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64.狭路相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蹲在草丛中,耳边掠过的除了风声,只有不知名虫儿发出的催眠曲。夜色下,仿古欧洲罗马时代结构的别墅一楼内还有灯光和人影。

时间到,夜袭白虎团的行动正式展开。

门前的道路上,鬼影都没见一个,仲谋弓身急速接近别墅,在墙角边小心观察。楼高三层,庭院前的花草在贪婪吸吮夜间的露水,廊架上,被夜风轻轻吹拂的藤叶摇摆身躯,偷窥着墙边的入侵者。

小心翼翼靠近窗户,倾听亮灯房间内的动静。

有对话声透过缝隙传出,“马哥,我上趟卫生间,妈的,晚上啤酒喝得太多。”

“好,你先去,等会我也得去。”

捡起地面上的小石子,绕到大门旁,大力砸在门上,飞快躲入拐角墙壁后。

大门被很快拉开,有人走出门外,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慢慢接近小伙藏身的墙壁。

快速朝斜前方的廊架处扔出石子,人全神戒备。微弱的夜光中,一壮汉掉头向廊架方向走去,瞥着人没再回头的机会,悄悄走出阴影位置,如豹子般猛扑而上,右弓步上前以一个“抱膝锁喉”将壮汉摔倒,骑腰的同时左手抓住右手腕用力锁死其咽喉部。

不到十秒,壮汉无声无息晕过去,在耳背后补上一掌,迅速起身躲在大门的左侧,等候另一名帮手的出现。“怎么回事?走路都会摔倒,真他妈没用······”房间内,嘟囔声传出,“也没喝醉呀?”

脚步声渐渐贴近大门,一颗大脑袋探出门外,瞥向倒地的壮汉,“还······”话音没出口,迅猛的右勾拳大力击中门口人的腹部,趁其疼痛弯腰之际,右手由下往上狠锁住对方的喉部,左手变丁拳,以摆拳横向击打耳门,右膝同步上顶,三管齐下当然无坚不摧,人被彻底打晕。

缓缓放下对方的身体,轻轻将大门全部拉开,出门绕到侧面的墙壁旁,顺下水管道爬上三楼,左手抓稳阳台下栏杆,调整好姿势,纵身一跃,人攀住栏杆,快速翻入阳台。

紧邻的房门紧闭,小伙扭扭门锁,房门巍然不动,肯定反锁着。仔细查看,不幸中的万幸,旁边的铝合金窗户却没被锁死,缓慢推玻璃,伸入右臂,拧开锁具,轻手轻脚推门进入大厅。

宽敞的大厅在黑暗中看得不算很清楚,脚下铺着地毯,中央的茶几上放着几个酒杯,左侧的酒柜内琳琅满目摆满各类红酒和白酒,吧台上一瓶白酒静静的伫立。正对面的房间有3个之多,只能逐一查看,先从最左侧开始。

蹲下身,用耳朵贴着房门仔细倾听,令人失望,房间内死一般沉寂,听不到任何动静。左侧的楼梯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快速拔出绑在右边小腿上的64手枪,开保险,对准楼梯口,良久,却无任何异动。

靠,反应过敏,走近中间的房门口,再次贴着倾听,房间内似乎有鼾声,妥了,这房间中肯定有人,可到底是不是龙少呢?按道理,主人一般不住在二楼就会在三楼,要不?老规矩,投石问路。

侧身,左手正欲伸入裤兜,刚才偷听房间的房门被悄悄拉开,一个人影直扑向小伙。感觉到耳背后有风声袭来,人本能猛然低头,持枪的右手上行,贴近喉部。果不其然,一只有力的胳膊夹住带着手掌的脖颈,另一只手快速合拢,试图锁死咽喉。

被反偷袭,仓促中,右手用力挣脱的同时,转腰,左脚抬起大力下跺,左肘向后击打偷袭者的肋部。忍着剧痛,偷袭者死不松手,使劲收缩右臂,企图困死仲谋。

必须快速挣脱束缚,否则大事不妙,再有人出现可就要束手待毙。趁手掌挡住勒紧的胳膊,头部还能勉强转动的机会,用力左转,一口咬住小臂,左手抓紧消音器,准备取出右手中紧握的64,偷袭者也已经发现枪支,腾出左手,来抢夺64。

压力骤减的机会稍纵即逝,左手紧攥住消音器不放,右手松枪支,猛力往外掰开锁喉的胳膊。混乱下,枪支被抢夺的两人无意中碰响,“噗”子弹打在天花板上,惊落灰尘无数。

使出浑身解数两人继续争夺枪支,黑暗中,64被打落在地毯上。趁头部暂且得空的时机,矮身,一个前滚翻,仲谋脱离接触,左手迅速撩开裤脚,拔出54式,开保险的同时回身瞄准还在喘气的偷袭者。

那人倒也机灵,看着仲谋拔枪,人以前滚翻极速进入房间内,起身直接扑向床铺,在枕头下抄起手枪,打开保险,瞄准门外。

“龙三,怎么回事?”中央房间内,有男人在质询,灯被拉亮。

“龙哥,不要出来,有杀手!”偷袭者大声提醒,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

借着夜光,小伙快速捡起地上的64,人退到右侧的电视柜后面。

“谁他妈这么大胆?敢来杀我?”男人迅速在抽屉中取出黑五星手枪,对准房门。

“老朋友,我仲谋,反正天天被你的手下追杀,还不如主动送货上门,龙哥,你认为呢?”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谈判,而不是杀人,仲谋有恃无恐。

“有胆量,像个当过兵的男人,佩服!”躲在旁边的墙壁旁,男人轻轻拉开房门。

“龙哥,你要知道,黑五星能直接洞穿你藏身的墙壁,这点你不明白吗?”蹲在柜子后,仲谋以戏谑的口气警告着龙少。

“我知道,可你不会杀我,对吧?杀了我,对你没任何好处,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噩梦!”不愧是大哥大,龙少很镇定,垂着手,人慢慢走出房间。

“龙哥,你有种,难怪你能成为大哥大!”仲谋在心里佩服,靠,大哥就是与众不同,能一眼洞察人的心思。

“说吧?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满足,我都会做到!”龙少惬意的看着黑暗中的电视柜,“龙三,去把灯打开,没事的!”

大厅内,马上灯火通明,“龙哥,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过我,没别的要求!”变换着藏身地,仲谋两把手枪不离男人左右,只要发现不妥,枪支可不会吃素。

“我早就已经通知手下,让他们不再找你的麻烦,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过来做我的保镖,待遇由你开口,如何?”男人胜券在握,言辞中非常诚恳。

“这······好吧,龙哥,这样,我希望能跟龙三单独比试拳脚,输了,我心服口服过来;如果赢了,待遇由我定,但龙哥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能答应这个要求吗?”暂且麻痹住龙少,以便能顺利执行下一步计划。

“好,真没看错你小子,龙三,瞧见没?主动要跟你挑战,让他心服口服,出来吧!”

龙三绝对不会偷袭,龙少求才心切,应该也不会开枪,赌一把,反正论拔枪的速度,自己心中有数。收好两把枪支,人慢慢走出电视柜,“龙哥,我也是被逼急了,你知道,我下手都有分寸,按正常情况,你的那几个手下根本不会躺在医院,而是在阴曹地府!”

“我懂,你一直都没下死手,来,认识一下,这是龙三,我的贴身保镖!”

不约而同上前一步,两个紧紧握住双手,相视大笑不止,“你们这是?”大哥大迷惑不解。

“我们刚刚交过手,不分胜负,以后找机会一定分个输赢,怎样?”回答着龙少,仲谋攥紧手掌,眼神中的含义只有龙三才明白,那是感激和信任。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龙三豪情满怀,面前的小伙确实是一条汉子,被这般追杀,依然能沉住气,没看错他。

“龙哥,很对不住,楼下的两个朋友被我打晕,但很快就应该会醒过来,打扰了你的休息,请多多原谅,我先走了,谢谢你的宽宏大量!” 第一步目标已经实现,仲谋如释重负。

“一言为定?”龙少追问。

“一言为定,驷马难追!”先宽宽龙少的心,等到下一步计划实现,呵呵,龙少,你怕我都来不及,这话自然会作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