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岁杀猪匠情妇另结新欢 争风吃醋将其碎尸

king6808 收藏 0 213
导读:日前,射洪警方经过缜密侦查,证实一名58岁的杀猪匠是一起杀人碎尸案的主角。一段风月情,引发了这起杀人碎尸的恶性案件,让人掩卷叹息、深思。 案发电闸边发现无头尸块 今年6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射洪县金华镇东电电厂附近,当地村民张永明牵着一头牛在电厂拦污闸门旁边饮水,大牯牛没有像往日那样“咕咚咕咚”痛饮,而是喝几口就抬头望望。 “不舒服哇?”老张拍拍牛屁股。大牯牛干脆抬起了头,望着江边漂着的两团黑糊糊的包裹哞哞叫了起来。老张觉得好生奇怪,他撇下牛,折一段树枝将包裹赶到身边,解开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前,射洪警方经过缜密侦查,证实一名58岁的杀猪匠是一起杀人碎尸案的主角。一段风月情,引发了这起杀人碎尸的恶性案件,让人掩卷叹息、深思。


案发电闸边发现无头尸块


今年6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射洪县金华镇东电电厂附近,当地村民张永明牵着一头牛在电厂拦污闸门旁边饮水,大牯牛没有像往日那样“咕咚咕咚”痛饮,而是喝几口就抬头望望。


“不舒服哇?”老张拍拍牛屁股。大牯牛干脆抬起了头,望着江边漂着的两团黑糊糊的包裹哞哞叫了起来。老张觉得好生奇怪,他撇下牛,折一段树枝将包裹赶到身边,解开一看,他“哇”的一声就呕吐了起来。



这包裹里竟是人的尸块,有躯干,有手脚,恶臭异常!老张惊慌失措,丢下牛就一个劲地猛跑,这牯牛也特聪明,跟在老张身后也飞快地奔跑。


消息很快传到当地派出所,射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也接到报警电话。案情就是命令!县公安局领导带领刑警大队一班人马20分钟后赶到现场,迅速成立破案指挥中心,并要求在一周内破案!


摆在干警们面前的,是一个杀人碎尸案的第二现场,现场除了两袋无头尸块之外,还有一个枕头、一床毯子。


法医鉴定发现,死者为女性,尸块切口整齐,作案时凶犯不是乱砍,而是懂点生理解剖知识,知道从哪儿下刀。


指挥中心分析研究认为,这儿离公路较远,地势较为复杂偏僻,外地人抛尸的可能性不大;抛尸地点是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拦污闸,所有的江面漂浮物都被拦在闸外,闸门的尸块不可能是从涪江上游冲下来的;作案人切割尸体手法娴熟,医生、屠户作案的可能性很大,很可能是本地人或本地人的亲戚。


指挥中心立即命令参战干警搜集尸源地附近金华镇、香山镇、双溪乡、复兴镇的失踪人员信息,将这几个镇熟悉人体解剖结构的医生、屠户进行梳理、摸排。


很快,金华镇派出所传来消息:6月4日,村民罗丽蓉曾经报案,说她的表妹蒲小菲不见了。


这蒲小菲何许人也?原籍凉山州木里县,32岁,1999年5月嫁到射洪县双溪乡,丈夫正在新疆打工。


干警找到报案的罗丽蓉。罗丽蓉说:“我也是从木里县嫁过来的,所以我们两家走得比较近,前几天我找她耍没找到人,她娃儿后来也打电话说他妈妈不见了,我就和她娃儿一起报了案。”


破案


20小时抓住碎尸元凶死者是否是失踪的蒲小菲?


干警们找到正在读书的蒲小菲的儿子赵小明。赵小明告诉干警:“5月29日早上8点左右,妈妈从镇上的出租屋内出走。之前,她说要到干爹谢叔叔那儿去,晚上不回来,叫我好好休息。30日晚上我回家无人煮饭,给妈妈打电话,手机关机。31日我满街找,没找到人,我给谢叔叔打电话,谢叔叔说他也没见到人。”


“谢叔叔”是谁?民警很快得到答案:“谢叔叔”名谢运武,香山镇人,今年58岁,是当地一出名的杀猪匠,老伴多年前去世。


当日上午11点,干警带着赵小明找到谢运武在金华镇的出租屋。据房东介绍,谢运武6月初就不见人了。他的租住屋门上,挂着3把崭新的大锁。“嘣嘣嘣”,干警用铁锤几下将锁砸掉,小门“吱”的一声开了。


室内十分凌乱,床上的毯子、枕头不见了,水泥地上有擦拭血迹后留下的痕迹,墙上也留下了喷溅的血迹。赵小明突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玉佩,“这是我妈妈的,呜呜呜……”已经预感到妈妈遇难的赵小明当即痛哭起来。


干警们很快来到香山镇,调查谢运武行踪,谢的邻居说他到省医院打工去了。


6月11日上午,干警们来到四川省人民医院查询。人事处一位工作人员说:“医院物业公司刚上了一个老头,射洪的,姓谢。”


10点,距离发现尸块后20个小时,便衣警察在省医院一门卫处,控制了正在上班的谢运武。


审讯半个小时,谢运武就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后来干警带着谢运武指认了作案现场以及抛尸现场。抛尸现场没有见到人头,谢运武说人头也一同丢弃在拦污闸,干警于是组织人力下水打捞,无果。后来,从省上请来专业潜水队员,也未能打捞到人头。


对话“孤独使我犯下重罪”


谢运武是当地一个看起来老实本分的杀猪匠,怎么一下子沦为杀人犯了?


“10年前,我的老婆就去世了。此时儿女也各自成家立业,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平时我打点小工,帮人屠宰。后来我来到金华镇,租了房子,继续打小工。镇上有个喝‘花茶’的小茶馆,我去过几次之后,认识了在此卖淫的妇女蒲小菲。我们算是一见钟情吧,我叫她不要去茶馆了,我还有点积蓄,两个人打点小工,可以维持生活,也能给她儿子缴纳学费。”


“我晓得她丈夫在新疆打工,我也认识她老公。我们这样偷偷摸摸在一起,街坊都知道,但没有谁明说。为了方便交往,她让她儿子拜我为干爹。后来,她以家里修房子、给儿子缴学费等理由,先后向我要了1.5万元。前几天,我多次打电话叫她到我租住屋来,她都以不得空为由不来。我到街上找她,看到她坐在一个男人的摩托车上,两人十分亲热。我知道,她背着我又和其他男人好上了,于是怀恨在心。”



“5月29日晚上,我再次给蒲小菲打电话,她答应过来。过来后,我去洗澡,蒲小菲坐到床上。洗完澡出来,发现蒲小菲正在摸我裤包里的钱,摸出了2000块。我看到一时火起,我说:‘你多次要我的钱,又给我惹起病,还和其他男人交往……’还没说完,蒲小菲就打了我一个耳光,我用錾子猛地打向她的后脑,她倒地就没声了。我使劲摇她,她不开腔,我一摸鼻子,发现她死了。我来到客厅,坐了大约半个小时,又回去摸她的胸口,发现心跳没有了。我将她的尸体藏在床下,用枕头和床单擦完血迹,之后到街上瞎逛。凌晨两三点我回到租住屋,在凉板床上睡了一觉,想到现在天气热,万一尸体发臭就暴露了。我起身去背尸体,但太重扛不动。于是我将门反锁,开始切割尸体。我是杀猪匠,很快将尸体切割成三部分,将三块尸体一一抛弃在拦污闸处。我将死人的头绑了一砣石头,丢进水里的时候,江水将我的衣服都弄湿了。”


据了解,经常用摩托车搭蒲小菲到处兜风的男人名叫唐子令。谢运武与唐子令两人的争风吃醋,谢运武明显处于下风。唐子令从外地来,人年轻,能说会道,并以在城里买房子、买汽车为诱饵让蒲小菲离开谢运武。在这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中,谢运武失败了,他解决问题的方式不是悄然离开,而是要了蒲小菲的命。


“老伴去世,子女成家立业,我成了孤家寡人,生活无人过问,快60岁了还到处打工挣钱,真的很孤独啊。有人曾经给我介绍对象,但因为子女不同意而作罢。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女们要团结,不要吵架。”


目前,谢运武已经被刑事拘留,正等待法律的审判。




农村老年人犯罪问题不容忽视


据了解,一些农村老年人精神空虚、生活孤独,加上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是犯罪的主要原因。


在农村,不少老年人为文盲或半文盲,文化水平较低,他们在为人处事时往往依照自己的经验和当地的风俗习惯,对于法律知识非常陌生。而当前普法宣传工作中往往忽略对老年人的普法教育,尤其是农村老人。于是导致一些老年人混淆是非、善恶、美丑观念,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另外,在农村营造良好的尊老敬老的社会环境非常重要,应充分发挥家庭的第一道防线作用。作为子女应当加强与老人的交流,关注他们的精神生活,减轻他们的失落感,避免精神空虚、生活孤单、心理不健康引发违法犯罪行为。(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