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捍卫者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追踪知情者

叮格009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URL] 第三十二章 追踪知情者 整整用了2天时间,潘晓天的道奇商务车差不多跑了半个美国,直到抵达堪萨斯的麦克弗森县,辛格和东方晓宇才将从储存卡上复制出来的全部信息看完。潘晓天感觉自己已经疲劳到了极点,在离麦克弗森县城还有30多公里的地方下了州级公路,撇进了一片偏僻树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三十二章 追踪知情者

整整用了2天时间,潘晓天的道奇商务车差不多跑了半个美国,直到抵达堪萨斯的麦克弗森县,辛格和东方晓宇才将从储存卡上复制出来的全部信息看完。潘晓天感觉自己已经疲劳到了极点,在离麦克弗森县城还有30多公里的地方下了州级公路,撇进了一片偏僻树林,停下车,迷迷糊糊说了句:我得睡上一会儿……你们……,没说完,一头扑在驾驶台上没了声音。

“你的这位老同学真了不起。”辛格无不感激地说了句,可一转头,发现东方晓宇也靠在工作上沉睡过去。辛格脱下外套轻轻搭在东方晓宇的身上,又轻手轻脚地将电脑上的有关“方舟计划” 的信息转到了自己带来的储存卡上,删除了电脑里的信息,这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正值下午4点过,灰朦朦的阳光泼洒在这片寂静的树林里,辛格同样感到了难以抗拒的睡意。但他潜意识感到某种危险并没有摆脱,他不能睡,更不能松懈。只是眼下他还不能确认这种危险是什么,问题出在哪里。他站在一棵树下,轻闭双眼,伸展四肢和脖颈,缓慢而均匀地做着深呼吸,舒展的体态及动作极富韵律,像是在舞蹈。不多时,他慢慢盘腿坐在树下,上体笔直,下颌微收,面带微笑。疑惑是禅定,其实是无量瑜伽,这种高深的修为能用片刻修复他身体的损耗,再熬上几天也不在话下。他渐渐进入冥想状态,思绪象大树的枝干向空中发散,获取能量,捕捉信息。

“我窥探到了黑暗中的秘密,它给我带来了恐惧和不安,大师。”

“是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对吗?”

“是。”

“你看到了她的身世?”

“是的。她是阿修罗的化身?”

“不,阿修罗在封印之中,不可能入世,你看到的应该是一个罗刹。”

“女罗刹?!”

“性别不重要,邪恶不分男女,但他附着的这个躯体能量巨大,可能还带有阿修罗的使命,难怪你会恐惧。”

“是她?!”

“你想把他看成两个人,这办不到。”

“那他(她)想干什么?”

“阿修罗的使命永远都是一个,就是毁掉世间一切善。”

“那我该怎么做?”

“你还不够强大,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吧!等到因陀罗的出现……。”

那个带着云霞般辉光的大师身影又隐没在星空之中。

两架幽灵战机以巡航的时速掠过上空,沿着州级公路的方向飞向远方。辛格忽地一下从地上弹起,冲到商务车驾驶室的车门外,用力拍打着玻璃,急切地叫道:“晓天,晓天,快醒来!”

“谁?!”潘晓天一惊,打开车门跳下来,问:“辛格先生有情况?”

“他们好像找来了。”

“在哪儿?”

“两架幽灵刚刚飞过去。”

“这怎么可能?带有定位器的储存卡扔进了密歇根湖,那是在千里之外,您的保安又走的是圣路易斯至孟菲斯一线,这种摆脱方式可以说万无一失。”

“可是我们忽略了一个细节。”

“什么细节?”

“复制数据的时间用了近20分钟,他们已经锁定我们的两台车辆,当发现密歇根湖的储存卡后,你想他们会怎么样?刚才你幸好下了州级公路躲进了这片树林,否则,我们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这么说,我们得走路了?”

“对,走乡间公路,运气好,搭上什么便车就省事了。”

“看来也只好这样了。”潘晓天象告别情人一样抚摸着那辆道奇。

辛格迅速叫醒东方晓宇,没做任何解释,收拾些食物、水和一些小工具之类装满了一个行李包,招呼两人朝树林深处走去。按照GPS的提示,穿过这片树林就能看到马里恩至埃尔多拉多的一条乡间公路。

“晓天,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走在中间的东方晓宇突然停了下来,万分愧疚地看着身后的潘晓天说道。

“别,什么抱歉啊,对不起呀,日后报答呀之类的话别说,俗!是我自己要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句话,我就来了,象士兵听到了命令,还不顾一切,唉,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不会是鬼迷心窍吧,哈!”

东方晓宇伸出手,示意潘晓天握手,潘晓天几分诧异地握住了东方晓宇的手。潘晓天瞄了一眼前面的辛格,凑近东方晓宇说了句:“要是能吻一下?”

东方晓宇没搭茬,拽着潘晓阳往前赶,说:“老同学,你的这份情谊看来只有下辈子再还了。快点儿,辛格先生走远了。”

“唉,这辈子只好留下这个遗憾啦!”潘晓天松开手,紧赶了几步和东方晓宇并排前行,“那总可以告诉我储存卡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吧?”

“他们在搞人造人。”

“人造人?!这,这可是严重违反日月潭国际生物遗传公约的呀?”

“哼哼,这事儿就发生在日月潭公约签署后的第二年。”

“无耻!唉,造出来了吗?”

“造出来了。”

“什么样?好看吗?”

“美丽无比。”

“是个女的?”

“开始他们造了一个男的,失败了。后来又造了一个女的,结果还是失控了。”

“失控了?什么意思?”

“她制造了实验基地自毁的假象,然后就消失在大洋深处。”

“她一个女人又能干什么呢?”

“她一个人带了9名机器人捣毁了卡努多斯,她一个人驾驶蜂鸟飞行器冲出了五角大楼的防空火力网,让摩根城陷入一场噩梦,你说她能干什么?”

“真够邪的!那给你储存卡的人一定就是幸存者咯?”

“是的,她叫朱云雅,也就是云清师太,可惜……。”一说起朱云雅,东方晓宇就哽咽起来,她总觉得是自己害了这位令人尊敬的科学家。

“她怎么了?”

“死了。”

“死了?”潘晓天象触电一样钉在了原地,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东方晓宇走到潘晓天的身边,诧异地打量一番,又用手在潘晓天的眼前晃了晃,“晓天,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儿吧?”

潘晓天打了一个激灵,“呵呵,没事儿,走吧。”

大约走了2个小时,终于在天黑前三人钻出了这片树林,眼前是一片开阔的缓坡草地,隐约可见远处一条灰白的带状影子,正巧有一个亮点在上面移动,那就是一条乡间公路。

“来,休息一会儿再走,公路就在前面。”辛格从包里拿出水递给东方晓宇和潘晓天,然后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口喝起水来。

“不行,我们得分头走。”潘晓天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你在说什么?”东方晓宇惊讶地看着潘晓天。辛格像是什么也没听见,继续专注地喝着水。

“这样咱们谁也回不了纽约,路上到处都有关卡。”

“你想怎么办?”

“我得回去找我的车,我走另外一条路,我还要大摇大摆地上州级公路,他们即使发现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是的,我在开车兜风,车上什么狗屁秘密也没有,哈哈,他们能说什么呢?我想好了,只有这样,你们才可能安全回到纽约,我嘛,你们尽管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回去。”

“你这是疯了!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走。”东方晓宇看着旁边的辛格说。

辛格依然没有反应。

“辛格!”东方晓宇急了,第一次对辛格直呼其名。

“瞧,他这是默认,他比谁都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我没疯,真的,晓宇,这是唯一的选择。”说着,潘晓天从身上的后包里拿出一叠百元美钞和一个钥匙包交到东方晓宇的手上,说:“回纽约以后先到我那里,看看动静再说。我会到那儿去与你们会合,这个房子不是用我的名字买的,很安全。”

“不行,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走。”东方晓宇转身冲着辛格大叫道:“主席先生!你就看着这家伙去送死吗?!”这刺耳的声音带着颤抖。

辛格慢慢站起身来,走过来毫无表情地说道:“他说的没错。”

“辛格!你……。”东方晓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也许还有别的办法,我并不同意你再去动你的那辆车。”辛格补充说道。

东方晓宇感激地看了辛格一眼,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投票表决,我的事情我做主,谁也别想拦我。”说话间,潘晓天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电磁手枪,枪口对着辛格和东方晓宇,然后将钞票和钥匙包扔向辛格,说:“接着!老同学,辛格先生,记住了,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再化化妆,象结束了一段浪漫的蜜月旅行回到纽约,我保证这绝对是上帝的安排,保重吧!老同学。别忘了,你欠我一个吻,我想最好别等到下辈子才不上。”说完,潘晓天按原路返回那片已经漆黑的树林。

“潘—晓—天!”东方晓宇哭喊着想扑向那片林子,辛格紧紧地把她抱住。

其实,凭辛格的无量瑜伽功夫,对付一个纯业余持枪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他完全可以阻止潘晓天的行动。但他没这么做,尽管他的确认为潘晓天的决定并不是唯一选择,他还是不想阻止他。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看到了潘晓天对东方晓宇的那份真爱,他尊重一个男人的这种感情,他这是在成全他。

当辛格和东方晓宇以新婚夫妻的扮相乘上圣路易斯至纽约的轨道客车时,潘晓天驾着他的那辆道奇商务车在通往丹佛的山路上疯跑,方向正好与东方晓宇他们相反。潘晓天让车速平均保持在140码,明亮的车灯在夜晚的山路上格外显眼,转弯和会车时让喇叭夸张地长鸣,似乎要故意引起人们的注意。

果然,很快两架幽灵战机开着刺眼的探照灯追了过来,在道奇车的后上方跟了一段后,一架冲到了前面的一段长缓坡上,降得到距路面3米左右的高度悬停,机头正对着道奇车开来的方向,企图用探照灯的强光迫使道奇车停下。潘晓天不得不降低车速,从驾驶台上的备用盒里拿出一副滤光镜带上。幽灵战机电磁航炮和机翼下的导弹、火箭发射管清晰可见,象一个张牙舞爪的空中怪兽,狞笑着慢慢逼近道奇车。

机上传来喇叭的呼叫声:“立即停车!立即停车!接受检查。听见了没有,立即停车!否则我们要开火了。”

潘晓天从驾驶室侧窗伸出手,对着幽灵战机比了一个中指:“去你妈的!”接着一脚猛踩动力踏板,道奇车箭一般冲向幽灵战机,出于本能反应,幽灵抽筋似地迅速拉起,道奇车沿着山路继续疯跑。

这时,潘晓天看见两辆警车也沿着下面的山路快速地追了上来,他想,丹佛方向也一定有地面追踪过来。他在一个弯道附近下了公路,跑到了一条简易的沙石路上。他顾不上判断这条路通往何处,从副驾驶的备用盒里取出一听啤酒,一口喝了个干净。他平时很少喝酒,这一听啤酒下去,怎么也得让他有些反应,脸红了,心跳也加快了,眼前路面有些看不真切。他赶紧扔掉了滤光镜,仔细一看,前面黑乎乎一片望不到边。他迅速踩下刹车,道奇停了下来,他跳下车,往前一看,没路了。前面是笔直的悬崖,下面是什么,有多深,根本看不清,道奇车离悬崖就只有10来米。

两架幽灵战机再次逼过来,远处警车的灯光比刚才还多出不少,一片斑驳的光点越来越近。潘晓天重新登上道奇车,将车倒退了50米左右,停下。然后,将车内的音响开到最大,放出的乐曲竟是当年他和东方晓宇唱过的《天仙配》,他跟着乐曲大声嘶唱,踩下动力踏板,道奇车冲向了无底深渊。

“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夜空中,潘晓天的歌声渐弱,堙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