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真英雄好汉子

雪山猎人 收藏 0 1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贺英走到叶俊面前他握手,微笑地看着这位有勇有谋、深入虎穴的英雄,叶俊赶忙敬礼,但是他仍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星湖大队的女队长竟会是贺龙军长的亲大姐。 贺英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以为我早就光荣了?呵呵,国民党反动派和民团都想要我的脑袋,可是我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贺英走到叶俊面前他握手,微笑地看着这位有勇有谋、深入虎穴的英雄,叶俊赶忙敬礼,但是他仍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星湖大队的女队长竟会是贺龙军长的亲大姐。

贺英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以为我早就光荣了?呵呵,国民党反动派和民团都想要我的脑袋,可是我不是好好地活着吗?”说完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就和林梅及女医生玛丽握手。

叶俊晃晃脑袋,没道理啊,历史上明明写着贺英牺牲于1933年初夏,当时反动民团头子覃道斋亲手将已牺牲的贺英脑袋砍下,还把她残忍地肢解了,悬挂在城镇四门示众。贺龙就是派贺锦斋去抢回贺英的遗骨,说“我姐姐牺牲了,总还有点骨头渣吧,你去弄回来好好安葬。”可是眼前明明站着个大活人。

战果统计上来了,缴获甚丰,长短枪就有一百二十支,轻机枪四挺,水压式重机枪一挺,各种子弹三万五千发,手榴弹两千四百枚。不仅如此,洪八爷的老巢还有许多收藏,仅黄金就不下五百根金条,银元七十万五千元。其他战利品不计其数。想想洪八爷也真可悲,平时藏着掖着,手下疏于训练,到真正该用上时,却一战即被他人全部缴获,为他人作嫁衣裳。让星湖大队鸟枪换炮,武器换了一茬。所以说武器是用来打仗的,不是用来唬人的。

叶俊向贺英介绍了自己和林梅,以及他们此行的任务,当介绍到玛丽大夫时,他犹豫了一下,只说是有正义感的同志,是无辜的受害者,被土匪抢来做压寨夫人的。

林梅在旁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队长,你干嘛不实话实说呢?她就是国民党的特务,难道这个时候你还要包庇她妈?你难道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所有的眼光都盯在女医生身上。玛丽大夫顿时面色惨白,一言不发地垂下了头。

叶俊暗恼林梅不知轻重的话可能会破坏了他的计划,可能直接要了玛丽大夫的性命。心中大急,“贺大姐,锦云兄弟,这里面很复杂,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的,我会向你们具体解释这件事的。”

贺锦云原来是微笑的脸突然勃然大怒,恨恨地冲上来抓住叶俊的脖领,眼睛狠狠地瞪着叶俊,“姓叶的,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要包庇国民党狗特务,你的党性原则呢?你不配做名共产党人。你什么也别说了,我现在就把她毙了,谁他妈拦着我和谁翻脸。”说着拔出驳壳枪就对准了女医生。

叶俊赶忙不顾一切地当在她前面,“锦云,你别冲动,有话好说。我正要向你们解释,请别动手。她不能杀的。”

贺锦云脸色涨的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跳,眼睛充血,像头发狂的疯牛。冷笑一声:“不错,你虽然不是我的直接上级,但是你的职务在我上面,我应该尊重你,但是今天如果你一意包庇这个女特务,我的子弹可不认人。该死的,你的阶级立场到哪里去了?”他说着咬牙切齿掰开了大机头。

一直在旁边皱着眉,紧张思索的贺英挥手命令两个战士冲上去抱住了贺锦云,硬是将他的手枪夺了下来。贺锦云仍是暴跳如雷地大吼大叫,可是叶俊面不改色,站着动也没动。

林梅也吓慌了,她只是想解决掉这个可恶的女特务,不仅是出于阶级立场,而且她恨这个妖媚的女特务卖弄风骚,夺走叶俊的心,让叶俊身败名裂,沦入万劫不复深渊。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叶俊是不顾性命地保护女医生。

她暗想,难道他们真的有一夜之情吗,不然怎么会这样执着地护着。她的心都要碎了,脑袋也糊涂了,当时手足无措,只剩下泪流满面。

贺英走上前,拍拍贺锦云的肩膀,“锦云,真金不怕火炼,我们为什么不能给叶团长一个表白的机会呢?何况这女人究竟怎么样,不是还有二小队长李华明可以作证吗?我们要相信同志。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相信组织吧。”说着又看看叶俊。

叶俊点点头,贺锦云的脑袋也开始冷静下来。向叶俊抱拳施礼,而不是举手敬礼。“哥们,如果你真有隐情,我们可以商量,还是朋友;如果你是念及旧情人,置组织和党性不顾,我个人佩服你重情重义,但我的枪可不认识你。”

叶俊只有苦笑,为了保护女医生,他几乎被所有人都认做色鬼、下流胚。

大家乘船撤往星湖大队的大队部,为了庆贺胜利,星湖大队摆下了丰盛的酒宴,当然平时他们在国民党重兵围困之下,日子过得是十分艰苦的,战士们几个月没吃上大米了,鱼虾倒是不用发愁,可是什么东西也架不住天天吃,没盐少油,天天白水灼虾、煮鱼,吃得每个战士身上都发出浓浓的腥味,打嗝都喷出虾味,放个屁都是鱼腥。这次缴获了洪八爷太多的山珍海味,大家敞开来痛痛快快饱餐一顿。

可是指挥员们吃得并不起劲,而是各怀心事,默默喝酒。贺英和几个小队长轮流给叶俊和林梅敬酒,林梅一看由于自己的任性,险些酿出大祸,叶俊也没有好脸色,想挨着叶俊坐,叶俊起身坐到李华明和贺英中间去了,对她不搭理,弄得她难堪又紧张,叶俊的作风令行禁止,战士们平时都很敬畏,林梅这次屡屡违逆,已经让他动怒了,只有偷偷咽着眼泪喝酒。贺锦云自顾自喝酒,谁来都是一仰脖子,唯独不和叶俊喝,女医生暂被关押,饭菜一荤两素也不算亏待了她。

贺英起来打破僵局,“同志们,大家别光喝闷酒啊,叶团长是从红三十四师过来的主力团长,这次大显神威,狠狠地教训了蒋光头,威慑敌胆。又搂草打兔子,帮我们剿灭了洪老八这股无恶不作的湖匪,是大胜仗啊。今后我们更应携手合作,我相信只要我们真诚合作,更大的胜利还在前面等着咱们哪。”

贺锦云头也不抬地说:“尽瞎吹,还开飞机哪,别说飞机,火车咋开的他会吗?那可不是推出来的。”叶俊笑笑并不做分辨。

林梅火大了,一拍桌子,刚才还是梨花带雨的,这会儿却变成横眉怒目了。“谁瞎吹,爱信不信,你没见过的东西多哪,井底之蛙,外面的世界大了,能人多了去,只怪你少见多怪了。”众人哄笑,气氛缓和了很多。

贺锦云一看是漂亮的林梅与他争辩,并不生气,却又不服,“姓叶的要有那么大本事,我就和他比划。我输了,他的话我句句服从句句照办,他要输了,我要求毙了那个女特务,为死难烈士报仇。”

林梅鼻子一哼,想说:“自不量力,你划出道来,我们要皱下眉不是好汉。”

叶俊把手一挥,制止了林梅,“贺副大队长,你也是一员指挥员了,为何如此不够冷静?你哥哥也许还有别的亲人死于敌手。你要报的仇难道仅仅是你的家仇吗?切磋武艺可以,取长补短嘛,但是不能拿玛丽大夫做筹码,她对我们有益无害,你不要感情用事。”

贺锦云冷笑一声:“听说你们一夜风流,两情相悦,难得你不忘旧情啊,但我们是革命队伍,是不讲低级趣味、男盗女娼的。”

叶俊脸涨得通红,想要分辨。这时李华明一压他的肩膀,咳嗽一声站起来,“贺副大队长,你错怪叶团长了,我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要为叶团长辩白几句、叶团长和那女医生是认识在先,但他们没有苟且之事,眼见未必是实。这点贺大姐可以作证。”

贺锦云难以置信地扭脸看向贺英,只见她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李华明接着说:“战斗结束后,卫生员为叶团长三人都做了全面检查,发现他们身上虽然血迹斑斑,但都是弹片划的伤,没有大碍,发现两个女子都是处子之身。你说他们苟且之事,是侮辱你自己吗?”

他清清喉咙接着说:“送别他们之前,我偷偷检查了他们那晚的被褥,虽然凌乱却根本没有做那回事的痕迹,也就是说洪八爷带我们藏在不远处偷看到的都不是真实的,叶团长他们是和衣而卧的,所以我为他们挑选了早已暗藏武器的画舫,那本是我为意外变故准备的。那时我就已经肯定了他们的身份,才有后面的事。洪八爷的坐船是我派人潜水用集束手榴弹炸沉的。贺副大队长,你实在是冤枉了叶团长。”

贺锦云听得目瞪口呆,暗说:好汉子。

叶俊听得也冷汗直流,他是特种兵,但不是职业特工,没想到百密一疏,还是让李华明发现了破绽,并推知了身份,估计是洪八爷差他去看的,他也向洪八爷谎报情况,终于蒙住了多疑的洪八爷,真的感谢李华明,换个人他们就完了。

估计女医生也没想到,因为她还没有真正和男人发生过实质性关系,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加上身处匪窝心神不宁,也没想到土匪还有这么狡猾。江湖经验也不足啊。

林梅在一旁早羞红了脸,抬不起头来,心里却是心花怒放。想到叶俊对自己不理不睬,一脸冷漠,心里又酸楚起来。

贺锦云也是个真男子,好汉子,知错必改,呆愣片刻,他立刻起身端着一碗酒,走到叶俊面前,单膝跪下,双手将酒举过头顶。“叶队长,我是个粗人,让仇恨蒙蔽了双眼,我向您赔罪。我相信你这么做必有深意,我贺锦云今后无条件服从你。请你喝下这碗酒。”

叶俊笑笑赶紧搀扶起他,接过酒碗一饮而尽:“好汉子,爽快。但咱们是共产党的队伍,我们都得听党的话。这次咱们还比不比啊?”

贺锦云摇摇脑袋,脸红得像红布“不比了,不比了。”众人哄堂大笑。

叶俊说:“不,咱要比,而且大家都来。”

大家伙儿全愣住了。

叶俊接着说:“贺大姐,我想您也该亮亮真实的身份了吧。”

贺英掠掠头发,站起身来笑笑:“这里没有别人,都是忠肝义胆的真英雄。好吧,我说,我不是贺英。贺英大姐确实牺牲了。我是任弼时的爱人陈综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