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79章 元宵舞狮闹县城(下)

亦浩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这次行动计划安排刘班长带着两个战士混在老乡里面先混进城来。

除夕夜刘班长见过川崎和小野,远远的排在等候的队伍里,刘班长已经认出了站在城门口的川崎还有在检查人的小野,刘班长心里就有底了,朝后面的两个战士使了一个眼色。

轮到刘班长检查的时候,刘班长特别走到小野面前。

小野似乎觉得刘班长面熟,就低头上下摸了摸刘班长的衣服,刘班长穿了一身农民的棉袄棉裤的,肥大的棉裤腰里正好放一把手枪,小野摸了一把感觉出来了,刘班长伸手比划了一个八的手势,小野装作没看见,继续往下摸去。

川崎看这边这么长时间还没过去,就走过来。

刘班长鞠一躬,“太君早。”

川崎明白,这是八路军的人,川崎趾高气扬的挥挥手,小野就让刘班长过去了。

川崎知道后面的几个应该也是八路军的人,就站在小野旁边,催促着,“快快的快快的”小野草草的摸摸,连着放过去三个人,川崎估计该过去的都过去了,才放心的又溜达到一边去了。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大路上的雪已经被车马路人碾平了,成了一条冰道,太阳照在上边,反射到眼睛里分外的刺眼。

有锣鼓声远远的传来,川崎眯缝着眼睛往大路上望去,已经可以看到舞狮的队伍过来了。

锣鼓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两支舞狮队分别从两条路上往大路上会合。北边小路上的那支就是从曹家庄来的。知道妮子肯定会在人群里,川崎心里就多了些期盼。


两支舞狮队分别从南北两条路上一路舞着,到了大路上会合了。

单就舞狮来说,一般一支舞狮队只有两头狮子,就算是花样再多也是没有什么看头的,要是两支甚至更多的舞狮队在一起,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舞狮比赛,既是对手要一决高下,也是合作舞出更多的花样来。特别是舞狮之间的打斗,只要配合得当,那真是精彩不断,必得获得掌声连连。

两支舞狮队会合以后,一路打逗着相伴而来。大路也不宽,加上路边的积雪,两支队伍施展不开手脚,就快速的来到县城门外的场地上。


县城门外的地方宽敞了很多,也聚了一些排队等候检查的人,两支舞狮队一来,一下子就把等待检查的队伍冲散了。

人们纷纷后退,让出一片空场子来,让舞狮的施展拳脚。


曹家庄的舞狮队占据了城门北边,李家洼的舞狮队就占了城门南面,两方的锣鼓队使劲的敲着,一时间,锣鼓喧天红狮翻腾。加上两方的打闹逗乐,城门外欢声一片。

曹家庄的舞狮队的绣球手是两个女娃,李家洼的两个绣球手是男童,这下好了,有热闹瞧了。两个女娃把手里的绣球上下抛飞,一会东西一会南北,搞得场子异常的活跃,不时博得观众的喝彩,一点不输于两个男童,两个男童也不示弱,男童女娃的挑逗迎合,又是一道意外的风景。


妮子扮了其中的一个绣球手。

穿了华彩服装又化了浓妆的妮子,打眼一看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妮子就在川崎的眼前,把绣球高高的抛起,然后连着翻了三个跟头弹起来,再接住绣球,就这一手,让观众又叫好一片。就连站岗的日本兵和皇协军,也忘记自己是在站岗,纷纷把大枪背在肩上,跟着观众一起鼓掌叫好。

妮子朝着川崎眨眨眼睛,又用绣球挑逗了川崎,川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妮子,竟愣愣的痴看了半天。

任智一阵紧张,害怕别的鬼子会有什么不良反应。

任智早就预见妮子一定会这样,行前还特意叮嘱过妮子。任智赶紧把鼓槌高高举起来,敲打出一段他们的暗语。

妮子明白,这是提醒她了,不能太恋。妮子把绣球一个斜抛,抛到了城门里面,妮子打着翻滚跟着去追,两支舞狮队就随着锣鼓声进了城门,那些原本等待检查的老百姓也跟着轰的跑进城门里。

看着舞狮队进城了,妮子也消失在簇拥的人群中间,川崎那个后悔啊,怎么就没早点看清楚是妮子啊。


早先一步混进城的刘班长他们已经到了中心广场。

广场中间已经有两支从县城西门进来的舞狮队在舞着了。

台子上安放了条桌和两把椅子,只等着东门进来的舞狮队一到,县长和义田大佐就会上台观赛,也显得大东亚共荣嘛。

到时候,三岛和皇协军团长张大魁以及便衣队长齐三甲也会陪着义田一起站在台上观看。

刘班长他们选准了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只要是三岛和便衣队长齐三甲往台上一站,保证手起枪响打死他们。


这里得说明一下,在武安县内日军最大的官是义田伍男,按说要杀的话,该杀掉义田才对。

可事情不是这样子的,因为八路军知道,要是杀了义田,日军一定还会再派一个人来,接替义田的职务,义田是川崎的保护伞,那川崎就被动了;杀了三岛,一方面可以给川崎打掉一个对手,另外,义田不会再从其他地方调一个人来顶替三岛的位置,就算有个人替代三岛,那也是受义田的管辖,也不碍事,况且义田这个人还不算那种心狠手辣的鬼子军官,所以决定暂且留着义田,杀了三岛。

至于那个便衣队长齐三甲,他是昌吉布店老板齐二哥的本家兄弟,八路军原想通过这个关系把他争取过来,为八路军做点事,至少不要做跟着日本人祸害百姓的事,可这小子冥顽不化,做了一些坏事,甚至还威胁到了齐二哥的安全,这可不行,得给齐二哥也打掉这个钉子。


东门过来的舞狮队,看着就到了眼前,周围挤满的人自动的给舞狮队让出一条路,两支舞狮队一下子冲进了广场里面。这下子可热闹了,四支舞狮队的表演要比两支舞狮的对抗要好看的多。

看看都到齐了,主持活动维持会长就躬身把义田和县长请了出来。果真三岛、张大魁和齐三甲也陪同出场。义田和县长分主宾坐下,三岛傲慢的拄着军刀站在义田和县长中间,而张大魁和齐三甲分立两侧。

广场周围还有不少鬼子和皇协军持枪警戒着。


维持会长假模假式的讲了几句话,无非就是那些国泰民安太平盛世东亚共荣的话。台下的人早已经等不及了,连连呼喊着“舞狮舞狮”。

维持会长只好草草说了几句,宣布“舞狮比赛开始。”

顿时,原本退到广场四角的四支舞狮队的锣鼓一起敲响,四支舞狮队的八只狮子开始了热烈的舞动。

除了舞狮队,观众也自然按照自己的偏好形成了啦啦队。四支锣鼓队也使出浑身的解数敲打出自己的节拍。


县长和义田坐在台上,看着舞狮和绣球上下翻飞,玩出各种花样,有对抗也有联演很是出彩,加上广场的雪,也被舞者踢踏得雪花**,很是好看。

县长和义田也对着舞狮表演指指点点,显然是被曹家庄的两个女童吸引了,也跟着观众不时的鼓掌叫好。

舞到高潮的时候,曹家庄的锣鼓声变得激越高亢,广场四周燃起了鞭炮,人群中的刘班长和他旁边的一个战士对视一下,同时从腰间拔出手枪手起枪响,锣鼓加上鞭炮的声音掩盖了枪声,只见三岛和齐三甲倒在地上,两枪都正中脑袋。

台下的观众一看台上的人死了,乱作一团,警戒的鬼子和皇协军举着枪漫无目的的放着。

舞狮表演也停了下来,胡乱收拢了道具锣鼓,眨眼之间,广场上的人就散尽了,刘班长和战士沉着的把枪收好,混在人群里面悄无声息的撤离了。


守卫城门的鬼子,正为不能目睹舞狮比赛而遗憾呢,眼看着人流洪水般的向城外跑来,还不知什么回事,等反应过来去关大门的时候,门已经关不上了,人流把鬼子伪军挤得枪都掉在了地上,直到出城的人渐渐稀落下来,关了大门,守门的鬼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川崎一直守在东门,眼巴巴的看着人流过来,看着穿了花花绿绿服装的舞狮队的人跑出城外,也没看出哪个是妮子。但是,他知道妮子她们已经出城了,没有危险了。川崎这才向广场跑去。


广场上已经空无一人了,周围的店铺也早已经上了门板,偌大个广场,只剩下几个日伪军在看台上收拾三岛和齐三甲的尸体。

川崎看看没他什么事,就踱步向义田的办公室走去。


义田办公室里,义田正在向皇协军团长张大魁发火,广场上出了事,本来应该臭骂三岛的,结果是三岛死了,这火只好发在张大魁和三岛手下的一个藤田中尉身上,看着川崎进来,就冲着川崎说,“还有你,那些八路是怎么混进城里的?”

川崎笔直的站在那里,垂着头,也不说话,他早已摸透了义田大佐的脾气,你越说越狡辩他就会越生气,让他骂一会,自己出出气就好了。

过了一会,义田气已经消了,问川崎,“城门都关了吗?抓着人了吗?”

“报告大佐,城门是关了,没抓着人。”川崎就把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义田想了想,川崎说的倒也是实情,当时三岛倒下的时候,他也没听见枪声,直到看到下边的人乱了,才发现身后的三岛和齐三甲倒下了。

他不得不佩服八路军这次猎杀计划的周密和巧妙。

好在,死的是三岛和齐三甲,义田本来也不怎么待见这两个人,算了,临时指定藤田中尉替代三岛的职务。

挥挥手,让众人走了。


藤田中尉原来在三岛手下做副手,朝三暮四的受到三岛的训斥,很是窝火,又毫无办法。这三岛今天意外的被八路军打死了,虽说,不关他的事还让义田大佐训斥了一顿,但是,他更意外的被指定为临时中队长,让他暗喜,一般临时指定的职务,过几天就会正式就职的。如此说来,白白挨了义田的这顿训斥也值了。

出了门,他故意磨叽了一会,等着川崎出来以后,首先对川崎表示了好感,说了些恭维的话,他知道,川崎一直是不满三岛的,碍于军衔低于三岛所以一直忍让着,另外川崎在大佐面前说上一句话,他这个中队长就转正了。

川崎明白藤田的意思,也没说什么,就回去自己的驻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