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我们的“一把手”应不应该给教师鞠躬

老姚博客 收藏 3 116
导读:我们的“一把手”应不应该给教师鞠躬 如果我们现今的教育界还是过去“传销”(传说)中的“象牙塔”,是我们当今社会最后一片净土,可以鞠躬; 如果我们现在中小学教辅材料不是成十倍、百辈掠夺回(反攻倒算)被“义务教育”豁免的银子;如果每个家庭不是在“义务教育”的招幌、大旗下,比正常的有偿教育多付出十倍、百辈的银子,可以鞠躬; 如果小学择校与小升初择校不是动辄十万(媒体报有一单小学择校费高达二十六万人民币——这不进学校帐目、不知进了谁的腰包的学校灰色收入),可以鞠躬; 如果在职教师们不是纷纷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的“一把手”应不应该给教师鞠躬


如果我们现今的教育界还是过去“传销”(传说)中的“象牙塔”,是我们当今社会最后一片净土,可以鞠躬;

如果我们现在中小学教辅材料不是成十倍、百辈掠夺回(反攻倒算)被“义务教育”豁免的银子;如果每个家庭不是在“义务教育”的招幌、大旗下,比正常的有偿教育多付出十倍、百辈的银子,可以鞠躬;

如果小学择校与小升初择校不是动辄十万(媒体报有一单小学择校费高达二十六万人民币——这不进学校帐目、不知进了谁的腰包的学校灰色收入),可以鞠躬;

如果在职教师们不是纷纷通过校外班、校外兼课、代课、家教,赚来了票子、房子、汽车,可以鞠躬;

如果谢师宴及教师节送礼等不是强盗般掠去一个家庭一年、几年的积蓄,可以鞠躬;

如果音乐学院的琴房没有“寝房”之说,可以鞠躬;

如果中学生们没有“老爷们儿化与老娘们儿化”,没有“开斋节”地纷纷尝享禁果;如果男生们的抽烟、喝酒不是比成人还凶、还勤,可以鞠躬;

如果上述不是令我们出身教育世家并以此业为荣的“二把手”亦言“这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可以鞠躬……


写于2011年9月10日


附《我们对教师的认识至今有误区》


题记——

笔者至今对十几年前的MTV《好大一棵树》存有疑议。笔者亦至今认为,本来很好的一首哥,就是因为只焦点于教师这一种职业而“沾卷了”!如果此MTV将画面扩展至各行各业:有我们战士站岗于边防线、祖国心脏;有我们工农商学兵各界尽职于本岗的镜头,那么,此《好大一棵树》就成了“林”、成“森”了,而不是现在的“孤零零”……

我们对教师的拔高源于连“掏大粪”都是最高尚的工作、职业的那个年代。然而,时间不长,文革一始,我们昔日“天底下最崇高”的教师,就时过境迁而“臭老九”地被打入了地狱!

其实,教师只是一个职业。用我们“传统理论”就是:所有的职业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本来一只股票的价值只有十元,而你楞把它炒到百元了,那么终有一天它会掉头向下回到它的原形;老师亦然!

在这点上,老外们就做得比较好。人家的师生关系只是一种人与人的平等关系——这,从人家在课堂上随便而近乎“散漫”的教学形式就可见一斑!我的岁数比你大,我学的东西比你多,在课堂在,我只是把我脑中的知识输送给你们就行了;至于其它,用网络的话说就是“都是浮云”!这,在我们千年前韩愈的《师说》中讲得再明白不过了:“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师生间最重要的关系,就是传输知识的关系;或许还有一个讲授做人道理的问题。但在讲授做人道理的所谓德育这点上,不仅我们现在可谓“万里长征一步未做”,就是以前的时候曾做了点什么,亦只是皮毛!于是我们就更不应该因为有这“子虚乌有”的所谓德育的存在就把老师的地位整到罡空!奸淫十数名小学女生的禽兽是老师;而此类消息,目前还一再再版地见诸媒体、网络(前些时候又一教师将一女中学生骗至家中强奸!而音乐学院的琴房更有“寝房”之说)!而随着今日教育界一律的向钱看,天价择校费——小学择校费与小升初择校费单人均价均超十万元,喧宾夺主的教辅材料,强盗般掏去一个家庭几年积蓄的谢师宴……老师们更是通过校外班、家教,可谓赚得是盆满钵满;赚来了房子、赚来了汽车!以上种种种种,使我们教师身上已散发出了主席言之的脓烈的“臭老九”的气息(恶臭);而公众对教师的看法亦“公正”了一些!如是,令我们出身此行世家并以此业为荣的“二把手”亦言:“这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而中学生在过去(文革)是文功武卫,白卷万岁;现今更是普遍地“老爷们儿化与老娘们儿化(都“开斋节”地尝禁果了)!而且男生抽烟、喝酒,比成人还凶、还勤……

就是那句话,教师只是“传道、授业、解惑”的讲授(当然,说是“照本宣科”就有些过了);至于你要往何处去,那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了”……

教师之最大噱头、“乌纱帽”的德育(“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说实话,教师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人的道德水准,是由社会的大环境及每个家庭处境决定的!也就是说在一个道德滑坡、雪崩、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社会,无论一个人怎样抗争,都是巨浪、波涛中的一个转瞬即逝的小水花儿;更可能的是没有人会这样做!而纵观教育界二十几年来的怪现状,说明我们老师也是当今我们这样社会的受害者、转嫁者;同流合污者,兴风作浪者,推波助澜者……

医疗界的医药回扣、医生红包;因医疗价格问题,医生将已缝合的患者的伤口又拆线;护士长未收到足够的好处费,怒将孕妇的屁yan儿缝合;将麻醉中的病人“洪长青、邱少云”于手术台的医生、护士“医跑跑”(当然,死者会比洪长青、邱少云死得安祥得多;因为他已经失去知觉了嘛),如是等等等等……

——也就是说,我们国家延自文革余脉的又一个泡沫,医生、护士的“生命天使”之泡沫,早已破灭了;而教师这个最大、最后的泡沫(“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就不要穿着“皇帝的新衣”自欺欺人了 !

应该说,从我们中华民族之“第一教师”的孔子与学生的关系,根本就不是那么和协;而是对打对骂的关系!他更没有把自己的职业看得有多神圣——

博文《关于于丹》——

骂子路:“野哉,由也(子路真是野蛮啊);”骂子路不得好死:“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骂宰予:“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骂宰予是个“黑心“之人:“予之不仁也!”

骂樊须是个“小人”:“小人哉,樊须也!”

用拐杖叩着他的老朋友原壤的腿问后者这个“老不死的害人精”为什么还不快快死去:“‘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两番告诫他的弟了,“不要和智力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毋友不如已者!”

……

写于2011年6月下旬






本文内容于 2011/9/10 17:20:34 被韵儿笑笑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