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国录 第一卷 第六章 钱财贿赂

张单 收藏 0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0.html


陈银驱好像是没有看见被众多土匪给围在其中的裴玉安和欣若两个人似的一样,前者就是随便看了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一眼以后,陈银驱就是张开嘴巴,朝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喊道:“什么人,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千佛山?”

其实,裴玉安是早就想好了自己被宋辽中人以及发生意外自己应该用什么身份和说辞了,这些说辞裴玉安是全部都交给了自己的弟兄们了,为此,现在,陈银驱这个人和裴玉安是问话闻起来,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就把自己和己方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是说出来了。

其中一名土匪弟兄们,道:“这位官爷,我这些人其实都是一群宋人,一群来千佛山游玩的宋人,还请大人明鉴。”

陈银驱是对那名土匪的话是信也不信,前者是冷笑道:“你们是宋人?你们是来千佛山游玩的宋人?哼哼,你们这些人当本官是傻子呀,竟然敢糊弄本官!你们这些刁民,信不信本官一声令下,本官的士兵就会把你们给捅成马蜂窝了!”

在这里的土匪中人和欣若姑娘是对陈银驱的这番话其实是根本不屑一顾,因为,他们是根本不怕所谓的监军陈银驱,他们也是不害怕宋兵,更是不害怕整个大宋王朝,所以,他们是对陈银驱此人根本就没有放在眼睛里面,也是对陈银驱说的话是没有任何的害怕,只不过,在这里的土匪中人和欣若都是有要事在身上,他们都是不想在这里的陈银驱以及宋兵是发生冲突,所以,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和欣若是选择了息事宁人的政策了。

裴玉安是小声在自己的弟兄们的耳边,道:“弟兄们,你们的身上是谁银两,你们是扔出一点银两打发他们走!”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嗯了一声,表示自己是听见了裴玉安的说话,同时,也是表示自己是绝对会服从裴玉安的命令了。

直到现在裴玉安是仍然决定自己是不露面,是不和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说一句话,见一下面,原因很简单,裴玉安其实是陈银驱见过面的,而且,他们两个人还是结下了血海深仇。

想裴玉安的人马是有三十几万之多,宋辽两国的军队都是围剿过他的人马,而宋朝派出的将领就是这个陈银驱了,他们两个人是曾经各自率领着自己的人马在山东内外是进行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战了,而裴玉安和陈银驱两个人都是互相见过对方的面,他们两个人都是双方认识对方,且皆是对对方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在里面了。

看如今这样子的情况,陈银驱似乎是仍然没有发下裴玉安,而裴玉安既是害怕自己跟陈银驱见面,同时,他也是害怕让陈银驱害怕看见欣若了,因为,裴玉安是从情报和亲身在战场上经历过陈银驱和他的人马,结果,裴玉安是和深刻的知道认识到,陈银驱和他的人马绝对都是一些扰民害民很深,且是爱杀人奸淫取乐的军队了,裴玉安是害怕让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瞧见欣若这样子绝色美女的话,他们会对欣若起歹心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出来,所以,裴玉安是来一个防范于未然,他也是不让欣若出来和在这里的宋朝官兵见面。

裴玉安的土匪弟兄们是听了前者当家的话语出来,其中一个土匪是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锭沉甸甸的白银了,然后,那个土匪是是掂量掂量自己的手中银子的重量以后,裴玉安就把自己手中的白银扔给了一位宋兵,想用行贿的方法来贿赂在这里的宋朝所有人了。

白银飞去的方向是朝一位宋兵发射过去的,那名宋兵是瞧见这锭银子以后,他是忍不住下意识的把自己手中的长枪一扔,然后,他是恭恭敬敬的捧出了自己的双手,来了一个童子拜观音的动作出来了,最后,那名银子是直落落的那名宋兵的手上,那名宋兵就是不断的搓着自己手中的白银是欣赏起来了。

可是,那名宋兵虽然是一个贪财之人,但是,那名宋兵还是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目前自己的长官是在自己的身边,即使,自己是有了好处,那么,也一定要记着自己的长官,要把好处先给长官才是,这才是真正的为官之道,不然的话,那名宋兵是知道即使自己是有了这锭银子也是拿不稳拿不久的,甚至,自己是肯定会有性命的危险的!

于是,那名宋兵是双手恭恭敬敬的捧着那锭银子,然后,是战战兢兢走到了陈银驱的面前,那名宋兵是对陈银驱陪着笑脸,小心翼翼,道:“监军,在这里的这伙人是有眼无珠,是有眼不识泰山,明明这锭银子是应该孝敬给监军您的,但是,他们居然把这锭银子塞给了小的,这简直是一个不识抬举,不识时务之人!监军,这些人是不识时务,但是,小的却是相当识时务,这不,小的就把这锭银子拿来孝敬监军大人来了!”

陈银驱这个人是听见那名宋兵是把话说到了这里,前者是相当的满意,也是觉得相当的受用,于是,陈银驱是长长的不阴不阳的叹了一口气,他陈银驱是接过这锭银子以后,是懒洋洋对着那名宋兵,道:“不错,孺子可教也,不枉我是平日里面对你们的教诲,这还差不多!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陈银驱这番话语是说完了以后,那名宋兵是立即点头哈腰的又对着陈银驱正不八经的鞠了一躬,道:“谢谢监军教诲,谢谢监军教诲了!”

这回陈银驱是对那名宋兵是一句话也没有说,那名宋兵虽然是觉得脸面之上是有点面子无光,但是,那名宋兵也是觉得没有什么,那名宋兵就这么乖乖的退了下去,重新站会了自己的位置,而且,还把自己那把弄掉的长枪给捡了起来,又摆回了准备战斗的姿势,是把自己手中的长枪对准了在这里的土匪众人和欣若这伙人了。

裴玉安的土匪弟兄们是以为自己塞给了宋朝官兵银子了,自己和己方众人的麻烦就是可以这么应声而解,一切都结束了,他们也可以借着钱财的功劳平安无事,平平安安,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了。

可是,裴玉安的土匪弟兄们是猜错了,在这里的宋朝官兵的的确确是收了他们的银子,可是,这就不代表在这里的宋朝官兵会高抬贵手放他们走,甚至,在这里的土匪众人和欣若是遇到相当糟糕的危险了。

其中一名土匪弟兄是喊道:“各位官爷,我们现在是可以走了吧?”

陈银驱是用自己的右手是掂量掂量一下银子以后,他忽然是冷冷的道:“放肆,本官没有下令,是谁允许你们走的,你们这么说是不是想以下犯上呀?”

那名土匪弟兄是一愣,然后,他是立即马上醒过神来,得出来自己的结论出来,那就是,肯定是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觉得自己银两给的太少了,陈银驱这是在坐地起价,想多捞一点银子出来,所以,那名土匪弟兄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和怎么说了。

其中的一名土匪的弟兄们是又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锭银子,不过,之前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掏出一锭白银出来,而这回,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掏出来一锭黄金了,一锭分量十足沉甸甸的黄金了。

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看爱你了那名土匪是居然拿出了那么值钱的黄金出来以后,他们都是忍不住放声叫了出来,是惊呼“啊”了一声,显然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被这份黄金给打动了自己的心了。

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了,其中一个土匪弟兄们是把自己手中的黄金朝陈银驱扔了过去,前者是希望自己这次贿赂能够成功,让自己是免于这么多的麻烦,可是,其结果是事与愿违了。

没错,在这里的陈银驱是的的确确是接过了那名土匪弟兄们扔过来的黄金,而且,陈银驱是把两次土匪中人贿赂给他的白银黄金都给塞进了袖子里面去了,但是,这就不代表陈银驱就不会为难他们了。

陈银驱是把白银和黄金是收好了以后,他是忽然沉下脸来,他阴森森冷冰冰的对在这里的土匪众人,道:“喂!我问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身上到底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财在身上?”

遭了!这下子可真的是弄巧成拙了,因为,在外围的土匪弟兄们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塞给这么多的银子是给在这里的宋朝官兵竟然是换来了这种结果出来,这样子,可是大大出乎了这些土匪弟兄们的意料之外,于是,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就知道自己和己方众人会因为自己的这番疏忽是肯定要蒙受大难了。

因为,裴玉安的土匪和宋朝官兵可是敌对的关系,有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如果,让在这里的宋朝官兵是知道了在这里的土匪的真实身份的话,那么,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