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那雪纷纷扬扬,漫天飞舞。霎时覆盖了整个大地。

山寨喽啰摸着峭壁缓缓隐蔽在峭壁两侧。

这雪下得真好,隐藏在峭壁两侧的喽啰经这大雪覆盖,已与整座大山浑然一体,金兵即便走到眼前,岂能看出此处藏有伏兵。

雪越下越大,少顷,已将喽啰足迹尽数掩埋。

山丘与赵岳站在大帐门口,等待喽啰出发。直到听不到喽啰踩雪发出的声音。山丘进帐将蜡烛吹灭,放在袍内。走出大帐说道:“老伯,上马出发。”两人上马,直奔元宝山。

山丘与赵赵岳就停马在元宝山垭口之处。山丘问道:“老伯,今夜金兵会不回押运粮草?”赵岳说道:“金夜金兵定会押运粮草。”山丘问道:“何以见得?”赵岳说道:“一来宋安杨翦情报是真。二来金兵押运粮草日期已定。三来天降大雪,虽路不好走,但金兵料我山寨人马必不下山劫粮。”山丘说道:“老伯所言甚是。”

等了许久不见金兵到来,山丘心里不免有些焦急。

金兵大营。营帐内正中坐着押粮官兀尔哈良,胖大和尚坐在右首,瘦子坐在左首。却听兀尔哈良说道:“你等快去将那几员副将找来。”帐内金兵转身走出大帐。少顷,有七人腰挎弯刀走进大帐。那七人进帐说道:“兀尔哈良将军,有何等要事将我等召进大帐?”兀尔哈良说道:“我有事要问你等七人。”那七人说道:“兀尔哈良将军,有事请讲。”兀尔哈良说道:“你等且说山贼今晚会不会劫粮?”那七人说道:“天降大雪,那山寨众贼能不嫌道路难行前来劫粮?”兀尔哈良说道:“今晚起运粮草,各位须小心在意。”那七人说道:“将军,押运粮草之事我等却不知。”兀尔哈良哈哈大笑,说道:“你等若是知道,只怕那些山贼也早已知晓。”那七人忽地跪倒在地,说道:“大人何意?我等并未通敌。”兀尔哈良上前讲那七人扶起说道:“各位忒多心了,我并无此意。各位可听说说过中原有一句俗语。”兀尔哈良还未说完,就见那七人着急问道:“将军请说,那句俗语?”兀尔哈良说道:“岂不闻隔墙有耳。”那七人闻听兀尔哈良做事谨慎,没有再问。却是那和尚问道:“将军为何要今夜押运粮草?”兀尔哈良说道:“山贼见今夜甚是漆黑,天降大雪,路又难行,定不以为我今夜押运。”那和尚正要说话。就见从大帐外面跑进一人,满身是雪。那人跪倒在地说道:“禀报将军,安乐山防守甚严,看那样子不会今夜劫粮。敢情是金兵探子。兀尔哈良摆摆了手,说道:“今夜辛苦,暂且下去休息。”那名探子刚走出去。跟着走进三名雪人,三人单腿跪地。右首边那人说道:“禀报将军,瓶山戒备森严。”中间一人说道:“禀报将军,马鞍山戒备森严。”左首边一人说道:“禀报将军,驼峰山劫备森严。”兀尔哈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上翘,显然对今天打算与安排甚是得意。兀尔哈良说道:“你等三人辛苦,暂且下去。”三名探子转身走去。那七人对兀尔哈良佩服的五体投地,说道:“大人神机妙算,我等不及。”兀尔哈良说道:“你等七人赶快下去准备,今晚三更天出发。”三人说道“谨遵大人吩咐。”说完走出大厅。坐在右首的胖大和尚站起说道:“将军是不是再慎重考虑一下。”兀尔哈良说道:“不用考虑,我有探子探报军情。”那瘦子这时也站起说道:“将军,不妨考虑一下,我觉得和尚说得有些道理。”兀尔哈良说道:“二位高人只管跟随粮车,其余不用考虑。”和尚与瘦子坐回椅上,不再做声。

这时,七位偏将与那天与和尚比武的五个彪形大汉走进大帐。那七人齐声说道:“将军一切都已准备好了。只等将军号令。”兀尔哈良说道:“你等几人小心行事,待到粮草运到淮北,你等便是大功一件。”七位偏将与五个彪形大汗齐道:“我等定当谨慎从事,不负将军重托。”兀尔哈良从七位偏将中挑出四人,又从五个彪形大汉中挑出三人,说道:“你等七人为前部,我于二位大师为中部,”手指七位偏将中的三人与彪形大汉中的两人说道:“你等五人殿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