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转)

祖国的战车 收藏 0 14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月6日晚,北京海淀区西山华府小区门口,一对驾车夫妻因为驶入时减速,而遭到后面一辆无牌宝马司机和一辆牌照为“晋O00888”的奥迪司机殴打。夫妻都被打得头破血流,打人者肇事后欲逃离未得逞。经核实,宝马司机15岁,无驾照,系著名军旅歌唱家李双江之子,其父军衔少将。

歌唱家的儿子压过“我爸是李刚”

偌大一个中国,各大城市早已是车水马龙,车祸以及车主之间的纠纷每天都在发生。两年前的浙江杭州胡斌飙车案,去年的河北保定青年李启铭撞人案,前者是富二代,在撞死一人后竟然笑言“可以用钱摆平”;后者是官二代,在撞死两人后竟然口出“我爸是李刚”之狂言。两次事件都在事发后迅速通过互联网成为公共事件,胡斌、李启铭均受到舆论的强烈谴责。

“我爸是李刚!”早已经是中国社会的流行语。胡斌、李启铭虽然表现出了对生命的漠视,但还没有狂到不允许路人报警的程度。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行为又将公共舆论推向新高。不仅和同伴一起挥拳暴打前行减速车辆的司机及妻子,而且还打人后威胁众人:“谁敢打‘110’?”,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狂。

网络是社会的放大器

倘若在以往,上述事件在中国爆发成公共事件的可能性极小,而且处理结果很难让受害方满意。互联网已经成为了社会事件的放大器,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如果具备新闻传播的热点元素,那么,瞬间就可能成为公共事件,从风靡互联网到风靡报刊、杂志、电视,甚至还会成为民众街谈巷议的话题。

李天一打人事件之所以能迅速爆红,最大的原因显然是因为他是李双江之子的这一特殊身份。当然,即使他身上没有李双江的光环,也照样可以让公众瞩目,因为他尚未成年,而且所开的车辆为无牌宝马。在以前,我们只能看到富二代、官二代骄横跋扈,如今,李天一的表现让我们看到名二代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

其实,名二代只是李天一的主要身份,在他的身上,还兼具富二代和官二代这两种身份。李双江作为中国的著名歌唱家,早就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可以给儿子买宝马车。李双江的军衔与彭丽媛、宋祖英同级,属于军队高级文艺长官,所以,李天一是名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的三位一体。

仇富、仇官是制度挤压出的中国特色

三十多年跛足的改革虽然让中国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但是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重新成为中国社会的写照。连活人进火葬场、智障人进黑砖窑,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的国家,还有什么离奇的悲剧不能生产?中国社会有太多的歧视、不公、血腥,与和谐口号可谓十万八千里之遥。

中国独特的制度孕育了不计其数的中国特色,仇富、仇官亦位列其中。在每一次有关富二代、官二代的负面新闻出现的时候,公众的仇富、仇官情绪便汹涌澎湃。每当此时,一些官方媒体便对仇富、仇官者挥起道德的大棒。其实,在富人普遍为富不仁、官员普遍为官不仁的当下,公众对其仇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正说明中国民众在不断觉醒。只要这种仇恨不是太过分,就会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

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狂暴可以说再一次点燃了中国人的仇富、仇官怒火。在舆情汹涌之初,北京警方竟然将李天一以“未成年不构成犯罪”为由释放,在看到舆论压力太大之后才重新将其拘留。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因为此事成为公共事件,李天一必定逍遥法外。

社会制度孕育狂徒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此前,李双江曾骄傲无比地对采访他的媒体记者称:“我儿子是国家未来的栋梁”。此事的发生可以说扇了李双江一记耳光。在整个中国,将娇生惯养的儿子视为栋梁的富人、官员、名人不知道有多少。李双江在事后向被打者道歉称自己没有教育好儿子,其实,这背后岂止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同样都难辞其咎。

不可否认的是,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和国家,都不缺少李天一这样的纨绔子弟,只是,在今天的中国,这样的孩子却特别多。除了家庭、学校、社会出了问题,更应追究制度性根源,在一个民主、法治社会,绝不可能频繁地出现这类狂人。

经过媒体的深挖发现,李天一所驾驶的宝马车迄今为止共有32次交通违章记录,一再违章,交管部门却视而不见,这无疑是法制的纵容。中国的警察在抓捕各类敏感人士的时候都是高效率,但在惩罚权贵阶层的车辆违章,却表现得如此低能,实在是令人愤怒。

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是,李天一所打的不是别人,而是国防部长梁光烈秘书的亲戚,难怪警方的态度会突然180度大转弯。显然,接下去,李天一这一方和挨打的那一方不仅仅是法律的较量,更是权力的较量。在宛如兽类丛林的中国社会,富二代、官二代、名二代肇事丑闻源源不断,公众的仇富、仇官怒火也会火上泼油越燃越高。

2011年9月9日

(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


注:第一,北京警方不对李衙内实施刑事强制措施的做法完全合法。因为我国刑法明文规定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只对八类严重暴力犯罪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第二,不对其实施治安拘留也是对的。因为我国《治安法》只对16周岁以上有管辖权。第三,就本人看,本案中李衙内多次无照驾驶机动车辆,给他车的人可以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安全罪或者危险驾驶罪的间接正犯、教他学车的人可以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如果大家只纠结于北京警方是否对李衙内采取强制措施,显然是中了某些人的全套,因为如果对李衙内的任何处罚都是违法的,所以不对其采取措施是正确的,这样李衙内幕后人都不会被追究刑责。这不行!只有让给他车的人追究刑责,让李双江欠一个天大的人情再花一辆买宝马的钱才能对李双江和李衙内起到教育作用!本案的宝马车应该没收(当然这是基于对幕后人有罪判决的前提下做出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