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秋日的思考》

《中秋日的思考》

站在北京西麓的山巅,遥望东方的灯海,犹如看到了星火燃起的星星海洋,漂浮在狂涛巨浪中,燃烧着生命的腐朽。然生命的现实,却着实让我感觉到无奈的死水般冷寂。于生存之本的思考,不由得我想起久远的往昔之痛。

生命原本可以因为人类在地球上的繁衍而丰富美丽,因为有人类的智慧而产生更加丰美的祥和与快乐。但是,人们似乎并不十分的健全和喜欢美好,总是希望搏斗与征战。也许,作为女性,我本能中的喜欢静谧与安稳,从而产生了对于生命本真的认识性的不同,男性的世界领域所给予我的是撕杀与搏斗,而女性的温柔和包容性,使得我本能的愿意接受来自体贴和温存的感性认知。对于男性的暴烈与亢奋,虽然我能够部分的接纳,但似乎不能够全部的接纳。这可能是我女性本能的性格属相,也是一种必然的意识驱纵。

清晨,当我仰望着东方升起的太阳,总怀着一种神圣而无比幸福的被照耀的感觉。作为女性,无论从什么角度上说,我都认为,天是男性的比相,而女人是大地的代名词。遥望大海的汹涌,我赞叹生命之光,在海上绽放出无比瑰丽的花朵,回首用晶莹的目光,微微抚摩身后的群山,我感觉那就是我们海洋的儿子们的永远不会凋朽的墓碑。请不要怪我用墓碑来形容大山的感觉,因为,在我的视野中,所有的山脉,都是曾经生命消亡后所矗立在自然中的丰碑。我不无感慨的喜欢大山,是因为,我仰望所有生命曾经的恢弘,那气势轩昂的无数生命形式,眷顾着我们未来生命的启程,我没有理由不喜欢大山,因为,大山就是祖宗的根,他无处不在的让我感怀父辈的伟岸与光明。

当看着西下的夕阳,我们有谁能够不慨叹生命的无奈与悲伤,但夕阳的红和灿烂之美,是每个生命都要经历的必然过程,那么,当我们每个人思考一个生命消亡的全部过程的时候,又有哪一位不感恩曾经的父辈们给予我们的无数的赠予和教诲。无论是生命的给予和物质的享受,都凝聚了父辈们辛劳的汗水和恒久的努力,当我们今天享受着无限的文明和未来将继续学习的内容,我们有谁能够否定父辈们曾经为我们的奠基。他们慷慨的给予我们生活的资料和丰实的享用,我们今天站在大地之上,请用我们的赤诚和对人类祖先的恭敬,献上我们最最崇敬的供养,用我们劳动的本能,为未来的孩子们,做最重要的也是最需要的奉献,这就是——劳动力的奉献。

我们都是地球的子民,我们都有共同的利益,那么,当我们每每看到大山和海水,我们都应该自然的想起我们的祖先,是海水养育了蓝色水球——地球,我们的家园。而蓝色是宇宙天空最媚惑的色彩,也是色彩学里最梦幻的颜色之代表色。我们每个人都会做梦,因为,我们的梦幻来自于神灵的启示,我们所有的经历都离不开对于神圣的想象,所以,天空,才是我们永久的恒定不变的家园,我们来自遥远的空中,我们的生命是水与火合和而成的本根,缘于我们人类地球的现实,我们无不应该,向着蓝天祈祷,为了世界人类的和平,为了人类永久的吉祥,向着上苍的神明,祈祷人类永恒,生命永远清新。

2011年9月13日拟稿于北京西部

王极冰原创编辑笔录与上庄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