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六章(1)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老人:“看缘分吧……”他眼里贸然闪出一丝光,久久地望着我:“你为何对这件事情有兴趣?” “不是兴趣,我有一种使命感,要把这事一查到底,还它本来面目!” 老人打量着我:“难哪,凭你一人,恐怕回天无力呵!” 我无奈地笑笑:“再难,总得有人去做……” 老人眼里闪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老人:“看缘分吧……”他眼里贸然闪出一丝光,久久地望着我:“你为何对这件事情有兴趣?”

“不是兴趣,我有一种使命感,要把这事一查到底,还它本来面目!”

老人打量着我:“难哪,凭你一人,恐怕回天无力呵!”

我无奈地笑笑:“再难,总得有人去做……”

老人眼里闪出慈祥地光,嘴张开又闭上,闭上又张开,始终没有把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我不知他想说什么,更不好直接问他。

过了一会儿,老人似乎平静了,他向我捧起盛茶的土盏,意思是请我离开。

我站起身来,向老人告辞。

老人指着他身边一个小洞:“从这儿下去,可以直到大雄宝殿。”



幸子站在大雄宝殿外面,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她一看到我,就问我上哪儿去了,害得她在这儿等了许久,仿佛生怕我丢下她走了。

我笑着安慰幸子,说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当然,我没有告诉她我在洞窟里遇到神秘老人一事。我看她有些闷闷不乐,就开玩笑说没有起风,那沙子怎么会吹到她眼睛里去了?

幸子轻轻叹气,告诉我她跪在佛像前时出现了幻觉,仿佛看到四十多年前海龟纯夫来过这里。然而,他不受欢迎,被一个个凶狠地佛陀打出殿来……她在祈祷菩萨保佑她平安时,似乎菩萨不太理她……她问我,这会不会是真的?

我笑了,轻声在她耳边说:“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幸子惊恐地看着我:“在寺里千万别说这些,会亵渎了神灵!”

正好,有个沙弥经过我身边,我就问他方丈室在哪儿,沙弥指引了方向,我就叫幸子跟我前去。


方丈室在回廊后面的一排平房里,非常幽静。

一个年迈的老和尚打坐在长条的木榻上,身边的供台上有一尊佛像,周围燃着十几盏长明灯,将室内照得透亮。想必,他就是方丈了。

方丈察觉到有人进来,但他仍然没有睁开闭上的眼睛,嘴里依然默默念着什么。良久,他敲了一下供台的上钟,才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我和幸子。他在看幸子时,我觉察到他眼里闪出一丝惊讶,但稍纵即逝。

方丈打量了我一会儿,指着他面前的蒲团:“两位施主请坐。”随即他拍了一下手,一个小沙弥应声而来。他对小沙弥说:“你去沏壶茶来,待客!”

方丈慈眉善目,一脸地和气,年约六十多岁,身体微微有些发福。我告诉他我来自蜀中,由伏虎寺的长老指引来到华来寺。

方丈欣慰地笑了笑,问我:“伏虎寺的长老还好?”

“我看他气色不错!”

方丈:“这就好……他是我师兄,主持伏虎寺二十多年了。”

“请问师傅,该如何称呼您?”

方丈不在意地说:“施主就叫我慧能好了。请问,二位见我……”

我从包里拿出一份登载有《为了忘却的回忆》那篇文章的报纸,双手捧着递给方丈:“我为此事而来!”

方丈不解地接过报纸,打开看了看题目:“你的意思是……我读了这篇文章,就知你的来意?”

我点点头。

方丈看看天色已晚,问我:“你带车来了?”

我与幸子面面相觑,苦笑了笑。

方丈:“到渔阳最后一班车,你错过了……也许天意如此,留你在寺里歇息。这样吧,你们先去休息,我看了这篇文章再找你,如何?”

幸子望着我,要我答应,我知道她累了,便回答可以。


方丈特意令膳房为我和幸子备下斋饭,饭后,小沙弥引我们分别在僧堂歇息。

幸子住的那房子很大,室内只有一张床,空荡荡的,风从破了的窗户外倒灌进来,发出呼呼的响声。

幸子求助式的看着我,在这儿我毫无办法可想,只好安慰她早点休息。

我来到与幸子隔了几间屋的僧堂,这儿比幸子住的那间屋还要简陋,靠墙的地方一张木板搭在两个长凳上就算是床了,上面放着一床薄薄的被子。

随遇而安吧,在我的记者生涯里,已经习惯了各种生活,且能上能下。

可是这一夜,我躺在木板做的僧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窗外响起雨打树叶的沙沙声,雨声中传来和尚轻微地念经声……一九四二年,在这座寺庙里曾经发生令人震惊的事情,它是如何发生的,事情的经过以及结局是什么?处于半梦半醒的我,似乎听到房上神秘的脚步声,看到回廊下一身是黑的背刀人,大雄宝殿佛像下,有人在窃窃私语,阴森恐怖的塔林里,露出一双双闪着蓝光的眼睛……

贸然,窗外闪过一条黑影,门上也响起轻微的声音。我的心陡然剧烈地在收缩,人猛地清醒了,从木板床上一跃而起,两眼紧紧盯着窗外。我轻手轻脚地来到门后,耳朵贴在门上,从门缝中传来人急促地呼吸声。

门外有人,我顿时毛骨悚然,背上发麻发凉。我并非是胆小的人,但在这凄风苦雨中夜宿寺庙,空荡荡的僧堂里除我之外别无他人,确实心里七上八下。有人说,被吓怕了的人,有时会走极端。此时的我,竟然悄无声息地拉开门拴,猛然将门打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扑在我身上,紧紧搂住我的颈项。我正要叫出声,一个同样是惊慌地声音在我耳边响:“焦剑君,是、是我!”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着抱在怀里的人竟然是幸子!我赶紧松开手,看着惊魂不定的她:“你怎么啦?”

“我害怕,我住的那间房子,一静下来就听见有人在小声地耳语……焦剑君,我想住到你这儿来!”

话未说完,幸子已经进了屋,我想阻挡来不及了。年轻的一男一女,没有婚姻关系,也非恋爱中的伴侣,怎么能夜宿在同一间屋里?我想都不敢想,且不说从小受的传统教育,就是在风化开放的今天,我感情上一时也接受不了,何况幸子还是一位有身份的国际友人。

幸子在我的床上坐下,两眼可怜地看着我,分明是在求我不要赶她出去。她的眼神是纯净地,没有一丝邪念。

我反而觉得自己想多了。

日本战败后,经济上几乎全盘西化,文化方面也采取拿来主义。到八十年代,青年人基本上是西方的价值观念,原来承袭中国文化的东西少了,在性方面也特别开放。中国人反而还是墨守成规,在性上特别拘谨。尤其是我,还遵从着男女授受不亲的约束。

我努力做出一副无所谓地样子,轻轻把门关上,但没有插上门拴。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离床较远的地方。

幸子本来紧紧靠着墙壁,在床上给我让出一块地方,看我没有上床的打算,干脆就完全占据了整个床。

“焦剑君,不好意思,让你受苦了!”幸子说罢,拉开被子盖在身上和衣而卧。很快,她就发出轻微的怎鼾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