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四十章 湖上比武

雪山猎人 收藏 0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叶俊果然没有猜错,贺英其实早已牺牲,红二六军团会师之后,贺龙离开了艰苦卓绝开拓的洪湖根据地,转入长征,为了敲山震虎,威慑反攻倒算的白极会等反动民团,决定留下部分队伍组成游击队坚持敌后作战。

白极会虽在红二军团横扫秋风如卷席的扫荡作战中,首领纷纷被擒或被击毙,但主力红军一旦撤离,他们必然死灰复燃,对革命群众和红军家属的报复也会十倍的疯狂残忍,那么留下谁合适呢?留下的危险极大,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容易被扑灭。

任弼时的妻子陈综英是个端庄精干的女人,她是出身豪门的任弼时同志的童养媳,也是包办婚姻,比任弼时同志年纪还大,可是姐弟俩自小感情深厚,她全力支持任弼时的革命事业,还带着孩子坐过牢,仍是不改初衷。任弼时曾对她说:“都说包办婚姻是罪恶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天赐良缘。”

陈综英听到了这个计划,自告奋勇地要求留下来,组建游击队。长期的军旅生涯,无数次和丈夫并肩与敌浴血奋战,使她们一大批红军首长的夫人,都如红军著名女英雄贺子珍一样锻炼成骁勇善战,左右开弓的“红军女将”。

贺龙同志起先不敢也不肯答应,脑袋晃得像拨浪鼓,坚决不答应,但是陈综英要过丈夫警卫员的短枪,飞身上马,敏捷地扭身挥手“啪啪”两抢,村前老槐树上的两只老麻雀应声坠地,非常精彩。

贺龙、关向应、王震等人全看呆了,任弼时则在一旁握着烟斗开怀大笑,神枪手这些高级将领见得多了,但有如此精准枪法的女将却不多见,印象中只有贺龙的姐妹、贺子珍、李贞和蹇先佛等人有这种本事。

贺龙感动了,握着陈综英的手说:“陈大姐,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大姐了,我同意了。”随之命人取来贺英同志遗留下的两支快慢机赠送给她。因为陈综英以往都是作为随军家属出现的,没有显赫的名气,苏区人民又很怀念贺英大姐,所以让陈综英以贺英的身份出现,威慑敌胆,红军主力走后,陈综英组织了星湖大队,袭击了几次穷凶极恶的匪帮,这一带敌人都以为贺英没死,而贺英的遗体早被红军抢走了,口说无凭,惶惶不可终日。

陈综英在战斗中历练成长,成为英勇机智的优秀指挥员。李华明就是她安插在湖匪中的卧底,这颗棋子果然收到了奇效。

叶俊听说了陈综英的事迹后,觉得她是位传奇人物而倍感钦敬。

今天说到比武,大家兴致勃勃地参加,可以说叶俊和林梅代表红三十四师的最高技战水准,而在座的各位星湖大队领导人却是这次英雄大队的精英,大家心里都憋足了劲要好好较量一番,向主力部队挑战。

按照湖上的规矩,大家在屋外的沙滩上摆下香案,插上点燃的线香,作为射击的目标。双方彼此谦让,叶俊始终不肯第一个比武,其实他是想见识一下星湖大队的实力。他答应比武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贺锦云说:“既然叶队长客气,我们只好主随客便,我先献丑了。”说着拔出短枪,“啪啪啪啪”连珠般将五十米外的线香刀切一般似地打断。周围一片喝彩声,贺锦云抑制不住兴奋,抱拳施礼“叶队长请吧。”

叶俊笑笑,向林梅递了个眼色,林梅早就心痒难耐,不过她的射击方式很特别,她先举目注视一阵,脸色凝重,一语不发,然后慢慢地从怀里取出一块手绢蒙上眼,就在大家莫名其妙时,突然神速地挥枪“啪啪”两声,双枪竟然打断四根线香,一发子弹穿两根。大家全惊呆了,从没见过这样的枪法。林梅心说:如果不是有伤在身,我可以打断至少六根。

枪声惊起了一滩鸥鹭,在天空吱吱呀呀地叫着,盘旋回绕,仿佛抱怨这些不速之客打扰了它们宁静的家园,只见叶俊背过身去,拔出双枪,头也不回地开枪“啪啪啪啪”也是四枪,四只鸥鹭叫声戛然而止,从空中坠落,取回来一看,全部是头部中弹,一枪毙命。

场上顿时鸦雀无声,好一阵子才爆发出雷鸣般的叫好声,场面十分火爆。

陈综英却长长叹了口气:“可惜贺英大姐不在了,她可以看着天上飞禽的影子打落飞鸟。”那只是传说,无人见识过,但林梅和叶俊两人的射击方式,星湖大队的精英还是第一次见识,大开眼界。

他们不知道这是叶俊的忍者训练方式,忍者都是黑暗中的幽灵,听风辨器是必修科目,光线是他们大敌。这样的本事确实骇人听闻,若非亲眼见到,谁也不会相信。

第二场比试是比武大赛,这些星湖大队的小队长们个个都是当地渔民中挑选的精英,湘人勇猛,民风剽悍,所以曾国藩练湘军最后镇压了势不可挡的太平军,多赖湘军之力,即使在解放战争后期的剿匪作战中,湘中的土匪多如牛毛,也给解放军带来很大麻烦,那些投降反正的土匪加入人民解放军后,在后来的朝鲜战场上杀得大鼻子美国兵尸横遍野,落花流水,打出了国威军威。

这些小队长们血管里流着先祖的血液,佩服英雄却敢于赶超英雄,在失利一场后毫不气馁。李华明跳出来将一口明晃晃的大刀舞的风雨不透,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刀法精奇。其他几个小队长见势兴致盎然,每人抽一口单刀舞成一个刀阵,用他们的话说是“七星北斗阵”,可以互相策应,滴水不漏,其中杀机四伏,凶险无比,舞动起来刀光耀眼,煞是好看。

陈综英不知叶俊的功底,不敢贸然让二人尝试,客气地问道:“叶队长,你如果有兴趣可以玩玩,庄稼把式不入法眼啊,要不咱们就当观舞也行。”

叶俊微笑着站起来鼓掌,“精彩,精彩,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啊。各位好身手,个个武艺精湛,配合默契,在下佩服。”

众人露出傲然神色,暗想:原来他不通此道,那是外行看热闹了,权当咱们舞刀助兴吧,这一场不用比了。但又有些落寞,冷兵器过时了,谁还迷恋这个哪?

谁知叶俊话锋一转。“既然各位如此有雅兴,在下不忍拂却各位美意,就让在下腆颜向各位讨教几手高招吧,请手下留情。”他说的很客气,文邹邹的。

众人一愣哄然叫好,越发佩服他了,就凭这种敢于孤身闯阵、力敌群雄的气概就是个做首领的材料。难怪年纪轻轻就身担重任,有人却面色凝重,如此托大,如不是狂妄就是艺高人胆大,必然身怀绝技,但以一敌众,还是自不量力啊。

大家想换木刀木剑,以免伤到叶俊,脸上不好看。叶俊抬手制止了,他挑中陈综英身后架子上的一口日式指挥刀,刀身狭长,可双手握持,可劈可刺,杀伤力十足。那是任弼时政委与贺龙二军团会师时,打垮湘军一个师,缴获了其师长的指挥刀,这位师长曾在日本上过军校,指挥刀是他的一个日本同学拜访他时赠给他的,最终落入红军之手。任弼时送给妻子留念的。

众人都知这口刀的来历,有些愕然,只是不好说出口,这要磕坏碰坏了,日后怎好再见任弼时政委啊。倒是陈综英很大方,爽朗地一笑,“刀是用来杀敌的,是战场饮血的,不是用来装饰的。”很随意地随手取下递给了叶俊。

叶俊无暇注意众人的表情,将刀握在手里的那一瞬间,他左手握住刀鞘正中,刀身斜斜向外,刀柄对着自己的胸部。目光神气仿佛都凝固了,周围的人似乎感到叶俊身体四周形成一个小漩涡,神气内敛,抱元归一、只是那么随意地迈成丁字步,却让人感到窒息般的杀气,又懂门道的人看出,这是刀法的最高层的防守架势,很少有人能练出这般精纯的火候,这种防守于无形的招式不大像中国历代流传的武术招式。确实不是,这是忍者的剑术,日式指挥刀本来就是参照武士剑设计的。

正在众人不解或错愕时,叶俊双手招刀,刀鞘“唰——”地射向刀阵,那是他用“浑元神功”推动刀气,星湖大队的刀阵本已浑然一体,无懈可击,从哪方面攻击都会遭到几方的联手反击,几无胜算,但刀鞘如利剑标枪一般飞来,与“七星北斗阵”相撞,不躲则必然中招。首当其中者自然挥刀格挡,而在此时叶俊发动了攻击,就像拿破仑说过“攻击敌阵,只要破其一点,防守便崩溃了,剩下的就是彻底击溃它。”

叶俊一刀划过躲闪不迭的最先者的前襟,将他胸前衣服划破,冰冷的刀锋贴肉而过却不划破皮肤,接着不理他大惊失色地退出,猛然扭身,龙行虎步,忽左忽右,脚踏八卦,快似闪电,迅如狸猫,在人群中只看见身影,刀刀贴着对手的胸膛划破衣衫,中招者眼睛不管用了,明明看着他过来,挥刀时人影却不见了,自己的衣衫划破,知道叶俊手下留情,个个羞惭而退。

最后只剩下李华明了,李华明见没有胜算,便将刀护紧周身,抽空再进行反击。叶俊连着虚劈两刀,卖个破绽,在李华明大喝一声抢攻时,下身露出空盘,忽地仰身躺倒,一刀抵住了他的小腹。

李华明大笑一声,爽快地扔下刀“叶队长,好武艺,在下佩服。”众人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第三场是星湖大队决心要扳回面子,虽然叶俊技高一筹,但也不要输得太难看了。他们出个难题,要在三十米开外看谁先到湖中的小船,队员中钻出一个绰号“水上鹞鹰”的小个子,只见他举着一根竹篙,在沙滩上助跑一阵,像撑杆跳似地纵上湖边一艘小船,划着小船一阵风似地冲向目标,借助冲劲,再次撑杆跳跃上了目标的船,干净利索,赢得了满场喝彩。小伙子扭回头微笑着看着叶俊,眼里流出挑衅的神色。

叶俊开始了,他是扛着两根竹篙,不过没有跑而是缓步走向湖边,有人就纳闷了,敢情他想踩高跷过去吧,太夸张了。谁知他到了岸边,一手像举着标枪一样投射出去,人登时就腾空而起,一脚点上湖中的竹竿,丹田气一提再次像一鹤冲天一样腾空而起,不过不是向上而是向前,凌空飞出另一根竹篙,落地时再次在这根竹篙上脚尖一点,风驰电掣般地向前窜上了目标船。简直就像武侠电影中的登萍渡水,非常漂亮,这也是混元神功。

岸上的人群静悄悄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突然也不知是谁大声叫好,欢呼声、掌声再次响彻天空。林梅的手掌心都拍红了,她和星湖大队的许多年轻女战士一样,看着伫立船头飘飘若仙的叶俊,眼里闪现着爱慕的火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