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68.忍气吞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服务台前,接待小妹忙得不可开交,等其稍稍空闲,仲谋和文清走近柜台。

“小妹,我刚才不小心打碎两个玻璃杯,你看需要赔多少?”军人性格耿直,老同学主动申请赔偿。

“一个玻璃杯赔100块,等侍应生核实,如果发现瞒报,赔偿价格翻两翻······”小妹妹压根没看眼前的两人,冲着对讲机大声呼叫,“4楼的楼层负责人,请检查408房间内的物品。”

文清火冒三丈,“一个普通的玻璃杯最多也就值10块钱,凭什么要赔100块?这不明摆着讹人吗?”

“算了,算了,我陪!”3年的朝夕相处,仲谋对文清再为了解不过。老同学嫉恶如仇,丁是丁卯是卯,眼睛中容不下一粒沙尘,越背着他说,他会越较真。

“不能陪,叫你们大堂经理来!”文清脸上的怒气渐胜,神情异常恼怒。

“大堂经理来也行,不过涨为300,葛经理,请过来一趟?”小丫头可能经常处理类似的纠纷,神色淡定自如。

楼上很快走下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葛经理,这人嫌100块一个玻璃杯太贵?”用幸灾乐祸的眼色瞥瞥愤怒中的文清,小丫头等着看热闹。

“哦,太贵?这样,300块一个应该不会嫌贵吧?”青年人更不客气,说话简直让人吐血。

豪杰走入争执的人群中,仲谋轻摆脑袋,暗示别乱插话,局势渐渐按所预想的轨道在前行,千万不能被打扰。

“别这样,我陪,我陪还不行吗?”小伙继续扇阴风,点鬼火。文清一旦被激怒,他的做法不可预知,但肯定不会是小事。

“仲谋,你别管,今天我还就杠上这帮人了,你的领导是谁?让他出来,我不信天底下没有道理可讲?”

耸耸肩膀,年轻人用怜惜的眼神看着老同学,“领导出面是500块一个,需要我为你效劳吗?”调侃的口气如猫戏老鼠。

“你请他出来!”文清的言辞越来越简短,但仲谋明白,火山即将喷发。

“经理,你好,我朋友脾气暴躁,请原谅,您看能不能少赔点?他爸爸可是军长!”仲谋按既定策略行事,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不知道会不会发飙?

冷冷地瞅着两青年,中年男人嘴中迸出的词语更雷人,“他爸要是军长,我就是军长他爹,500块一个,一分都不能少,否则,我扒下你们的皮!”

“你再说一遍?”同学快速靠近男人,青筋直暴的拳头暗自捏紧。

“我就是军长他爸,我还是军长他祖宗,不服气吗?”上前一把揪住文清的衣领,男人蒲扇般的巴掌径直抡向人的面颊。

以快制快,扣住对方的左手腕并发力使之抻直,右滑步,一记留有余地的横肘打中“汉奸头”的肘关节,“啊!”惨叫声慑人心魄,窝心脚同步跟上,男人仰面朝天倒下,头部重重磕上地面,鲜血顺着额角缓慢流出。

“快,往外冲,文清,谢哥!”仲谋提醒两人的同时,疾步朝大厅外奔跑。现场眨眼间乱为一团,惊呼声、尖叫声、呼救声乱糟糟一片,直蹬腿放倒一个正欲冲进来的大汉,身后的两人已跑出大厅。

门外,奔涌而来的人群瞬间围住3人,以暴制暴,摆出三角鼎立的姿势,三兄弟背靠背迎敌,外围的人群中不断有人倒下,但新人很快补上,朝着停车的方向,人团缓慢移动。

慢慢地,人也打红眼,下手越来越重。“澎”一声闷响,“全部让开!”人墙呼啦啦散尽,躲入持枪者的背影。六把枪支直指向三兄弟,“谁敢动,再动打死你们这帮兔崽子,敢到龙哥的地盘闹事,找死!”

在枪支的胁迫下,3人被拳打脚踢一番后重新带回大厅。头部刚刚敷好的中年男人走上前,对着文清的脸抡圆巴掌就是一个大嘴巴,“想寻死,也得挑选地方,找龙哥的麻烦,你们这帮蠢货还不具备资格。”

枪支指着,老同学没有反抗,硬生生捱下这一巴掌,涨红的左脸庞清晰显现出五个手指印,半边脸很快浮肿,眼眶因为充血,看上去像一头被困在牢笼中的猛兽。

“你他妈还不服,是吧?老子整死你!”男人作势又欲动手。

“老大,我们赔钱,我们赔钱还不行吗?”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稳住“汉奸头”的情绪,免得文清再吃现亏。

男人显然对钱更感兴趣,收回手掌,“早他妈赔钱不就没事,豹子,去外面看看,有多少兄弟被他们打伤?这笔账全部要这帮混蛋双倍送上!”

片刻后,大汉走近男人身旁,贴着耳边小声汇报,凶巴巴的声音立马回荡在大厅中,“通知你们的朋友,赶紧准备十万块现金,过来赎人,快!”

“老大,能不能允许我们商量一下?十万块不是小数目,一时之间恐怕有些为难?”赔着笑脸,仲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观察文清咋样应对,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

思忖少许,男人颔首许可,“行,别耍花招,赶紧筹钱!”

“老大,这事由我引发,跟这两位朋友无关,我马上通知人把钱送到,不过,希望能在安静的地方独自打电话,那样不会引起我太太的怀疑,以免耽误大家的时间,你看如何?万一不放心,你完全可以派人看着我。”文清人渐渐清醒,说话间已经恢复往日的条理和自信。

可能觉得眼前的3个青年都是瓮中之鳖,绝对无法翻出大浪,男人再次同意。

在3条枪的监视下,文清去2楼联系朋友。蹲在地上,仲谋痛心疾首,不该来这个地方,把同学害惨,堂堂的特种兵教官,居然被人当众侮辱,还不敢反抗,嗐,文清,小弟对不起你呀,既破财又伤自尊,以后还如何相处?

一旁蹲着的上司也非常人,撇撇仲谋的眼睛,以闪烁的目光征询,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小伙朝楼上努努嘴,暗示先看老同学的应对策略。

文清十分钟后从楼上下来,“老大,已经联系好,最快一个半小时,钱就会送到这里,请尽管放心。还有一个小小要求,我们能不能回房间去等候,这样太累,钱不会少你们一分。”

“不行,只能蹲在这个角落,你们六个守着他们,豹子,你安排人员送受伤的兄弟上医院,其它的人各回各位,散开······”男人用手摸摸肘关节,“我也得上趟医院,妈的,如果检查发现骨折,老子有你好看,葛经理,等我的电话,如果伤势严重,十万块都不能解决问题。”

没吭声,3个难兄难弟蹲在一块小声耳语,“文清,真对不住,不该带你来这种地方,嗐!”仲谋诚恳的向同学道歉。

“不怪你,你是一番诚心诚意,我明白,等我的人赶到,有这帮混蛋好受的!”咬牙切齿的词语从同学的嘴中小声迸出,令小伙暗喜不已。

谢哥依旧默不作声,仲谋用眼神暗示,应该很快就会脱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