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将 正文 第九章 遭遇西北兵

黄尔月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size][/URL] 离开诊所没多久,西门就发现有人跟踪。他明白是那个老人不太放心,但又不舍的放弃这个联络站,所以派人跟着自己。如果发现自己有告密的举动立即动手刺杀自己,能成功最好,否则立即撤离。西门想明白这些也就当作不知道有人盯梢,沿着大街一直往前,最后来到一个公园附近。看到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35.html


离开诊所没多久,西门就发现有人跟踪。他明白是那个老人不太放心,但又不舍的放弃这个联络站,所以派人跟着自己。如果发现自己有告密的举动立即动手刺杀自己,能成功最好,否则立即撤离。西门想明白这些也就当作不知道有人盯梢,沿着大街一直往前,最后来到一个公园附近。看到有一些流浪汉在那里晒太阳,索性往他们堆里一凑打起瞌睡来了,远远的吊在他身后的两个人当时就傻眼了,这算什么啊?美女护士对男青年说,“要不干脆悄悄过去干掉他以绝后患。”男青年明显比她要沉稳很多,反问道,“如果他真不是叛徒,那我们岂不是成了日本人的工具,错杀自己的同志吗?再说这里这么多人,你能保证不会被日本人循迹追踪找到联络站去?还是再看看吧。”女护士只好撅着嘴呆到一边去了,两人在那里守了一个多小时没见西门有动静,终于熬不住了,男青年对女护士说,会不会是他发现有人跟踪他,在这里跟咱们耗着呢?要不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盯着,他如果看见你走了,会以为跟踪的人已经离开,说不定会露出马脚。女护士想想也是,便起身离开,且故意绕了好大一个圈,好像生怕西门看不见似的。西门却真是没看见,因为他一蹲到墙根,太阳一晒,劳累的身体就有些犯困,本来的假寐到最后成了真睡,而且后来还打起了鼾。女护士离开后,他倒是没动静,不过周围的流浪汉有动静了。有几个明显是一伙的流浪汉被他的鼾声吵醒,围了过来。一个干瘦如柴的男子对其中一个似乎是领头的流浪汉说“班副,这小子的衣服倒还算齐整没啥补丁,要不咱们让他给你脱下来。自打你把衣服给了小黑,自己就一直穿着坎肩,眼见天慢慢变冷了,也该弄件衣服了。”领头男子摆摆手说,“要是为我就算了,不过弟兄们整天忍饥挨饿,多件衣服保暖也是好的,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别欺负了好人。”干瘦男接口道,“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一定是偷鸡摸狗的主,抢他的东西错不了!”领头男子搓搓胸口,点点头道,“一定是的!”其他几个手下似乎为了坚定自己没有欺负好人,只是劫恶济己般一股脑的附和说,“肯定是!”“没错!”“一定的!”“你看他那怂样就不是好东西!”

西门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用手搭住自己的胳膊,本能的手一翻抓住对方的手腕一拉一拐,‘喀’的一声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嚎响起,一下子把西门惊醒。一睁眼就看见五六个衣衫褴褛的汉子把自己围在中央,一个个眼神不善,凶狠中带着愤怒。旁边地上一个干瘦汉子正用手捧着另一只胳膊在地上直哼哼。一个男子怒喝道,“兄弟,就算我们弟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可你也不用出手这么狠一下就废了了枯柴的胳膊吧!?”“枯柴?哦,你是说他吧?”西门用下巴点点地上的那个男子。刚才说话的汉子哼了一声。西门站起来,一抱拳说道,“不知在下那里冒犯了各位,竟然劳驾各位在我酣睡时一起来拜会我,真是受宠若惊啊!”男子脸一红,半天不知道说啥,最后发发狠说,“就算俄们不对那又咋了?老子们血雨里来惺风里去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保住这个跟咱们屁关系没有的地方,到头了当官的一跑了之,把俄们扔在南京任日本人宰割,俄费尽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救出这么几个弟兄,说过要把他们带回西北老家的,可不是这个伤太重赶不了远路,就是那个水土不服重病卧床,俄要管大家的吃喝拉撒,还要相办法弄钱给伤病号买药,今天就算抢了你的衣服那也算对的起自己的弟兄,俄们保卫了这个国家,这个国家把俄们扔在这里就不管了,那俄就只好自己动手管这个国家拿吃拿穿。你要不服气就找老蒋去,嫌远你就去找姓汪的赔你去!一块上!”几个人登时气势汹汹的就扑了上来,西门听着他的话已经大概猜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这时见他们扑上来的身形动作更加肯定了这伙人是参加了南京保卫战的西北军残余。西北武风盛行,军中除了训练日常的射击,投弹,爆破,刺杀还专门请来武术名家教授刀法,空手格斗,是各地方军里空手白刃战比较强悍的一支。这么多人一出手,典型的西北河秦道手法,西门一时还真有点头疼。倒不是他没法应付,在陕北呆了几年,向多个武术名家请教,琢磨,再加上自己在肉搏中得来的实战经验,要应付这些人还是可以的,虽然要费点时间,但不是不可能。不过如果要做到不伤人那就有些难了。可西门打心里不愿意伤到这些形容憔悴的汉子,说实话这些人才是这个国家的脊梁而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上层精英们。刚才已经在不经意下把对方一个大意的弟兄弄得小臂骨裂了,再要伤一个双方就没有缓和的可能了。想到这里大喝一声,“住手!”刚扑到跟前的众人一愣,见西门一把扯下自己的衣服说,“刚才听了这位大哥一席话,兄弟才知道什么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实不相瞒兄弟我是川军120师的残部,参加完淞沪会战,受伤藏在了老乡家,伤好后一直流落上海街头。刚才是兄弟冒失,这里先赔礼了,这件衣服就送给这位受伤的兄弟。他的小臂只是有些骨裂,刚才小兄弟的反应也快顺势脱力,否则手臂就断了。只要打上夹板养上两个月就基本恢复了。”见西门如此表态,领头的汉子脸色缓和了不少,本来就是打算抢衣服,人家现在双手奉上,你还要怎么样,真要给枯柴报仇说不定还得伤几个弟兄。话说回来,听他的意思好像也是同命之人,心里顿时有了几分同命相惜的感觉。于是开口说道,“这位兄弟,既然同是流落再次的老兵,不如和我们一起,总好过一个人在这个地方闯荡。”西门一听,心里大喜。在诊所理瞥见报纸上说信特派员被抓,而书店老板娘却说信特派员自杀殉国了,自己正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这下可好,有了落脚的地方就可以慢慢打听信特派员的情况,如果他还活着就想办法营救,否则就得尽快和组织取得联系,获得下一步的指示。这班人的身手都不错,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助力,可能的营救行动也会顺利不少。想到这里,一拱手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大哥如此看得起小弟,小弟敢不听从大哥安排。”领头汉子大喜,招呼几个人过来一一介绍蚊子,锉刀,铁锈,扳手,小黑,枯柴,最后呵呵笑对西门说,“嘿嘿,叫我银哥好了。银子的银,别乱想!”另外几个嘿嘿怪笑,就连枯柴也咧着嘴哭丧着脸笑。西门看旁边有树,忙折下几根直一些的树枝做成简易的夹板给枯柴用布条帮上,枯柴对他的敌意一下子减少了许多。

当下众人也不在多呆,跟着银哥往回走。原来银哥带着大家流落到上海后恰好有一家人全家逃往南方,房子就托给了邻居。结果邻居刚把房子租给银哥住,自己就在上街时给日本人的汽车撞死了,这下银哥他们不但不用交房租,还有多了一间院落。于是就把伤病号集中到了比较靠里隐蔽的一个院子里,并从外面偷了些砖块把门给封了起来,从另一个院落里屋侧墙开了个比较隐蔽的口子通过去。封了门的院落原先就没有门楼,看起来就像没有这个院子一样,由于巷子里原先住的人都逃离他乡,了解情况的人基本没有了,所以这里倒成了银哥他们理想的容身之地。

看着这个布局,西门暗想如果将来把这里发展成为组织的一个联络点就太理想了,不过这个想法他知道只能想想,毕竟国共隔阂了那么多年,想要完全信任对方太难了。这些人能给自己多大助力就只能尽力而为了。

本文内容于 2011/9/9 22:40:57 被黄尔月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