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誉欲降中国评级 意在“围魏救赵”为美市场再贴金

wgzz 收藏 1 158
导读:把别国拉进投资黑名单 为美国市场脸上再贴金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公司今年以来四处出击,频频动用下调评级的利器,在下调欧洲多国主权信用评级后,最近又扬言,可能在两年内调降中国信用评级。惠誉亚太评级主管安德鲁·卡胡恩表示,中国本币债信评等可能在未来12至24个月面临下调。   中国经济影响力增大   今年以来,惠誉相继下调了对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希腊的评级。对于惠誉轮番降级的原因,北京大学国际人力资源EMBA客座教授武欣欣对记者说,这是正常的,因为现在全球经济都在下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把别国拉进投资黑名单 为美国市场脸上再贴金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公司今年以来四处出击,频频动用下调评级的利器,在下调欧洲多国主权信用评级后,最近又扬言,可能在两年内调降中国信用评级。惠誉亚太评级主管安德鲁·卡胡恩表示,中国本币债信评等可能在未来12至24个月面临下调。


中国经济影响力增大


今年以来,惠誉相继下调了对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希腊的评级。对于惠誉轮番降级的原因,北京大学国际人力资源EMBA客座教授武欣欣对记者说,这是正常的,因为现在全球经济都在下滑。但有一点与以往不同,就是过去经济不好时,评级公司并没有大范围下调评级,原因在于当时大家能看到经济下一复苏周期在哪里,有希望,有信心,而这次大家还没有看到复苏点在哪里,希望和信心都不够。


惠誉还将目光投向中国和日本。9月8日惠誉警告,若中国银行资产质量出现实质性恶化,可能会在两年内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此外,惠誉还指出下调日本信用评级的可能性高于50%。


“评级机构现在对中国如此关注,是因为我们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武欣欣说:“过去中国经济在世界上没有地位,大家很少关注,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势头良好,人民币越来越强势,特别是在东亚、南亚等地区,人民币影响力很大,已成为区域性国际货币,在这种利好形势下,评级机构会警示风险,提醒投资者防范风险。同时,也提醒中国银行业在一到两年内解决自身问题。”


夸大中国金融风险有违事实


今年以来,惠誉一直对中国金融稳定性存在担忧,称中国银行业在平台贷款、房地产贷款及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资产质量面临严重恶化风险。同时,对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也表示了担忧。


对惠誉的质疑,专家们认为,其提醒有积极意义,可以促使中国加强对银行业的风险管理和对地方投资的监管,但其描述的情况夸大了风险,与事实不符。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徐洪才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首先,政府投资基础设施会产生外部经济效应,搭建的这个平台将有利于经济发展,会促进投资、消费和经济的增长,政府未来偿债前景是乐观的。其次,中国政府总负债水平占GDP比重非常低,并且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和发达国家水平,未来每年新发生的债务赤字也非常低,中国政府不存在发生债务危机的可能。第三,目前地方政府出现一些财政困难,主要原因是中央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调控。过去地方政府收入相当部分依靠土地,现在对房地产的调控有利于促进地方政府优化投资和财政支出结构。第四,从银行方面看,目前对地方融资发生的坏账比率并不高,坏账占整个信贷资产的比重更低,是在银行能承受的范围内的。


对于惠誉另一质疑: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发放的贷款,有可能成为中国金融系统的巨大包袱,徐洪才指出,与美、欧、日一样,大家都经历了金融危机的冲击,我国在这一冲击过程中产生一点问题是合理的。当时中国若不搞投资,经济就会大幅滑坡。2009年,世界新增GDP的50%以上都是由中国创造的,现在评级公司忽视我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而把存在的一些问题扩大化,是鸡蛋里挑骨头。我国有广大的市场容量,可以建立内生型经济增长机制来发展,我们是大国,不像小国那样过度依赖外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是可以解决的。


警惕“唱空”背后的阴谋


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经济遭遇重创。欧债危机的出现,显然救了美国。至少,流出美国转而流向欧洲的资金,又再次回到美国,重新购买美元资产,尤其是美国国债。资金回流,对于市场信心的重建,金融体系的修复乃至美国经济的恢复,百利而无一弊。如今,惠誉警告说要调降中国评级,无非想让这份“投资黑名单”再增加些经济增长势头不错的新兴市场。或者,他们不如直接说,美国仍是投资首选。


在三大评级机构中,惠誉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今年以来,惠誉数次“唱空”中国银行业。一些业内人士提醒,除改正自身问题之外,还需提防“唱空”行为导致人心惶惶和扰乱中国金融经济秩序的风险。也有评论指出,评级机构在其公正的外表下,有时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评级机构在前面唱空,对冲基金在后面做空中国银行股或中国概念股,随后再低位吸纳,谋取双向暴利。


如今世界三大评级机构都是由美国资本控制的,“由债务人控制的评级机构自然要为埋单方贴金了”,徐洪才认为,评级机构一直以来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行两个标准,他们对发展中国家总体信用评级总是偏低,其标准有偏见。而且目前三大评级机构的评级不透明,没有人监管,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有学者提出搞一个全球统一的评级标准,但三大机构都不同意,说只能按他们的标准进行评级,但他们从来不公布自己的标准是什么。


业内人士呼吁,中国作为债权国,应该争取国际评级话语权,支持本土评级机构发展,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统一的信用评级从业机构认证制度。(记者 罗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