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十二章 我们没有白忙

ld6365 收藏 0 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双方又回到了最初的攻击位置,在损失了一个多营的情况下,直军依然拿不下眼前的阵地,看着院落相连的村庄,赵登禹大摇其头,又一次向冯玉祥报告了攻击失利。冯玉祥从不怀疑赵登禹的作战决心,见他一连两天都拿不下陕军阵地。亲自来到交战前线,见赵登禹一身硝烟,右臂还挂了彩,先关心的问了他一句,“登禹,挂彩了?”

“不碍事,小伤,被子弹擦了一下。”赵登禹轻轻带过,“职部趁夜发动攻击,本已突破敌方阵地,谁知对方也采用了我们一样的战术,战斗意志更为坚决,我要不撤回来,指挥部都要被端了,对方的夜袭队全部为自动火器,训练有素,是一支劲旅。”

“喔。”冯玉祥有些讶然,道:“陈树蕃的带兵水平我知道,这个笨蛋能带出这样的精兵?对面是什么部队。”

“从俘虏的口中得知,对面叫民联军,是北六县的部队,其它他就不肯说了。”

“带上来。”冯玉祥决定见见这北六县的民联军。

一个伤痕累累,到处缠着绷带的伤兵被带过了,脸色因失血过多有点灰白,却全无惧色。

赵登禹向卫兵挥了挥手,让他们放开这个俘虏,和颜悦色道:“你叫什么,这是我们冯长官,只要你好好说话,我们不会为难你。”

那名伤兵一脸傲色,道:“我叫郑二虎,民联军三营一连三班战士,我们团长说过,我们都是中国人,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一起把家建好才是正事,我被俘虏了,你们要按日得瓦公约(他记错了)对待我,你们不尊守,我也认命了,别的,杀了我也不会说,你们看着办。”说完一仰头,再不说话了。

冯玉祥静静的看着这名陕军俘虏,见他眼神中流露出对自己军队的真心爱戴,不禁问道:“你们的团长是不是叫李想。”

郑二虎点了点头。冯玉祥又道:“你们民联军才组建一个多月,兵不过千,缺粮少弹,你就愿意为他卖命。”

“不是为他,是为了我们大家都过上好日子。”郑二虎反驳道,朴实的脸上无比激动,“跟着他,我们有地种,有饭吃,官兵平等,民主自由。”他虽然还不太懂什么叫民主自由,但在部队里,自己的长官也会尊重自己的意见,他想大概这就叫民主自由。

冯玉祥又问:“你们不归靖国军管?”

“你说胡大帅,我们是两支部队。”郑二虎有点迷糊。

“你愿意不愿意跟着我干?”冯玉祥又问。

郑二虎显然明白这句话的分量,犹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冯玉祥不由暗暗佩服李想的带兵方式,心中有了爱才之心,叫卫兵把俘虏押下去,叫军医给他治伤,好好对待。

赵登禹看着冯玉祥,道:“冯长官,职下倒真想会一会这个李想,真是个人才啊。”

冯玉祥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几步,问道:“这个李想什么时候变成陈树蕃的手下了,”

身边的副官急忙汇报了李想的近况,冯玉祥听着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他李想只是想有一个安定的发展空间,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这样的人,必然不会是陈树蕃这样的人能驾驭的,只要我们打败陈树蕃,李想就没有了与我们作战下去的决心,这是一员虎将啊,赵团长。。。”

“职下在。”赵登禹一个立正,笔直的站起来。

“命令部队停止攻击,等我下一步命令。卫兵,去总指挥部。”冯玉祥拿着马鞭,头也不回的走了。

南张村阵地一片宁静,二连、三连都被打残了,刘小顺也受了重伤,正躺在指挥部里发布命令,整顿防务。赵登禹部可不是一个普通编制的团,足足有小三千人。是冯部不折不扣的主力团,这一战几乎打的刘小顺全军覆没,要不是不知哪里的援军,自己的阵地可就真要丢了。自己派出去夜袭的部队,不过一个排,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动静。

艰难的坐起来让卫兵喂了口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起:“团长,团长来了”

这是民联军对老团长的爱称,李想一身硝烟走进了指挥所,刘小顺马上就明白了,有点惭愧的道:“团长,给你添麻烦了。”

“不,不,你们营打的很好,来,给弟兄们亮起来。”

一面锦旗被两名卫兵打开,“钢铁第一营”几个大字熠熠生辉,指挥所里所有人的眼睛都湿润了,这面锦旗,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奖励。指挥部里能动的,都齐刷刷的敬了个军礼。

“刘营长,等打完这一仗,就把你们营扩编成一个团,你们是好样的,无愧这个称号,对方是一支有三千人的主力团,你们和它拼杀两日,杀伤的敌人超过你们全营。我知道对方是赵登禹部后,就连夜赶来增援了。你的营,贺山子营,高敬新五团,都在我们最吃力的要点布防,别的部队顶不住,明白吗?”

“明白,”指挥部里所有人一起大声回答,还有什么比长官信任更大的褒奖。

“弟兄们,”李想又道:“我们不会白忙的,我们的血也不会白流的,不久之后,我们就会有一片广阔的天空。”

东线迎来了难得的平静,经过十余天的血战,李想部虽有重大伤亡,但经过血与火的洗礼,这支部队才算是真正成为了李想所能控制的部队,成为他日后起家的根本。

面对西安东线钢铁防御,短短的几天,镇嵩军楚子襄部就损失将近两个旅,兵力损失将近一半,刘锡元部已不足三个团,合计有一万多人成为这个绞肉机的牺牲品,直军也损失近三个团,直陕联军在损失一万五千余人的情况下,只是占领了李想大纵深防线的前两道,几个关键支撑点,依然牢牢控制在李想手中。

七月十日,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李想指挥部,蓝田一带布防的张金印师,竟然在兵力火力占优的情况下,被冯玉祥孙连仲、孙良诚部一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配合被自己重创过的吴新田师,以劣势兵力发动攻击,经三天激战,击溃了张金印师,进逼西安外围,南线告失,西安危急。

听到南线失守的消息,东线指挥部里,一众团长、旅长气得大骂,很多人都摔了杯子,大骂张金印饭桶,自己防线对面可是近八万之众的直陕联军,自己两万对八万,他张金印两万对八千,竟然败了。

李想早有计划,一面令高敬率新五师新二旅,贺山子混一旅二团断后,一万五千余大军缓缓撤到临潼,骊山一带,防卫西安东郊。

对面冯治安,佟麒阁部,看着李想进退有据,无计可乘,不禁对这个对手有了深深的敬意。

西安城内,督军府里乱成一团,陈树蕃急令李想回西安,连夜任命李想为西安城防司令,统一指挥城外的张金印师,于水兴师和混成第一旅。

李想立刻赶到张金印师,撤换了作战不利的各级旅长,并将第一旅部分官兵补充到张师,修固阵地,重建防线。

直军指挥部,阎相文正和冯玉祥争论不休,吴新田重伤被运回河南医治,第七师基本上被孙良诚和孙连仲接管,这固然是一件好事,可李想四处出击,给自己造成极大伤亡,现在又接过这个城防担子,不是摆明和自己干吗,干脆消灭他算了。冯玉祥却极力反对,说如果想击溃李想部,自己非得重大伤亡不可,伤亡过大,对于统一陕境内靖国军,镇嵩军,张宝麟部、陕军陈村蕃部都会有很大影响,这李想并不是割据一方的军阀,而是有新思想新理念的革命者,自己有希望让他倒戈,实在不行,再消灭。经过反复磋商,阎相文本来就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最终接受了冯玉祥的意见。

终于,七月十五日这天,李想接到了期盼已久的冯玉祥亲笔信,沉思良久,李想却只回了一句:请冯旅长到骊山始皇陵遗址会谈。

冯部指挥部,各团长莫衷一是,都反对冯玉祥轻身涉险,开玩笑,虽然看样子双方距离差不多,可道路在李想一侧,冯玉祥要去,就得冒陕军炮火的威胁。

冯玉祥却力排众议,他认为自己了解李想,此行不会有多大危险,他李想找这么个地点,心中已有了国家正统的观念,现在谁是正统,当然是直系的北京政府。部下拗不过他,为了安全,还是让赵登禹部一个营埋伏在谈判地点附近。赵登禹也和冯一起来到会谈点。

青山环抱,绿水如玉,风光秀美的骊山,李想在秦皇长眠的地方与冯会谈,这个历史名将不会不明白自己的心思。

“成之老弟,我们可是不打不相识啊。”远远的,冯玉祥洪钟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一个身材高大,方面大耳的豪爽汉子走进李想眼中。李想特意换上一身长衫,远远的一抱拳,道:“冯将军,小弟多有冒犯,各为其主,还请海涵。”

“太客气了,小老弟,叫我焕章就可以了。”

“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焕章兄,敢轻身犯险,让小弟钦佩啊。”

冯玉祥举起眼前茶杯一饮而尽,又抓起一把枣子吃起来,一面道:“轻身犯险,小老弟太夸张了吧,我只看到小老弟有茶有枣,没看见刀枪啊。”

李想也从心里敬佩冯的作风,道:“既是如此,小弟就直说了,请焕章兄说明来意吧。”

“很简单,整编入直军,老弟职务不变。”

“哈哈,焕章兄说笑了,李某要是为自己打算,早就另谋高就了,还守这个烂摊子干嘛,小弟的要求很简单,三个,一,西安城内不能大量驻兵,以防扰民,二,恭送陈督军出西安,去哪里随他意,不得干涉,三,我部整编,不能裁人,不能变革训令编制模式,尤其不得裁撤政训官。”

“小老弟就不为自己打算?”

“小弟从军,为得是寻求强国之路,如果是为自己打算,小弟大可在北六县作个土财主,何必受这些苦累。”

“好,小老弟快人快语,冯某佩服。”

双方的底线大约都清楚了,就看双方得有多大让步了,临走时,李想忽然对冯玉祥说:“西安本是我中华民族发源之地,近代以来,却远远落后于上海平津,更别说东方的日本东京了,小弟有个宏愿,希望将来陕西能将来能重新成为中华的复兴之地,让中国重新成为世界之中国,不知成也不成。”

看着李想炽热的眼神,冯玉祥感到自己已摸到了李想的内心,坚定的说:“中华复兴,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理想,我想,会实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