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47章 反常现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回到办公室,没有一丝倦意,一个个疑团在他脑海里萦绕,他又来到马勇生的办公室,推门一看,马勇生也是没有休息,坐在办公桌前想着什么,他见郑万江进来,示意他坐下,郑万江坐在沙发上,马勇生扔给他一支烟,郑万江接住点着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

“说说你的看法?”马勇生说。

凶手在杀害丁德顺后,有人两次进入别墅,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他究竟是不是凶手还不敢断定。初步判断丁德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不,应该是前天下午两点左右,第一现场就是别墅,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在去别墅时,门厅、客厅、卧室、卫生间的灯都是开着的。下午两点是不可能开灯的,这是一个反常现象。即使是忘了,也不可灯全部开着。

在勘察现场时,在卧室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脚印,而在客厅却发现了几个女的脚印,是同一个人的,肯定曾经有一个女人来过别墅,并且和丁德顺十分熟悉,这个人就是他的情人,但她绝不是凶手。

如果丁德顺是自杀,但是丁德顺的当时意识肯定很混乱,绝不可能有着如此清晰的头脑反映,把卧室里的脚印擦去,再有一点,那就是血迹,根据血的流量和喷射的角度,床上的那些血迹是远远不够的,肯定要喷洒到床下及其它一些地方,但在床下并没有血迹,丁德顺是不可能在死后把血迹擦去的,如果那样真是见了鬼了。

再有重要的一点,在现场并没有发现子弹壳,更加说明是他杀,是凶手有意识的拿走,掩盖真相,还是被后来的人故意取走,这有待于进一步调查。可以肯定,杀人凶手为了造成丁德顺自杀的假象,是不会把子弹壳特意取走的,他不会那样傻,那样无疑是告诉人们丁德顺是被谋杀,那个人应该是后来去过现场的人,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只有找到这个人才能搞清楚。这个人十分清楚丁德顺的情况,并和他有着极大的联系,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解脱对自己的嫌疑。

郑万江说出了自己对案情的想法和分析。

“通过看现场勘察录像,我也一直在思索这一问题,看来,凶手是十分狡猾。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谁知道我们要抓捕丁德顺的,他是怎么为凶手报的信,而且丁德顺是前天下午被杀害的。也就是孙耀章你们查对帐务的同一天。看来一直有人关注着治安科的帐务问题。”马勇生说。

“有人十分关注局里这次人员调整,尤其是对治安科的丁德顺,我们对治安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之中。他十分清楚丁德顺所作所为,并和他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丁德顺的事情一旦暴露,对他有着极大的威胁,所以才对丁德顺下手。”郑万江说。

这时孙耀章推门进来,说道“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不用问,你也是为丁德顺的死因来的。”郑万江说。

“可不,丁德顺的死亡现场真是奇怪,难道凶手真是飞进来的,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孙耀章说。

“我和万江也在讨论这个问题,看来我们的对手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马勇生说。

“刚才我和马局研究过了,我们还是采取敲山镇虎引蛇出洞的办法,明天你采取公开查帐的办法,并召集治安科全体人员会议,查摆问题,动员大家揭露丁德顺的经济问题。他一死,人们也就没有了顾虑,会把有关事情说出来的。”郑万江说。

还有和丁德顺关系密切的情人,到底是谁,她对丁德顺的情况十分的了解,那几个留在客厅的女人脚印,应引起注意,但她绝不是杀人凶手,这样做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和丁德顺的关系,怕他的死牵扯到自己。现在有一个初步判断,进丁德顺房间的人是三个人,一个是杀人凶手,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从现场来看,如果他没有房间钥匙,可以说是精通开锁技术,因为防盗门没有任何被敲的迹象,至于以后进房间的那两个人,他们都有别墅的钥匙。他们进房间的目的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为了掩盖自己去过别墅,怕把自己牵扯到这个杀人案中。

昨天夜里通过对丁德顺家里和办公室进行搜查,只发现不到一万元现金和七万元定期存单,没有发现其它存单之类的有价物品,据他爱人说,丁德顺只是把工资按月交给她,这些钱都是她攒下的。可他贪污挪用款项达900万元,不可能只是这些,一定是藏在什么地方,或是有什么人替他保管,这个人会是谁,还有张景明所说的情人,这个人又会是谁,是不是就是去过丁德顺别墅的那个女人。

“耀章,吕玉莹有没有异常情况,在这方面有没有问题?”马勇生问。

“从科里的人反映来看,这个人有些傲慢,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是没有发现其它行为,丁德顺对她比较顺从,目前还没有发现她有经济行为,只是对张景明的反映比较大,说他和丁德顺关系密切,有些问题还需做进一步的调查。”孙耀章说。

“这个人值得注意,有人对他反映不小。”马勇生说。

“有些情况已充分证明,何金强案发后,我们公安局的内部有问题,他和何金强一案有着密切的关系。”马勇生说。

也就是说,何金强一案的背后有着很深的背景,这和丁德顺的死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无论是谁的真相一旦暴露,这都会把他们牵扯出来。为了保护自己,所以他铤而走险,不惜杀害丁德顺灭口。给侦破工作制造障碍,这样做有着他险恶目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已证实了这一点。

“他的疑点现已逐步暴露出来,应马上采取措施。”郑万江说。

“我已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们来研究一下具体的工作方案。”马勇生说。

他的大脑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方案,只是他没有和郑万江他们细说,他还在看事态的发展,有些情况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想到的,但他不得不考虑,一味的任其这样发展,后果不堪设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