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式坦克火控比国际水平慢50% 但最新型号已改进

角落里开枪 收藏 0 379
导读:http://news.ifeng.com/mil/2/detail_2011_09/10/9095942_0.shtml 2011年09月10日 10:13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张卫明 一个手指头,立在我和他之间。士官教授贾元友的特征动作很触目——讲课,训练讲评,挥臂时酷喜翘右手食指。这是否有损教授风范? 教授头衔或应带引号,他只是99式坦克“609”车车长,四级军士长,可战友们认为引号不能加。战友们还认为,他那“一指禅”不能改,改了就会淡了坦克射击课的劲道。 劲道?北方

http://news.ifeng.com/mil/2/detail_2011_09/10/9095942_0.shtml

2011年09月10日 10:13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张卫明

一个手指头,立在我和他之间。士官教授贾元友的特征动作很触目——讲课,训练讲评,挥臂时酷喜翘右手食指。这是否有损教授风范?


教授头衔或应带引号,他只是99式坦克“609”车车长,四级军士长,可战友们认为引号不能加。战友们还认为,他那“一指禅”不能改,改了就会淡了坦克射击课的劲道。


劲道?北方男人贾元友的棕黑色的茧皮如铁的这根指头,被我视为惊叹号。


士官教授的文化底子,基本是初中。那年母亲去世欠下债,正上初中的贾元友对父亲说: “我打工去。”话没落,父亲的重巴掌掴到儿子脸上,又恶狠狠砸下一句: “上学。”


贾元友自视为顶梁柱,一弓腰下了小煤窑。每运出一箱煤,在洞口贾元友竖一根指头,工头就划一道。这一道,工头多200多斤煤,贾元友多一块钱。


这一块钱记录了什么?具体地说,记录了200多米推空箱进去有多艰难,记录了200多米拖重箱出来有多惬意。确实酣畅惬意,每前进一步,就离新的一块钱近一步。不,每运行几秒或几步,就有一枚一分的钢镚儿叮当入袋。


这一块钱记录了什么?原则地说,记录了理想。小煤窑与死神,共同的脸谱都是黑暗。那次就差一两秒,若不是反应奇快,就砸里面了。贾元友每次返身去摸阎王爷鼻子,都是为一块钱的理想。一个理想每天能实现50多次,对地壳浅部的贾元友无比鼓舞。


他的痛苦是太渴望迅速到达洞口,禁不住发力必定抬高体位,因而必定被洞顶一块狼牙形的凸石击中腰椎。贾元友疼得抽搐在地。洞径太小,上下左右俱60多公分,他好似大蜥蜴匍匐行进,更像搁浅的鱼一蹿一蹿在腾挪。


他一再提醒自己注意狼牙,可不加力煤箱根本不动窝,于是他一再重复地抽搐于狼牙下。外人会说,敲掉狼牙嘛。敲?你进去大嗓门说话试试,活不耐烦了?


冬夜北风呼啸,贾元友几里地跋涉回家,一身汗湿的单衣裤卸下来,冰衣冰裤当屋立着,人也立着。贾元友后背满是划伤,父亲说咱不干了。儿子血汗钱一拍破桌直晃荡,少年男子汉气概非凡。


然后洗了到对门的亲伯父家吃饭,总是大娘来喊。有一次吃到第九个窝头,大娘眼泪下来了,说看把孩子弄的。


贾元友离校时身高174公分,青春期的还债阶段身高没增。在部队一天三顿热汤热饭,骨节嘎巴嘎巴一下又蹿了3公分。贾元友已经习惯了煤窟窿里啃冷食,而今说到热汤热饭,眼中漾动的仍是12年前的幸福过剩的流彩。


那年验兵体检,邻里都断言贾元友去不了,说除了光荣还有曲折。幸运的是,接兵干部一眼看上这苦孩子,过关斩将把他弄了来。这是1998年年底,名分上,贾元友这一拨算1999年兵。


山峦似的武器装备列阵军营,好家伙,坦克——从洞穴人力劳作到与机械化师重型装备猝然遭遇,贾元友的愕与喜之巨大,难以形容。

在此起点上,这个普通士兵究竟能走多远?不妨及早预告,贾元友被军委首长赞誉为“士官教授”,当然他硕果累累,不同凡响。而12年前新兵贾元友的真实境况,应该说举步维艰,寸步难迈。


那时的班长徐斌说: “咱们黑子一来就到了年底,节日里别的新兵玩扑克看电视,他一个人发愣。我问他,他说想爸爸。这孩子挺苦挺仁义,他母亲去世,他爸爸长时间让遗体靠在自己怀里,人一下子老了许多。


黑子来当兵,穿新衣,盖新被,觉得特对不住他爸。我就问,没给你发信纸?说发了。我再问,笔呢?说在呢。我说,想爸爸写信呀。他吭吭哧哧,其实不会写。”


贾元友说: “班长赶紧拉我到一个小屋,别伤了我自尊心呀。班长没想到,连他说一句我写一句都做不来,甚至只能一个字一个字教。信发出去,他送我一个本,要我每天写日记,他每天检查批改。”


二、平生快事遇伯乐


该新兵能干什么?比如,喂猪,做饭,种菜?在这十字路口,班长徐斌发惊人之语: “黑子是当车长的料。”


论结果,徐斌无疑是伯乐。寒暑春秋十二载,贾元友从车长一路到团、师、集团军训练尖子,2010年操作99式坦克勇夺北京军区军事比武坦克射击第一名,当天向徐斌报喜。


电话里徐斌狠狠敲打贾元友,怕他翘尾巴。可当徐斌摁下电话,这位老班长老连长眼泪哗哗流。


论过程,徐斌不像是伯乐。因为车长苗子与千里马不能相提并论。何况,那时贾新兵得到的不过是59式坦克。


在59式坦克的庞大身躯前,贾元友和新战友们意气风发。照相个体户来到训练场,相机快门两块钱一咔嚓。照片寄回家,信上大家都说是技术兵,“娃出息了”的惊叹和59式的神话在山东淄博家乡一带不胫而走。


老兵在一边嘻嘻笑——这老掉牙有啥好照的?但对贾元友,59式坦克赫然是一座大山。为山威所震慑,一说学理论他就傻眼,求班长加个5公里越野免了背题行不行。

“601”号59式坦克,见证了这个叫黑子的士兵的艰辛。他钻到坦克里,迎送春夏秋冬,陪伴雨雪雷电,训练学习发了狠。憋一身汗,出来一盆水一浇,感觉特别带劲。冷更不怕,冬天就穿个薄毛衣,钻进坦克就不出来。


“601”号59式坦克,见证了这个后来美誉称教授的士兵的创痛。上下坦克伤筋破皮是经常事。


贾元友在内蒙古草原大漠演习,告家里说手疼,后来父亲得知,他手腕断了。再一次,腿又给伤了。一块去的兵回家乡说,黑子伤了说没事,武装越野又跑了5000米,跑完一停,就不能动了。


贾元友素面朝天,另一边躺着一排长,兵舍里俩人都翘着腿。排长一只脚被坦克靴挤磨出27个鸡眼,割鸡眼挖了27个洞,疼得昏天黑地。他一叫,贾元友也想叫,硬扛住了说: “你叫什么?”排长说疼呀疼呀。


贾元友说:“男人对自己要狠着点。”排长问怎么狠?贾元友说换个叫法。排长问换啥?贾元友说唱歌。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 “万岁军”军歌一吼,豪情上九天。


三、59式之痛


贾元友一年就冲到连队前列,第二年全面过硬,放眼全连,这一年唯一的个人三等功名额,群众舆论认定非他莫属。但是,立功人选震惊了大家。党支部决定给张志强立功的理由,是该同志有一台个人笔记本电脑,为连队做了一些事情。


这能算什么?世纪之交的无声语言无疑在说,未来征服了今天,电脑战胜了体力。贾元友说: “连小学生都懂得这个道理,但这次痛彻无比地到了身边。”


仅过半年,电脑第二次震撼贾元友。团队又来了一批电脑。不过这批电脑安装在坦克上。这种型号的坦克,曾在1999年阅兵阵容中亮相,而型号的公布,则在2009年阅兵庆典。


笔者与这次公布有缘,曾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解说词撰写:现在开过来的是坦克第1方队,由驻守在太行山下的某“红军团”编成。该团在35周年阅兵时为摩托化方队,50周年阅兵时为机械化步兵战车方队,这次阅兵换装为具有较高信息化程度的第三代99式主战坦克。这支部队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正是我军现代化建设跨越式发展的生动缩影。

99式坦克那年只装备了本团一营。看别人升级转型,贾元友痛上加痛。得空他就去偷看一营训练,熟了蹭到跟前,给人家递烟递饮料。终于让参观新坦克,那车长说: “脱鞋。”


贾元友规规矩矩就像进人家新房。呀,所有东西跟59式全不一样。59式里边堆满炮弹,这咋没?


人家笑着告他,在炮长屁股下面呢,自动装弹机。贾元友又问操作的七七八八在哪,人家一指屏幕,都在这。


贾元友问,那是啥?对方轻描淡写说,电脑。贾元友彻底懵了。


贾元友说,看着人家99,那么威武,神气,59往旁边一蹲,可怜死了。


那一次,贾元友亲眼目睹59式与99式对撞。那是因为尘浪滚滚影响观察。贾元友素来以拖拉机和小轿车比之两型坦克,这猛然一撞,他的怜惜和担心只能给99了。


结果,高贵华丽的99式只改变了方向,完全没事人的样子,倒是敦敦实实的59式有点破相。


仿佛为59式讨公道,前面立刻就有一堵钢筋混凝土大墙拦截99式,而99式炮管正指向前。贾元友大喊: “停车!”


里面根本听不到,虽已刹车仍在缓慢移动,随之以余速将炮管舒缓而坚定地推入厚壁。


待炮管退出来,竟毫发无损,引得贾元友顿足大呼: “霸气!霸气!”


事后贾元友50次100次回味,那披坚执锐的表演,简直就是竹签插奶酪。


就在贾元友眼巴巴惦着99式时,连队指定他为59式教练员,参加集团军教练员集训。大家说: “他还那么热爱59,着了迷地钻研,跑5公里越野痛快地号叫,一点不沮丧。”

电脑之痛,转型之痛,怎能让他无动于衷?这几年,贾元友有了女朋友。女方只看了照片,就认为贾元友忠诚,可靠。而贾元友在战友们眼中的变化,是开始降低抽烟水平。


两年终于攒了2000元,贾元友盘算了好几天,找连长要再借2000元。连长问,又不请假结婚,借钱折腾啥?贾元友说,买电脑。连长说了三个好,痛快拿钱说不用还。贾元友向来领情不欠情,两年还毕。


贾元友被称为教授,别以为多美。有的人不肯当教练员,怕误了自己训练进步。贾元友不,他用大量的时间备课,不光钻研理解装备,还钻研理解人,让水平高的能提高,理解能力弱的能学会。


每次下来,还要给个别的开小灶。这一来,他自己的时间就很少很少。就这样,贾元友给了连长一个特大惊喜。


在训练场连长通知贾元友去工厂学习新装备,贾元友所在营要来99式了。连长拍着59式安慰说: “几次提干没提成,你骂这家伙。”贾元友说:“怪我自己努力不够。”


连长叮嘱:“掉肉吐血,你给我把真经背回来。”贾元友咋表态?坏笑一下,说: “连长,千万你别不信,别管说得多玄乎,那家伙我已经会了。”


连长大惊,叫,99?贾元友说,99!连长脸就转一边,捏着黑子手不敢摇,怕把眼泪摇下来。


四、破解,破解,破解


这个叫作贾元友的1999年兵,终于与以入伍年份命名的99式坦克会合。无论为转型作怎样绚丽的描绘,对老型号的全体乘员,实际那是一次危机,那是一次失魂落魄的再就业。因之,为59式坦克送行,官兵祭洒了整箱的白酒。


贾元友比任何人都难过。他是本团59式坦克最后的专业负责人。在59式与99式并列的双轨时期,为了使命,他偷学了99式;同样为了使命,他又拼尽全力成为本团59式第一人。


贾元友从没想过当第几人,但当他兢兢业业努力把一切都做到最好时,他的位置和价值在发生变化。而59式第一人锻造的精神,对他与99式的结合将发生深刻影响。就这一点,大家说贾元友首先是心灵的英雄。


家属从家乡来队,他只是周末才见面。家属故意赌气问: “坦克是你什么?”他说: “坦克是我兄弟。”

又一个周末,他去家属院路过卫生队,看到另一个排的新兵发烧输液,贾元友十分担心,就陪护到次日凌晨,直到新兵退了烧。家属又问: “新兵是你什么?”他说: “是我亲兄弟。”


贾元友当教员可不是好好先生。那次中尉出了大差错,训练忘了关闭一个按钮,炮筒一下子砸了下来。信息化装备就是这样,操作非常灵敏,如果失误也非常危险。贾元友当众一通批评。


中尉说: “我是他的排长,他不给我留面子。这天训练结束,我找新兵盖坦克篷布,贾元友主动要求去。我犯了大错,不好意思指派他。他却说: ‘训练课,我管你。下来,你指挥我。’”


贾元友在训练笔记里写道: “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我们有着团结一致的光荣传统;信息化的体系作战,在异常严格复杂的战场环境中,需要战斗人员的关系更加融洽,合作更加默契。”


基于这个认识,他先后培养出特级、一级训练尖子23人,带出各类优秀骨干37人,为构成体系作战的人才基础尽心竭力。


这位金牌教头不搞知识私有化,让自己的学习研究成果在别人那儿变成战斗力,也变成成绩,变成荣誉,自己再去追赶,战友们称此为信息化人格。


知识与人格出战斗力,这就是本团官兵只认可一名“教授”的由来。


贾元友与99式坦克初上内蒙古训练基地,目标定在射击超一营。这晚了4年的后发战略有些指标过高,可贾元友认为,不敢超一营,还谈何对垒强敌?


可一开始校炮,命中率就在戏弄他们。大家说,别说超一营,把个靶子摆那儿,几百发炮弹,死老虎都打不死。各路专家找不到原因,说怪了,新型号不该这样。


专家各式各样的说法全无定论。听者有心,其中一条与作了无数次尝试的贾元友碰上了。这不单是理论探讨问题,还需要长时间细致观察和求证。

这之后,贾元友向专家们交出一个数据表格,说已经验证到原因,根据所列各种情况按不同的数据改变瞄准点,就能打准。


副师长高继安说: “那一段上下都着急,炮弹过千,军区副司令员天天批我,我火烧火燎恨不得钻老鼠洞。一说贾元友给解决了,我说好小子,马上就打,31发,上了30发,我的天,一个兵呀!”


关于超过一营的目标,那一次全营没有实现。贾元友个人,全部命中目标,与一营经验丰富的精英射手平起平坐。


迎着团队信息化建设中的种种艰难险阻,贾元友成为攻坚利刃,解难高手。团政委许为飞说: “大家并不是拿他跟专家学者系统比书本知识,来坐而论道;应该说,他是坐在第三代主战坦克里的小专家型战斗员,往常要请专家解决的难题,在战斗间他几乎都能解决。”


装甲工程学院王教授说: “我们和他之间谈的学术东西,全军坦克战斗员范围,像他这样能听懂、能交流的,太少了。”


五、危机状态


金牌教练员借助数字化技术大幅提升。贾元友夜间学习的条件始终没变,小手电,笔,剪子,胶水。他的态度也没变,总是被危机逼着,被压力催着。变了的是记录本,一字一字,一行一行,堆积到20多本。变了的是剪贴册,夜夜相加,页页相叠,一册册堆起来,竟达贾元友的身高。


电脑改变人,先从手指头开始。贾元友指挥唱歌,不用拳,不用掌,只用一个手指头,战友们称他“一指指挥”。这没什么不好,但上键盘就不行。贾元友一指敲键盘,后来进步了,两指禅(左右手各一指)。


他说: “怎么也改不过来,我就把指头拴根绳,逼那几个动。可那几个好像不是我的,我特别恨自己手笨。”他做梦都在练手,醒了一看,手指头都在肚皮上比划呢。苦心人,天不负,熟练的盲打很快让十个手指头翻飞如花。


输入法是又一次万里长征。拼音他忘得一个不剩,只好用“五笔字型”。记字根难,他吃了不少苦。然后学习拼音,改为拼音输入。笔者说: “拼音得口音准确。”


贾元友说:“要说这就是福气了,入伍一来见到新兵连长,他普通话一开口,我一下就对上了。我经的事没一个不千辛万苦,就这一件,老天知道我以后要当教练员,要学电脑,就先给了我山东普通话。”

事事千辛万苦,乃肺腑之言。毫无疑问,跟上装备发展,需要人的转型。人的转型的高度、难度,决定人的升级的幅度。


贾元友一直珍藏着一本小学数学课本。从煤窑工到信息化射手,他一步一个脚印全力追赶的起跑线,是从学习小学语文和数学开始。贾元友说: “说出来不丢人,在开始补习时,我的实际水平,连小学的一些数学题都做不出来。”


从补习小学和初中,而中专,而大专,而计算机二级,而正进行的军事管理学本科,文化水平和信息化知识为他插上了腾飞的双翅。贾元友提出人脑先于电脑。


他并没否定信息化装备的高度智能化。第一步,人脑跟上电脑。第二步,人脑补充电脑。这主要针对作战条件下一般故障的迅速排除,严重故障时人工操作的同步衔接。


第三步,人脑电脑最佳结合。这是针对信息化装备最大效能的开发,及追求特殊作战目标时的创新式的人机结合。


贾元友有幸赶上了世纪之交的我军现代化建设高速发展时期。这激励他干着当前,想着未来。在走过从骡马化到摩托化、再到机械化和较高信息化的艰难历程后,贾元友与战友们迎来最新型的信息化主战坦克。


今年年初,最新型坦克列装所在师,贾元友奉命去厂家接装。我军最新型主战坦克,火控系统、激光压制、通信互联有了很大改进,信息化含量和智能化程度更高,要学懂弄通十分不易。这无疑是个巨大挑战。


贾元友可不是临阵磨枪。两次转型,他都是人等装备,素质等装备。不同的是,上次他瞄着“型号”重操作。这次他瞄着“趋势”重原理。而挑战之上的挑战是,贾元友被指定与一位专家共同编写最新型坦克教材。


20天集训结束时,6万余字的权威教材《最新式坦克武器构造与使用》,实际为贾元友一人单独完成。此外,所提56条合理化建议,全部被厂家采纳,并写入专业书。


专家说,贾元友难在精通,贵在全通,强在深钻。他被装甲兵工程学院聘为射击课题研究组成员。从59式坦克第一兵,而99式坦克第一兵,而中国陆军最新型坦克排头兵,12年中不知他拼搏了几个12年。

事事千辛万苦,乃肺腑之言。毫无疑问,跟上装备发展,需要人的转型。人的转型的高度、难度,决定人的升级的幅度。


贾元友一直珍藏着一本小学数学课本。从煤窑工到信息化射手,他一步一个脚印全力追赶的起跑线,是从学习小学语文和数学开始。贾元友说: “说出来不丢人,在开始补习时,我的实际水平,连小学的一些数学题都做不出来。”


从补习小学和初中,而中专,而大专,而计算机二级,而正进行的军事管理学本科,文化水平和信息化知识为他插上了腾飞的双翅。贾元友提出人脑先于电脑。


他并没否定信息化装备的高度智能化。第一步,人脑跟上电脑。第二步,人脑补充电脑。这主要针对作战条件下一般故障的迅速排除,严重故障时人工操作的同步衔接。


第三步,人脑电脑最佳结合。这是针对信息化装备最大效能的开发,及追求特殊作战目标时的创新式的人机结合。


贾元友有幸赶上了世纪之交的我军现代化建设高速发展时期。这激励他干着当前,想着未来。在走过从骡马化到摩托化、再到机械化和较高信息化的艰难历程后,贾元友与战友们迎来最新型的信息化主战坦克。


今年年初,最新型坦克列装所在师,贾元友奉命去厂家接装。我军最新型主战坦克,火控系统、激光压制、通信互联有了很大改进,信息化含量和智能化程度更高,要学懂弄通十分不易。这无疑是个巨大挑战。


贾元友可不是临阵磨枪。两次转型,他都是人等装备,素质等装备。不同的是,上次他瞄着“型号”重操作。这次他瞄着“趋势”重原理。而挑战之上的挑战是,贾元友被指定与一位专家共同编写最新型坦克教材。


20天集训结束时,6万余字的权威教材《最新式坦克武器构造与使用》,实际为贾元友一人单独完成。此外,所提56条合理化建议,全部被厂家采纳,并写入专业书。


专家说,贾元友难在精通,贵在全通,强在深钻。他被装甲兵工程学院聘为射击课题研究组成员。从59式坦克第一兵,而99式坦克第一兵,而中国陆军最新型坦克排头兵,12年中不知他拼搏了几个12年。

高速突进中贾元友做到,在目标露尖时捕捉,在目标半立时射击,在目标全部呈现——即老式坦克发射时——炮弹命中。


特级射手贾元友右手食指那优美一摁,给裁判组出了大难题——1秒之内的前两名,几乎同时发射。电脑分析,时间差距为0.05秒。可这微乎其微的差别,贾元友在惊险万端的较量中切切实实感受到了。


而今在贾元友戴上“教授”桂冠时,士兵所有的根基他都没有丢失。某兵说: “早晨起来,贾班长和新兵一起打扫卫生。”某兵说: “别看他31岁了,100米的最近成绩是13秒10。”


某兵说: “5公里越野,他肩上照样还要多出一两支枪。”某兵说:“每晚四个一百,俯卧撑一百,单腿深蹲一百,引体向上一百,仰卧起坐一百,贾班长常年坚持。”


探讨贾元友创造的每一奇迹,必定会揭示出另一奇迹。比武期间,他坚持看车,夜晚在车上睡。他有小算盘,想起新点子,随时能操作。三伏天高温就不说了,训练场蚊子多得要命。


下了雨,蚊子一群一群往坦克里钻。不要说拍死的,早晨起来,身体下边压死的蚊子一层。


评价他以钢铁为榻、与蚊子相搏的18个日日夜夜,大家说,奇迹一,那轰轰的蚊雷就像催眠曲,他竟然一边拍蚊子一边安然熟睡,早晨满手掌都是血。


奇迹二,那些天他始终精力旺盛,上了战位痛呀痒呀全没了影。没人要求他这样做,中国人民解放军首都军区武状元的荣耀,是新一代独生男儿血染的风采。


七、沙场,我心喷放


他属于战场,他属于战斗。


他属于激情,他属于心灵。

高速突进中贾元友做到,在目标露尖时捕捉,在目标半立时射击,在目标全部呈现——即老式坦克发射时——炮弹命中。


特级射手贾元友右手食指那优美一摁,给裁判组出了大难题——1秒之内的前两名,几乎同时发射。电脑分析,时间差距为0.05秒。可这微乎其微的差别,贾元友在惊险万端的较量中切切实实感受到了。


而今在贾元友戴上“教授”桂冠时,士兵所有的根基他都没有丢失。某兵说: “早晨起来,贾班长和新兵一起打扫卫生。”某兵说: “别看他31岁了,100米的最近成绩是13秒10。”


某兵说: “5公里越野,他肩上照样还要多出一两支枪。”某兵说:“每晚四个一百,俯卧撑一百,单腿深蹲一百,引体向上一百,仰卧起坐一百,贾班长常年坚持。”


探讨贾元友创造的每一奇迹,必定会揭示出另一奇迹。比武期间,他坚持看车,夜晚在车上睡。他有小算盘,想起新点子,随时能操作。三伏天高温就不说了,训练场蚊子多得要命。


下了雨,蚊子一群一群往坦克里钻。不要说拍死的,早晨起来,身体下边压死的蚊子一层。


评价他以钢铁为榻、与蚊子相搏的18个日日夜夜,大家说,奇迹一,那轰轰的蚊雷就像催眠曲,他竟然一边拍蚊子一边安然熟睡,早晨满手掌都是血。


奇迹二,那些天他始终精力旺盛,上了战位痛呀痒呀全没了影。没人要求他这样做,中国人民解放军首都军区武状元的荣耀,是新一代独生男儿血染的风采。


七、沙场,我心喷放


他属于战场,他属于战斗。


他属于激情,他属于心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