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 林语堂 <吾国与吾民〉时的愤慨

卡扎萨达 收藏 2 130
导读:林语堂 的《吾国与吾民〉堪称名著,其英文版在美国,西方有巨大影响, 成为西方人了解掌握中国的重要利器。 林本人则作为大学问家累享盛誉, 这书写得深刻,所以读一遍是不行的; 要想全面地评价,写感想,一般学者的功力都不够, 别说我了。 所以哥就想到啥就谈啥,今天有个地方与大家商量一下: [color=#3D11EE]“忍耐为中国人民之一大美德,无人能猜想及有受批驳之虞。实际上它所应受批驳的方面,直可视为恶行。中国人民曾忍受暴君、虐政、无政府种种惨痛,远过于西方人所能

林语堂 的《吾国与吾民〉堪称名著,其英文版在美国,西方有巨大影响, 成为西方人了解掌握中国的重要利器。

林本人则作为大学问家累享盛誉, 这书写得深刻,所以读一遍是不行的;

要想全面地评价,写感想,一般学者的功力都不够, 别说我了。


所以哥就想到啥就谈啥,今天有个地方与大家商量一下:


“忍耐为中国人民之一大美德,无人能猜想及有受批驳之虞。实际上它所应受批驳的方面,直可视为恶行。中国人民曾忍受暴君、虐政、无政府种种惨痛,远过于西方人所能忍受者,且颇有视此等痛苦为自然法则之意,即中国人所谓天意也。四川省一部分,赋税预征已达三十年之久,人民除了暗中诅骂,未见有任何有力之反抗。若以基督徒的忍耐与中国人作一比较,不啻唐突了中国人,中国人之忍耐,盖世无双,恰如中国的景泰蓝瓷器之独步全球,周游世界之游历家,不妨带一些中国的“忍耐”回去,恰如他们带景泰蓝一般,因为真正的个性是不可摹拟的。吾们的顺从暴君之苟敛横征,有如小鱼之游入大鱼之口,或许吾们的忍苦量虽假使小一些,吾们的灾苦倒会少一些,也未可知。可是此等容忍磨折的度量今被以“忍耐”的美名,而孔氏伦理学又谆谆以容忍为基本美德而教诲之,奈何奈何。吾不是说忍耐不能算是中国人民之一大德行。基督说:“可祝福哉,温良谦恭,惟是乃能承受此世界。”吾不敢深信此言。中国真以忍耐德性承受此半洲土地而守有之乎?中国固把忍耐看作崇高的德行,吾们有句俗语说:“小不忍则乱大谋。”由是观之,忍耐是有目的的。”


“中国人的忍耐虽属举世无双,可是他的“无可无不可”,享盛名尤为久远。这种品性,吾深信又是产生于社会环境。下面有一个对照的例子,故事虽非曲折,却是意味深长,堪为思维。吾人且试读英国文学里汤姆?博朗(TomBrown)母亲的临终遗训:“仰昂你的头颅,爽爽直直回答人家的问话。”再把中国母亲的传统的遗嘱来作一对比,她们总是千叮万嘱地告诫儿子:“少管闲事,切莫干预公众的事情。”她们为什么这样叮咛,就因为生存于这一个社会里,那儿个人的一些权利没有法律的保障,只有模棱两可的冷淡消极态度最为稳妥而安全,这就是它的动人之处,此中微妙之旨固非西方人之所易于理会。”


--- 我问一下,帝国主义侵略份子读了这些会有什么感想?

通常,要了解掌握一个人(民族)的品性,需要一定量的交往以及成本代价; 直到20世纪晚期,美国仍有许多人搞不清中国有多大。

林大家这样讲是否有“出卖内部情报”之嫌???


--我想在历史上出卖国土,经济都很明显,很容易被发现定论。 但是出卖族群内部文化,日常习惯,品性的算什么?

说到这里,我想你们应该也能意识到这种出卖的危害。

我民族固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哪个民族没有? 用得着告诉别人吗? 况且你看他描述时的语气,恍如一个看客,一个老外,一个旁观者。

而老外想象深入了解我国国情,是有相当难度的,要花时间,付出成本的。

美国人真正大规模研究日本的方方面面也是从珍珠港被炸以后开始的。


读到这里,我想到一个铁血常见的词,“带路党”。 文化领域内的带路党!


这样的东西能找到很多,哥觉得一点足矣。 给大家提供一点思路,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本文内容于 2011/9/10 14:49:23 被卡扎萨达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