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这时,有人敲办公室的门,孙耀章开门一看,是负责治安科财务的会计张英和出纳贺洁,手里拿着帐本和凭证,他赶紧把她俩让进办公室,同时将门紧紧关上,为她俩各自沏了一杯水,以缓和一下她俩紧张的心理。

“孙科长,这是近年以来的有关帐目和凭证,我知道有些问题是违反规定,但是我们只有服从,我俩把有关详细情况跟您如实汇报,这几年,治安科一直是两本帐,一本是应付局里的,一本是治安科内部所掌握的帐务,这帐所记载的是这几年来的罚没款具体情况,上交局里帐务余额还有1079800元,内部帐务是11908400元,但这些钱已全部让丁德顺以各种名义支走,具体的支出是以下情况,……。”张英和贺洁她俩把有关的详细情况如实作了汇报。

“丁科长在离任之前,让我把账务轧平,并想把存折拿走,但我没有给他,这样做便没有了证据,可是他要是一翻脸,我俩都跟着倒霉,到那时我们有嘴都说不清楚,但又怕他对我们采取措施,这几天我们心里特别害怕。”张英说。

“你这样做很对,是对工作负责的表现,我们会把事情完全搞清楚,谁的责任谁负,这和你们没有关系,马局长会正确处理此事,你们心里也不要有任何顾虑,把有关情况如实说出来。”孙耀章说。

孙耀章和张英、贺洁她俩经过两天的逐笔核对,终于把治安科内部帐务彻底查清了,其结果使孙耀章大吃一惊。有近九百万不知去向,其中不包括有些罚没款没有入帐那部分,这么大的款项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独吞,他的胆子真是太大了。简直是无所顾忌,贪得无厌,跟拿自己家里的钱一样随便。

张英和贺洁还告诉他,去年底上缴财政二百万元收据,是前两天刚拿回来的,当时是丁德顺让提取的现金,具体用途不知道,但是一直没有任何手续。她俩找丁德顺要过手续,他总说是很快拿来,结果一直拖到现在。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半,孙耀章立即把详细情况向马勇生作了汇报,马勇生听了也大吃一惊,盛怒之余,他感觉到,丁德顺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用这么多的款项,背后一定有什么人在指使他、支持他。

马勇生很快冷静下来,他给财政局长解瑞雪打电话让他查一下具体情况,特别是那张收据是谁开出的。过了没有十分钟,谢瑞雪打来电话,这两天没有任何人向外开出收据,因为现在制度很严,没有收到款项谁也不敢私开收据,这有可能是私下行为,他会进一步查清的。

明显看出这二百万元的去向有问题,只有丁德顺知道具体情况,为了预防不测而延误战机,他当机立断决定,马上拘捕丁德顺,彻底查清那些资金的去向,当即签发了拘留证,按照司法程序连夜报请检察院立案侦查。这是一个腐败大案,其严重性可想而知,同时向县委潘书记和市局肖局长作了详细汇报。

马勇生用手机联系丁德顺,但对方回答以关机,他皱了皱眉头,按局里规定是二十四小时开机,他心里不安起来,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又拨通了郑万江的手机,命令郑万江和孙耀章立即行动拘捕丁德顺,并告诉郑万江丁德顺的手机已关机,为预防不测,今晚务必想办法抓到丁德顺,他可是个关键人物,不能出任何问题。

郑万江和孙耀章马上组织警力,五分钟后,集合了全部人员,分成四个行动小组,郑万江带一组直奔丁德顺的家,孙耀章带一组去交警大队。一组去丁德顺的父母家,另一组去他爱人家。

此时,政委胡治国还没有睡觉,他手里拿着香烟,静静地站在窗前,他看着几辆警车急速驶出公安局大院,知道郑万江他们今晚有特殊行动,脸上不由显露出一丝冷笑,顺手拉上了窗帘,一会儿,屋里的灯熄灭了。

这时,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骤起,瞬间下起了倾盆大雨。

丁德顺的家住在华泰花园A区一号楼一单元131号,郑万江将车停在楼下,为预防万一,他命令两名干警守住楼房前后,防止丁德顺狗急跳墙出逃,他带领一名干警上楼直奔丁德顺的家,摁响了门铃,一会儿对讲门铃传来丁德顺爱人地声音,“是谁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嫂子,我是万江,丁局长在家吗?局里有急事找他。”郑万江说。

“他昨天就没有回来,真是的,不回来也不来个话。”丁德顺的爱人说着把门打开了。说:“郑队长,这么大的雨还麻烦你们亲自来,打个电话不就得了,快进屋擦擦脸。”

“嫂子,丁局长去哪了?他的手机总是不通。”郑万江进了屋边观察边问。

“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他从昨天上班就没有回来,以前他常这样,不过我也习惯了。是不是有重要的会议?不知怎么他的手机总是关机?”说着她把毛巾递给了郑万江。

“嫂子,卫生间在那?我想方便一下。”郑万江问。

“在这边。”郑万江去了卫生间。没有发现丁德顺的踪迹,他到底去了哪里?

郑万江确认丁德顺确实没有在家,便告辞离开了丁德顺的家,回到车上,他立刻同孙耀章联系,孙耀章告诉他,丁德顺不在交警队,请示他该怎么办?郑万江通知孙耀章留下两名同志在交警队守候,让他到华泰花园会合,另外两个行动小组也没有发现丁德顺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