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枪声 正文 二十、钓“大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8.html


第二天凌晨5点,神枪队带上干粮,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发了。

服部敬司把神枪队分成了6个战斗小组,两个人一组,沿前段时间陆汉成经常出没的紫金山南麓东南角一带,设置了6个狙击点。各组间隔1公里左右,他带领第4组居中。每个组都配备了对讲机,服部敬司还带了一部电台,直接和司令部保持联系。山口雄进撒开一张大网,就等着陆汉成自投罗网了。


这幢灰色的二层小楼,曾经是南京卫戍区所在。唐生智临危受命守卫南京,便把他的前敌指挥部设在了这里。楼后原先有一个不大、但是很精致的花园,花园里有个池塘,养了不少金鱼。日军攻城,这里理所当然地成了重点轰炸目标。几番狂轰滥炸,楼塌园毁,池塘也破损干涸。水没了,鱼死了,只剩下那座假山,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像一块供人凭吊的墓碑。此刻,迎着清晨的薄雾,假山脚下的一块石板被轻轻挪开,露出水缸般大小、黑黢黢的洞口,稍顷,陆汉成和余永志机警地钻了出来。陆汉成没有马上动作,他伏在假山脚下,仔细观察四周的动静,见确无异常,这才带着余永志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摸进了小楼。

楼里一片狼籍,门窗被炸飞,满地都是玻璃碎片,壁炉里塞满了胡乱丢弃的、尚未烧尽的文件。墙角还有几堆粪便,大概是日本人攻进来后留下的“遗迹”。

两人顺着楼梯登上二楼,在靠西的窗户旁隐蔽下来。准确地说,这扇窗户已经没有了窗扇,看上去就是一个黑乎乎的洞。窗外是一片小平房,再往东是一条大街,街对面以前是达官贵人的住宅区,多为独门独院。眼下虽然是寒冬腊月,那些高大的常绿乔木依然是枝繁叶茂,浓荫蔽日。只是因为缺少了人气,显出死一般的沉寂。

“汉成,这地方怎么那么静,静得跟到了阴曹地府差不多?”不知咋搞的,余永志的心里有些发毛,后脊梁直冒冷气。

“没错,咱们俩就是勾魂的无常,要把小鬼子都请进阴曹地府。”陆汉成把擦好的子弹细心地装进弹匣。

“我是说,鬼子会来这里来吗?”余永志举起望远镜,开始观察外面的情况。

“放心吧,住在这里的,都是当官的,没准咱们还能钓条‘大鱼’呢。”陆汉成的话让余永志心头一亮:可不是嘛,眼见得整个南京城都被炮火夷为平地,唯独这片小楼保存得如此完好。为啥?并非日本人大发慈悲,而是有意鹊巢鸠占,把这些房子留下来自己住。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陆汉成,心里嘀咕道:这小子鬼心眼真多!

“注意,有情况。”陆汉成低声提醒余永志。

随着发动机的轰响,一辆黑色的小汽车由南往北驶入大街。“吱嘎”一声,停在一座站着双岗的红漆门楼前。车停稳后,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下来一个秘书模样的人,打开后面的坐厢,谦卑地夹着文件包侍立一旁。车厢里伸出一只蹭亮的长筒马靴,紧接着露出一顶黄呢军帽,马靴落地后屈膝用力,从车里钻出个日本军官。军官下车后扶了扶挎在腰间的军刀,又抻了抻自己的呢子军服,然后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绕过车头,走上门楼前的台阶。哨兵立正行礼,秘书小跑着在前面引路,叫开了那道紧闭的大门。

日军军官下车的一刹那,陆汉成的准星已经瞄上了他。但是,旁边站着个秘书,加上此人个子矮小,身体又一直在运动,所以迟迟没有抓住击发的有利时机。军官的一只脚已经跨进那道半尺高的门榄,不知为啥,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张望了一下。上唇那撮傲慢的仁丹胡,连同肩章上的两颗金星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这回头一望,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对于陆汉成来说,已经足够了。

“哇,是个将军!”余永志失声叫了起来。话音未落,“啪!”耳边枪声骤响,余永志在望远镜里看见军官像被牯牛用力顶了一下,身体猛地后仰,眉心处血花飞溅,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枪声大作。门口的两名卫兵就地卧倒,胡乱开枪射击。

余永志兴奋地喊道:“打中了!打中了!”

就在这时,斜刺里飞来一枪,打碎了余永志手中的望远镜,爆裂的玻璃镜片像锋利的刀子,割得他满脸是血。脸部毛细血管多,虽然伤不致命,但血流了不少。陆汉成一把余永志摁在地上,撕开急救包为他包扎伤口。

陆汉成的手在为余永志缠裹纱布,眼睛却时不时地扫视着窗外的动静,脑子在飞速地旋转。从子弹飞来的角度看,敌人的射手应该隐藏在东北角一带,而且位置比较高。奇怪的是,东北方向根本没有高楼,也没有山坡,这一枪到底是从哪里打来的呢?陆汉成来回巡视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可是,当他的目光再次扫过那片挺拔的树林时,突然发现茂密的枝叶间闪过一丝光亮,凭经验,他知道那是光学瞄准镜反射的光斑。原来,狡猾的鬼子藏在了树上。陆汉成冷笑一声,举枪就射。“忽喇喇”一阵枝桠断裂的声音,从树上掉下一个日本兵,身体倒挂,额头滴血,一枝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落到了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