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国录 第一卷 第七章 要打架了

张单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size][/URL]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显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错误了,但是,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更加意识到自己是必须找一番说辞出来,把在这里的宋朝官兵都给蒙混过去,否则,要是让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发现了自己露出的破绽,看出了自己和己方中人的真实身份,只怕,今天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又要损兵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显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错误了,但是,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更加意识到自己是必须找一番说辞出来,把在这里的宋朝官兵都给蒙混过去,否则,要是让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发现了自己露出的破绽,看出了自己和己方中人的真实身份,只怕,今天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又要损兵折将,有伤亡了,大好的千佛山是要有流血事件了。

陈银驱的这番话可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了,在这里的宋兵也是同时意识到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似乎是一群特殊之人,绝对不是一群平常的普通老百姓,他们的身份是实在可疑,一定要盯仔细了,绝对不能出一点差池,否则,自己的脑袋是肯定难保了。

遂在这里的宋兵是更加紧握长枪的枪柄,并且,他们是向前走了三步,是拉近了自己和土匪弟兄们的距离,一副是只要如果在这里的土匪众人要乱来的话,那么,在这里的宋兵就会把他们给乱枪捅死掉!

陈银驱是冷冷的看着这些土匪弟兄们,道:“你们这些来历不明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身上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钱财,看来,你们都是一群有嫌疑之人,依我之见,你们就是一群敌国的探子了!”

陈银驱给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冠上了一顶通敌叛国的帽子下来,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都是知道这种罪名都是要抄家灭九族的,所以,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连连矢口否认,说事情绝对不是陈银驱想的那样,他们绝对不是卖国贼汉奸和走狗。

陈银驱冷笑不止,道:“笑话,你们这群人竟然当我是一个傻子不成,在这个世上有哪一个奸细会承认自己是奸细的,看来,我们不为你们是搜搜神,你们是不肯说实话了?!”

在这里的土匪中人和欣若这些人是听见陈银驱说的这番话语以后,他们都是被下来一大跳,因为,他们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们乃是宋朝的敌人,是绝对不能被搜身的,而且,在这里是还有欣若这个女子,这样子,他们是更加不能被搜身了,否则,这件事情传出去,欣若以后还怎么见人,在这里的土匪中人的脸面也要尽数丢光了!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瞧见事情发展的对己方有点不妙了,而且,态势会己方来说是有点严峻,所以,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是故意小声问了问自己的当家裴玉安的,道:“当家的,这些宋猪是要搜我们的身,我们要怎么办?”

被外围的土匪弟兄们给重重包围住的裴玉安是听到了自己的弟兄们的这个问题以后,裴玉安是想了想以后,他亦是小声回答,道:“弟兄们,很简单,你就对陈银驱这个狗官说我们是抗辽义士,我手里面都是抗辽资金,是帮助大宋王朝抗击辽兵,为此事的战事帮一点忙得,明白吗?”

“是!知道了,当家的!”,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是听见的裴玉安的话语以后,他们就是说出了这些话出来了,自然的,这些话语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也是说的很小声的。

由于,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和裴玉安的对话是相当的小声的,所以,在这里的宋朝官兵都是一个人也没有听见,只有他们土匪己方中人和欣若他们这些人听见了。

于是,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就是按照裴玉安的话语来说了,结果,那些土匪弟兄们说完了这些话语以后,在这里的宋朝官兵皆是无一例外哈哈的大笑起来了……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和欣若是看见这里以后,他们是有点不明所里,是互相看了看己方众人,然后,他们是茫然的看着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显然,他们是要在这里的宋朝官兵给他们一个解释了。

结果,在这里的宋朝官兵的的确确是不知道土匪弟兄们和欣若这些人是为什么看着自己,但是,在这里的宋朝官兵却是给他们一个解释了——

陈银驱是轻轻的一摆手,在这里的宋兵是全部停止发笑了,然后,接下来,陈银驱是冷笑数声,对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和欣若,道:“哼!抗辽义士,这些都是抗辽资金?你们这些人真的当我是傻子吗?当我陈银驱是这么好骗,竟然在这里的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胡言乱来,乱说一通,我看你们绝对不是什么抗辽义士,你们手里面也不是抗辽资金!”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听见这里以后,他们是觉得相当的奇怪,于是,其中一名土匪问陈银驱,道:“陈大人,既然,你们是认为我们不是抗辽义士,手里面拿的不是抗辽资金,那我们手里面是什么,我们又是什么人?”

陈银驱是冷笑不止,道:“你们会是什么人?我看你们就是一群辽人的奸细,手里面拿的都是辽人给你们的钱财,我看这个才是真的!”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连连直呼冤枉,连忙大说事情绝对不是大人想的那样,自己和己方众人绝对是一群忠心的抗辽义士,真的不是什么辽人的走狗,他们的其心是日月可鉴,可见天地呀!

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对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说的这些话语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前一方众人是根本不相信后一方众人说的话语,是一句话一个字都不相信,是一副即使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说破嗓子的样子,在这里的宋朝官兵也要为难他们的样子。

其中一位土匪弟兄们大喊道:“陈大人,你既然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语,那么,你将会处置我们呢?”

“怎么了,狐狸的尾巴总算是露了出来了!”,陈银驱是听见土匪众人有人说出这番话语出来,前者就是冷哼一声,道:“怎么处理你们?这个简单,我可以告诉你们,那就是,把你们押回军营,是听从我的审判,等候我的发落!”

在这里的土匪中人和欣若这些人是听了以后,他们都是觉得陈银驱的这个提议是万万不可,因为,包括欣若在内,连她是有着日本人的关系,可能连她都有可能是宋朝的敌人,所以,让土匪和欣若去了宋朝军营,那么,其结果肯定他们都要掉了一层皮下来,死相肯定是相当的难看,绝对是连自己的爹娘都认不出来了。

不过,裴玉安是听见陈银驱要把自己和己方中人是押送到大宋的军营里面以后,前者的眉头是忍不住皱了皱,因为,他裴玉安是觉得这里面是有点古怪,发现有些自己想不通的事情发生了。

“当家的!我们要怎么办?”,在外围的弟兄们是发现事态竟然发生到了这种情况了,于是,土匪众人是觉得这下子是要请示一下自己当家的裴玉安,听从裴玉安的安排,希望这样子是可以化险为夷了!

结果,在外围的弟兄们是得到裴玉安的命令是这些——“杀出去!和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拼了!”

“明白了!当家的!我们一定按照你说的话做,照办不误!”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如此坚定不移的回答了裴玉安的命令了。

在这里的裴玉安和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回答的仍然还是很小声,听见这些话语的依然只有他们自己中人,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没有一个人听见他们对话了。

眼见一场大战就要爆发了,在裴玉安是觉得自己有些事情还要交待一下欣若,否则,等会让己方和宋朝官兵是打起来,那么,可就不好了。

欣若就在裴玉安的身边,后者是看了前者一眼,道:“姑娘,你害怕吗?”

欣若笑了笑,道:“裴公子,你不是见识过我的武功吗,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害怕呢?”

裴玉安是明白的点了点头,他是见识过欣若的武功的,如今的这种情况绝对是小场面,对欣若这种人来说,绝对是小意思,所以,裴玉安是相当放心,只不过,裴玉安是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特意的说了几句话是吩咐了欣若一些事情了。

裴玉安是咳嗽了一声,道:“姑娘,我裴某无能,竟然是让姑娘受惊了,不过,姑娘不用害怕,我加上我的弟兄们是绝对可以处理完这个事情的,这个就请姑娘放心了。”

欣若是在裴玉安的耳边是吹气吐兰,笑呵呵道:“裴公子,我什么时候说我不放心你和你的弟兄们了?”

裴玉安是彻底明白了欣若的意思了,于是,前者就对后者不再多说一句话,一个字了,他就是暗暗提气,气运丹田,是开始准备打架了,而欣若也是如此,在暗中已然做好了应该如何对付敌人的准备了。

陈银驱是下定了决定,是要把在这里的土匪众人和欣若给抓到军营里面去,所以,陈银驱是大喊道:“弟兄们,不要和这些辽国的奸细多说废话,给我把他们是全部都给我拿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