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69章 贞子妹妹

亦浩 收藏 0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川崎看了一眼女人的身体,浑身已经被男人的Jingye 搞得一塌糊涂,川崎顿时觉得恶心得想吐。

他面向门口背过身去,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会。然后,转回身来,抽出佩刀用刀尖挑着女人的裙子给她拉下来遮住了下身。拉下裙子的瞬间,女人的脸露了出来,他心里一震预想得到了证实,果真是贞子,是她的妹妹川崎贞子。

川崎贞子闭着眼睛声音弱弱的说,“一个慰安妇的苦脸,没什么好看的,来吧,快来快走。”


川崎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扎了一刀,鲜血顺着刀柄流出来。川崎默默流下了眼泪。

好久,川崎悄悄蹲下来,蹲在贞子的身边,他伸手掏出手帕,擦拭着贞子的脸,说一声,“贞子,我是哥哥。”

其实,从川崎里俊进来的那一声喊叫,贞子已经听出来是哥哥的声音了,她是不敢睁开眼睛看她的哥哥,那是她日夜想念的哥哥,两年了,哥哥,你怎么才来啊?贞子在心里大声的喊叫着。

贞子紧闭着眼睛两行热泪从眼角流出。


川崎里俊在贞子的身边坐下,拿起了贞子的一只手,说,“贞子,我是哥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吧。”

从哥哥参军到中国以后,整整两年了,贞子有无数次梦见和哥哥相遇,他梦见哥哥长高长健壮了,梦见哥哥很帅气的骑在马上带着队伍路过她的身边,但是,她绝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下,以这样的方式和哥哥相见。

就这样两个人相持着,过了很长时间。

突然,川崎贞子一下坐起来,双手抱住了哥哥的头,声嘶力竭的叫了一声,“哥哥,我终于见到你了,两年了,哥哥,你怎么才来啊”,就大声的嚎哭起来。川崎里俊就抚摸着贞子的头发,一起流泪。

里俊喃喃的说着,“贞子,妹妹,你受苦了。”

贞子哭了很久,也哭累了,声音渐渐低落下来。贞子说,“哥哥,你还活着呀,他们说你战死了,为天皇捐躯了。”说完,又大声哭起来。


等贞子平静下来以后,川崎就把自己受伤掉队,又被中国姑娘搭救以及如何归队还有受到义田伍男大佐的照顾说了一遍。

贞子说,“你走了以后不久,学校就不准上课了,所有的男生入伍了,我就和其他女生一起被安排进了一家专门制作军服的兵工厂,工厂是军方管制的,每天工作很长时间,想到哥哥也在前线,说不定就会穿上我亲自做的军服呢,再苦再累也觉得没什么了。

这个工作做了一年多。

后来,工厂来了几个穿军装的,说是受军部的委托从工厂里面挑选女子参加女子挺进队,挑出来的都是年轻姑娘。

没有人知道女子挺进队是干什么的,军方只说是到前线当护士救助伤兵,也由不得你同意不同意,就被征用了,过了几天就拉着走了。当时,我不在班,躲过去了。

后来,军方有人到家里来,通知说,你阵亡了,还发了抚恤金。

爸爸听说你阵亡了,当时就犯了心脏病,送到医院就去世了。妈妈想你天天都在哭,眼睛哭得也接近失明了。

过了不长时间,那几个军人又到工厂征用女子,挑上了我。

本来,我想以你已经为天皇尽忠为由,要求在家照顾妈妈,不参加女子挺身队上前线,我还拿出了你的阵亡通知书给他们看。但是,那些人根本不听你说这些,最后我还是被强逼着来了。

来到中国才知道,女子挺进队就是慰安妇随军妓女。

开始的时候,我坚决不从,被他们打骂几次,还被几个男人轮奸了,我以绝食抗争,快要死了,但是没用,除了打你让你服从,没有人理会你,折腾了一阵子,后来我就想开了,反正早晚我会死的,死在士兵的手里死在前线或者就是自杀身亡,怎么死不是死?

其实,哥哥,我始终都不相信你会死的,我想就这样下去,只要我还活着,或许有一天我会遇见你,见到我亲爱的哥哥,那就是我的最大的愿望了,就是为了见到你的这个心愿,我屈从了,为了活下来。

哥哥,你一进门我就感觉到是你来了,我没脸面再见到你,我的哥哥。

现在好了,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的一桩心愿满足了,我就是死了,我也可以安心了。”


贞子一直躺在哥哥的怀里,诉说的时候,声音低低的,川崎就抚摸着贞子的脸,用手捋着贞子凌乱的头发。

说完,贞子伸手抚摸着哥哥消瘦的脸。贞子已经不哭了,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贞子的笑容很好看,他们小的时候,川崎里俊总是喜欢逗着妹妹笑,看着妹妹的笑,再笑话妹妹的傻样。

长期的劳累和折磨,原本贞子好看的脸已经消瘦下去,显得很憔悴,看上去苍老了很多,已经不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的脸。川崎又一次觉得被刀子扎进了自己的心脏,鲜血顺着刀柄一滴滴的往下滴着。


贞子说,“哥哥,现在要不是战争,你是不是可以娶妮子做你的老婆了?”

川崎点点头,“嗯,我已经做了好多次的梦,妮子已经是我们川崎家的媳妇了,你有嫂子了。我还梦见妮子到了我们熊本的家里,爸爸妈妈都很喜欢他。”

“哥哥,有一个人爱你,真好。我也就放心了。”

“嗯。妮子很爱我。”

“妮子一定很漂亮很能干吧?要不然哥哥是看不上的。”

“嗯,妮子很能干,像贞子一样漂亮可爱。”

“可惜,我看不到我的嫂子了。”

“不,贞子,你会看到的,我们会活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的。”

贞子不再说话,朝着哥哥笑笑,川崎觉得贞子憔悴的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好看,川崎俯下身子,吻了贞子的额头,贞子一笑就说,“哥哥真坏。”这是兄妹两个小的时候,贞子长长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川崎就用手刮了一下贞子的鼻子。


贞子的手一直搭在哥哥的身上,揽在哥哥的腰间,贞子闭着眼睛,她觉得不敢看哥哥的脸,觉得就这么躺在哥哥怀抱里,是她最大的幸福,这样,就了却了她的一桩心愿。

从做了慰安妇的那一天,她就已经想好了,为了这一天她苦苦等待着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和屈辱,这一天终于等来了,她要到那边去陪着爸爸了,爸爸一个人在那里没有人和他说话,没有人听他教导,没有人给他温酒,他会孤独的。

川崎感觉到,贞子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川崎就抱紧了妹妹。


突然,贞子伸手拔出了川崎里俊挂在腰间的手枪,对着自己的胸膛扣动了扳机。

一声清脆的爆响,子弹从贞子的胸口射进去,喷出来的鲜血溅满了川崎少尉军服,溅在了川崎的脸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川崎里俊根本没有一点防范,等他反应过来,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门外站岗的士兵听到枪声,踢开门闯了进来,一看是这样都愣住了。

川崎歇斯底里的喊道,“都给我滚出去。”

士兵退了出去,关上门。


川崎里俊大声叫着贞子的名字,摇晃着贞子的身体。

贞子睁开眼睛,说了一句,“哥哥,妈妈等着你回家。”话一说完,贞子的手低垂下来,手枪掉落在地上。


贞子死了。贞子用哥哥的佩枪把自己打死了。

川崎里俊能体味妹妹心里的痛苦和酸楚,忍受着折磨就为了见到哥哥,现在心愿了了。

川崎里俊少尉给贞子妹妹把衣服整理好,又脱下自己的上衣,盖在贞子的身上,抱起贞子,一脚把门踢开,走出房间,站在院子中央,溅在川崎脸上的血已经凝固,像斜劈下来的刀痕,川崎里俊少尉大声喊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一个大日本帝国军人亲属的下场吗?难道大日本帝国就是这样对待一个为天皇献身的士兵吗?”

院子里所有的士兵齐刷刷跪下来,低垂着头。


义田大佐下令为贞子举行隆重的葬礼。

他们找了两个当地的年轻姑娘为贞子擦洗了身体化了妆,还给贞子穿上了崭新的军装。

在县城中心广场上,所有的士兵列队鸣枪。

川崎里俊亲自点火火化了贞子的遗体,看着熊熊烈火吞噬了贞子的遗体,川崎跪了下来。在场的所有士兵也都跪下了。


围观的人群中,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川崎里俊,川崎点火的那一瞬间,眼泪模糊了这双眼睛,他伸手摘下眼镜,抹了一把眼泪。八路军的指导员任智远远的看着川崎的一举一动,能理解此时川崎里俊内心的痛苦,他的心和川崎一样的痛,他的父母和妹妹也是在这场战争中去世的,可是,他连他们的尸体在哪里都不知道。


川崎里俊收了妹妹贞子的骨灰,他说,等他回家,要把妹妹和爸爸葬在一起。


这一天,川崎里俊在他的日记里面写道:

“妹妹贞子死了,自己扣动了扳机打死了自己,我要带着贞子回家。妈妈在家等着我们。”


从此,武安县城内的日军慰安所再也没有人去过。

不久,义田下令,慰安所关闭,慰安所的几个女人被遣送了回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