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的小雨似乎并未影响女足姑娘“为荣誉而战”的心情,在结局已定的情况下,为主教练李霄鹏和即将离开国家队的韩端送上一场值得珍藏的比赛,几乎是所有队员的心意。特别是在谁都清楚明天的路将更加艰难之后,享受此时此刻的比赛应该是她们眼下唯一能作的选择。


不足千人的现场球迷的呐喊,听上去很有些悲壮的感觉,李霄鹏虽然没能在济南这座成就其辉煌的城市得到想要的结果,但他依然可以在尽力过后平静地离开。同样可以平静离开的还有韩端,这位曾在美国大联盟踢过球、曾被视为亚洲优秀前锋的大连姑娘,完全可以去开始自己人生下一段的旅途。


但中国足球是没法平静的。在男女足双双无缘伦敦奥运会后,那许许多多爱足球的心又该如何安放呢?如果说男足还能凭借高薪高酬的高性价比工作形态作为“诱饵”的话,本已少人问津的女足,或许只能在落寞中慢慢凋零。


同样无法平静的应该还有几天后即将为奥运会名额而战的中国女排和中国男篮。刚刚在大奖赛总决赛中输得一败涂地的中国女排,虽然不至于拿不着亚锦赛冠军就出不了线,但沦为亚洲二流球队已不容置疑。相比之下,只有拿到亚锦赛冠军才能出线的中国男篮,已经被美国人邓华德“调教”得让人不忍卒睹,真不知道他们拿什么去对付西亚群狼和近邻韩国。


如果运气爆棚的话,伦敦奥运会上将能看到中国男女篮及女排3支球队。若以实力论,很可能就只有中国女篮作为代表,在明年的伦敦替中国三大球发出微弱的呼声。


所以,中国女足的惨淡出局,已不单单是足球的问题,整个三大球已经积重难返,以至于到了生死边缘。


还能不反省?还能心存侥幸?还能再把复兴的希望寄托在几十个人、一两支队伍或者三五个主教练身上吗?


当手中连筹码都没有的时候,就意味着当事人连赌博的资格都没有了。既然赌都不能赌,还有什么理由不放弃那些幼稚可笑的幻想呢?


看到队员在门前把踢偏比踢进还难的球踢飞后,李霄鹏和教练席上的李金羽、郝伟一起苦笑着摇起了头。这样的命题显然是这几个大男人解决不了的。就像大学教授面对学生的中小学遗留问题同样会一筹莫展,而难堪的是,李霄鹏弟子的情况竟然普遍如此。


前世界足球小姐孙雯说,国家队要发展,必须从基层开始。可连同女足在内的中国三大球的基层在哪里呢?好些年前是有的,现在却越来越萎缩了。不能说领导个个高高在上不下基层,只能说在任者确实没一个正经管过的。负负得正说的是乘法,在运动场上,加法才是硬道理。


硬道理是天底下最好懂的道理,领导们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至于拿什么拯救中国三大球,反正怨天尤人和自欺欺人都是最没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