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67.渐入佳境

周于仲谋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文清兄,先可说好,所有的开销全部由我买单,不许争,同意吗?”越野吉普后座,仲谋下定决心,今天豁出去,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成功,名利双收;失败,从头再来,人最窘困的时候,清遍全身上下,家产惟剩7块8角,没啥值得让人去担心,大不了再次归零,重做一名潇洒的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文清兄,先可说好,所有的开销全部由我买单,不许争,同意吗?”越野吉普后座,仲谋下定决心,今天豁出去,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成功,名利双收;失败,从头再来,人最窘困的时候,清遍全身上下,家产惟剩7块8角,没啥值得让人去担心,大不了再次归零,重做一名潇洒的穷光蛋。

“仲谋,军校老规矩,如果不超过一千块,你负责;过一千,我买单,没有商量余地!”文清语气霸道,“先找个小饭馆,你掏钱!”

“不行,军校3年一直揩你的油,这次必须听我的!”军校中,大单统一由文清付账,仲谋欠老同学太多,万一计划失败,就当还他一个人情。

“论年纪,论军衔,论资历,你只能服从······前面有家餐馆······”同学减慢车速,拐入门前停车位,“就它了!”

吃完饭,仲谋快速买单,办正事要紧。在谢哥的引导下,吉普飞快赶到“龙豪”洗浴城,把车扔给代人泊车的服务生,3人走入大厅。

前厅服务台旁,接待的小妹热情似火,“请问各位老板钟爱什么样的服务?”自出娘胎到如今,仲谋从未涉足过风月场所,惟有眼巴巴望着上司,请他来定夺。

“3套相同的普通泰式推油,另外预订一套雅间,请安排最给力的美眉,谢谢!”谢哥轻车熟路,言辞文雅。

“我的改为中药沐足!”指着宣传单中的图样,文清更改服务类别。

“老板,我们公司新近隆重推出‘冰火两重天’,价格目前大优惠,需要尝尝吗?保证让你和你的朋友欲仙欲死!”小妹妹把战友当成买单的人,极力重磅推荐。

“我先和朋友商量一下!”神秘兮兮的把仲谋拽到角落,谢哥直言,“仲谋,这‘冰火两重天’其实就是女人为你K J,能接受吗?”

反复咨询上司,仲谋才恍然大悟,“谢哥,我们来这的目的只是放松放松,不需要搞那么多花样吧?”

“先交两千块押金,结账时多退少补!”眼见提成落空,小妹恢复职业性微笑。

“我来······”文清上前按住仲谋掏钱包的右手,在裤兜内四处摸索,“糟糕,钱包怎么不在?”毕竟受过专业训练,人飞快醒悟,“肯定被那个小丫头偷走,钱包中有军官证和驾驶执照。”

“哦,谢哥,赶紧安排人员找到这个小女孩,把钱包以最快的速度追回来,敢在太岁爷上动土,真不知死活?”装出大彻大悟的表情,仲谋催促战友。

“没问题,请文清兄尽管放心,钱包不会丢······”说话的时间摸出手机,“建波,马上安排人手找到经常在我们门口晃悠的大胸小丫头,她刚刚偷走我兄弟的钱包,抓到后不能轻饶,限你在3个小时内解决,快去!

默契的唱着双簧,两人不漏声色。

忍痛掏出血本,领过电子柜钥匙,拽着忐忑不安的同学,去一楼洗浴间沐浴。

按照服务生的提示,两人把包括内裤在内的所有衣服收入柜中,穿上宽松的棉质大裤衩,被穿梭不停的侍应生领入不同的房间,文清穿回衣装,随人去另外的楼层。

房门被关好,坐在没有被褥只剩枕头的床铺边,小伙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人紧张不安。装修豪华的单房内,布置与2星级酒店相当,床头柜上摆着一杯不知名饮料,凑近瞥瞥,还真只是白开水。

空调正在卖力工作,暖风吹得人欲醉,直把欢场作战场,上前打开电视,小伙静等发落。

房门被轻轻敲响,“请进!”客气的语言不应该发生在这种场合。

一个妆扮妖艳的小女孩走入房间,顺手带上房门,“很高兴为您服务!”

仲谋正待询问,隔壁房间中传来上司的呵斥声,“出去,换漂亮的进来,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那就是你的不对?”

愣愣听着隔壁的动静,小伙一时忘记房内还有她人存在,“老板,您对我满意吗?”女孩小声提示。

见仲谋不做声,“求求您,我今天还一个单都没做成,帮帮我吧?我技术很好的,绝对让您满意。”小女孩的语气异常凄凉。

得,且学学佛祖,普度一下苍生。

仔细打量面前的人,身段还马马虎虎,凹凸有致,但小巧的脸蛋中雀斑纵横,很影响审美效果。女孩肯定懂得如何扬长避短,低领薄羊毛衫加上毕露的胸部,傲人的凶器呼之欲出,超短裙下丰满的大腿白得耀眼。

“行!”又不是选美,只不过按摩,没必要为难小女孩,隔壁上司还在选美,轻轻拉房门,女孩出去登记。

“老板,我们开始吧?时间两个钟,我会一直陪着您!”柔媚的嗓音令人心神一荡。

背面按摩完平安无事,接着换正面,小姐从下往上推油的间隙,小伙只觉得头晕目眩。女孩身上的羊毛衫不知何时全部脱去,超短裙也不见踪影,衬衫的纽扣被拧开到一半处,令人垂涎欲滴的新西兰大奶牛在眼前晃悠,蕾丝花边的小内裤也遮不住蓬勃生长的青草,纷纷探出头。

仿佛故意所为,慢慢工作的同时,女孩特意加大晃动的幅度,而且有意无意的用下身贴着小腿缓缓而上。

但偏偏非常邪门,不知是心有所思还是对女孩确实提不起兴趣,小伙愣没有任何反应,可能觉得外快要泡汤,女孩干脆明言,“老板,需要我帮你按摩小弟弟吗?”

“不,不用!”重任在肩,何况还是一间“公共厕所”,仲谋一口回绝。

“作业去交给老婆?”见小伙点头,女孩赞叹,“绝世好男人呀!”见正宗业务泡汤,人神情非常沮丧。

耐心等到谢哥忙完,2人换回衣装,文清去前台取回车钥匙。4楼的“雅轩居”房间中,把陪侍的鸡群请出室内,围着茶几,清一色小平头的3个兵哥哥闲聊。

转身斟满滚烫的白开水,快速走到文清面前,杯沿稍稍倾斜,装着无意中轻洒少许出来。

“哎哟”紧跟着“啪”,玻璃杯被失手摔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不要紧吧?文清兄?”迅速把玻璃杯故意放在茶几的边沿,小伙抓住同学的双手,“啪”,另一个玻璃杯也粉身碎骨,一缕冤魂随它的兄弟共赴黄泉。

文清的手掌虎口部分烫出点点红印,“没事!”同学神色如旧,特战训练中,受伤稀松平常,不用大惊小怪。

又闲谈少顷,3人离开房间下楼。


本文内容于 2011/10/28 11:50:58 被小编R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