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回军旅——我的“邪会”班长

山鹰和秃鹫 收藏 59 37748
导读: 《本人文笔水平有限,以下只是就着回忆,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了,没逻辑性可言。还望各位朋友 战友 前辈们多多包涵和批评指正!》 “还是那一幕。他看着我,对我笑。然后招手上车,我想拉住他,却动不了,也不能动。几米的距离没有道别,我标准的给他敬礼 目送他离去。突然感觉眼睛好酸” 下意识驱动了大脑和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只是自己做了个梦而已。 突然好想有支烟,想去迷雾中找寻那些依稀的回忆,不过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烟也戒了很久了。还是算了吧!也许事物的

《本人文笔水平有限,以下只是就着回忆,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了,没逻辑性可言。还望各位朋友 战友 前辈们多多包涵和批评指正!》

“还是那一幕。他看着我,对我笑。然后招手上车,我想拉住他,却动不了,也不能动。几米的距离没有道别,我标准的给他敬礼 目送他离去。突然感觉眼睛好酸”

下意识驱动了大脑和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只是自己做了个梦而已。 突然好想有支烟,想去迷雾中找寻那些依稀的回忆,不过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烟也戒了很久了。还是算了吧!也许事物的美好总会在回忆中体现。时间过的太快,它好像夺走所有的一切,我一度努力在想去年,前年,甚至更久以前的今天,在干什么,跟哪些人,我想不起来了,只是觉得那时应该是开心的。不知不觉复员快一年了。自己也曾无数次梦回军营。在我那段军旅生涯中难忘的人太多。而他 东哥。是他引导了我,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标杆!

东哥,叫张旭东。下连队之后我的班长。下连队后我来到步兵连,分到了三班,他便是三班长。东哥是广西人,中等个头,黝黑皮肤,看上去很壮实,很精干的样子。当时他是二级士官第七年兵。连队从上到下,就连连长也都叫他东哥,我便也跟着大伙这样叫。他说:“这样叫很好 亲切”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不管是干部还是兵,他都能跟他们打成一片“ 称兄道弟” 我也不太懂,心中便想 也许是他算是个老兵吧!干部们也都比较尊重他。

记得我刚进连队,他除了问我的姓名 是哪里人等等之外。第一个严肃问我的问题就是:“你知道步兵靠哪两样东西?”我不敢乱回答 便说不知道。他说:“自己的两条腿,和手里的一杆枪。”这是最基本的。他接着问我体能怎么样。我心想:“我在新兵连跑5公里虽说不是最好的,但是次次也能合格,也算不错了。”便很坚定的回答:“还算可以。”他看到我信心的样子对我说:“那就好” 突然感觉心里有种无形的压力,也许是他话里有话吧!我怎么感觉他是在说“走着瞧”。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他和蔼背后另一面的“凶险”。 直到连队每周一次的体能测试,我验证了那句话。的确是“走着瞧”的这层意思。五公里越野,跑回来 我跑了个倒数,倒数第几我已经没心情去顾及了,除了几个新兵,全连最慢的大概也是二十一到二十二分吧!回到连队,我总回想到他问我的话,我不敢看他。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怕,也许是他很有震慑力。也或许是人的敬畏之心。

从那次以后,他便给我开起了小灶。早晚五公里本来就是雷打不动,而他特别为我借来了四。五个手榴弹带 几个水壶装满水给我挂上。再拿来他的铁沙袋给我绑在腿上。还有其他装具跟枪。还给我规定时间,而且每次比上一次给的时间都要少。1000米的操场,每超过半分钟还要冲一圈。光是这一项五公里就是早晚天天如此,就这样我成功的被他搞成了“瘸子” 脚背,关节都肿了起来。脚一碰地 走路都很痛。对他痛恨的咬牙切齿。而他还常常玩笑的骂着:“你们在给我装,再不给我快点跑,再给我磨磨几几,我真把你练废信不信。”常听着他的叫嚣,我第一次跟别的新兵一样在私下骂他是“死变态”“大邪会”当过兵的人就知道意思。他早知道大家这样骂他,可是他从来当作不知道,也从没因为这个不高兴。有一次他还笑着问我:“他是不是很变态” 我看着他 很想回答对,可惜话到嘴边,脱口而出却变成了“不是啊!” 也许又一次是他的震慑力。他听完只是笑了笑。 慢慢的我的腿好了起来,我也突然发现我的速度快了起来,感觉好像不再被老兵们骂,不再被班长单练,不再被连长“拍”,不再拖班里的后腿,我还能去推去拉别的战友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个事情。全连的战友都尊敬东哥,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个兵龄长一点的老兵,尊重是自己做了很多事和做出了很多成绩,付出了无数汗水和辛苦换来的。在野战部队,要受到别人尊重,必须自己能拿的出。之后我才知道他是全团,全师的标兵,多次受到表彰嘉奖。 我们私下嘴巴上一样还是叫他“死变态”“大邪会” 但是他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了。

而他还是时不时的整我们大家。还是时不时做出一些让人气的“咬牙”的“邪会”举动。比如说: 训练间隙罚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炊事班每人扛一大袋大米他看着我们在操场冲一圈,再送回去还要去找炊事班长在帽子或者身上签个名再冲回去给他看等等。面对这些奇怪气人的处罚,他总是想着方法整人,还让人苦笑不得。所以叫他“变态” 但是我们的关系更加融洽了。而关于射击训练,他最喜欢让我们跪姿据枪,用他的话说:“卧姿,让你们睡着太舒服了,你们会睡着的”而练跪姿据枪,一跪不能动几小时,那又是另外一中痛苦的感觉。从酸痛到麻木再到没了知觉再到听到起立,想站却站不起来。用他的话说:“这样才算到位了” 而他对各种枪械的拆装 保养都很精通。单发 点射 精度射 精度速射 应用射击等等他都很拿手。我当时想:他没两下子,他也不敢“嚣张”所以我想还是安心的低调被训吧!

时间过的很快 我跟他相处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长,我在外学习回来很快便进入了第二年,他已经是第八年兵。他对我不再像以前一样,更多的事生活上的关心。我们经常聊天,我还经常找他蹭烟抽,他每次都给我烟,但是还不时的提醒我,天天抽那么多烟,你体能下降了看我不搞死你。能戒就戒掉吧! 他还问我转不转士官,我说可能转吧!家里也希望我留在部队。他便说那好好干。我几次想问他会继续留在部队吗。但是都没说出口。因为我们都知道指挥士官转三级会很难的`````` 他不再带大家训练,而是积极的在备战军区的大比武。我看到他那么努力,当时便想“也许他是通过比武取得了成绩,对他转三级有帮助吧!” 日子慢慢过去,他也通过了层层筛选。去到了军区的赛场,专业方面他都考的很好,在最后的军事五项,体能极限的考验中,他的脚伤复发,他支持打了封闭参加,最后倒在离终点50多米的地方。保障的卫生员跑去扶他下来,他却自己站了起来。用他后来自己那搞笑的话说就是“我一条腿跳着跳着都能跳到终点”但是我能感觉到当时他拖着那条腿一瘸一拐的走过终点时的痛苦和他强大的决心和毅力。比赛结束了,他总分成绩得了第二名,后来荣立二等功。而他也住进了医院。几个月之后才回到连队,他没告诉我们,但我们都知道,他的腿一辈子会留下后遗症。也不能再做剧烈运动,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变的不麻利。可是用他的话说:“经历了 尽力了 值当了。”

马上到了退伍的时候了,我转了一级士官。而东哥却出乎我之前的意料,他要复员了。我以为他之前是想取得成绩,用成绩去做他转士官的资本。后来我终于开口问了他,而他却说,拼命取得成绩,是为了退伍之后不后悔。为了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为什么转不下,我没去问过他。只知道部队还给他弄到一个残疾军人证,就此而已。

送老兵,因为退伍老兵比较多,警卫连值勤不够人手。我们被借去值勤,我被安排在火车站月台站岗纠察,看着老兵提着行李一个个的走过,我们标准的敬着礼。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他在我面前停了一小会,他看着我,对我笑。然后招手上车,我想拉住他,却动不了。也不能动。旁边的领导和送兵干部在不停的催促着。几米的距离没有道别,我标准的给他敬礼 目送他离去。突然感觉眼睛好酸 好酸。只能心里喊道:“再见了,我的“邪会”班长----东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就我新兵哪个班长,我真是无语,整新兵变态一个,晚上翻围墙出去嫖,到了我第1年度年终考核的全副5公路居然吧鞋给跑掉了,还是我们那一年度的新兵帮背枪吧他拉回来的,营长老人家发话让他回炉,因为营长老人家40多岁了还帮他背了一段的枪,他愣是没有赶上,搞了个全连最后,完了光着脚回的连队,想当初还是学校里的体育委员呢,谁让他平时训练我们,没有一次是带着我们跑完5公路的,我是一天天看着他发胖的,整人鬼点子就他最多,全他妈的是他出的,不过也是怪,全连5公路第一名一只在我们班,那个鸟人下手打人倒是狠,不过庆幸第2年我调到了2排,哪个老班长一身肌肉,是肌肉哦,黝黑黝黑的,全连兵怕他,也喜欢他,关键他军事过硬,带人也好,有威信。

《本人文笔水平有限,以下只是就着回忆,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了,没逻辑性可言。还望各位朋友 战友 前辈们多多包涵和批评指正!》

-----------------------------------------------------------------

呵呵,这里不该用书名号的。


正文写得很好,有骨头有肉,描述得很到位,把与班长张旭东之间的感情说得很清楚。

望继续努力,多写快写,多出精品!



我新兵的班长好像没有什么亮点,不过他人很好从不打人倒是真的。看到其他班战士又是被打又是被罚觉得真的很幸运。后来知道他连续带兵,那年是他最后一年带兵,到了复原了吧。后来,我也带兵了,刚开始如同很多第一次带兵的战友一样,想带出成绩,可是经验不够,所以不免有些过失。后来就慢慢好了。

记得第五年时候本来在中队休息,但中队又上报支队,又不得不到教导队带兵,也是那一届是前两两届中最好的一届新兵。也比较难忘吧,现在知道的是有三个战士当了军官,一个战士是教导队示范班长。两个战士转到了二级士官。出来的,具体就不知道那么多了。不过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个战士在新兵连的抽烟,被我发现。一气之下,就让让做俯卧撑撑在地上,还用一个凳子垫在他脚后。然后叫一个战士在他嘴巴点了五支烟,不停的点。一共点了2个多小时,耗去了五包烟,他真的鼻涕眼泪一气出来了,最后一包烟是做烟茶给他喝....吐得一沓糊涂.、现在想来真对不起这个战友。不过后来,这个战友还真的见到战友在他面前抽烟就吐,更别说抽烟了。下连队后他也跟我下来。一直到老兵,可以给抽烟的时候,他却也抽不了了,据他说,现在闻到烟味就头晕,就想吐。这两天在网上他说有点感激我当时的狠心,让他几年的烟龄给戒掉了。

想想真的对不起兄弟们啦。

记得新兵时候都有过变态班长让我们天天晚上体能做到11点多。

刚下连第一天晚上就给我们几个新兵整比了,让们从一楼拿哑铃跑到顶楼在跑下来反反复复的,

后来当二条时候新兵下连了我才知道第一年军事素质不好好练第二年 会很遭罪的, 老兵素质不好新兵会不服的。

 以下是引用oldzhang 在第15楼的发言:
基层士官就是用来操兵的。不操得狠点,一上战场就容易发呆,死得更快。操得麻木了,战场上压力再大也不至于动作过度僵硬,造成不必要损失。

因此只要不是太过分,军官都不会对士官操兵行为太过干涉。现在不狠点,上战场后谁有空管新兵心理状态。没受过严格训练的新兵除了在战场上连带着老兵一起送死,基本上就没啥用了。

是的 好铁是炼出来的!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