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五十一章:冒死冲锋2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我们一边向前冲,一边向着前方丢着手雷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引爆还没有完全被引爆的地雷, 我从腰间抽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拔开盖子,拉掉引线,丢在了前面的空地上,顿时一声轰,就炸开了。同时炸响的还有几颗埋着的地雷,被炸开的泥土落得我们满身都是,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我们一边向前冲,一边向着前方丢着手雷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引爆还没有完全被引爆的地雷,

我从腰间抽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拔开盖子,拉掉引线,丢在了前面的空地上,顿时一声轰,就炸开了。同时炸响的还有几颗埋着的地雷,被炸开的泥土落得我们满身都是,但同时,也有一些弹片向着我们飞来,十几米的距离。虽然不会造成致命的打击,但是也会给我们造一些伤害,一块飞来的弹片就从我耳朵边上划过,刮去了一小块肉。


可以说我们想出这个办法来对付越军的雷区,很是聪明的一个做法,这样做虽然不能完全的清除掉地雷。但是却是有效地减少了我们的伤亡,手榴弹爆炸所产生的烟雾,也是有效地成为我们的保护屏障,尽管是这样,我们的人还是有踩上了没有被迫击炮和手榴弹引爆的地雷,我们又有几个人踩上了地雷,有的是直接被咋上了天空,然后再向石头一样掉下来,不光说在爆炸之前是不是受伤,就是从这高空上摔下来,也会把五脏六肺给摔烂。而有的是直接被炸死,炸得是面目全非,全身都是血窟窿,运气好一点的就是被炸断胳膊腿什么的,我们班的老兵张大庆就是在向前冲锋的时候被炸断了一条腿,场面好不血腥。

地雷这家伙,可不任你是老兵还是新兵,也不管你是英雄还是软蛋,踩的上踩不上那玩意,全靠运气,运气好的话可能能够跨过。运气不好的一脚踩上上面就只有挂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又向前冲了四五十米,血腥王一直就在我身边,他时而冲锋着,时而停下来对着山上的月均开几枪,可以说,他的枪声每响起一次,上面对着我们开枪的越军就会被干翻一个,这样给我们减少了很大的威胁,而我们呢,只是知道闷着头望上面冲,手上拿的好像是烧火棍,根本就没有向着山上开一枪。

“抄起手上的家伙,往山上给老子打啊。”血腥王的喊声把我们惊醒过来,许多跟我一样的人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有杆子枪,也开始往山上胡乱的打着枪。

我跑到一个小土堆后面,把枪架好,对着山上一个抄着AK冲锋枪,带着越军特有的军绿色下沿成一个圆形的越军军帽,并且还是崭新的。

这家伙就在刚才,一直抄着那把AK,对着我们扫射,而且还干死了我们好几个人,这个越军也绝对是个老手,作战经验丰富,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家伙。他只是在开枪的时候,才把脑袋露出来一点。开完枪后,又继续把头缩了回去,很是狡猾。

这个时候,我已经把枪架好,就瞄准他露头的那个位置,现在,只要他在露头,我就就把握把他干掉,凭着从小就摸枪玩枪的枪法,我还是有把握的。

那个越军露出头来了,出来了,出来了。

我在心里面默默的给他数着,只要他在把头往上面一点,我就可以干掉他,但是着狗日的好像有预感山下有枪瞄准他似地,这一下次并没有开枪,而是丢了一个手榴弹,手榴弹就在我身边炸响,当场就就把在手榴弹杀伤范围内的一个战友给炸死了,血肉模糊,脑袋也被削去了一块,血红血红的脑浆散发着热气突突地往外淌。


这个狡诈的越军好像要把头缩回去了,没有时间了,我快速的把枪口向下一压,对着那个越军就打了一个短点射,但是并没有打中,子弹打在工事前面的木桩上,子弹打上去后,木桩上的木屑被弹飞了起来。

“哎。妈的又没有中。”我突然对自己的枪法失去了信心,在开战之前每次在射击训练中都是前几名,一般都是指哪打哪,但是怎么上了战场就腌菜了。

我又看了一眼那个已经把头快要全部缩回去的越军,突然,我清楚的看见,那个崭新的帽子前面多了两个血窟窿,鲜红色的血液还在向外面冒着,腥捩的鲜血已经把那顶帽子给染得通红。

我明明看见打出的子弹打在了那木桩上,怎么就飞到了那越军的脑袋上去了,难道这他妈的也是跳弹,他妈的真是是不可思议,正瞄的时候瞄不准,却是给跳弹给搞死了。刚才低落的心情又重新的转了回来。

“趴在那里搓鸡巴啊,给老子往上面冲。”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是连长,同时我刚刚转好的心情,就像翻书一样,又转变了,因为我明明看见连长架着枪的枪口正是对准山上的刚才那个越军位置的。

那个越军并不是我打出子弹的跳弹打死的,也并不是我运气好,而是被连长一枪就给打爆了。这个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样的枪法,还怎么给死去的战友们报仇。

提着心里面的那口气,我又趴了起来,开始望前面冲,也不管脚下的地雷了,就是一个劲的想着向山上面冲去,感觉现在子就是一头倔狼,眼神中散发出可以杀人的凶光,张咧着一张血盆大口,透露出里面的獠牙,向着猎物冲去。

可惜我的猎物并不是那些温顺可爱的绵羊,而是一群同样武装到牙齿,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呲牙咧嘴的,同时也是非常狡猾的越南野狗。

现在离着越军的阵地也就是五六十米的距离了。但是,这一段距离却是送掉了我们许多同志的性命。成了一大片死亡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