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悬棺情 正文 第十章 怒灭王武寨(下)

与会天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size][/URL]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了,三个月守孝期算是圆满结束。何翰林起了个大早,在父亲的坟前烧了纸钱,磕了头,就带着杨二离开了。他们先到虎象驮,何翰林看过了已是断瓦残垣的家乡,又看过被邻村好心人掩埋了的父老乡亲的尸体,何翰林啥话也没说,带着杨二直奔僰王山。 过了晌午,他们就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了,三个月守孝期算是圆满结束。何翰林起了个大早,在父亲的坟前烧了纸钱,磕了头,就带着杨二离开了。他们先到虎象驮,何翰林看过了已是断瓦残垣的家乡,又看过被邻村好心人掩埋了的父老乡亲的尸体,何翰林啥话也没说,带着杨二直奔僰王山。

过了晌午,他们就来到了僰王山。路上的岗哨见了杨二,也就没问另外一个人是谁,就这样,两人稀里糊涂的就到了山寨大门口。哈幺妹骑着马从山下赶回来,见了杨二带着一个封头垢面的叫花子,忽然纳闷起来,忙下马问道:“杨二哥,我大哥可是吩咐你去把何翰林找来,你怎么带个叫花子回来啊。”

杨二说道:“僰三王,你看看这个人是谁啊?”哈幺妹仔细端详了半天依然认不出来。何翰林哈哈大笑道:“我何翰林为父守孝,三个月来头不梳、脸未洗,就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我是谁了,试问你们又怎么能认出来呢?”

这时,正在山寨里的哈大王、哈二王听到了,急忙跑了出来迎接。众人一见到何翰林蓬头垢面、貌似乞丐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哈大王先开口说道:“翰林兄弟为父守灵,三月不梳头、不洗脸,剥米为食、渴饮露水,其盖天下之大孝,实为我等之楷模。今日驾临我处,我山寨蓬荜生辉啊。里边请!”

哈大王虽然义薄云天,但是却很少说话用这样文邹邹的词语。何翰林听了觉得很不自在,心里琢磨这家伙是在暗自嘲笑我又脏又难看。于是说道:“哈大王就不要夸耀兄弟了,还是等我洗个澡,整理一下仪表,换套干净衣服再谈正事吧。”

老实说,三个月没洗澡、梳头换衣服,何翰林早已是汗臭满身。现在终于洗澡了,何翰林心情自是舒畅。洗澡完毕,下人送来了衣服。平时总习惯粗布大衣一裹一副风尘仆仆样子的何翰林穿上这上等丝绸做的衣服顿时觉得很不自在,尤其是那精美鲜艳的刺绣很是打眼。何翰林穿上后活像一个刻意打扮但有不入流的中年妇女。

何翰林穿上衣服来到山寨大厅,早已等候的哈大王、哈二王、杨二等人见了哈哈大笑起来。何翰林左顾右盼,总觉的很不自在。哈大王走了过来,理了理何翰林的衣领说道:“翰林老弟,这衣服穿起来还算合身吗?”

何翰林忙说道:“合是合身,只是花哨了点。我何翰林从小戎马生涯,早就习惯了粗布大衣。一下穿上这么精美的衣服,还真的有点不自在。”

“合身就好”哈大王说道。

“看来我们僰王山要办喜事了!”哈二王补充说道,一旁的哈幺妹满脸通红,心里却乐滋滋的。

何翰林一听,忙恭贺道:“既然是要办喜事,我就先恭贺僰王山的全体义士了。” 杨二说道:“看来我们是要恭喜翰林大哥和僰王三雄了。”

何翰林听得云里雾里的,忙说道:“我爹刚过世,族人又被蒙古兵屠杀,本是伤感之时,又有何喜可贺?”

杨二说道:“翰林大哥有所不知,他们僰人啊是有个习俗的。”

何翰林忙说道:“那说来听听,我倒是对各民族的风俗很感兴趣的,也好增长下见识。”

杨二见何翰林很好奇,忙说道:“有句话叫入乡随俗,翰林大哥想必听说过?”

“听说过啊”何翰林说道:“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杨二说道:“不知道翰林哥到了僰王山,是否也要入乡为俗?” “这个当然,我何翰林读的圣贤书算不上汗牛充栋,但也算是一个懂礼节只廉耻的人。今日做客僰王山,自然得遵守这里的规矩,尊重他们的习俗。”何翰林说道。

“那就好。僰人有个习俗,凡僰人女子年满十八,都要做一件男人的衣服,若日后遇见心仪的男子,女子则以这件衣服送他,若男子肯穿这件衣服,说明愿意与这个女子结为夫妻。”杨二慢吞吞地讲到。

何翰林听完,说道:“这还真是个比较奇特的风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杨二见时机已到,就说道:“其实翰林大哥现在穿得这件衣服就哈家妹子十八岁那年做的。没想到翰林大哥穿起来还挺合身的。”

何翰林说道:“哈幺妹的刺绣手艺真算得上是巧夺天工,绣出的花纹工整、精美,一针一线都能看出她的心灵手巧......”说到此,何翰林忽然才想起刚才杨二说的风俗,于是话锋一转说道:“我翰林只是一个粗鲁的山林野夫,虽有幸穿到此衣服实,但实属暴殄天物。还希望这件衣服能物归原主,待哈家妹子他日遇上心仪的男子好相送。”何翰林说罢,解开衣服要脱下来。

哈幺妹见状,气得火冒三丈,抽出佩剑就夹在何翰林的脖子上。哈幺妹说道:“何翰林,你也欺人太甚了吧!”

杨二见了,忙说道:“大妹子,别动怒,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动刀动枪的就不好了。”

在一旁的哈大王、哈二王听何翰林这么一说早已动怒。哈大王说道:“杨二兄弟,你别多话,我今天到要好好问问这个何翰林。”哈大王说完,对何翰林说道:“翰林兄弟,你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我僰王山丢不起这个人,难道是我们家妹子配不上你?”

一旁的哈二王说道:“翰林兄,今天你到了我们僰王山就得按照我们依了我们的风俗,不然的话我看你怕是来得了走不出去!”说罢,两手一拍,七八这个壮汉窜了出来将何翰林围住。

何翰林一听,感觉到事情可能闹大了,于是说道:“小妹冰雪聪明、貌似天仙,我何翰林只是一介粗野的山林野夫,如果能和小妹结为连理,我何翰林求之不得,又这么说是小妹配不上我呢?”

哈大王听了,叫手下的人撤去,对何翰林问道:“既然是这样,翰林兄弟刚才的那番言语和举动又当何解释呢?”

厅堂内紧张的气氛得到了暂时的缓解。何翰林寻思着:要不想一个圆满的说法,恐怕今天很难脱身。于是,说道:“请恕在下刚才的无礼。并非我有意要这么做,我也有我自己的顾虑,大家能否听我说来?”

哈幺妹说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给我拐弯抹角的。”

何翰林说道:“我何翰林漂流半生,身上的刀疤比我过的桥还多,一直以来我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万一哪天我有个三长两短,且不是误了小妹,我也无法向两位哥哥交代,此其一;其二,这三十年来我一直驰骋沙场,除了出生入死的兄弟情外,对爱情我是一无所知,对成家我是毫无打算,对生活我是邋遢无比,如果就此爱上小妹,试问我又如果去关照她、呵护她、爱她?又如何给她一个温馨的家庭呢?其三、婚姻大事是人生之大事,是一场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的保卫战,绝非一见钟情的儿戏,纵然我对小妹有千般钟情万般痴心,我也绝不在一念之间让情感战胜理智。此三点句句实言,还请小妹及两位兄长体谅在下。如果注定我和小妹今生有缘,那就让时间去证明一切,不过在我没有考虑好之前还希望大家不要为难我。”

哈幺妹听着何翰林说着,感动得哭了出来,夹在何翰林脖子上的剑也不由自主地掉了下去,说道:“你不会骗我吧?”

何翰林说道:“句句实言,人神共鉴。”

“那我刚才是误会你了,对不起啊!”哈幺妹说道。

“没关系的!”何翰林说道。

“哈哈哈”哈大王笑道:“翰林兄弟说的在理。既然大家是一场误会我们把它抹了就行了。”说完后,哈大王对哈二王说道:“二弟,你叫人去准备一下,今晚我要好好招待一下翰林兄弟。”

哈二王应声出去准备了。何翰林对哈大王说道:“我想见端阳,还麻烦哈大王带路。” “这个好说,走”哈大王说完就带着何翰林去见端阳。

一进门,哈大王就喊道:“端阳,有人来看你了。”端阳躺在床上,听见有人喊他,便转过了脸。一见是何翰林进来了,端阳沙哑的声音哭着说道:“大哥,你来了。你要为我们村报仇啊,要为我们何家报仇啊!”

何翰林坐在床边,摸着端阳的头安慰着说道:“好弟弟,别哭,大哥一定会灭了他们的。”说完后,又对哈大王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好好和我这个弟弟说说话。”

哈大王等人出去了,何翰林把门关上和端阳聊了起来。这一聊就是两个时辰,直到哈二王来叫何翰林吃饭为止。

大厅里,凡是有点名目的人都已经聚齐,自无数的败仗后僰王山寨已经好久没有怎么热闹了。众人放开胸怀,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少汉子都喝得大醉,有的倒地就躺,有的趴在桌子上,有个靠墙半坐。何翰林和哈大王又对饮了好几碗,哈大王已经渐渐撑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打起呼噜来。何翰林也迷迷糊糊地靠着墙打起盹了。

酣睡片刻,何翰林忽然坐了起来。看着空荡荡和大厅,顿时思绪上来,想着他原本拥有的荣华富贵、功名权力都已经烟消云散,感觉到很是失落;又想想家乡的父老乡亲在一夜之间被集体屠杀,他不觉又愤怒起来;想着自己年已三十却一无所有,落魄到连喜欢的人都不敢开口,他不觉又有些惆怅.........

功名、仇恨、爱情........这些词不断的在他脑海中翻滚。“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何翰林心中一阵纠结。他站了起来,环顾四周,一个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僰王山义士和七零八落的酒碗菜碟,忽然大声吼道:“我要反了大明王朝,灭了蒙古族人,拿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创就千秋霸业!”他仰起头,得意地大笑起来,龙呤般的笑声回荡在空寂的大厅中,透射出一丝丝让人恐怖的决心。

何翰林推了推哈大王又摇了摇哈二王,奈何两人已喝得大醉,于是大声吼道:“还有人吗!”空寂的大厅只有回声阵阵。何翰林解下哈大王的佩刀挂在腰间,又卸下哈二王的佩刀拿在手里。取下墙上的火把走了出去。

行至山下路口,杨二忙上前拦住说道:“大哥,今晚都醉成了这样,不如改日再去王武寨!”

何翰林用火把晃了晃杨二说道:“酒状三分胆,你要是怕了的话就回去告诉哈幺妹‘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定娶她为妻’;你要是还记得在我爹坟前说过的话,你就同我杀上王武寨,灭了那帮畜生。”

杨二到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见趁着酒兴的何翰林无法阻挡,于是说道:“大哥稍等,待小弟上山寨准备点东西就来!”杨二说完,飞奔上山。何翰林哪里有耐心等,他举起火把抄起钢刀就往王武寨走去。

不到四更,何翰林就来到了王武寨。见了两个站岗的蒙古兵正瞌睡,于是趁着酒兴大声喊道:“何翰林前来灭寨!”

两个放哨的士兵被何翰林的喊声惊醒,看着眼前这个满身酒气举着火把、持着钢刀的醉汉吼道:“你是哪里来的酒疯子,半夜三更跑到我们军营来撒什么野!”

何翰林手起刀落,只听得“咔咔”两声两个哨兵已经人头落地。

此时,一群巡逻的士兵刚好经过。一个士兵说道:“门口好像就动静!”另外一个回答道:“没听说是一个酒疯子跑来撒野吗?”又一个士兵说道:“我们还是去看看。”士兵们拔出砍刀借着火光看见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醉汉正举着火把走来。一个士兵说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一个喝醉了酒穿着女人衣服跑到这里来撒野的酒疯子。”引得在场的巡逻兵哈哈大笑。

何翰林瞪大了双眼,鼓足了力气,一个箭步冲到巡逻的士兵前,照着人头一个一刀。瞬间,七八颗人头就已经滚落在地,一个士兵吓得撒腿就跑,何翰林一脚飞起地上的砍刀,只听得啊的一声,逃跑的士兵应声倒下。何翰林将火把对着地面晃了晃,自言自语地说道:“十三个。”然后又看看手中的刀,刀刃已然砍卷,于是扔下手中的钢刀在地上捡了一把插在腰间,又捡了一把拿在手里走进了第一个帐篷。

何翰林用火把晃了晃,帐篷里正熟睡着四五十个士兵。于是,运足力气一刀一个。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轻松顺利地解决了第一个帐篷的士兵。何翰林走出帐篷,又回头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由于已经是大半夜,士兵们多半已经酣睡,加上哨兵和巡逻兵被干掉以及何翰林的干净利落,何翰林轻松地杀光五个帐篷的士兵竟无人知晓。何翰林趁着酒兴,觉得实在单调,于是就走到军营中央点燃了几个帐篷,举起火把大声喊道:“王武寨里的蒙古鞑子还有醒的吗?何翰林前来灭寨了!”龙呤般的声音飘荡在夜幕的军营里,被点着的帐篷已燃起了熊熊烈火。

不少帐篷里睡熟的士兵都被何翰林的喊声惊醒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上就抄起家伙跑了出来,可苦了在燃烧着的帐篷里的士兵,被烧得呼天抢地的。

何翰林从燃烘烘的火里边走了出来,满脸溅满了血,手提着还在滴血的钢刀,凶神恶煞的眼睛直盯着前来士兵,士兵们见状,没有一个干围上去。何翰林每向前一步,士兵们就得退后一步。

这时,王武出来了,厉声喊道:“都给我上!”只见士兵们不但没有前进,而是看着何翰林不断靠近而逐步后退。王武抽出钢刀,瞬间砍死三四个后退的士兵,吼道:“不给我上就得死。”

这时,士兵们才开始胆怯着小心靠近。何翰林扔掉手中的火把,双手握起钢刀,待士兵们围拢后就是一阵疯狂的乱砍。火光之下,何翰林钢刀所到之处,只见血肉横飞,围拢的士兵不停地倒下。不一会儿,被重重包围的何翰林已经砍出晒谷坝大小的一个圈子来。何翰林看看手中的钢刀,已经砍了好几个缺口,于是,丢掉手中的刀,抽出腰间的佩刀继续战斗。

王武见状,又下了进攻命令。如是几次,何翰林已砍得血溅全身,腰间的佩刀已都丢光了,只剩下了手中还握着的满刃是缺口的刀。王武又下了进攻命令,士兵们却个个往回退。此时,何翰林已杀红了眼,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带缺的钢刀,疯狂地冲了过来。

王武见状,急忙后退。此时,弓箭手已经到位,为王武挡住了何翰林。王武吼道:“给我射!”旁边的一个士兵说道:“将军,我们的士兵也在前边啊!”王武抽出佩刀,一刀将说话这个士兵的脑袋砍了下来,大声吼道:“给我射!”

顷刻之间,箭如飞蝗,直射向何翰林这边。只见何翰林挥舞着钢刀,一边砍走射来的箭一边砍向围上来的士兵。不一会儿,多数蒙古士兵都被自己人射死,即使没射死的都被射伤了或者被何翰林砍死了。

何翰林在混战中身中两箭,到在了地上。弓箭手见状也停住了放箭。只见何翰林慢慢地站了起来,众弓箭手见状,都愣住了。何翰林伸手拔出左臂和大腿上的箭支,瞬间箭伤之处喷出一股鲜血。何翰林捡起地上的刀,大喝一声,一个箭步跃向弓箭手方队。

脚还没着地,就是一阵疯狂的乱砍。七八十人的弓箭方队,瞬间就被杀得不成阵型。何翰林手中的钢刀,挥得像出水的银龙,只听得呼呼的刀锋声。几十个被裹在刀影之中的弓箭手,顷刻之间,一命呜呼。

此时,王武已经退到了兵器摆放地,见何翰林一步步逼了过来。武王又下命令吼道:“给我上!”只见抵挡的士兵却不听使唤,一步步退到了王武的身后。王武又吼道:“给我上!”见士兵不敢再上,王武抓起两个士兵往着何翰林就扔了过来。何翰林忙侧身躲避,士兵们见状,一窝蜂拥了过来,何翰林又是一阵疯狂的乱砍。一阵疯狂的混战之后,多数士兵已经被何翰林当场砍死,剩下的少数士兵都不敢在进攻,都远远地退在了王武的身后。何翰林身上已经多出挂彩,见暂时没有危险,他拄着砍崩了刃的长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王武有恶狠狠地盯着何翰林,喝道:“给我上!”猛然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了士兵,于是抓起兵器架上的火尖枪朝着何翰林就飞扔过来。

何翰林侧身一让,王武抓住机会,一个箭步跃到何翰林身前,接着就飞起一脚,将何翰林踢出了一丈开外。王武停了下来,说道:“好一个驰骋疆场的五皇子,就算你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也不过如此。”

半响,只见何翰林又站了起来,吐出一口污血,说道:“今天我来为父老乡亲们讨回血债,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王武见状,抓起兵器架上的长刀,灌注了力量,直看过来,并且说道:“我就成全你!”

何翰林举刀迎战。两人战做一团,从兵器摆放地打到被点燃的帐篷处,从点燃着的帐篷出打到了训练场,又从训练场打到了兵器摆放地。

两人从下半夜打到了黎明,打了数百会合不分上下。此时,天已大亮。两人均已精疲力尽、气踹吁吁,长刀均已经砍得不成样子了。何翰林丢下手中的刀,用手捂着胸前的伤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王武则将手插在腰间前倾着身子大口大口出着气,看着何翰林浑身的伤口不停地流血,于是说道:“你的血就要流干了,我看你怎么在打。”

说完,王武拖着手中的长刀直奔何翰林而来,照着何翰林的头,灌足了力量,一刀劈了下去。何翰林身子一则,瞬间伸出左手档开了这一刀,右手肘则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磕响了王武的胸口。这一磕足有千钧之力,磕得王武五脏俱裂,飞出数仗开外,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王武口里不停地冒着鲜血,手指不停地抓地上的泥土试图爬起来。可是,嘴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他吃力地说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伤拳..........”话没说完,两眼翻白,两脚一蹬,一命呜呼。

何翰林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战斗到此时他早已虚脱,尤其是这最后一击,可以说是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正慢慢闭上眼睛,只听得营外马蹄声响、厮杀声碎,他努力集中着意志本能地去捡地上的长刀。奈何意志已经支配不了他的动作,顿时感觉眼前一黑,重重地倒了下去。

(第十章 完 下一章 沐英之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