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看毛泽东诗词文

了解毛泽东从他的诗词开始。高中教科书着重的是事件的排练,譬如反右扩大化、“大跃进”、“文革”等问题又被突出着重阐述,因而仅凭这点知识去评价一个人根本没有资格。虽然官方到处都会抬出邓小平关于毛功过七三开的论点,但这一点在接受上有意无意被忽略了。任何一方的阐述都是站在其立场之上的,所做出的解释无不对自己有利,即使当事人的真切回忆都不可避免下意识的开脱自己的痕迹。我曾经看过一本书数落刘少奇犯的很多错误而为毛辩解,其中亦是用数字说话,用文件说话,一看之下也是很有道理。所以,要看懂一个人,至少得在对比中发现。无可否认,我的文章本身也是一种偏见。因为,是人就不可能没立场没阶级没所属的利益集团,这是我读《毛泽东选集》学到的很重要的一点。


回到诗词,我父亲会背很多毛泽东诗词,这很让我吃了一惊。许多我不知道的毛泽东诗词,他都能脱口而出。作为所谓的有文化的人(上过大学),我真的挺汗颜的。父亲说,那些诗词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觉得挺好的,很有气势,就牢牢的记住了。我想这是他磨灭不了的文化记忆,就像《红灯记》那些现代京剧样板戏许多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唱而且很喜欢唱(当时的广播只播样板戏,呵呵),这一生再也不能磨灭的了。我曾问过父亲“文革”的事,他说当时大家都疯了,很好笑,很胡闹,说根本想不到那样的事会发生,可是对毛泽东他更多的还是敬仰。


毛泽东的诗词,官方称其诗中瑰宝,不可多得,在书店逛总可以看到《毛泽东诗词鉴赏》厚厚的大书。但许多文化人不这么看,说老毛的诗词哪有什么好瞧的,音律不合处多有,词境失放处常见,实在是中共吹出来的。毛泽东说自己的词是偏于豪放,不废婉约。的确,毛泽东诗词的意象一味求大,多是大鹏、玉龙、峻岭,颇失诗家小处见大襟怀之旨,与东坡之豪放天成绝不类。可我还是很喜欢他的诗词,非常非常的喜欢。他的婉约处,如“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情景俱现,至于豪放时乃是以怀抱写诗,与魏武仿佛,正诗家之着力,本色著诗,柳亚子所谓东坡、稼轩犹瞠乎其后。至于意象,虽多偏于挑选高大的事物以表达,但对于接受和流传却多有裨益。说实在的,李杜柳苏普通老百姓谁又知道啥意思呢?毛泽东说文学要为大众服务,为工农兵服务,至少要让老百姓看得懂,不到那么多故弄玄虚。所以,如“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风景这边独好”等等老百姓耳熟能详。


至于文章写作,那更没的说了。据说毛泽东少年时心折梁启超新文体,后被袁大胡子教以古文之道,后来他对斯诺说现在他还能写一手过的去的古文,他学的是韩愈,故文风气势雄浑,不可一世。乃至敌对立场的胡适不得不承认共产党里白话文写得最好的还是毛泽东。他的白话文一直被语言学家作为指导白话文的范文,足见其功力了。


毛泽东的文学观念,中国故事,民族气派,我觉得很好。何必言必称希腊呢,老祖宗许多东西还没消化就满眼子看外头去了,此为中国当代文学一大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非常喜欢《沁园春。雪》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