡那里当年是防守重点,那是因为要用机枪。现在我们只有两个人,而且是用刀剑格斗搏杀,所以一线天才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防守地点。我感到自己手中的刀越来越沉重,而旁边的陆大爷,我都已经听到他在那里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和呼吸声。


爷爷,我的爷爷,你怎么还不来啊?还有,这该死的九鼎!


看着袍哥阴兵在一个个烟消云散,我和陆百川也在越退越后,眼看再有个二三十米,我们就不得不退出一线天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人在耳边轻声对我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你等来了。”

声音很陌生,却是无比清晰。我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再看陆百川,他仍然在挥刀激战,根本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幻觉。突然,我感到自己背上象被人重重地击了两掌,往前急冲了几步,我顿时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在瞬间恢复了体力,根本就感觉不到疲惫。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九鼎,是九鼎在搞鬼。他奶奶的,你可爱的九鼎,可终于出来了。

我一声长啸,扭头对陆百川说:“陆大爷,你先休息一下,让我来。”话音一落,我立即精神百倍的冲了上去,把菊之刀舞得更是溜转。一阵激进猛攻,竟然一口气就将骷髅们击退了二三十米。后面的陆大爷简直是目瞪口呆,竟然说:“龙老大,你是不是吃920了?咋个又这么生猛了呢!”

我头也不回,一边大砍大杀,一边哈哈大笑,说:“吃了920,催猪不吹牛。哈哈哈。”

骷髅们被我的勇猛给吓倒了,进攻的时候开始小心翼翼起来,缩手缩脚。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长笑,在整个袍山回荡,在白果林回荡,在老鹰岩回荡,在一线天回荡,延绵数里,其声不绝。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笑!可真是倾国倾城的一笑。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面的陆百川已经在那里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是林三炮,是林大龙头。龙老大,你爷爷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过了不一会,还在笑声中发懵的骷髅突然骚动起来,一片混乱。因为光线很暗,雾气也开始弥漫起来,我和陆百川也看不清楚骷髅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正在无比诧异间,只见一个隐隐约约的黑影从骷髅堆里冲了出来,速度如闪电一般,倏忽即至,来到我的身边。我大惊,正要举起刀,就听到一个声音:“幺儿,别动,我是你爷爷,跟我走。陆百川,走。其他人,都跟我走,我们退到鬼打坡去。”

是爷爷,真的是爷爷!我顿时幸福得差点晕了过去,感到全身都晕乎乎飘飘然,完全不辩西东。迷迷糊糊之中,只感到一只有力的大手在拉着我如腾云驾雾一般。那,那可是我爷爷的手啊!

我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块草地上。军师和陆百川就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我,军师递过来一瓶水,说:“林良,你躺到休息一下,先喝口水。你爷爷回来了,你就放心吧。”

我翻身起来,没有看见爷爷,就问:“我爷爷呢?”

军师说:“他到后面去召集卫队了。你爷爷说了,现在日本人数量还比较多,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偷袭,然后明天早上退过梅花天阵,让日本人在梅花天阵里再损失一部分,最后我们就在梅花天阵后面的那片开阔地和他们决战,争取一战而胜。”

我点了点头,说:“军师,我很好,不用休息。到时候夜间偷袭,我也要去。陆大爷今天太辛苦了,一定要让他多休息。”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地形,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鬼打坡会成为防御的重点。因为从一线天出来,到鬼打坡这里,其实就是进入了一个葫芦口袋,三面俱是离地面四五十米的悬崖峭壁,根本没有办法爬上来,很有点象古代的那种瓮城。只要日本人从一线天涌出来,来到中间这片平地,立刻就会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枪林弹雨,完全成为没有地方躲藏的活靶子。我不知道当年井上信介和杨明德兄弟在那里填了多少人。不过我相信,如果不是弹药最后被打光的话,日本人是绝对不可能突破鬼打坡的。

鬼打坡后面就是一片密林,穿过这几百米的密林就是梅花天阵。现在日本人数量的确还比较多,估计怎么也在1500——2000左右,今天晚上偷袭它们一把,争取多杀点敌人;明天早上,再利用梅花天阵,再给它们以巨大的杀伤,到时候我们以逸待劳,决战的时候就可以多几分胜算。我对爷爷的安排,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们看见山坡下的骷髅在那里有的席地而坐,有的直接就睡在地上。后面生了几堆火,十来个忍者围在那里烤火。燕子她们干的不错,只跑过来这么点忍者,要想控制这么多骷髅,那可能还真有点麻烦。只要骷髅们一乱,不受控制,那就容易对付多了。

爷爷带了卫队过来,准备去偷袭。我说:“爷爷,你让我和他们一起去吧。我现在很好,没有事的。”

那边一个卫队立刻在说:“林三炮,你们家幺儿硬是可以哦,有点脾气,不愧是我们袍哥人家的种。”

爷爷哈哈大笑,对那个袍哥说:“那好嘛,幺麻,你到时候就带我幺儿去,也让他见识见识我们袍哥人家的手段。”


日本人不敢在夜间进攻,因为他们知道,在袍山,那可是我们袍哥人家的地盘;如果他们在夜间发动进攻,那简直就是找死,所以他们要等到天亮。

但我们如果不趁黑夜发动偷袭,那还打什么仗?那个叫幺麻的袍哥带着我们利用地形偷偷地逼近骷髅。日本人也很鬼,竟然还安排有巡夜的骷髅,在那里走过来走过去的。我想了想,爬上前去对幺麻说:“幺麻叔,我的刀快,我去干掉那几个巡夜的骷髅。你们趁势直接杀进去。夜这么黑,他们也看不清楚,肯定要乱成一团。”

他点了点头。我换上忍者服,在袖子上扎了条手绢做为标志,然后趁骷髅不注意,找了机会就窜了出去,大摇大摆的迎了上去。这是一个离大部队比较远的骷髅,正抱了刀在游荡,见了我也不在意,根本就不留意。我趁它不备,一刀就砍下了它的脑袋;然后如法炮制,将几个巡夜的骷髅都给杀了。最后一挥手,带领袍哥们冲进了骷髅营地。

除了我以外,其他的袍哥们基本上就只有一个影子,在如此暗淡的光线下,骷髅们也很难分辨得清楚,顿时就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乱做一团。而我身穿忍者服,它们更是把我当作了自己人,任凭我在那里大下黑手。果然,由于燕子他们阻击的忍者数量实在太少,要想控制住这乱成一团的骷髅还真是很困难。我们在里面左冲右突的乱整了一个多小时,它们也根本无法组织起反击,在那里到处乱窜,人仰马翻。

最后十多个忍者好不容易才把乱成一团的骷髅收拢撤回一线天,又在出口处摆下重兵防守,我们看到再也没有了机会,只好收兵。我回到爷爷身边,爷爷甚是高兴,军师和陆百川更是在旁边不停夸我,简直都有点让我面热。刚才出去偷袭的卫队对我更是赞不绝口:“林三炮,你们家幺儿硬是要得,简直不摆了。”

只听得爷爷心花怒放,在那里大笑不止。


等待军师和陆百川去休息了,卫队也在各个紧要处巡逻,我和爷爷就坐在大石上,开始聊了起来。我把奶奶她们当年被军统追杀,不得不去了美国,现在一切都好,正在想办法为爷爷和袍哥子弟兵复仇。父亲和四奶奶莫子玉留在了大陆,后来父亲参军,横扫喜马拉雅山,成为一代名将;还说父亲和母亲还有两个舅舅现在就在山下。我又把如何遇到五奶奶朱无尘,她现在就在金华山上的道观准备把爷爷他们接回峨眉山的事情都一一说了。爷爷顿时是感叹不已,我看到爷爷脸上竟然有泪光在闪。爷爷现在不是阴兵了么?怎么还有情感?这真是奇怪了。等我说到四奶奶莫子玉已经过世多年的时候,爷爷更是动情,怪不得奶奶说当年爷爷最喜欢的就是四奶奶莫子玉,看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深情。

等我说到,我这次就是准备来带领袍哥们回四川,挖出“天字一号”交给国家的时候,爷爷脸上顿时凝重起来,说:“幺儿,九鼎非常重要,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它。当年我费尽心机也只整明白一个,其他的以后就全靠你们了。但是,幺儿,爷爷还有一句话一定要对你说。自古以来,小到一个人一个家族,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成就大事,那既靠天命,更在人为。你要记住这句话,虽有传家宝,不能靠到老。最后一切都还得靠自己努力。你一定要记住了。”

我赶紧点了点头。爷爷看了我,无比和蔼地说:“幺儿,你今天累惨了,那就好好休息。明天,爷爷亲自教你打仗。”


第二天早上,军师把我摇醒,我吃了他递过来的罐头和干粮,又喝了半瓶水,顿时感觉精神十足。不知怎的,今天雾气很大,估计起码还要两三个小时才会全部散开。骷髅们已经从一线天里开出来了,正在整队,准备发动进攻。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除了我,军师和陆百川外,守在鬼打坡下面的竟然就只有我爷爷和他的卫队,其他近2000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军师笑了说:“林良,你爷爷给我说了,他要亲自带了卫队在这里大杀一番鬼子,挫一挫鬼子的锐气,然后我们就撤到梅花天阵后面去,利用梅花天阵再杀一阵鬼子,把鬼子搞乱,搞疲惫,然后一战决胜,所以其他人都被你爷爷安排到后面去了,去准备最后的决战。”

我点了点头。爷爷果然是久经战阵,思路清晰,我一定要好好学学。这个时候,已经整好队的骷髅先锋开始向我爷爷他们冲过来了。看看距离差不多了,只见我爷爷手一伸,一把弯刀顿时在手中直溜转个不停,然后见他手一挥,带着卫队就迎了上去。

看到爷爷和他那精锐的108人卫队在骷髅队里如砍瓜切菜一般风卷残云,我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当年湘军中的第一精锐,我们袍哥人家的“霆字营”,不也是这样么?哪怕自己只有区区几千人,在面临十多万敌人的时候也毫不畏惧,就靠了手中那把长仅尺许的弯刀,也是如这般风卷残云横扫千军。那是何等的气概啊!

我很想冲下坡去大杀一阵,但军师和陆百川拦住了我,说等会看爷爷信号,我们要先撤退到梅花天阵后边,以逸待劳。军师说:“林良,临阵决战绝不是靠一时之勇,更要懂得战术。要知道,只有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

没有多会功夫,爷爷和他的卫队就把鬼子的先锋队给消灭了,正要冲杀鬼子的第二队。这个时候,爷爷突然回过头,朝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快走。军师赶忙说了声“走”,和陆百川拉起我就朝后面的梅花天阵奔去。


我知道过梅花天阵的方法,所以和军师陆百川很轻松就越过了梅花天阵,一路上也根本感觉不到有什么奇异奇特奇怪之处。过了梅花天阵,我顿时就发现,那近两千人的袍哥阴兵已经列好队在那里等着我们了。军师上前就问:“钱麻子,都准备好了么?”

只听得一个袍哥高声回答:“都准备了,绝对能把他龟儿子的日本人整到住,往死里弄。”

只见军师点了点头,不停说:“那就好,那就好。”

过了半个小时,只见爷爷带着卫队也回来了,一人不少,简直就如天神一般。一个卫队还说:“他娘的,老子都还没有过到手瘾呢!要不是林大龙头喊撤,老子还想再砍翻他几个。”

另外一个声音立刻附和说:“啥子忍者骷髅,老子一看就是个沙罐货。等会再好好弄他们。”

其他人的声音立刻就起来了:“对头,到时候弄他们,往死里弄,把他们弄到住!”

这一席话,听得后面的袍哥简直是热血沸腾,在那里无不蠢蠢欲动。爷爷是哈哈大笑不已。爷爷对我说:“幺儿,等会敌人冲过来的时候,我们就把队伍向两边散开,把中间空出来,然后我们就从两边冲到他们的后面去,和他们调个位置,到时候你就跟到爷爷的后边。”

不知怎的,我脑壳一灵光,赶紧说:“爷爷,你是说,到时候我们就从那边往这边赶,把他们都往壕沟那边赶?”

爷爷哈哈大笑,说:“对头。军师,我们家幺儿脑壳还硬是够用哦!有天分,有天分!”

那边军师一边点头一边笑了说是。

梅花天阵后面,往山洞方向,当年爷爷他们挖有五条很深的壕沟。如果现在这些壕沟还可以用的话,到时候我们把骷髅赶过来,那这些壕沟就将是他们的葬身之地了。可,过了这么多年,这些壕沟还能用么?

不知爷爷怎么就看出了我的心思,笑了说:“我昨天晚上就让钱麻子他们把壕沟都弄了出来,都给这些鬼子准备好了的!”


突然,从梅花天阵方向传来一阵阵惨叫,在林子间回荡不停,让人听了顿觉毛骨悚然。我知道那就是忍者的惨叫声,骷髅们已经攻进了梅花天阵,正在遭到大麻烦。可惜,我实在不知道它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也许,爷爷在阵里安排了袍哥对它们进行阻击,让它们遭到重大损失。

但,过了半个小时后,一些骷髅开始突出梅花天阵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还是给吓了一大跳。这些骷髅几乎都是缺胳膊少腿,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骷髅。好几个只有一条腿的骷髅都在那里一蹦一跳的走路。我甚至都看到一个只有半边脑袋半边身子的骷髅,唯一的一只手里还握了一把武士刀,让人看了简直要做噩梦。过了好一阵,后面从梅花天阵里出来的骷髅就开始逐渐好了起来。等到所有的敌人都在我们对面排好队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时候忍者竟然只剩下了七八个人,看样子很多都死在梅花天阵里了。

我突然觉得好幸运。要是我父亲带领部队进入梅花天阵,那将是个什么样的结果?我简直都不敢想象。

果然如爷爷所料,骷髅们集合完毕后,就以楔形队形朝我们冲了过来,就是想中央突破。只见我爷爷双手一摆,袍哥们一接触到骷髅立刻就朝两边散开,把中间亮了出来,留给骷髅们。而我们却从两翼迅速包抄到骷髅们的最后边,刚好和他们调了方向。

骷髅们见我们一接触就散开,也觉得莫名其妙,却一直往前冲,那几个忍者在那里拼命叫喊,也没有办法让他们停下脚步;所以让我们很轻易就得手。可怜的骷髅,武功高有个屁用,战术,战术,你们懂么?

我们排成方阵,开始朝骷髅们压了过去。经过昨天晚上的偷袭和今天早上的攻击,再加上刚才梅花天阵的巨大威力,骷髅们损失惨重,在人数上已经弱于我们很多了。最关键的是,梅花天阵对骷髅们的杀伤太大了,很多骷髅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战斗力大打折扣,根本抵挡不住我们排山倒海一般的攻击,只有不停地后退,后退。很快,就有骷髅被挤下了壕沟。其他骷髅想拼命站住脚,怎奈得人潮汹涌,退不胜退,根本无法站住脚,无数的骷髅就这样被挤了下去,直到壕沟被填满,它们就踩着自己人的尸骨,退向第二道壕沟。我们则是步步紧逼。

几个忍者见势不妙,开始嚎叫着想突围,他奶奶的,你这不是找死么!我直接就迎了上去,刷刷几刀,就将他们砍翻在地。

失去指挥和控制的骷髅更是乱成一片,慌不择路,拼命逃窜,在那里挤得是人仰马翻,纷纷跌下壕沟。看到如此壮观情景,我突然想起明代的时候李如松带领军队在朝鲜也是这样把丰臣秀吉的部队赶下河去的,成千上万的日军就这样被活活淹死和冻死。

我对爷爷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打仗,靠的绝对不只是匹夫之勇,更重要的是谋略和战术。爷爷先是利用夜间偷袭,大杀敌人;然后打掉骷髅的先锋部队,挫其锐气,大壮自己威风。接着又是利用梅花天阵,给敌人以重创;最后利用壕沟,一战而胜。在爷爷眼里,真的是草木皆可为兵,天地自然皆可做造化之功。简直就是一代战神。

这个时候,袍哥们站在壕沟两边,对几乎丧失作战能力的骷髅们大砍出手,到处都是骷髅们的残肢断臂和脑袋,简直让人目不忍睹。一直用了整整两个小时,袍哥们才把骷髅们全部杀完,快乐收工。

最后只见爷爷手一挥,袍哥们很快就列好队,爷爷高声说:“各位兄弟,当年我林三炮答应过大家,要带大家回四川。现在我们家幺儿就是过来接我们回四川的,接我们去峨眉山享享太平香火,享享清福。”

大家立刻欢声雷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