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这些物资估计到年底都不一定能够交付完毕,其数量最终将会远远超过清单上的数量。

当然,单单这些礼物并不能消耗光李卫霖手头的资金,不过,从去年开始他在君山那里投入的资金同样不菲。虽然武装君山的枪支弹药火炮等军火物资并不是很多,可是各种机械设备以及数额庞大的原材料、炸~药、燃料、粮食、肉制品、奶制品等等可就值老鼻子钱了。好在建设在君山的那些工厂有一部分已经开始盈利,象那个水泥公司现在都已经扩大了十倍,产品根本供不应求。如此,李卫霖才不必担心建设资金的事宜。

在李卫霖一行与蒋校长友好会面之后,他就安排李四光那个九百多人的团队连同各种设备一同前往四川地区。那里的石油、天然气、铁矿等资源都等着他们去开发,配套的加工工厂正饥渴地等待着各种原料。

这个群体中并非全部是华人,白皮肤大鼻子老外的数量亦不下两百人。其中大部分洋毛子是遵照李卫霖与德国政府达成的协议前来提供技术援助,他们将为中国服务十年时间,战时都不允许征招他们。

实际上还有一部分德国人早已经前往江西那些钨矿、锑矿产区,准备把钨矿砂的交易量提高十倍以上。只是中国的矿业水平与交通水平实在惨不忍睹,原始的开采技术和交通条件极大地制约了矿石的产出。正因为如此,那些德国矿业工程师才会亲自前往矿区,他们将直接把德国先进的矿业开采技术引进中国,并且帮助当地政府改善落后的交通条件。

此时,全国上下都知道中日之间必有一战,并且是决定国运的一战,只是谁也不清楚这场战争什么时候会来临。就是李卫霖也不清楚这场战争会不会还象历史上那样如期爆发,毕竟他的小翅膀就没停过,说不定已经影响了历史的发展脚步。

李卫霖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既然战争必然要爆发,那么早一天晚一天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再说了,小鬼子现在同样没有作好战争准备,此刻真要打起来谁胜谁负很难讲。

不过,在此之前李卫霖准备先行剔除潜伏在国民政府内部的日方谍报人员,至少不能象历史上那样这面政令还没出门,小鬼子那里就得知了详情。

“文白兄,能否帮我引见一下蓝衣社的戴雨农,我有些事情要和雨农兄商量。”

蓝衣社是三十年代中国国民党的一个内部组织,三十年代初,中国国民党内具有理想主义刻苦清廉的人士发起成立蓝衣社,又称为“力行社”,企图克服日本入侵危机、制止国民党腐化堕落。贺衷寒等人所提出的第二次革命就是准备重塑国民党作为革命党的形象与灵魂,这个宗旨得到了国民党内许多有志青年的拥护,和君山集团多有交道的税警团领导人黄杰现在就沉迷于此。

蓝衣社成立之初,对内励精图志纪律严明,这在腐败成风的民国政坛不啻是吹入一缕清新的气息;对外则是复兴狂飙廉政风暴,锋芒所指贪官污吏日寇汉奸。总地来讲,这一时期他们的工作是积极的。当然,作为一个党派的执行利剑,它对其它党派也是残酷无情的。

蓝衣社设有一个专门进行谍报活动的特务处,它是军统局的最前身。其处长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希姆莱戴笠戴雨农。

“卫霖老弟,戴雨农是蓝衣社特工处的处长,你找他能有什么事情?”

“呵呵,文白兄,事关机密,恕我不能详谈。你帮我引见一下就是了。”

风头一时无两的李卫霖早就是蓝衣社的调查目标,好在君山集团并没有分裂的国家的迹象,同时对蓝衣社一向高看,所以,两方并没有什么冲突。甚至李卫霖运输到国内的那些军事物资很多时候都是交给蓝衣社在监管,他们很早就知道这些军火将赠送给蒋校长作为他的寿礼。

不过,李卫霖本人从来没直接和蓝衣社打过交道,否则他也不会郑重要求张治中帮忙引见。

对于李卫霖这个斥资十多亿美元为国府采购军事物资的爱国商人戴笠还是比较敬重的,他当然不会拒绝李卫霖的这个要求。所以,两人很快就正式会面。

“卫霖老弟,你的声誉现在是如日中天啊,作为党国的一员,我对你的贡献郑重说声谢谢了。”

“雨农兄客气了,国家危难之际,所有人都应当为国尽力。再说了,那些财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用在刀刃上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不知卫霖老弟此次前来鄙处有何贵干?”

“哦,我通过国外的渠道获悉日本方面潜伏在国民政府中的一部分特工人员名单,希望你能够核查一下,看看是否真地是如此。”

听到李卫霖的这个说辞,戴笠亦上了心。“哦,能否给我看一看。”

李卫霖随手取出自己根据记忆整理出来的这部分资料,递给了对方。“这个特工组织以行政院秘书黄浚为首。黄浚成为日本间谍以后,不但利用自己极其重要的职务之便,窃取中国政府最高当局的大量核心机密提供给日本的同学须磨弥吉郎,而且还将自己在外交部工作的儿子黄晟,以及国民政府中一些高级军政人员,如军令部的少将高参曹思成、海军部的部员李龙海、军政部的秘书王必贵以及黄浚自己座车的司机王本庆等人拉下水,组成了一个以黄浚为头子的汉奸日谍集团。因为这个汉奸,可以说现在国民政府在日本人面前是完全透明的,不早日清除的话危害将更大。”

“卫霖老弟,你这个情报从何而来?要知道黄浚那可是校长与汪先生面前的红人,他怎么会背叛这个国家呢?”

“呵呵,事情往往出人意外,这件事情同样如此。这个消息是从日本的盟友德国方面获得的,应当没什么错误。你应当知道我现在和德国上层关系良好,他们求我的时候比较多,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这个黄浚在九一八事变之后就被他在早稻田大学的同学、时任日本驻南京总领事的须磨弥吉郎收买了。那个须磨是个挂着高级外交官头衔的日本老牌间谍,其任务就是在中国政府的各军政机要部门收买汉奸。”

“卫霖老弟掌握的情报如此详细,想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不过,这个情报我们还需要考证,一旦落实绝不会放过他们!”这一刻戴笠显示出极为铁血的一面。

“南京汤山温泉饭店的女招待廖雅权同样是个日本特工,她是黄浚的直接联系人。其本名是南造云子,并不是家庭贫困失学的青年学生廖雅权。早些时候她从考试院长戴季陶那里获得过许多重要情报,不过,后来由于凡涉及军事机密的高层会议和重要军政文件都与戴季陶无缘了,南造云子就结识行政院主任的秘书黄浚,使得南京政府的大量军事和政治情报源源不断地通过南造云子送到了日本情报部。”

“这个廖雅权我也听说过,她一向喜欢周旋于上层男人社会,没想到她是有所图谋啊。”

“呵呵,日本人善于利用女色进行谍报活动,那个自称金壁辉的川岛芳子就曾被日本军部称为“可抵一个精锐的装甲师团”的人物。川岛芳子参与了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等秘密的军事和政治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的事件,她还曾在热河组织定国军骑兵团,为日本侵略军效鹰犬之力。这样的人物可不能小视。”

“哦,我知道川岛芳子,她是肃亲王府的十四格格,后来被日本人川岛浪速做养女。这个女人搞特工工作很有一套,被称为‘东方的玛塔哈瑞’。”

“雨农兄,这些情况就交给你了。另外,我还有一批德国制造的大功率电台,外形比较小巧,就作为特工人员的装备吧。另外,我知道你们的经费比较紧张,这是花旗银行五百万元的银行本票,希望能够对你的事业有所帮助。”

“谢谢,谢谢卫霖老弟对我们蓝衣社的支持。”

“呵呵,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成立蓝衣社的初衷,不要让全国人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